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二节 再现敌踪

fengzhuqingye 收藏 0 89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二节 再现敌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天风,天风…”“天风,天风…”整齐的呼号,由远及近迅速接近,错落有致的蹄声,显示出这队骑兵高超的骑术和严谨的训练。很快,一队彪悍的骑兵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内,迅速变换队形,一字排开,震慑人心得压力扑面而来,这支骑兵同时张开射箭。只见“嗖嗖…”一阵箭雨过后,他们迅速抽出兵刃,朵朵血花燃起。突厥外围战士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纷纷被射倒。骑兵们几个来回冲杀就把外围兵士打的溃不成军。


那领队的骑士不理场中的冲杀,领一小队人马来到赵飞龙等面前,全都下马统一着地,那一队几十人立刻扑上来杀向突厥高手。那首领单膝跪在地上,向天风楚恒大声道:“天风卫,护卫来迟,还请公子原谅!”


天风楚恒示意其不必多礼,连忙介绍道:“风扬快上前来见过我族族长赵飞龙!”风扬微一惊诧,连忙重新跪倒在地行礼道:“属下不知族长在此,还望族长恕风扬不知之罪!”


赵飞龙上前把风扬扶起,笑道:“不知者不罪,此时正是非常时刻,风扬将军不必多礼。看你军箭不满壶,兵刃带血而血迹未干,似乎才经过一场打斗。”只见风扬闻言收起傲气,目露恭敬之色,赵飞龙知道自己猜对,忙接着又道:“他事稍停再谈,还请将军先助天风勇者拿下这些突厥逆贼可好?”


风扬恭敬地道:“属下份内之事,岂能不从命?”此时有新力军加入,突厥高手更是不济,只能被动挨打的份。由于突厥料事不足,对于天风横刀的厉害,根本没有认识清楚,才会一败涂地,看情景更是没有想到勇武天原得天风勇者还有一批势力超强得护卫。


贝木咬牙切齿地道:“师弟,你领大家先走吧!师兄我来断后,回去后不要忘了为我报仇。若非吐番背信忘义,我们怎么一败至斯?”


天风横刃怒眉一扫,冷喝道:“想走?没那么容易,今天都给老夫我留下吧!”说话间,左手一推,荡开一脚,右手一记重拳,咔嚓一声,折断一个高手的胸骨。那人临死前的厉叫,撤底击垮了突厥的士气。


铁勒见来时一百二十三位一流高手,现在所剩不及一半,当真气的咬牙切齿,目眦欲裂,拼命向天风横刃攻来,手中剑幕重重,滴水不漏。炙热的剑气,仿佛地狱大火,燃烧着周围的一起,夹杂着心中真怒的剑气一时让人无可夺其锋。铁勒暴喝一声:“走!”当真是当断则断,毫不拖泥带水。


天风横刃一人之力与百人一流高手缠斗了许久,即使进入天人之境,虽是以巧使力,真元的消耗也庞大的难以想象。如今面对铁勒这等级别的高手不计后果的攻击,若不想受伤,一时也无法将其制服。天风护卫虽也了得,但与突厥这些一流高手之间仍有不小的差距,所幸胜在训练有素,彼此配合得当,有组织进攻拦截,而突厥高手志在逃命,所以伤亡不大。


天风横刃眼看突厥高手纷纷突围,而自己却被铁勒和其他几个高手拼命的缠住,不禁感到不耐烦,正想拼着受伤毙了铁勒等人,身后传来紫玉轻柔的声音道:“天风爷爷,您在一旁为我压阵可好?我想看看我至寒天下得功夫对上他炙热得内劲谁更厉害些!”天风横刃一个闪身跳出战圈,微笑看看挺剑站在自己身边的紫玉,点了点头。


贝木冷冰冰地长哼了一声道:“铁勒难道你不将师兄放在眼里了吗?迅速带人撤退!”贝木阴寒地越众站了出来,像一座冰山般矗立在那里,散发着令人心颤的寒气,一点也看不出曾受过伤。铁勒神色复杂,一句话也没说,朝贝木深深行礼,领人向后退去,迅速消失在已有些暮色的傍晚的天原中。紫玉不由一阵失望,对手难寻想找到一个内力属性相克得对手更是难得,如果内从中吸取经验很可能做出新得突破,但是她又放心不下赵飞龙,不可能出去追击铁勒惟有放弃。


贝木移动脚步,站在天风横刀正对面,庞大而阴寒的气息,封锁了所有人追击的路线。天风横刀盯着贝木冷冰冰的面孔,首次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微叹放弃了追击铁勒等人的念头。


“啪啪…”赵飞龙拍手,含笑走上前来,向贝木微微弯腰行礼,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样子,让人无法想象双方刚才还是拼的你死我活的敌人。在众人惊诧不解中,赵飞龙出口赞道:“贝木大人舍生留守阻击的做法真让人感动,您是位值得敬佩的对手,所以我放弃折磨您得到我要的答案。”


贝木很不以为然地看着赵飞龙,但是赵飞龙接下来的话让他面色巨变。


赵飞龙对贝木神情一收眼底,并不放在心上,只是脸上得笑意更浓了。“你现在应该明白我是柔然一族之长,圣剑的新主人,《混沌天书》的传承者。您不必担心我不守诺言,更不会以为我不知道,从《混沌天书》演化而来浅俗功法天魔残体的破解之法吧!”


天风横刀听到《混沌天书》几个字时全身一震,平静无波的神情再也无法保持。尽管赵飞龙的天书传授动作搞的特别大,但是柔然长老会最后还是下了最严厉的禁口令,无论任何知天书之事者,未经长老会或族长恩准,私自谈论或泄漏天书内容者,以叛族罪处死。事关柔然族的生死存亡,因此没有一个族人敢于私自泄漏消息,所以远离族人的天风横刀并不知道关于天书的事。


赵飞龙不理众人的神情,敏感的把握到贝木的真气一滞,毫不放松地接着道:“那么贝木大人能否告诉在下,你们究竟是追踪在下还是天风勇者?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行踪的?至于你们有什么阴谋我就不问了。您看我只有这两个问题,您让我满意了,我可以给您个痛快。我是个固执的人,我甚至可以答应您不再派人打扰您的家人,以报复您对我的无礼。”


贝木脸色清白不定,最后狞笑道:“柔然马上就要完了!这次虽没杀的了你们,下次一定会让你们碎尸万断!你凭什么威胁我?哈哈…”


赵飞龙暗道一声不好,叫声“快退!”身形疾动,从身旁一战士手中夺过一张劲弓,挽弓搭箭。赵飞龙内力虽失,乾坤终极的手法还在,坚锐的箭奇异的飞向贝木,“噗”的一声,贝木被带的飞退。天风横刃全力挥出一掌,抓起脸色苍白的赵飞龙疾速后退,“嘭”的一声,贝木被炸成一片乌黑的血雨。一些后退不及的人立刻被贝木带着爆炸性的血肉击伤,一时间惨哼连片。幸好赵飞龙见机得早,才避免更多人的伤亡。


紫玉被诡异血腥的场景吓的俏脸腊白,但看到赵飞龙因强行运用现在无法使用的招式而触及暗伤,神态萎靡不振的样子,更是紧张的一阵忙乱,心痛的粉泪直往下掉。赵飞龙轻拍紫玉柔胰示意自己无事,自嘲地笑道:“看来如今我真的变成一个废人了,连一招也发不出来,还累天风勇者受了伤。”


天风横刃也是脸色难看,狠狠地道:“贝木老匹夫竟然使用天魔解体,大神会惩罚他让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天风楚恒盯向赵飞龙的目光颇为复杂。赵飞龙心中明白,天原上人多勇敢、豪爽,均待人真诚,说一不二。向赵飞龙刚才那一番话与表情多为人所不能接受,赵飞龙心中暗叹,连天风楚恒这等能力出众,才思敏捷的年青人也不能理解自己的用意,柔然想成为强者,战胜吐蕃、突厥及天原各部与中原大唐帝国各路英雄争霸,还早着呢!赵飞龙并不想过多解释,只是想到要赶快物色一个地下人物,来代替自己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牵着紫玉的小手,赵飞龙看望安慰了一下刚才受伤的战士,向身边的闪光吩咐道:“闪光,你们赶快吃点东西,略作调息,我们今夜星夜赶路。”赵飞龙抬头望着阴暗低沉的天空,有少许落寞地缓缓地道:“我有一种预感,要变天了。”


闪光等十八杀神跟着赵飞龙时间久了,清楚赵飞龙的为人,因此并不感觉赵飞龙有什么不对。听完赵飞龙的吩咐,赶紧下去安排,他们在这次跟随赵飞龙出发闪静以大致向他们作了吩咐,时同时心理已经清楚此次回族恐怕是九死一生。


天风横刃虽不明白赵飞龙为何有这样预感,也赶快吩咐了下去,准备赶路。同时招来风扬问道:“风扬,你们路上可真如族长所说遇到什么敌人不成?”赵飞龙等心中又是一惊,天风横刀在和百多名高手打斗中,仍能注意到十几丈外的谈话内容,这份功力也太吓人吧!天人境界究竟有多变态?!


赵飞龙脸色阴沉地吐口气道:“风扬将军,你们路上遇到的可是吐番军队?他们是否军队整齐?有多少人?”赵飞龙一连问出三个问题,可见事态之严重。


风扬失声惊叫道:“族长您怎么知道我遇到的是吐番军队?”回头见众人都关注地望着自己,连忙道:“紧急之间我们也没有注意他们番号,他们一队约有二百余人,看他们准备整齐,士卒精神不像是击溃的吐番流窜大军,我们胜在是骑兵以逸待劳又是出奇不意的发动攻击,就是如此我们仍损失十几个兄弟,他们的战力非常强悍。难道他们不是伏击族长与勇者的这批人吗?”说到这他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时也凝重起来。


赵飞龙联想以前种种经过,回想到刚才贝木临死前的话,赵飞龙深思着摇摇头道:“怕没那么简单。吐番与突厥的联手已经十分出人意料,自坎井一役我一直未得到突厥的消息,想来我一直错了,也许深深了解我们的突厥对我们才是最有威胁的。一百多年前它属于我们的手下,并且执我们号令多年,传承着我族文化,对我族习性和武技最为了解,只从百多年前那场变乱,就能看的出来。”赵飞龙稍微一顿,深吸了口气,接着道:“而且近些年我们深受吐番大唐的压力且中隔着大唐帝国河西道远离突厥,因此对突厥多不所知。只从今日他们派出如此多高手,便可以知道突厥亡我之心不死,现在只希望伦多大人以大局为重,和祈红将军一起同心使力能顶住来自突厥的压力,恐怕这次突厥兵力远远不止五千。”


天风楚恒焦急地插口道:“那么我们要不要立刻派人去通知伦多大人等小心预防呢?”稍一迟疑问道:“族长话中什么意思,难道伦多有什么不伦之想?”


赵飞龙叹口气,神色肃寂地道:“已经来不及了。吐番与突厥这次联合对付我柔然,其间必有什么大阴谋,他们合手准备袭击天风勇者就证明这个阴谋已经发动了。如果不是天风勇者进入天人境界,这次他们一定得成了。那对我们柔然意味着什么大家应该明白,对我士气的打击绝不下于凭空出现十万大军。为今最重要的是通知后面统军的赶快跟上我们回族!”众人闻言后怕的点点头。


赵飞龙环视了一下诸人,接着道:“实际上自听到吐番大军的突然大崩溃,我就一直怀疑。对于飘渺圣地的神圣护卫骑士团战力确实超绝,甚至比我们闪电骑兵战力还强上一筹。但毕竟人数太少,而闪静大军却多是临时招募的族民,虽然个个能征善战,战力超强,但缺乏配合。与吐番主力大军硬拼,虽有飘渺圣地这支骑兵协助,一战之功击败吐番或许尚可,但一下还不足以使其崩溃。更何况吐番这支主力大军之前一直占于胜方,粮草物资器械又十分充足,所以我认为这场崩溃是场阴谋,只是追击时剿获溃军的数量麻痹了我。现在想来恐怕剿灭对方的都是老弱残军,唉!对方可以为一个计划舍弃几万大军,只这份阴狠就是个可怕的敌人,这也可以说明为何这位吐番王子殿下所帅大军战力为何不是太强,因为真正的主务恐怕一直未真正参战。现在族内空虚一置,如果被吐番偷袭成功,后果堪忧,而且我最怕就像百年前我柔然亡国那样……他们在我族内有内应。”赵飞龙的话让众人都不由自主倒吸一口冷气。


天已经慢慢地黑了下来,闪光等点燃为把站在四周。寒风吹的火把“噼叭”直响。深秋的天气压的很低,让人感觉十分压抑。风吹草动,萧萧的声音一时弥漫整个天原,所有人都被溶入了这夜色一种,仿佛消失的不再存在。其实赵飞龙仍有话未说,他最担心的是不知为何出现的忍者,那代表着外国人的插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