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一节 天风了得

fengzhuqingye 收藏 0 22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一节 天风了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将军,伦多大人请您到帅仗内议事。”祈红的亲兵卫长来到祈红的面前,对着正研究军事沙盘的祈红小心的禀报道。据说这是族长临行前特意叮嘱祈红将军的事。每遇到战事先遣斥候探索出地形路线,建立地形模型,以供指挥直视的效果。这给连地图都很少用的草原诸将带来了很大的方便。而且赵飞龙还传了祁红三卷兵法,祈红将军对赵飞龙这个构思与博都学非常佩服,但是这模型也不是很容易建的。闻言他抬起冷俊的脸寒声道:“难道他又有了什么想法不成?要知道我对他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那待卫小心地答道:“具体情况就不甚明了,只知道他在圣地的密探刚向他回报完毕,他就立刻召开了这次会议。”


祈红面色更寒,要知道族长几乎把手中精锐尽数交给了自己,但因为伦多的牵制,至今毫无建树。眼看族长吩咐自己尽可能拒突厥于境外的任务就要泡汤,他怎么会不气恼?如此自己岂不辜负了族长对自己的殷切希望?要知道自己能做到统领一方的大将军,可是赵飞龙排除万难,一举提拔上来的。而现在又由伦多为主将,率一万五千战士来对付突厥,事先完全没有告诉族长一声,恐怕真如外界传闻,是由长老会和圣女妥协的结果吧!难道族长与圣女之间真有一道不可愈越的裂痕?那自己又将站在哪一边?千万个纷杂的念头在祈红脑海中一一闪现,随即又略感迷茫的祈红做了决定,不说那份知遇之恩。只因赵飞龙既然被公正地选为族长,那么他就能代表全族自己,就应坚定的支持他,其他的任何说辞都不过是借口,同时还有心中那份共同的理念。祈红默默地道,心中坚定的祈红大步走出营帐。


赵飞龙哈哈一阵豪爽的大笑后,道:“外面的兄弟们表现的这么精彩,天老,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如何?也好为自己人加油呐喊助威!”说也奇怪,赵飞龙现在全身仍然提不起一丝真气,但自被天风横刀触动的灵觉一直未失,因此附近发生的事他是一目了然。难道这就是开了天眼不成?天风横刀闻言起身,大袖一挥,一股霸气油然而升。“嘿嘿”干笑几声回道:“有何不可,老头子我已多年未动身手,是舒展舒展筋骨的时候了!”闪光等人闻言均感豪气从生,即使千军万马相围,也有信心保护赵飞龙杀出重围。


此时天风楚恒正与一发须皆黄的劲装大汉战作一团。那大汉左手一把尖锥,右手持着黝黑战锤,活像传说中的雷神,每一下重击产生的气势,犹如飓风狂卷大地。天风楚恒在这霸道气势之中,看似左右飘摇?然而细看却发现天风楚恒怡然自得,毫无吃力感。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自也应付自如。


闪光见赵飞龙与紫玉看着那大汉面有异色,开口解释道:“族长大人,与天风楚恒公子战作一团的,正是吐番太子府第一高手雷神赤松鸣雷。他本是孤儿年少多力,被吐番可汉弃迭祖赞收养培训,因作战英勇,立战功,被弃迭祖赞赐王姓赤松取名鸣雷,不鸣则罢,一鸣惊人。”牟羽、神木清、神木流等组成阵势与人缠斗,对方未投入战斗的还有百二十人,正在悠闲地看着眼前的打斗。天风横刀眉头微皱,沉声对赵飞龙答道:“四周已被包围,看他们超强的势力,似乎不只是为族长而来。”


他的话让所有人脸色都凝重起来。“过会儿老夫断后,闪光保护族长您杀出重围,与天风家族前来接应的人汇合,先行回族。”形势严峻,天风横刀流露出位高权重者多年形成的霸气,竟压的闪光等不敢出言反驳,唯独赵飞龙不置可否,气定神闲地看着场中打斗。赤松鸣雷眼看招式奈何不了天风楚恒,暴喝一声,陡然变招,两尺长锥由锤顶处与大锤严密结合,再弹出一只锥尖,一把似锤非锤的怪异兵器油然而生。或刺、或挑、或锤、或压,气浪翻滚,仿佛一条肋生双翅的巨蟒向天风楚恒疾噬而来。天风楚恒神情不变,手腕一沉,剑尖飞速轻颤,一层层剑气化做惊涛骇浪将巨蟒托起。天风楚恒眼见赵飞龙等赶来,收起嘲弄之心,全力应战。赤松鸣雷立刻压力倍增,位于下风。赵飞龙注视着对面一干人,对面的人显然也现了他们。为首一位再也沉不住气,呼拉一声又围上二三十人。


“锵!”的一声,金属交击声,“轰”的一声爆响,气浪翻滚。天风楚恒与赤松鸣雷稍触即分。天风楚恒空中一个翻滚落在赵飞龙等身前,双肩不住晃颤。赤松鸣雷则是噔噔连退七步方才站稳脚步,脸色忽红忽白忽青,变幻不定。场中诸人均未料到两人这记硬拼。站的近的几位功力弱者要被爆裂的气浪弄的狼狈不堪。赤松鸣雷脸色阴晴不定,良久轻叹口气,大手一挥,一声不响地就向外走。和赤松鸣雷同来的吐番另一首领脸色深沉地望着天风楚恒道:“天风家族果然了得,今日以赌约我们撤走,但是他日再遇,绝不会再有赌约,希望你们不要命丧于此才好!”一直盯着赵飞龙的老者见赤松鸣雷竟然落败,而且说走就走毫不停留,脸色不由一变。


当听到“天风家族”四个字时脸色再变,不由厉声道:“鸣雷兄!你忘记他日德赞王子与我家主公的约定了吗?你私自退出,日后怎与我家主公交待?”赤松鸣雷闻言,停住脚步,回头扫了老者一眼,淡淡地道:“老夫自有打算,不劳贝木兄牵挂。我要走便走,赤松鸣雷的行为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说完目光平淡而凌厉的盯着赵飞龙。赵飞龙心中一颤,赤松鸣雷看来并非技尽至此,而是很大的做了保留。他这次主动退却究竟所为何来?贝木狠毒地盯着赤松鸣雷离去的方向,冷哼一声,面向天风楚恒道:“赤松鸣雷答应放你们,老夫可没答应,小辈,我们再来!”


天风横刀面对突厥人分外仇恨,由于突厥勾结族内另一派的背叛,当年的柔然辉煌断送在突厥手中,对突厥不但有亡国之恨,若非自己这一分枝,柔然几乎亡族灭种。回想当年国灭后,无数族人在突厥压迫下,苟且活命,更有无数人悲惨而死,从此柔然一蹶不振。此等深仇大恨,岂是时间可以磨灭的?天风横刀越是恼怒,越发冷静。面目肃立,一点不为眼前劣势所迫,负手而立,平视前方,一股威严气势自然的横扫漫延。


对贝木讪讪一笑道:“突厥大礼堂的长老贝木在突厥也算顶尖高手了,阁下成名已久了。您还尽做些联合欺负小辈的事,来吧!老夫多年没有出手,如今舒活舒活筋骨,陪你玩上两手如何?”人的名,树的影,天风勇者的威名整个天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贝木遇上此等强者,虽然很想一比高低,然而心中清楚。看天风横刀在这百十位高手气势压迫下毫不相让,就知道自己差了许多。若不打有损自己的威名,还打击了气势。打吧自己又不是敌手,同样可堪。一时间贝木不由踌躇起来。他师弟铁勒一看师兄的样子,立刻明白原因,阴森冷笑道:“师兄,我们是奉命办事,又非私下斗狠,没必要和他们耽误时间,一起拿下他们再说!”闪光等人闻言,心中不由一紧,纷纷拿出兵器。


天风横刀当然看出铁勒色厉内荏,哑然失笑道:“铁勒兄弟所言不错,一个个上确实耽搁时间,不如你们就一起上吧!这样也可以剩下大家不少时间。”


所言一出,贝木手下高手纷纷嚎叫,抽出兵器,口中骂出“匹夫张狂”“老东西活的不耐烦了”什么的。所谓出生牛犊不怕虎,天风勇者声名再盛也是几十年前的事。如今柔然一脉弱败,连着这曾经是神话中的人物也不堪起来,所以均跃跃欲试,让这传说中的人物在自己的手中饮恨。场中不以为天风横刀在说大话的唯贝木、铁勒数人,他们心中清楚,突厥现在武学多为曾经柔然所授,出自《浑沌天书》。天原各部尤其突厥不敢对残存的这一部柔然族太过逼迫,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突厥土门族长当日联合他部攻破柔然汗国后,用了种种手段,也未得到柔然力量与智慧之源:圣剑龙魄与《混沌天书》。这两样不失,柔然精神尚在,柔然是不可灭的,只有掌握了这两样东西才能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柔然。突厥做了柔然数百年附属,这两样东西的可怕还是非常清楚的。


贝木与铁勒眼神一对,回头沉声道:“如此我兄弟们就得罪了,一起称称传说中的天风勇者有多少斤两?”话音方落,手下人等立刻把天风横刀围在正中,鼓起气势纷纷欲扑,在强权既是公理胜者为王败者奴的天原,天风横刀也不因他们以多打少为怵,谁能活到最后,谁就是对的,不会受到任何人职责,每一个天原人都明白这一点。赵飞龙盯着百数高手环绕窥视着而巍然不动的天风横刀,心中震惊莫名。那种藐视众生的气慨,充斥天地间的气势,压的数百人胆颤心惊的威声,直让人心驰神往。“男子汉大丈夫当该如此!”真难相信对自己毕恭毕敬的老头,竟是如此厉害的不世高手,以自己以前的那点能耐,恐怕两个指头就能把自己捏死。


贝木等人直接对天风横刀的高手,更是又惊又骇,原以为天风横刀随意负手站在那里,此时方才发现这个姿势混然天成,可攻可守,毫无破绽。难道天风横刀已达到天人合一的无上境界?若真如此,此战还有何意义,就是自己人再多也是无用的啊!对上此等高手根本不是人多就可以解决问题,这根本就已经不在一个界面的对阵,无奈贝木等均早已把气势提到最高,如今已失去天风横刀这个目标,虽在眼前却仿佛溶在空中。气机久蕴不攻,无处发泄,不由血气浮躁,武功越高者反噬越大也越难受。


赵飞龙正疑惑,天风横刀幽然负手站立不动。贝木等突厥高手却脸色青白不定,虎视眈眈也不动,正心下奇怪,突然发现贝木张口咳出一口鲜血,天风横刀嗖地突然消失在原地。原来竟是速度极快地一掌拍向贝木。贝木咳出一口鲜血,胸中不由一轻,正凝气欲攻,突然发现一双天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及扭曲的角度拍向自己,心中不由大骇,飞速错身后退。身后两位高手立刻提掌迎来,噗噗两声,在掌相交间,天风横刀突然变招,变掌为拳击在两人掌心。突阙两名一流高手竟然一招之下倒飞而去,一招毙命,竟不能阴挡天风横刀分毫,天风横刃冷冷一笑五指微勃抓向贝木喉间。贝木先机已失,又被一个武功高于自己的高手追击,根本就无法全力以对。


贝木心骇欲死,一提真气,逼出一口血,喷出一股血雾,同时头往后仰,向天负横刀踢出一脚。身后手下被同伴尸首阻挡,已是援救不及。本是合围之势,而对天风横刀实力估计不足,顿时变的不值不提。


赵飞龙心下一喜,轻握紫玉柔夷,柔声道:“玉儿,你的寒梅飘香剑法很是好看厉害,今日再表演给为夫看,可好?为夫想看看它的威力究竟有多大。”紫玉对赵飞龙温柔地点点头,给赵飞龙一个魂为之散的轻笑。


赵飞龙回头望着天风楚恒道:“楚恒兄弟,一起与玉儿替天风老拦下身后一群不长眼的东西可好?”


天风楚恒自是听到赵飞龙与紫玉的话,知道赵飞龙的想法,见识过牟羽等人的合击技,因此也不担心赵飞龙的安全,自信一笑道:“族长有命,楚恒敢不遵命?且让手下陪小姐一起去玩一玩。”天风楚恒当真聪明,一眼看出赵飞龙想在这难得的机会中提高紫玉的实战经验。同时天风楚恒也深深佩服赵飞龙的处乱不惊,强敌四环下,身有暗伤无拒敌之力,还气定神闲,把握场中局势,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机会。


天风横刀手爪微缩,贝木那口比箭威力还大的血雾缩成一团飞向自己一个属下。贝木见天风楚恒对自己闪电般的一脚不加躲闪,心中一喜,踢出才感觉软绵绵的不着力道,同时一股劲道顺着合汇穴快速钻入体内,顿时魂飞天外。从天风横刀进攻到现在一切动作就在赵飞龙两句话间进行,快的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贝木感觉全身一麻,心想完了。手下却不停,劈出自己集中全身精华的最后一掌。


天风横刀再踢飞两个突厥高手,见贝木这掌激发全身潜力的一掌,心下也不敢大意,正要一掌毙了贝木,却见铁勒和另一老者身边左错,右手一吸,抓过身后一攻击的高手,抵在贝木掌间,同时通过那个武士传过一道暗劲,游刃有余地退后,头也不同,五指抓向攻向后心的一把剑,左肘后撞,右腿踢向铁勒。


在突厥百多名一流高手围击下,天风横刀说左就左,想右就右。突厥这许多高手却无法阻挡分毫,手起脚落间必有人损伤折命。就是突厥高手悍不畏死,前仆后继的攻击下,也无法伤其分毫。紫玉挥剑之间,朵朵梅花冰晶环剑飞舞,犹如手指指哪打哪,身边更是飞绕着万千梅晶,护在周身水泄不通。在天风楚恒配合下,虽不如天风横刀般挥洒自如,谈笑间取人首级,却也攻的敌人心惊胆颤。十八神配合的更是严丝合缝,消灭来冒犯赵飞龙的人。只有出手才知道天风横刀的可怕,赵飞龙正为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看的心神俱醉时,突然觉得脚下的大地不住震颤,心中一动,这又是哪一方的大队骑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