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55.曾帅,由不得你犹豫.

7821144 收藏 9 90
导读: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55.曾帅,由不得你犹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周盛波,周盛传,淮军著名将领,没想到还没进安庆城,就碰见了一个.不错,以曾国藩的识人用人之明,没有李鸿章,像周家兄弟,像刘铭传,张树声,刘炳彰,潘鼎新,这样的人才,他不会放过.唯一可能,就是乡土观念影响,几个安徽人,在一个湖南人手下,发迹也许慢点儿.可我用人心切,有点本事的,只要知道,不允许任何一人发迹慢.

"哦,周将军,久仰大名."

"不敢不敢,不敢当将军之称,卑职不过是个千总而已."周盛传连说惭愧.

"怎么?嫌千总小了?"

"卑职刚到曾大帅麾下,尚无寸功,大帅只能原职任命了."

"那好,这事儿等见着你们大帅再说,侯三儿,你是叫侯三儿吧?"不错,周家兄弟,刘铭传等人,好像都是千总,嗯,找机会多了解了解.不再多说,我转向那个侍卫问道.

"是,奴才是侯三儿,您记得奴才."侯三儿太感动了,让监国王万岁记住名字,嘿嘿......

"带路吧!"

"您请上轿."侯三儿说着,挥手叫过一乘小轿.

也好,很少坐轿子,特别是这种小轿,风味满独特.

吱呀呀,轿至安徽巡抚衙门,轿边已陆续汇聚了数百护卫,根本无须通报,早在衙门口等待的张富贵和来旺自能看出是监国王万岁到了.又看我身边的护卫没一个是新来地,想到监国王可能是一个人到此,又吓地脸色刷白.

将刀交给来旺捧着,书交给张富贵端着.不管二人股搮战战,望前行去.双脚刚上巡抚衙门台阶,来旺就喊起来"监国王万岁驾到."一声通报,响彻府院.等在大堂内的几排官员呼啦啦跪地迎接.当头是一个五十余岁,头戴一品花翎的大臣,正是比原史中提前几个月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

"恭迎监国王万岁."我刚进大堂,众官齐声高呼.

"曾大帅请起,各位大人请起."

"谢监国王万岁."众官见曾国藩起身,也跟着站起来.

"臣不敢当监国王万岁如此称呼."曾国藩是被我亲手扶起来地,改祖制,废臣子的奴才自称,训练新军,这些事,以曾国藩权位,京中自有人向他通报消息.早先又有李鸿章派人送来[监国王论世新思]大作,看后心中震撼不已,钦佩之至.今日又见我不称爱卿,而是称大帅大人,以他浸淫官场之深,也难免十分感动.

"曾大帅国之栋梁,本王怎敢慢待.张富贵和来旺到了多少时间了?"爱卿这皇帝专用名词也是我打死说不惯得,不想与曾国藩多说,将话题从此转移了.

"张统领与来总管到安庆半月有余了."

"没给各位大人找麻烦吧?"

"没有没有,张统领来总管对微臣等人......恭敬客气得令微臣领受不起了."

"他俩一个四品侍卫,一个六品太监副总管,而曾大帅乃国之栋梁,一品大员,本该恭恭敬敬,要狂就是狂监国王的名头,偏偏我自己都狂不起来,他们谁敢狂妄?"

"监国王万岁太谦虚了."

"不是谦虚,在自己家里称王称霸有什么用,连京城都给人家占了下来,整个大清的脸面都丢尽了,谁还有脸狂妄."

"这是臣等之大罪呀,没能为君解忧,没能为国尽忠,微臣死罪."曾国藩又跪下来自请其罪.

"哎,怎么怪得了曾大帅,你一人也是孤掌难鸣,我这监国王也是孤掌难鸣,这不,跑这儿来求您曾大帅了."

"不敢不敢,微臣定当鞠躬尽瘁,请监国王万岁吩咐."

再扶起曾国藩,环顾左右:"你等都退下,本王与曾大帅单独谈谈."

静室中,与曾国藩谈论到午间,一开始,曾国藩对[我的]论世新思大肆吹捧,称之为治国理论基石,我的脸皮也厚了,老实不客气得把论世新思当成个人成果.其后,又畅谈当前最重要得军事与工业建设,这时才知道,安庆军械所的全称是叫[安庆内军械所].一个[内]字的解释是我此前完全不知道地,两个意思,一是军械所的产品为两江总督治下地军队自用,二是因为没请一个西方技师,完全是本国人自己研究制造,当然,条件十分艰苦,几乎完全是手工生产.但我却记得,安庆内军械所制造出了枪炮,开花炮弹,几年后,制造出了我国历史上第一艘蒸气机轮船.这说明什么?

才智,一个伟大民族的才智,只要有谁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我给,人财物一样不少,再加人权,全给.还给发展方向和慨括性技术指导.不再觉得是在YY,我坚决信任徐寿,华蘅芳,李善兰,龚芸棠,张斯桂,吴嘉廉,徐建寅,他们个个都是杰出人物.特别是前面三位,在高中历史中看到过关于他们的成就.这些人,只要稍稍托一把,不会比谁站地低,不会比谁看地近.就是不知道他们都在安庆军械所.此前我想错了,三五年之内,制造出后膛枪炮,甚至机关枪,完全是可能的.

激动,太激动了,这是我近三年来最激动的一次.虽然历史本来就是这样,但我不知道啊,一直为清朝缺乏工程技术人员,为军队装备现代化将要受制于人而苦恼.曾国藩的介绍纯粹是给了一个意外之喜,我太瞧不起这时代的同胞们了.

于是,我喜不自禁得对曾国藩说,一批科技资料和工业设备,还有少量熟练技师技工马上就到安庆.这个消息同样令曾国藩欣喜若狂,之后听说我在一年多以前,就出二十万两白银开始准备时,又有李鸿章告之他这老上司,监国王万岁要在年后委以掌实权之工部侍郎重任,并郑重承诺,资金给足,草包赶走.曾国藩已对我生出知己之感了.但我是地位尊贵至极点得监国王,不好有什么亲热之举,因而送来如潮恭维,俺受之无愧.

我决定,先与曾国藩详谈几天,之后去安庆军械所待上一个月,想法设法将那些专家工人们的地位抬地高高,收入定地多多,监国王万岁定将礼贤下士,让科学家们知道,他们对国家是多么多么得重要,谁再敢说科学是奇技淫巧,老子撕了他的嘴,发动群众一起撕.

工业建设更该亲眼去看,就不多谈了,将话题转到了军队建设,午餐将至,谈了一个多时辰军队问题,除了与左宗棠李鸿章一样,个个觉得我话语凌乱,理论要点与大量新名词难以捕捉至深精义,但才如曾国藩,总能理解大半,眼中钦佩目光已藏不住了.

我需要曾国藩更多接受全新得正规战战法.军队要合成化,骑兵,步兵,炮兵,有机合成.无需临时调集,一支师级部队,在面对自己能应对地战斗时,各军种直接由师长指挥.要善于打运动战,伏击战.因武器落后,更要能夜战近战.游击战特种战也要兼顾.我要让左宗棠和李鸿章的部下在半年后到江南来,和太平天国练兵.两年内,正规战,游击战,特种战,所有战法要融会贯通,成为一支打不烂,拖不垮的铁军.

在曾国藩的激动想象中,我说出了近几年内的头号目标:与列强侵略军开战,侵略者不想打,我们也要挑起战争.因为,在我们的土地上,只该有合理合法得外交往来,只能是自己的军人才可以拿着枪.

曾国藩在突如其来的震惊中,呆呆得看着我一脸的坚定不移.

挥退来请我们去用膳地来旺,与神不守舍的曾国藩诉说着全民皆兵的抗敌战略,诉说着左宗棠李鸿章对强国大业的支持,诉说着百姓的苦难,两代先皇的屈辱,诉说着曾大帅本人和帐下大军于国于民的重要性.

曾国藩这个人,论才干论毅力,不输于任何人,曾文正公文集,曾氏"挺"经,后世中人,知者众多.知人善任,所做所为,对后世影响甚深,而且多是正面影响.但历史也记录了曾国藩这个人思多顾虑,行多犹豫,他自己其实也知道.曾说李鸿章他日成就必在自己之上,就是因曾国藩看出李鸿章心机深沉且才华出众,同时更能当机立断.

"监国王万岁,是不是先用饭,饭后微臣在聆听教诲."

我点头同意.

曾国藩,赶走列强,是必须执行地决策.现在列强势大,所以我只能说给曾左李你们三人听,具体工作要你三人干,不能透露出去.给你比较充分得考虑时间,你可以犹豫,却不能不决.否则,我只能......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