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二十九节 天风家族

fengzhuqingye 收藏 0 13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二十九节 天风家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柔然万里挑一的战士,因此他们可以说是天下最棒的猎人。赵飞龙的安全没人敢当儿戏,因此不等赵飞龙吩咐,他们已经划分职责,做的很好了。


赵飞龙一行二十骑一路快马加鞭,一路上遇到不少还悠然自得逐草而牧的柔然自民,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这个寒冬的厉害。牧民脸上麻木的表情,使赵飞龙对柔然多年由战争走向衰落有了新的认识。


闪光策马来到赵飞龙面前,见赵飞龙脸色不善,大气也不敢出。低声地道:"族长,前方有一个牧包,我们是否用了饭再走下去?"见赵飞龙不答话,勇敢地抬起头来道:"看夫人脸色不好,再走下去恐怕是吃不消了。您伤势未痊愈不能太过疲劳。"


紫玉本要说不累,听闪光最后这么一说,赶忙点头道:"夫君,我饿了,我们歇一歇好不好?"赵飞龙爱怜地笑笑点头道:"那好吧!就打扰人家一下吧!闪光这一路来怎么连一个吐番溃军也没有遇到,你们可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闪光脸色一变,显然他忽略了这些疑迹,摇摇头答道:"属下等一路来未曾发现什么。不过当日闪静将军曾为吐番大军如此快的崩溃产生过疑问,按理说吐番二十万精兵,就是遭到突如其来的打击也不应该溃败的如此快呀?"


"那当时闪静可有详细查探个中原因?"赵飞龙急忙问道。


闪光知道其中要害,仔细回忆当时情景道:"闪静将军仔细逼问了几个俘虏,并未查出什么。后来接到族长遇危的消息,便无法顾及此事,后来推测或许吐番明年有出兵大唐之意。今次对我族用兵所出并非精锐,这点在战斗中也可以看出。"


"只怕没有这么简单,这次将帅可是吐番大王子松赞云。除非他国有人布局除去他,否则他领兵绝不会如此不济。松赞云这人在吐番声誉名望如何?"赵飞龙疑惑的问道。


闪光摇摇头道:"属下对松赞了解不多,此人在吐番声望高,据说才华横溢也风流成兴,为人放荡不羁,没有其弟赤松德赞受宠……"


"你们二等贱民,族长到你家用食乃尔等福气,怎可拖拖拉拉?还不赶快去做!"


"大人,我家今年口食均以上交,就为我小孙孙留的一口饭吃吧!您,您……"老者一个您好字就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爷爷,您怎么了?不要打我爷爷!"


赵飞龙听到了这些对话,腾的就火了,注目望着前面的牧包一来腿,闪电疾驰而出,两步就到了,一脚一个踹飞正在殴打一老者的两个护卫。


十八护卫一看发怒的赵飞龙,都不知所措地跪倒在地,赵飞龙连忙把老者扶起。此时才赶到的闪光赶紧滚下马,他不定期能猜到赵飞龙为何发怒,连忙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族长把此事交给司下处理吧!"


那老者听到扶自己的我竟是族长,复又跪倒在地,就是连头都埋在地上,不敢抬头。


紫玉跳下闪电,走到老者身边,扶起他道:"老伯伯您赶快起来吧!飞龙哥哥人不凶的。"


老人家却是不起,磕头道:"奴民并非吝啬食物,我儿呼伦已战死,他行前曾嘱咐老奴养大小孙,今年收获除留下共小孙吃食外,已全部上缴了呀!求族长念在呼伦有点战功,别让我家绝后呀!"


"混帐"赵飞龙勃然大怒高声呼道:"每一个族人都是我们的父母亲人,你们怎么可以如此蛮横无礼?没有他们在背后默默无闻地拿出自己的口粮支持你们,你们哪有时间机会建功立业?你们还会有机会耀武扬威。啊!?有点能力就不知道自己姓什名谁了么?"有点能力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呀!十八杀神没想性格随和的赵飞龙为此事竟然如此恼怒,虽感委屈确实不敢辩解,老人孩子更是吓的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牟羽小声不以为然地辩解道:"强者为尊的草原上,这些底贱的奴隶不过是我们的财产,难道我们也无法支用吗?"闪光心说要糟,还未来得急阻拦牟羽,赵飞龙气极而笑道:"那么我是否可以拿取你的军功、武功的一切?闪光你现在就给我废除他的武功,如此不懂爱惜自己同胞之人不配组做人。对于生来就接受人人生而平等思想的赵飞龙来说,牟羽的言论无疑不是他能所接受的。


紫玉见牟羽顿时脸色惨白,闪光左右不是,其他人都吓得恭敬地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的样子,先示意闪光和自己一起把老人和孩子扶起来,拉着赵飞龙的衣袖道:"飞龙哥哥你吓着玉儿了,你看牟羽已经知错了,现在又是用人之既你就让他将功折罪吧!"


牟羽待说自己根本没错,闪光知他是硬朗的倔驴性子,现肯定没有想清族长所说赶紧给他传音道:"混蛋!还不赶紧跪下认错,其他不说只你冒犯族长就是重罪。"


牟羽闻言立刻跪下,诚惶诚恐道:"牟羽知错了,任凭族长责罚,只是千万还请别废除属下武功,牟羽还想上阵杀敌。"赵飞龙听完紫玉的话就冷静了许多,知道自己的想法也是不符合这个时代的现实的,就想在这个男女极不平横的时代你跟本无从谈起一夫一妻制度一样,一时根本无法实现众生平等的理念。


赵飞龙缓了口气,虽说不上英雄气短,但是仍感觉十分无奈,命令道:"起来吧!以后跟在我身边就要牢牢记住每一个族人都有平等生存的权利,我们都属于中华民族,我们进行每一场战争不是为了所谓的军功,而是我了我们妻子、父老、兄弟们过的更好。他们需要你们的守护,每一个人都是有用得人。"赵飞龙没有注意站在身边的老者听了这些话,眼中精芒一闪而失,其他人也是若有所思。"老人家我们要道扰你们了。"赵飞龙说着事先向蒙包内走去,他不动每人敢动的。


祖孙两人手忙脚乱的为赵飞龙一行斟上奶茶,那少年犹豫再三上前伏倒在赵飞龙面前恳求道:"族长大人,眼看冬季将至,以我爷爷的经验今年冬季必有罕见的雪灾。我祖孙二人老弱无力,族长仁厚,天风楚恒死不足惜。然而每个老人都是我族一笔财富,爷爷当年更是南征北战立过无数战功,父亲也是战死沙场,还望族长施以天恩容许我爷爷。"早在外族入侵是长老会就向赵飞龙提请所有族人内迁徙的族令,所以大部分人都及时回迁,这祖孙分明不属于相当偏僻而未接受到禁令的那一部分。赵飞龙看少年气宇轩昂的样子,听他侃侃而谈不由感觉这祖孙二人身上似乎有什么秘密,老者深浅赵飞龙无法看出,也许真是普通老将士,但这少年能讲出这样的话决不简单,更不是真的要自己帮他们祖孙回迁族内。


赵飞龙点点头示意道:"你且站起来,我已下令南征大军协助未及时回迁族内的族人回迁共渡这个冬季,你们无须担心。既然是英雄之后,天风楚恒你可愿跟在我左右再续你父辈的辉煌?"虽有疑问但赵飞龙起了爱才之心,所以试探地问道。


"这……"天风楚恒忧郁地望了一眼年迈的爷爷,拒绝道:"还请族长见谅,天风楚恒非不为您所用,实因祖父无人照料,天风楚恒虽不孝但也不能弃年老体弱的祖父与不顾。若祖父颐享天年以后,若族长以为天风楚恒还堪一用,天风楚恒必鞍前马后以效犬马之力。"


赵飞龙对天风楚恒越看越觉得满意,意味深长地看向老者,能培养出如此人才,这老者本身一定不止天风楚恒说的那么简单,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伪装下去却不知道为什么了,但既是别人隐私他也不便追问。赵飞龙收回眼神,微微一笑对天风楚恒道:"如果你祖父能得到很好的照料呢?你且跟我回族,自是会让你满意。以后征战伤残的战士卸甲归田以后再也不会孤苦伶仃的活着。对于战死者更要立碑加以传诵,让任何子民都不能忘记他们的功勋。"哈哈,老者天风横刃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大笑道:"还请族长老奴放肆,老奴天才横刃,楚恒你尽管跟族长而去,爷爷若是落到非你照顾不能活,不如死了而不拖累你,‘去吧。‘跟着族长可以实现你的梦想。


"什麽,您老就是天风横刃,天风家族最后一个勇者?"一直颇是处乱不惊的闪光闻言惊叫道。见天风横刃爆发出强大气势而充满戒备的十八杀神闻言,身体都控制不住地震颤,当年柔然在最强大的时候,就被最有力的两大家族所控制。天风家族和葛勒家族。天风家族的勇者是对柔然有极大贡献的天风家族的人。族长和家族共同策封的尊称。三个天风家族的勇者,地位几乎可以与族长抗横。幸好每代最多只出现一两个勇者,所以丛未有过与族长权利相冲突的事。而当时这两的家族几乎就相当于柔然的黄族:王族,柔然曾经好几代族长均出于这两大家族。


赵飞龙未想到他们是如此的不凡。天风勇者认为圣剑选择的族长可公平?


天风横刀一览刚才的自卑蒌萎,肯定的道:"那是当然,圣检索宣德组长都是、非常公正的,我柔然百年前之所以那摸强大,就此而论。


那传言,三个勇者可以行使族长权利是佛真是这样?赵飞龙淡淡的问道。天风横刃骄傲的道:"那是自然,因为只有对我族有重大荣誉的天风家族人才有如此尊称。


赵飞龙霍的起身叱道:"亏你还记得这些,如今我柔然处于水深火热,生死存亡之际你有做些什麽?我不知你有何失意,既然当年族人破例给了你这个尊称,你现在可有承担起这个责任?若我有只个权利必彻你勇者封号。


天风横刃脸色青白不定,浑身爆发出强烈的气势,扫的十八杀神不由后退,忙接阵护在赵飞龙周围,赵飞龙排众而出,挥退紫天条阻拦,挺身与天风横刃怒目而视。


良久天风横刃收住气势跪倒在地,叹气道;"人有传言说族长身为外族必有赤诚,为柔然忧心如焚,为柔然尽心尽力,却有力不可使得无奈。"接着在紫玉条紧张注视中摸出匕首,在手心一刺,在众人惊呼中以惊人的角度刺破赵飞龙的手指按在天风的眉头,举手而誓道:"我天风家族为族长牵马当鞍,誓死不朽,如违此言天地不容。"话音刚落,天风楚恒眉头的血迹红光一闪隐身不见。天巫术,明白得人神色禁不住又是一变,天风横到放弃勇者尊称,置自己与此地为证。至于老奴为何龟缩此处置我族危机于不顾,实有他因,非是老奴不愿出手,如出手危机更甚,容老怒以后详细禀告。‘为今之机,族长愿意如何解决内问题。


赵飞龙放下心中不快,上前将天风横刃扶起,回身坐下,问道;‘勇者有何见解?‘天风横到眼中精光一闪,冷觉道;"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法。"没把我族安危放在心上得人,族长也无须放在心上。


一直默默注视着赵飞龙的紫玉,闻言呢声道;“横刃爷爷,飞龙哥哥在柔然族内此时还没有势力,这样强硬不会引起有些人的反对叛乱吗?”


天风横刃忙行礼谦声道:“夫人叫老奴横刃即可。”又朝紫玉慈祥一笑道:“夫人放心,虽然天风家族因老奴能力低而式威,但是天风家族还是有能力助族长一臂之力的。我族隐忍了两百年了,年轻一代宁愿轰轰烈烈战死沙场,也不愿像现在一样偏安一域,族长果断出击,挥军亲征,打败高非凡擒获影子部队。一个独战吐蕃天军将指消灭,又亲败吐蕃十万大军,传回族内看谁还敢动族长分毫。话音发落眉头一皱道:“难道真的有不知死活的东西吗?话音一落,站在身边的天分楚横已经消失,动作快的连赵飞龙也才勉强看清,赵飞龙不由心惊,自己武功虽失,眼光却在,以天风楚横的身手,自己最强时也不过于他的伯仲之间,那天风横刃岂不是更强绝,不由对将来更是有信心。


赵飞龙砖头对牟羽道:“你和神木流、神木清五人出去看看,为楚恒兄弟压阵,若是敌大帮助楚恒活捉拿来。”


“是,属下尊令!”经过《混沌天书》的洗伐,十八杀神进境一日千里,现如今早已今非夕比。十八人中领悟出十八套功法,而彼此又正好暗合阴阳相生之理,配合赵飞龙所传授的阵法招式威力更是翻倍,此时就是对上当年天原第一高手蒙巴克也是毫无畏惧。闪光等牟羽等一动立刻移行换位又隐隐把赵飞龙和紫玉护在正中间不留一丝破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