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二十六节 意欲为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彩梦看着手中传来的情报。情报一共三份,大唐从楚王李豫为兵马大元帅,领郭子仪,李光弼等一干大将兵围长安,进逼东京洛阳。收复两京指日可待。一份是赵飞龙为影子部队掠去,下落不明,生死不详。第三份均是战事吃紧的情报。司马长风与高礼一战双方均未讨得便宜,而闪静与吐番之战,更是连战皆北,此时她真的不知道同意伦多兵出突厥究竟是对是错。会议已开了几个时辰了,天智长老睁开开会以来一起紧闭的双目,用一双闪烁着智慧的眼睛盯着彩梦一言不发,叹了口气,一眼不发,步出门外,只留下大殿内一众争吵的声音。


闪雨满目愤怒地对另一华衣老者道:“不管大唐现在形势如何,更不理族长有无兵起大唐之心,只因他赵飞龙现在还是我柔然族族长,尔等就不能起异心拖他的后腿。不忠不义之名传出去,我柔然族将为草原各族所唾弃,到时即使无人攻击,我柔然也必将由内而灭亡!”彩梦身子一颤,望向闪雨,闪雨所说不忠自是指她,闪雨矣毫无惧色地与她对望。


“闪雨,你放肆!赵飞龙自到我柔然族以来,我族即祸乱不断,登上族长之位后又连连起兵,又几乎连战皆北,分明就是一个无能无庸的灾星晕君!如何堪当我柔然族长大任?族内流传的规矩早就该该了?”随坐的一位长者站起大义凌然地道。


闪雨不怒反笑,哈哈……一阵狂笑道:“当日若非族长及时出现,拼死斩杀歌德拔扈于野狼族这前,圣女今日还有性命召各位在此开会?若非族长雄才大略又有先见之明,提前做好防御部署,尔等还有性命在此处享受欢乐?你说族长无才,可敢招长老会以上讯族长所留是不是我等一直搜集渴望而不得求的惊世之作?你再问问天恩长老有了族长所教的知识加以时日究竟能为我族带来多大好处?”一阵义正词严的逼问让稍有良知的贵族都低下了高贵的头。“不错,族长是一个外人,但是一个外人却做到了自己族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他在为族人安全拼死拼活,数次负重伤而不后退,遇险自己殿后而让族中兄弟先撤退,如此大勇大义岂能为你等在此坐享安乐得人所能非议?影子部队最强的正在牢中监押谁若以为他们能力底下尽管去试。”见众人不答闪雨厉声喝道:“以后谁若提赵飞龙非我柔然族人,定是与我闪雨有仇,否则我护族双使尚有一口气在,必把他斩杀不饶!”闪雨威猛无比的气势,压的众人大气也不敢出,柔然双使本来就是有权处置对族长不敬之人,现在这些在赵飞龙登上族长之位后,失势的旧贵族在得知赵飞龙圣剑被飘渺圣骑士取走后,一致到彩梦处闹意见,希望借此机会能够扳倒赵飞龙。


一青年毫无所惧地起身,不满地道:“当日我们仅凭一个子虚乌有的祖训,就奉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执政我族命运,这本身就是一个荒谬的错误。”青年一代对于这个担搁柔然族数百年发展的族讯,很是不满。“我柔然族当年强盛的武力早应该开辟一方疆土,即使另寻发展,也不会有今日这困!”青年一阵豪语,引来一片哗然,当下有一老人气得喘不过气,伸指指着青年喝骂道:“突兀儿,你好大胆!竟然敢藐视祖宗宗法,既然你那么英明神武,为何当日出剑大会上,你未能拔出圣剑,领我柔然族开拓出一片新的疆土,反而被当时毫无武功的赵飞龙所得?你怎不为我族打开无所不知的《混浊天书》?”


天恩长老起身朝外边面走边道:“我已经老了,政治军事我都不懂,只知道放牧和种地。赵飞龙族长在这些方面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我已经没有雄心壮志了,唯一要求的是自己不再在未知中迷失自己。只有跟着赵飞龙我才不会感觉到自己的迷失,还是天智长老那伙看的远啊,知道发文、族恭、武练、武兵几个老家伙都不在,所以早就走了省得耳根子清净。”众人闻言均是方寸大乱,柔然八长老代表着八个最有势力的族众,天恩长老一族司职的正是柔然族的农牧,柔然族所有吃喝均有天恩长老一族供应。


在嗡嗡的议论声中,彩云跳跃着跑了进来,来到彩梦身边,抱着她的手臂娇声道:“姐姐,高怡我给你领来了,你要让我找姐夫去玩了吧!太好了,彩云也能上战场杀敌了!”


彩梦美目一扫,议论吵闹的声音立刻静了下来,心中不由一阵悲哀,昔日人才济济的柔然,难道真的衰落的已无可用之才?脑海中闪显出闪静,司马长风,祈红的影子,为何这些青年才俊都与赵飞龙走的那么近,想到赵飞龙坚定的意志,不由又是一阵模糊。心中叹了口气,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底下众人的眼睛均是一亮,各自射出不同的神光,彩梦知道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轻启樱唇道:“依现在的形势来看,我族已陷入了四面包围的牢笼,有两面均是我族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世敌,可见这点并非是夫君的到来引发的灾难。”众人心中巨颤,彩梦承认赵飞龙夫君的身份,显是在这种环境下决定暂时全力支持赵飞龙,不再追究圣剑丢失的责任。彩梦终是大智慧的人,所做种种无非都是为了族人而矣。她自生下来所接受的教育便是把自己一生奉献给族人,所以才会分析了天下形势时,有疑惑赵飞龙的举动。


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接着道:“是的,我们的敌人很多,但我们也有朋友,而且应该争取更多朋友,这样我们才能抵抗我们强大的敌人,使我们英勇的战士不流鲜血,所以我们决定和高礼议和。”彩梦话音更乱,下面便“哗”的议论开来。


“什么?和高礼言和?那么我们战士的血不是白流了?”


“罪过啊!我柔然族不屈的英魂就要丧失了吗?”


“誓死也不能成为别人的附庸!”更有甚者当场痛哭,再也无颜见地下的列祖列宗,议事厅一时混乱非常。


赵飞龙望着一路走来,愁眉苦脸的闪静,哈哈一笑,一手拦着紫玉的小蛮腰,一手指前方打趣道:“大将军可有想到什么良策,面对即将到来的情况?可有信心战争困难?”这两天一路走来,各人想各人的心事,均为做过多交谈。


闪静见赵飞龙神色轻松,一路走来首次开口,已不像前两天那样愤怒,心中一喜:“族长必是已有良策,何不说来听听?”


赵飞龙摇摇头,淡淡地道:“我赵飞龙终是外人,有谁会信服我?思来想去,还是放手的好!”接着深情地望着紫玉道:“执美之手,笑傲山林,遍游天下,随风赏境岂不痛快美也!我何苦自寻烦恼来着。所以我要向你道别了,随紫玉一起到中原会会天下英雄人物。”紫玉甜甜一笑,紧靠在赵飞龙怀里。


闪静浑身一振,闻言大急道:“这可不符合族长的性格,您做事怎可有始无终,半途而废?何况您是我族一族之长,怎能让自己的子民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不顾?”


赵飞龙不理闪静,对紫玉温柔地道:“想来,玉儿你也不曾看过太多地方,就让为夫带你到各地名山川去看一看,也不枉此生呀!”紫玉点点头道:“是啊!玉儿自出生以来便生长在定山,根本没有机会到中原江南看一看,听说那里很繁华,很热闹是吗?”赵飞龙微微一笑,一脸神往地道:“是啊,像东都洛阳、余杭、扬州一带都很繁华,天下商人云集,我中华还是域外各色各样的东西都有卖。”其实这只不过是赵飞龙的意想,他何曾到过。


赵飞龙瞄了闪静一眼,只见他在一旁急的像热锅里的蚂蚁。“听你这么一说,仿佛很了解我似的,柔然人才济济,怎用的我这个外人?若我所料不差,族内早已经为未来做好了长远的打算。”赵飞龙挥手制止了闪静的辩解,接着道:“我没说这有何不好,这样带兵回去不怕引起大乱,到时只怕赵某人的罪名便又多了一条--分裂、屠杀自己族人!”


闪静一扫慌张神色,坚定地道:“长痛不如短痛,如果真要流血,一切有闪静担当了,为了我族未来,闪静愿做为何事。”赵飞龙淡淡地道:“假如真的有一天,我做出不利柔然的事情呢?”闪静又是一阵巨颤,再也说不出话来。


赵飞龙一拍闪电,闪电长嘶一声,疾驰向前,闪静望向赵飞龙消失的背影,神色复杂:“族长,你为何迫我?”心中苦思不已。


紫玉躺在赵飞龙怀里,疑惑地问道:“夫君,那闪静看起来那样忠心,你为何要逼他?不怕他也不支持你吗?”


赵飞龙轻吻她的脸颊,叹了口气解释道:“闪静是个有大才的人,如加培养将来必能独断一面,但是现在太过优柔寡断,作为大将还不够狠不够冷静。犯了将之五忌。你夫君要么不做,做了必定要做到最好。整个中原未必放在你夫君眼里,总有一天我要整个世界都握在我手里。”


紫玉没有丝毫感觉赵飞龙在说大话,痴迷地道:“难道现在他对他你还不够忠心吗?”


赵飞龙微一摇头道:“不是忠心的问题,他现在心中只有柔然,目光短浅,怎能看清整个天下的形势呢?我要的是深晰天下形势的闪静,而非只盯着一小片地方,心中怀小恩小惠太多仁慈的闪静。我有最强大的士兵、科技,最远见的见识,如果再有一群能力超群的大将,何愁世界不平?”这最后通牒一句话赵飞龙在心中默念,却没有说出。


“那夫君为何不直接点明他呢?”紫玉不明地问道,“这样不是少了很多变数吗?现在形势不利于夫君啊!”


赵飞龙不屑地道:“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若我连这点小困难也过不了,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若闪静连这点也想不明白,他根本不配我对他的器重。”


谈笑间,两人已赶到队伍的首部,负责领险队的偏将立刻勒马迎了上来,上前见礼道:“族长有何吩咐?”赵飞龙颌首一指前方道:“前营离我族部落还有多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