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校风流录 第二章 炼狱军训 第二章 炼狱军训1

三司寒风 收藏 6 44
导读:警校风流录 第二章 炼狱军训 第二章 炼狱军训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5/


1


按教官的说法,所谓军训,就是要把你们锤炼成钢铁之躯,为将来的学习生活打下坚实的基础。教官们是学校不知从哪个部队请来的,说话走路都很“政治”,男生们都一厢情愿地解释他的话:军训是为我们将来某中特有生活打下基础。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百战不殆,百步穿杨。

其实,警校的训练完全可以由自己搞,何必让外人插手呢?有辱军事化管理的招牌。明涛们这一批新生是警校建立以来第一批没有经过体能测试就直接录取的(因为非典),也许,领导们是想考验一下经过非典浩劫的新生,究竟有几分真功夫。

事实上是,教官们将他们特有的生存模式直接套在新生头上。而且,没有一点适应时间。

新生们叫苦连天。


2


军训期间,明涛“死”过一次,成为计算机整个新生队伍的笑话。

训练不几天,发生过一件奇怪的事,某个新生在第二天早上没能起来,等到他们的辅导员去叫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永远睡去了。后来,经过法医鉴定(在这方面,警校倒得天独厚),该生并非因为训练过度,而是身体的原因导致的。但这个结果并不能让新生信服,一时间人心惶惶,很多学生都担心自己会像那个学生那样“黄鹤一去兮不复返”,于是整晚整晚地失眠。这样一来,训练质量就得不到保证。并因为这件事,有好几名新生都选择了退学。为此,各个大队的大队长和辅导员召集新生开了会,要求新生科学地认识和对待这件事。但这种做法却像是做了坏事后欲盖弥彰,越描越黑。新生反而都认为是训练强度过高所致。在这段时间里,632的老大蒙先飞同志每天仍是一挨枕头就吹起呼噜,其过人的心理素质让几个小弟自叹弗如。他们一度认为他们老大是天篷元帅下凡。

明涛的“死”与那个新生的死不同,首先反映在时间上,那个新生是在早上被人发现的,他则是在中午;其次,也是根本的区别:那个新生是真死,他是假死。

那天中午,照例午休,只是明涛头天晚上有点兴奋,梦遗了,中午便未能及时地醒过来。军训开始后老大暂时负责整队,发现少了他一个,于是叫尹海波来喊。其时,明涛睡得正香,遨游在梦境里。千不该,万不该,梦中出现了那个影子,他的蓝色女孩。海波进得屋来,见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动静,不知怎地,海波偏就想起了几天前的死人事件,就有些慌了。海波推了他一下,梦里的他正准备揭去女孩的面纱,谁知手一抖,没能揭下来。他没有放弃,继续伸过手去。海波倒慌了,又推了他一下仍不见有反应。明涛揭去一层面纱没想到还有一层,准备再接再厉。海波早害怕了,出了门就喊叫起来:“老大,不好了,涛哥,涛哥他没气了!”

蒙先飞闻言,带着一帮人折回来,其他人走到门口就停住脚步往屋里看。蒙先飞壮着胆子走到明涛身边,却松了口气,他看到明涛的胸口在动。活着呢!

蒙先飞拍拍他的脸,叫道:“他娘的!集合了,起来!”。梦中的明涛正准备将初吻奉献给他的蓝色女孩,被蒙先飞这么一激,就醒了。一睁眼,见是老大,骂道:“靠!总是在关键时候坏我的好事!”

兄弟们见明涛没事,纷纷进来,看怪物似的看他,他还当刚才对女孩欲行非礼被他们看见了,竟感觉不好意思。低头一看,怀里空空如也,才知道这才在禁止谈恋爱的警校,满脸沮丧。

蒙先飞见他茫然无措,叫道:“还不快起来,一会儿迟到了都得当压路机。”说完转身朝一帮人:“娘的,走!走!!”

明涛才赶紧爬下床来,从此一想到此事便对恨海波入骨。


3


教官对学生要求十分严厉,尤其是惩罚,毫不留情,让新生们胆寒不已。且看,绕运动场蛙跳一周(不是一个星期,是四百米),快速跑5圈。久而久之,谁要是被罚,新生就说:压路去。受罚者都被称为“压路机”。632的兄弟可以说是开“压路”之先河。那是军训的第三天,训练科目是齐步走。尹海波是同边手,在场下,爱怎么走怎么走,并不碍着谁。但在训练场上就不一样了,在场上要求的是步调一致,这样一来,他就碍着教官了。做单个分解动作他很努力,而且动作还堪称优秀,但一连贯地走起来,他别具一格的步调让教官注意到了他。

“立定!第二排左边第二个男生,出列!”教官命令道。

尹海波跑出队列,他的脸在阳光下憋得通红。

“你走一遍给我看看。立正!向右转!”

尹海波依言而动,他做得没有错。

“起步走!一,二,一!”

第一个回合,尹海波没走错。

“一,二,一!一,二,一!停!”教官命令,“我早看出来,你是同边手,知道吗?”

“迈左脚,右手在前;迈右脚,左手在前。你做一遍,一!唉,对了,二!一!好,立正!再走一遍!”

得到教官的提醒,新生都紧盯了尹海波的手脚。

“一二一,一二一,唉,你怎么又——”

队伍里爆发出一阵笑声,原先标致的队形东倒西歪。

教官阴沉着脸,转向队列,笑声停住了,每个人在他鹰隼一般的目光下不知不觉挺起胸膛。

“不许笑!谁笑!谁出列!”教官又转向尹海波,“好,你继续,起步走!一二一,……”

尹海波又走错了,又有人笑出声来。

“谁在笑!?”教官声若洪钟,震得人耳膜颤动。

没有人回答。

“刚才谁在笑!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仍没人答应。

“好,既然没有人笑,今天就不训练了。”教官“奸笑”两声,“全体给我绕场跑,一直到下午五点。”

新生们都呆了。

“报告!”是蒙先飞,果真有老大风范。

“说!”

“报告教官!我笑了!”

“好,终于有人肯承认了,出列!”

蒙先飞跑出队列。

明涛觉得该轮到自己了,也大声“报告”。

“说!”

“报告教官,我也笑了!”

“出列!”

明涛跑到前面和他们的老大站在一起,明涛偷眼看看蒙先飞的脸,严峻异常。紧接着,丁剑伟也出来了。

教官冷眼看了看三人,知道再也没有哪个出来当“出头鸟”了,于是冷冷地说:“你们商量一下吧,怎么办?允许交头接耳。”

明涛和丁剑伟把目光投向蒙先飞。

蒙先飞仍是目不斜视:“报告教官,我们违犯了纪律,甘愿受罚!”

“好!有种!!我看得起你!!!听好了,给我绕着运动场蛙跳,一周!”

“是!”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报告!”尹海波叫道。

“说!”

“报告教官,我要求和他们一起跳!”

“给个理由先!”

明涛差点笑出来,看到对面的难兄难弟难姐难妹们都拼命忍住笑,脸通通涨得通红,像一个个猴子的屁股。谁都想不到教官这时耍无厘头。

“报告教官,事情因我而起,我要求和他们一起受罚!”明涛觉得这小子挺讲义气的。

“不行!你练走步,一直到练会为止!”

于是,三人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了蛙跳。一边跳,三人一边打趣,倒不怕教官听见。在这段时间里,三人累得够呛,但也把教官骂得一无是处,还连累了他的上八代和下八代。事后明涛想了想,教官也挺难的,他也想出成绩,由此又想到建立起一套赏罚分明的制度得付出牺牲,很不幸的是,他们却沦为牺牲品。蒙先飞因为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成为区队里学员眼中的英雄(其实是傻鸟),树立起自己的威信。倒是明涛和丁剑伟作为陪衬品代人受过,不过两人都没什么说的,毕竟都是心甘情愿地站出来,而且他们都认为632是个整体。

受罚完毕后,三人继续参加训练,完了后回到寝室不顾三七二十一就躺在床上,感觉非常痛苦,教官没让尹海波跟他们一起蛙跳真是明智之举。虽然不让带饭回寝室,但尹海波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弄了三个盒饭让他们就地解决,还说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吃过饭,尹海波又拎着残羹“毁尸灭迹”去了,其实尹海波蛮适合当匪徒的,干警察是浪费了。

虽然很累,但还是得叠军被。两天下来,被子已经在教官的要求下被新生蹂躏得有些模样。晚上辅导员陪同教官来查看新生们的内务整理情况,辅导员姓毛,在私底下被计算机的新生叫作“毛锅”,公开场合则喊“毛导”。毛导对每个学生都很和蔼,随时都是笑眯眯的,见到新生能叫出名字来,人一多还挨个挨个叫,若是忘了的,还会追着问,直到下次再见到时能叫出来。

教官把军队的标准都搬到警校来,标准的豆腐块不说,脸盆都得一溜儿摆放整齐;漱口杯要放在同一位置;牙刷朝着同一方向;毛巾也得叠成豆腐块……,所以,新生的毛巾总是发出一种嗖味。后来学生们都学乖了,另外买了一块毛巾洗脸,原来那块权做摆设。但外面又不准随便乱放,幸好不检查洗手间,于是在军训期间,632寝洗手间里挂着四块毛巾齐争艳,不过,时间一长就有了种特别的味道。

教官和辅导员闪进632寝,教官一见他们四个,不由一愣,随即笑笑:“原来你们是一个寝室的,难怪。”其实教官是来过的,这次受罚才使得他对三人的印象深起来。

明涛几个也都感觉奇怪,这是教官第一次笑,和他们见面以来,无论是在什么场合,都没见教官笑过。四人赶紧立正问好,教官又指导了一会儿,说:“好好叠。”出门前又是一笑。

辅导员也点点头出去了。

丁剑伟说:“我怎么觉得教官有点诡异呢?”

明涛说:“他从来都没笑过,一笑起来就是这样吧。”

“不是,我不是说他笑起来很诡异,而是笑得诡异。”

“伟哥,你说什么我怎么听得糊涂?该不是有什么事吧?”尹海波说。

“我也觉得。”蒙先飞说,“咱们得防着点。”

“防什么?他还能做什么坏事?”

“不一定是坏事,可能又要想什么歹毒的法子折磨我们。”

“那可惨了!”尹海波不禁哀叹。

“哦,对了,没准今天晚上要紧急集合。”

一听老大这样猜测,三个小弟都绷紧了弦,当天晚上都熬到很晚才睡着。结果第二天训练时都无精打采,好在教官以为他们是蛙跳累着了,倒没怎么训斥。虚惊了一场。

紧急集合的来临毫无征兆,是在三人被惩罚的第三天,大概是在午夜时分,楼道里响起刺耳的铃声,新生都被惊醒,。铃声不绝于耳,丁剑伟嘟哝道:“今天是不是九一八啊?”

还是蒙先飞反应快,大叫一声“快!紧急集合”,然后跃下床来出去叫醒区队里的兄弟才回来穿衣服。

这次紧急集合是全院性的,等新生们手忙脚乱衣衫不整地赶到运动场指定位置的时候,场上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人了。运动场四周和头顶上一共八盏大灯,把整个运动场照得如白昼一般。大二大三的师兄师姐们比新生快得多了,他们中男生来得迟,女生来得更迟,每个大队的大队长辅导员和教官在等着。教官们各自整队。

“大队长同志,计算机大队03级二区队集合完毕,请指示!”计算机的教官面向计算机大队的大队长。

大队长还礼:“稍息!”

教官面向新生:“稍息!”

新生一区队的教官也来报告,运动场上响起一片类似的声音。

新生们一个个睡眼惺忪,在强光的刺激下,都眯着眼。

大队长冷冷地看着他的学生:“九分钟!你们集合用了九分钟,就是蜗牛,九分钟也都爬到这里来了(这个比拟用得不错)。看看你们,一个个都像什么样?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们不用去杀敌了,我马上枪毙你们!”大队长也是当过兵的,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底下都提起精神屏住呼吸。

“我知道大家训练都很艰苦,但是千万不能松懈,要随时保持警惕!这次就原谅你们,下次,我规定,最迟不得超过四分钟。看看你们师兄师姐们,三分半钟就集合完毕了,你们要向他们学习。三分钟从磨砺楼跑过来,绰绰有余,女生也一样。”

这时,毛辅导员附耳跟大队长说了什么,大队长又说:“考虑到你们新生中男生住在六楼,四分半钟。紧急集合,四分半之内,你们必须跑到这里。听明白没有?”

“明白!!”计算机大队的新生大声喊道。

“好,带回!”

大队长在前面,新生跟着来到寝室。看了各个房间,大队长均是摇头,新生们自知理亏:经过一番折腾,屋里都乱得像猪窝一样。大队长倒没说什么,走了。辅导员说:“你们都休息吧。”

躺在床上,明涛都没了睡意。

丁剑伟说:“你们说大队长为什么不去女生寝室?”

蒙先飞嘿嘿一笑:“女生寝室,那是万万去不得。一去了,乳罩内裤什么的,满地都是,他好意思吗?”

尹海波说:“不知道文秘那个大队长去不去?”

他们都笑了。公安文秘这个专业比较特殊,清一色娘子军,不过文秘的大队长和辅导员都是女的。训练她们的那个教官倒是爽歪了,每天混迹在香玉之中,在军队里可没有这种享受。

走廊有人敲门:“睡觉了,别说话!”是学生会纠察队的。他们赶紧闭嘴,万一纠察队哪位师兄失恋了心情不好抓他们典型报到大队长那去,那就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天夜里紧急的铃声再次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经过前面一番折腾,新生都睡得很死,一开始,明涛还以为仍在做梦,不过这次可没梦见蓝色女孩。等他们意识到,已经白白错过了半分钟。不过,这次新生动作都比较迅速。在四分钟之内赶到运动场。大队长看看表,点点头,大概在想,四分钟已经足够了。但是,女生却没能及时赶到。六分钟、七分钟、八分钟、……,大队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都以为大队长会大发雷霆,谁知又过了几分钟,大队长挥挥手说:“解散!”让男生们很迷惑。

幸好没有连续第三次紧急集合。


4


虽然新生猝死事件发生后,学校采取措施,让教官们适当降低训练强度,但对新生来说,还是差不多。体能消耗之大,明涛感觉自己的饭量也大起来,平时一顿吃五两饭,军训时一顿能吃一斤,一天光是吃就得花上近二十元。蒙先飞更是厉害,一个顶两个。都感觉负担不起,几个人商量了一番,最后确定下来,到学校里的小餐馆里吃,每人要个菜拼成一桌,饭是免费的。这样既经济又实惠,不过碰上饿鬼下凡一样的男生,餐馆老板就不实惠了,不要钱的米饭,谁不敞开来吃?到军训后期,学校食堂就是“混一色”的娘子军了,“混”在女生们中的男生都是比较秀气那种。学校食堂是不景气的,他们只能在等待着下一次军训举起“屠刀”宰不知情的新生了。

在食堂吃饭,明涛还差点和一个老生干仗。对师兄师姐,新生还是比较尊重的。军训初期有一天,训练结束后,明涛和蒙先飞几个人一起去食堂。当时在他前面排队的一小子也穿着迷彩,只是有些旧,看上去是老生,只是个子矮了点。于是他越过老生的头顶把饭盒递过去。老生就不满了,回头瞪了明涛一眼,却不曾想这个新生硬是不屌他。于是老生劈头就是一句:“妈的,你急什么急?”

老生不骂人还好些,明涛一听也气了:“老子又没碰着你哪儿,你又急什么急?”口气十分不逊,意思是你矮了点。

这时正是新生吃饭的高峰期,人声鼎沸,后面不停有人催促。老生又没有什么标志(只是衣服旧了点,看起来“像”老生),证明他是学长。而明涛呢,还有蒙先飞在后面给他撑腰,一起来的几个兄弟都虎视眈眈的。老生大概想万一动起手来自己占不了便宜不说,还可能挨处分,只得端着饭悻悻地走了。走的时候嘴巴一动一动的,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其实当时明涛也是惴惴不安的。后来蒙先飞说,要是老子,早就拳头招呼了,只有我骂人的份,没有谁敢骂我。顿了顿又说,除了我爹,还有大队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