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丛林 同古大战 同古大战

conglinwo 收藏 6 67
导读:走出丛林 同古大战 同古大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3/


六十多年了,很多人已经忘记了那场侵略战争,忘了我们的前辈们为了不让我们再受奴役牺牲了多少条生命。我们或许在教科书上还能知道台儿庄大捷、昆仑关血战、平型关大捷,可更多的勇士们和他们一样泼洒了热血却被我们忘掉。我们不能忘掉他们!

我想写的是这样一群男人,在祖国最危难的时候,为了保证祖国血脉的畅通。他们义无返顾的走出了国门,走进那不见天日的热带丛林里去抗击日本鬼子。他们中的很多人战死在丛林里;很多人饿死在丛林了;很多人病死在丛林里,他们坚持战斗。他们不但经受了鬼子的枪炮,也经受了蚂蝗的叮咬,更经受了野人山里的瘟疫和饥饿,他们坚持战斗。他们是群真正的男人!

第一章 同古大战

(一).进驻同古

中缅公路上,一辆辆披着伪装网的福特卡车沿着曲折的公路形成了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长龙。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从中国境内开出来的卡车们并不是以前的空车,它们现在满载着士兵和弹药,将复仇的天火带到了缅甸。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序幕揭开了。

“班长,你说缅甸人都长啥样啊?”,说话的是班里的机枪手卫强,一个典型的膀大腰圆的山东大汗,从小生活在海边,水性好的很,抗机枪冲锋从来不要副射手,可惜就是目不识丁。

“你奶奶个球,缅甸猴还不还咱们长的差不多,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常城骂到。都是老兵了,他知道这是兄弟们没话找话说来缓解一下此刻紧张的心情。是啊,都是些在平原上和鬼子抡大刀片的爷们,一下子把他们仍这从来没见过的深山密林里,你说能不紧张么?

“班长啊,你说说这是个啥理,收了咱们的‘中正’式,临出发扔给咱们这些从没用过的‘汤姆逊’。我听一个用过这东西的老乡说了,100米以外这玩意儿是指哪儿它不打打哪儿,还外带着糟蹋子弹……”卿正抱怨道。

常城何尝不是这样想啊,临出发前上面说给侦察连换适合丛林作战的装备。本来兄弟们多高兴的,都盼着给发下好家伙来狠狠的收拾小鬼子。结果可好,班里除了以前的两挺‘捷克’式轻机枪给留了下来,12枝‘中正’式全给收了上去,然后给发了6枝‘伽兰德’步枪和6枝‘汤姆逊’式冲锋枪;就连大家用着最顺手的‘快慢机’也给收了上去,换成了只能装9发子弹的‘勃郎宁’手枪,这玩意儿造的确实漂亮,可火力实在没发和‘快慢机’相提并论;最让人想不通的是,兄弟们还被逼着换下了无数个兄弟用鲜血捍卫它们荣誉的国军军服,穿山了花花绿绿的蛤蟆皮,说是什么丛林迷彩。丛林迷彩是什么东西?

“这你得去问咱们军长了,老子以前没用过这些玩意儿。不过既然是美国佬在用的东西,应该坏不到哪儿去。那黄铁皮的牛肉罐头看起来很丑吧,那味道怎么样?比咱们那些战时口粮好吃多了,这该是一个理吧?”常城的一席话引来兄弟们的一片大笑,车厢了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解了下来。

大笑中常城看到张刚坐在车厢里将自己的绑腿解开又扎好,扎好有解开,就问到:“张刚,你小子想啥呢,是不是想你媳妇了?”话一说完,大家跟着哄笑了起来。

“没,班长,俺没想啥,俺还没媳妇呢。”张刚红着脸辩解着,“俺没见过小鬼子,俺害怕。”张刚是部队出国之前补充的新兵,刚刚十七岁,从小跟着爹在山上打猎。他爹听说部队要去缅甸打鬼子,二话没说就把他送进了军营,临行就交代了一句话:你娃,别给祖宗丢人,要做个爷们。

“怕个鸟,小鬼子都是矬子,长着乌龟头,罗圈腿。昆仑关上号称‘钢军’的第五师团近三千小鬼子,还不是被哥哥们一通鬼头达到抡下去,都给剁成了饺子馅……”副班长陈兴华自豪的说。

想起昆仑关,常城的眼圈一下子红了。那是场什么样的仗,全师连师长在内七千多号人,看到冲锋的红色信号弹,端着刺刀就迎着鬼子轻重机枪、掷弹筒和迫击炮编织的火网冲了上去……

打扫战场的时候,很多兄弟们的遗体都和小鬼子的尸体分不开了。他们的牙齿咬到了鬼子的肉里;他们的手指抠到了鬼子的尸体里……这场胜利是五千多中国爷们用自己的身体堆出来的;是五千多中国爷们用自己的鲜血淌出来的……五千多兄弟啊,想起他们常城的心里一阵阵的疼。

车厢里静的可怕,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愤怒,他们发誓要让日本人血债血偿!

车队驶出了丛林,沿途经过一个个破败不堪的村镇。村镇上的人已经跑的差不多了,有钱的跑到了英国,不太穷的跑到了印度,身无分文的则跑到了丛林里,他们是宁肯做野人也不愿意和小日本死扛一场。看到这些,常城不禁在心里骂到,到是有群孬种,怪不得他们整个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被奴役的历史。看看咱们中国爷们,哪个不是鬼子来了,回屋里交代一声,拜别了爹娘,头也不回就上战场和鬼子抡大刀片去了。


1942年3月8日,常城所属的中国远征军地200师骑兵团侦察连作为先头部队抵达了同古。

刚进同古市区,就涌上来了一大堆华侨。他们高举着“出国远征,扬我国威”,“入缅远征,无上光荣”等标语,带着香烟、水果等慰问品来迎接远道而来的远征军战士们。

入缅之前战士们已经经历了很多次这样的慰问和送别大会,大家已经麻木了。可此时此刻,站在这片曾经属于中华民族版图的土地上;看着这些飘零异乡的兄弟姐妹们一张张因为看到自己的部队而兴奋的脸,一种军人的荣誉感和责任感涌上了他们的心头。他们告诉自己,决不能让小鬼子再祸害自己的父老乡亲了,杀光这群够日的。

前来迎接远征军的英国部队代表是一个上校,他穿着笔挺的呢子料军装和亮的可以当镜子照的皮鞋。上校和连长商量着换防的问题,站在不远处的常城看他那副趾高气扬的嚣张样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神气个球啊,别以为穿的漂亮就能打仗了。还不是被小日本打的哭爹喊娘,跑到爷爷这里来求援。”常城一脸鄙夷的对身边的兄弟们说。

“就是,当年八国联军打到北京就是因为咱兄弟们还没出生,要不就他们那熊样,咱们能一个月打到他们那白啥子宫去养马……”

在一片调笑英国人的哄笑中,部队来到英军驻地的营房前面。驻扎同古的英军已经列队准备撤离,他们衣装整齐,枪也擦的铮亮,看来英国人的绅士风度他们保持的不错。可打仗打油了常城在这些士兵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和惊慌,这支部队的士气已经散了,不能打仗了。他们只所以收拾的衣冠楚楚,拼命把自己溃败的迹象给掩饰起来,是不想让中国人,这些曾经别他们打败的人,来看自己的笑话罢了。

防务交接很快就完成了,英国人急着逃命,你说能不快么?一队队士兵在常城他们面前登上了撤退的卡车。为了逃命士兵们终于顾不上自己的绅士风度了,他们常常为了争夺一个坐位而发生殴斗。可日本人还没来啊,看来他们真的被那群矬子给吓坏了。

部队还没安顿下来,常城就喊来了副班长陈兴华和卫强说:“你们两个去英国佬的厨房看看,兴许能找到点儿什么好吃的给兄弟们开开胃。”他们相视一笑,班长就这副德行,到哪都忘不了兄弟们的肚子。兄弟们已经吃了十几天的劣质压缩饼干了,嘴上舌头上都生慢了疮,是该改善改善了。

陈兴华和卫强趁着部队还在收拾营房没来德及派哨兵,顺利的摸到了以前英军的厨房。可一进门就让他们傻眼了,别说什么好吃的了,就连个罐头盒都没给他们留下,这些英国佬是真会过日子啊!

两个人回去一汇报,常城就又开始骂娘了:“这些够日的英国佬,老子还帮你们打仗,你们他妈都给老子溜了不说,连点吃的都没给老子留下……”

正骂的起劲,连里的传令兵带来了连长的命令,英国人这么急着撤退,我觉得小鬼子肯定就在附近了,而不是他们说的离这还有七八十公里。上面也没什么有用的情报,我怕鬼子突然冒出来把咱们给包了饺子,你和兄弟们辛苦点,沿皮尤河出去侦察一下,回来奖每人两罐美国罐头。

常城立刻把班里的人给集合了起来,大家都开始默默的准备弹药,检查装备。他们的这次侦察行动很可能将决定着远征军入缅第一战的成败,每个人都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二).战前侦察

天刚刚擦黑,热带的雾气就弥漫了起来。常城带着兄弟们在着雾气中悄悄的出发了,之所以选择晚上秘密出发是为了避免城里的特务向鬼子报告部队的动向,防人之心不可无么。

出了城区,部队进入了皮尤河两岸乌黑的丛林里。丛林里到处都是高大的芭蕉树和各种叫不上名字来的的参天大树,错综复杂的藤本植物交错在树木之间,在加上树上不是传来的虫鸣兽吼,战士们身上冷汗一茬一茬的往外冒。兄弟们虽然也在云南的丛林里和小鬼子干过,可哪里毕竟还带着点人的气息,眼前这片丛林,活脱脱的一座阎王殿,常城心里不停的打鼓。

沉默中,卫强把机枪交给陈兴华,抄起砍刀就冲到队伍前面做开路尖兵去了。由于不了解当地居民的情况,侦察班出发前没敢找当地人做向导。结果大家在丛林中根本找不到路,只能沿着皮尤河用砍刀开路而行。丛林里面藤蔓和灌木交错杂生,单手持砍刀保持一个姿势不停的劈砍是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可卫强愣是在做了半个多小时尖兵后速度没有一点减慢的意思,山东大汉的体格是真没的说啊!

班里的河南兵耿印从后面冲上来拍了拍卫强的肩膀准备接替他做尖兵,毕竟人都有个生理限度,再强悍的兄弟也不能让他累废了。卫强回过头来会意的冲耿印笑笑,刚想把手里的砍刀交给他,就听见张刚低喝道:“别动,呆在原地千万别动!”说完,张刚把钢盔摘下来朝前面扔了过去,只听到“嘭”的一声,一枝手指粗的利箭从地上窜起来深深的插在了旁边的树上,把大家惊的目瞪口呆。

张刚走上前去拔下箭头看了看说:“这是猎人们用来打野猪的地箭,威力无穷,200来斤重的大野猪都能插个对穿,更能把误踩上去的人给活生生的钉死在树干上。你们再看看这箭头,还淬了眼镜蛇的毒,就是头大象给射中了也甭想活。”

耿印听完吓的满头冷汗,刚才要不是张刚发现的及时,自己来到缅甸还没有见到小鬼子就成野猪的“替死鬼”了,那不是死的太冤枉了!

常城突然疑惑的问到:“张刚,丛林里黑的连丝月光都没有,你是怎么发现地上的陷阱的?”

张刚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俺跟爹在老林子里打猎都转悠了十几年了,一看就知道前面是条‘野猪道’,有经验的猎人肯定会在这种好地方下地箭。所以俺就赶紧叫住了耿哥。”

长城拍拍张刚的肩膀,示意大家继续前进。张刚小心翼翼的把箭头用树叶包好,连同藏在草丛中的地箭一起背在了肩上。大家看了也没怎么在意,都以为这新兵蛋子触景生情,想家了。

夜里的丛林里热闹非凡,各种动物的叫声、觅食声和打斗生此起彼伏,很好的掩盖了队伍行进的声音。在张刚的指挥下,大家顺利的躲过了一个个陷阱,一夜之间沿河走出了十几里也没有发现一点儿鬼子的踪迹。唯一让大家纳闷的就是张刚身上的各色陷阱越背越多,问他干什么,他也只是笑笑说,有用,有用。

天马上就要亮了,常城命令大家在一棵大树后面隐蔽休息。在这密不透风的丛林里搜索前进了一整个晚上,是该停下里歇歇吃点东西了,要不然就是铁的汉子也抗不住啊!

大家一坐下来就忙着脱自己那被水泡软了的靴子,长距离行军最遭罪的就是脚了。更何况国军根本就没有丛林靴的概念,大家穿的都是在国内时配发的老牛皮鞋。在丛林里的烂泥里给泡了这么久,每个人的脚都肿的跟发起来的面团似的,再加上兄弟们又没有袜子,结果每走一步双脚都疼的跟刀割一样。就兄弟们硬是以标准速度在丛林里搜索了一整夜,跑了十几里路,没一个人抱怨过一声。为了让家里的老娘能安安温稳的过日子;为了自己的女人(其实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还没有娶媳妇就上了战场)不再受人欺负;为了自己的后代不再受奴役,兄弟们早就连命都不要了,更不要说是一双脚!

大家一停下来,陈兴华就背上“汤姆逊”前出警戒去了。当副班长快半年了,他已经习惯了在兄弟们休息的时候去警戒,丝毫没有一点儿抱怨。反正都是自家兄弟,他心里想。

陈兴华沿着河岸向前走了一百多米,然后轻巧的爬上了一棵大树。他找了一个视野开阔的树杈坐了下来,那里正好可以监视前方的一大溜河岸。而从下向上看,正好有几根树枝把陈兴华的身影给挡了个严严实实,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潜伏掩体。

陈兴华坐在树杈上一动不动,身上没有了一点生命气息,他就像一截树枝一样成了丛林的一部分。多年的潜伏经历已经让他觉得自己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虽然以前没有来过丛林,但大自然给他的感觉在哪都是家的感觉,大自然此刻也慷慨的接受了这个中国军人。

陈兴华突然觉得头皮发麻,经验告诉他附近肯定有不属于这个丛林的危险存在。他小心翼翼的搜索着每一片树丛,甚至连呼吸都慢了下来。大树前方20多米的一丛灌木有点不对劲,丛林里没有风,灌木为了争夺更多的阳光都是笔直的向上生长,可这丛灌木却向一个方向倾斜着。鬼子的潜伏哨,一个可怕的想法跳了出来。

侦察兵有时候比的就是忍耐力。陈兴华用眼睛的余光死死的盯着那丛灌木,他怕眼球的反光会被那潜伏的鬼子发现。几只指甲盖大的甲虫怕到了陈兴华的脖子里狠狠的咬了几口,丛林里的甲虫几乎都有毒,一口下去轻则痛痒难忍,重了就是生命危险。可他依然保持着树枝的状态纹丝不动,仿佛甲虫叮的不是自己而是旁边的树干。什么叫做真正的军人,这就是真正的军人,钢铸铁打的军人!

对面的小鬼子可能是觉得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了,从灌木丛林钻出来撤了回去。看来英军的连日溃败麻痹了鬼子的侦察兵,要不然他也不会放弃警戒撤回去休息了。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啊,陈行华想,刚才在多走几步就栽了。他边想边从树上滑了下来,然后像头山猫似的在灌木中滑行前进,而前面的小鬼子就像个无知的猎物一样对死亡一无所知。

鬼子侦察兵很快就回到了营地,可能是最近仗打的太顺利的缘故,一群小鬼子竟然直接在一块林中空地上休息,没有丝毫要隐蔽一下的意思。陈兴华慢慢的爬到一棵野芭蕉下面,他轻轻的拨开一片芭蕉叶,眼前的鬼子们看起来非常的放松,三八大盖胡乱的支在一起。鬼子们正聚在一起吃他们的袋米(鬼子将米饭放在布袋里,吃完以后布袋又可以做袜子。),相互之间说说笑笑,根本不像打仗的样子。

陈兴华仔细观察了一下,一共又22个鬼子,装备有四挺“歪把子”轻机枪,其他的都是“三八大盖”。看来是鬼子的搜索队,大部队肯定也离这不远了,必须马上回去汇报,他想。

陈兴华慢慢的从芭蕉树后面退出去,又把被自己压到草仔细的扶正,然后迅速赶回了大家的宿营地。

常城听了陈兴华的汇报后立刻命令耿印回去向团长汇报鬼子的动向,然后对大家说:“我估摸着现在师主力部队应该已经到达同古,再加上耿印已经回去报信,咱们再撤回去也对战局起不了什么大作用,还不如趁小鬼子还没发现咱们捞他娘的两把,杀杀这群狗日的的锐气,大家看怎么样?”

“班长您的注意很好,要不咱们就把鬼子的巡逻队给干了吧,反正他们现在很不知道咱们的存在,正好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卫强答到。

常城一拍大腿说:“好,就按你的说咱们宰了这群巡逻的鬼子。但大家不能用枪,要不被后面的鬼子大部队发现了会提高他们的警惕,师里就不好打了。在丛林里开的路都是歪歪扭扭的,鬼子为了防止被伏击肯定会采用松散的线形队列,这样每个拐弯的地方前面的人即使回头也看不到后面的情况,咱们就在每个拐弯的地方干掉一个小鬼子,然后再穿上他的军服给补上去,丛林里面光线不好,一时半会也不会被发现。大家看看这样行不?”。

兄弟们一合计,这办法确实有效,就钉了下来。

大家把枪收起来藏在灌木丛中,只留了四个兄弟端着“汤姆逊”以防万一。这种近距离的遭遇战四把“汤姆逊”的火力足以把那队小鬼子打成筛子,即使偷鸡不成也不会蚀把米。大家立刻选好位置隐蔽了起来,刺刀都插在烂泥里防止反光。张刚的隐蔽的最夸张,常城找了好久都没发现他藏在哪里。原来他直接把自己给淹在了烂泥里,就连出气的嘴唇和鼻子上涂了泥巴。猎人就是猎人,常城想!

然后就是静静的可怕的等待,丛林里各种各样的爬虫开始光临兄弟满是伤疤的身体。所有的人都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只有从那一双双眼睛里射出来的犀利的目光证明他们是一群优秀的战士,一群在等待着猎物的猎人。

丛林里传来了一串“劈劈啪啪”的树枝被踩断的声音,鬼子来了。常城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刺刀,在丛林里伏击鬼子这可是第一次,稍有差错就可能白白牺牲兄弟们的生命。

鬼子对即将来临的危险没有丝毫的察觉,大摇大摆的排着长长的散兵线前进着,好像这里不是危机四伏的缅甸战场而是东京的大街。够日的别得意,老子一会让你们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鬼子的队伍慢慢的从大家潜伏的位置经过,大家连鬼子的绑腿都看的清清楚楚。就在最后面的鬼子走到常城面前的转弯处时并,常城轻轻的从藏身之处猫起来,一步跨上去捂住他的嘴巴,刺刀斜着从肩胛骨旁边刺进去在鬼子的肺上刺了大窟窿。那鬼子连哼都没哼身体就软了下来。常城把他拖到树后面,迅速扒下他的衣服穿上,低着头补进了鬼子的队列里。鬼子的队列没有丝毫的异常,由于刺刀是从背后进入,前面的鬼子即使是回头也发现不了常城身上的血迹。

一个一个鬼子倒下并被拖到丛林里,一个一个兄弟补进了鬼子的队列里。旁边树上警戒的兄弟们紧张的扣着“汤姆逊”的扳机,时刻准备着支援下面的兄弟。一切都出乎异常的顺利,就在常城把刺刀刺进倒数第二个鬼子肺里的时候,排头的鬼子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端着枪转过了身来。

常城推开坏里的鬼子就准备扑上去,一定不能让他开枪,他心里想。

“噌”的一声,一枝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从常城肩头飞过,笔直的插在了那鬼子的脖子上,血喷了常城一脸。常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回头给了投步枪的卫强一拳头说:“回去请你喝酒!”一拳头,一碗酒,战争年代兄弟们表代感情的方式似乎既粗暴又简单,可谁又知道其中所包含的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呢?

常城命令大家把找来几根手指粗的树枝,然后把把鬼子的伤口都给插烂了扔树丛里。陈兴华不解的问:“班长,虽然鬼子都该死,可咱们也没必要这样折腾这些死人吧?毕竟人死为大么。”

常城笑笑说:“我是想告诉鬼子他们的巡逻队是让当地的土著人给杀的,这样他们既不会追击咱们,还会在附近搜索土著人的村庄准备报复,这样师里就有跟多的时间准备守城了。对了,今天一律不许在鬼子的尸体下面设置诡雷,要不咱们可就露馅了。”

兄弟们都是满脸崇拜的表情,咱们班长可真不是一般人啊,大家想。

打扫完战场,大家正准备撤退。张刚突然跑常城身边说:“班长,你看我能不能把一路上弄来的陷阱设在鬼子来的路上,我保证能弄死几个鬼子。”常城立刻同意了他的建议,这个注意真不错,既能弄死几个鬼子,有能让鬼子对自己的计划深信不疑,常城心里想,连这种新兵蛋子都整天在琢磨怎么杀鬼子,咱们早晚杀到他那王八岛上去,杀他娘的痛快!

看到张刚在路上布置陷阱,大家顿时明白了这小子一路收集陷阱的原因,也越来越喜欢这个新兵蛋子了。

撤退的路特别顺利,一枪不发就灭了22个鬼子,大家心里能不高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