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营生活

zqfggmm 收藏 4 174
导读:我的军营生活

我是1989年三月当的兵,走的时候啊,朋友,同学抱的抱,哭的哭,上了火车,好长时间,心都没平静下来,火车开了20多个小时,有做汽车跑了好几个小时,到了一个山窝里,我知道部队到了,心里那个凉啊,"我的天啊,怎么才能出去?"

残酷的新兵连生活开始了,每天都是队列,体能训练,伙食还差,给爸爸妈妈写的信还不敢说,只能说好,不能说坏啊,退伍后才说,就这样,他们还是哭了.在新兵连,不给新兵抽烟,为了抽烟,我们只好躲在厕所里抽,结果不班长逮到了,班长把我们几个叫到仓库,把我们的存货都翻出来,没收了,在查的时候,合肥的一个新兵也到存款了,想浑水摸鱼,叫我们偷偷的把烟给他几包,结果被班长发现了,叫他也把自己的包打开,没收了三条消遥津,那个疼啊!他真是活该,随后,班长叫我们几个站到一张报纸上,在报纸外面,浇了好多水,报纸不潮,又叫别的新兵,定时浇水,从下午1点多,一直站到6点,还不能跑出去,你一出去,沾到水了,回到报纸上,报纸就潮了,班长一看报纸就知道我们偷懒了,就要加重处罚,那时胆子也小,不敢跑!腿酸,腰疼,晚上,还要做俯卧,仰卧,恨的这咬牙.刚到部队是,肚子里的油水好有一点,对肉的兴趣还不是太大,再说了,部队的肉也不多,炒空心菜时,菜叶烧汤,放就几个白肉条子,看到都恶心,不想吃,一个星期后,汤一来,几个人都上去抢那几个白肉条子,没办法,太馋了啊,家里带的东西差不多都吃光了,钱也被收起来了,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什么东西.在山里啊,一顿饭,我能吃8个大馒头,或者两盆米饭,现在想想,一顿吃的,够地方上的6个人吃的,我们连最高记录(下老兵连后)是一个河北的馒头吃了15个,3两的包子吃了18个,现在你要能吃掉,我真服你了!

到了新兵连后期,该学的都会了,日子也比以前好过一点了,主要是钻井队体能比当兵是要 好了许多,终于盼到打靶了,心情激动啊,到了靶场,一看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整个新兵营1000多好人,都来了.枪声不断,很是热烈.终于该我上场了,班长,一声口令;"卧姿装子弹"我刷地一下,很利索的就出枪了,瞄准,击发,很快地就打完了10发子弹,趴在地上,左右四处看看,其他的战友,才打两三枪,结束后,班长口令,"退子弹,起立"一报靶84环,开心啊,全连第六名

,新兵营组织射击比赛连队的前十名参加.快活啊,又能打10发了,结果,10发子弹打了140多环,去消我的比赛成绩,操,也不知道那个新兵弹子,把子弹打到我的靶上了,我难过啊,气啊,不然又有子弹打了.比赛结束后,我们新兵营干部的家属,也来过枪瘾了,营长老婆嫌地上脏,就打站姿,当兵的都知道,56-2式冲锋枪枪口上跳,据枪不稳,最容易上跳了,就看到营长老婆一抠扳机,枪口成45度角向上走,一梭子子弹全部上天了,当时我们营长脸都白了,5月的天,还不算太热,那个汉啊,跟雨似的,我们那个笑啊.(偷偷的)授衔了,很庄重的,我们这一批是新的军衔中第一批授列兵衔的部队,以前还没授过,部队很重视,军区首长都来了,当时是军区副司令张志坚来的,第一次看到将军啊,当时他是少将,98年授的上将!

要下老兵连了,我被分到二营三连六班,二炮手,刚到老兵连,连队要去20多人到盐场施工,原则上不要新兵,当时我的班长,山东兖州的,叫王亚贤,偷偷的告诉我,你的机会来了,叫我写决心书,去不去,表现一下,结果连长真的把我带去了,一路上,我们唱着歌,弹着吉他,当时的感觉好浪漫啊,走了一天,到了山东昌邑我们部队的盐场,我是第一次看到大海,晚上赶海的人回来,我们在路边买他们的海产品,真便宜,80多个大海蟹,20多个虾爬子,才30元,真好吃,我吃了4个,晚上就拉肚子了,以前没吃过,一晚上,跑了10来趟,盐场的蚊子太厉害了,去一次,屁股上最少有十几个包,最后没办法,用火柴把周围的草点着了,蚊子才少一点,第二天,乖乖,屁股就像癞蛤蟆一样,就这样还要去挖盐,穿胶靴干活,沾到盐水,盐一凝固,脚都磨破了,没办法干活,只好脱了下来,一脱,把我10年的脚气治好了,你想想在那么浓的盐水里面泡十几天,什么菌也杀死了啊!屁股上的包也痒啊,就座到水里面,很止痒的,你们要不信,有脚气,就拿很浓的盐水,试试.

干了十几天后,话干的差不多了,连长决定带我们去赶海,我们开着法国的戴高乐,拉炮的车能拉十几吨,开了20多公里,看到海了,我当时是连长的通讯员,我和连长走,连长走着,就弯下来,在海里拣个东西,放到嘴里,好鲜美的样子,我也试试,真的很好吃,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下午四点,我们看到赶海的老百姓都在往回跑,我们也不知道是啥回事,一问,才知道,涨潮了,赶快收对,回来.上车后,车子怎么也打不着火,连长的汉都下来了,我心里嘭嘭地跳,我们赶快下来推车,也推不动啊,这是都能看到远处的潮就像黑线了似的,连长都要我们准备弃车了,车子终于打着了,我们就像国民党溃逃似的,跑了,好险啊,差点成鱼饵了!

盐场施工结束了,我们7月18号回到了部队,(我是89年3月30号,当兵的,6月10号下的老兵连,6月6号准备去北京平暴的,直升飞机都来了,结果暴乱已经被平了,没去成)

火热的专业训练开始了,我们装备的是59式100高炮,最大射高14000米,最大射远21000米,炮重9600公斤.我是二炮手,就是拉枪栓和抠扳机的,是我们100高炮中最主要的一个环节,我的训练热情非常高,当兵时,爸爸对我的要求不高,因为我在家的时候,喜欢打架,所以只是要求我安安稳稳地回来就行了.但是我非常喜欢部队的生活,所以训练很突出,被评为训练标兵,还得个嘉奖,好高兴啊,发了一个印着训练标兵的背心,我一直都没舍得穿,现在还在家里. 一转眼快到中秋节了,开始想家了,农历8月14我早上走对列时,和副班长顶了起来,当时就干了起来,被连长踹了几脚,回到班里,班副有点生气,认为我扫了他的面子,就开始扁我,他没想到我敢反抗,前面我说了,我在家就喜欢打架的,何况我在部队又练了好几个月了,他吃亏了,晚上熄灯后我们二排的三个班长,两个班副(他们都是老乡,山东的)开始斗我了,我一声斗不吭,明摆着啊,再顶,肯定吃亏,我就想自己的心思,想女朋友,想爸爸,妈妈,想同学,就是不理他们.一直斗到11点多,他们肯定认为我一定很伤心,就开打,一看,我真在想心思,想的好呢,嘴角还带着笑容,他们那个气啊,差点打我,第二天就是中秋节了,没训练,心里不是滋味啊,特想家,又想到昨天他们斗我的情景就更伤心了,晚上会餐时,我就不想吃饭了, 班长也有点内疚,使劲让我吃菜,回到班里,别的战友他们在唱十五的月亮啊什么的歌,我越听越伤心,哇的就大哭起来,一肚子的委屈,全部都宣泄出来了,那个哭啊,我们班长吓坏了,他知道我比较有个性,怕我跑了,就赶快哄我,把高炮的瞄准镜拿来了,让我看月亮,变着法的哄我,一直把我哄笑了.我们班长,人才好呢,叫王亚贤,现在也不知道他干什么了?

经过这件事后,我就拼命地训练,终于在营里面的比赛中得了第一,参加军区的比武,这是我们旅,第一次新兵去参加军区组织的比武,当时连长的脸就像盛开的玫瑰花似的.我们参加比武的40多人,集中训练,真苦啊,好几个都有意把自己搞伤了,会自己的连队,我坚持下来了,参加军区比武时,看到那么多的将军,心谎啊,结果就拿了个第二,旅里面给我记个三等功,喜报送到家里,妈妈都哭了,大院的人听到敲锣打鼓的,一看,都不相信我在部队能表现这么好,都说,还是部队能锻炼人啊,想他那样的人,都能锻炼出来,我妈妈好开心啊,以前为了我,在大院里,老感觉不是滋味,现在好了,没人说我这样,那样了!经过我的事情后,我们大院的,上学成绩不好的,家长怕他们学坏的,都把他们送部队了。以前我们大院上大学的多,后来,大院都快成军营了,都去当兵了!

到了冬天,我们经过三个多月艰苦的专业训练,终于要高炮实弹打靶了,由于我们班长在训练中受伤,我们班不参加,我被配属到五班顶替原来的二炮手(我的专业比他好),部队实行去的时候铁路输送,回来的时候摩托化行军。

夜里济南的白马山车站还下着雨,我们旅的的6个炮营,还有其他兄弟炮兵部队全部上车了。我们是一个连一节闷罐车厢,在车厢里,好热闹啊,从来没这么多人住在一起,打牌的打牌,吹牛的吹牛,连长和指导员忙着往车厢门上拴背包带,我当时还是新兵,第一次去靶场,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一问,哦,原来是为了防止在方便的时候掉下去(军营有好几怪:上厕所要用背包带。就是说这个的,还有几怪在后面说)。把背包打开,在闷罐上睡觉,可能好多人都没试过,谁说闷罐不舒服啊?我觉得这是我做火车以来最舒服的一次。天亮了,从车窗往外看,尤其是火车拐弯的时候,哇,真的好壮观,长长的平板火车上,数不清的高炮,地炮还有火箭炮在上面,真是威武壮观啊!

到了炮阵地,抓紧构筑阵地。刚刚搞好伪装,这是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远处的小口径高炮响了起来,空中出现一朵朵盛开的花朵,双37开始射击了(小口径的高炮先打,他们打的是轰5拉的拖靶,我们是100口径打的是强5,使用避开仪换算)。连指挥所下命令,叫我们撤退,空中的炮弹和飞机的轰鸣让你浑身紧张,手脚都好像不听使唤了,我们争着往后方跑的时候,我的脚后跟感觉一痛,我低头一看,一个弹片砸在我的解放鞋上,把鞋后跟都撕破了,我把弹片拣起来,还烫手呢,弹片像狼牙似的,龇牙咧嘴的,十几年了,它现在还在我家里。

第二天,我们开始打检查射,就是校炮。我们打靶所在地是潍北,就是上次我去施工的盐场。在我们炮阵地后面有一户可能是刚来的盐民,房子是新的(都是违章建筑),好像不懂我们100高炮的威力吧,一看我们要打炮了,吓得把门窗都关的紧紧的,炮一响,就看到他窗户玻璃和房顶上面的瓦刷啦拉地往下掉(老盐民知道,每年到这时候,窗户,门都不能关的,不然炮一响,冲击波碰到障碍物,肯定是有损失的)。我的耳朵被震的好几天都听不清声音,耳塞忘带了。强5来了,它在东面飞,我们往西面打,用避开仪进行计算如果距离对等,就算打到了,因为100高炮威力太大,不能直接打拖靶的。这次打靶,我们连命中三个,取的优秀。

在靶场我们睡的是地窖,太冷了,我在靶场的十几天里,就没洗过脚,刷牙的时候,都要把牙刷放在被窝里,不然,第二天肯定冻上了,海边的温差比较大,大概上下差有40度,白天有太阳的时候,车框晒得烫手,晚上的温度有零下15度左右,站夜岗的时候要穿大衣,我们连长说他白天当连长,晚上当团长,冷的缩成一团了。但是,蚊子还是很厉害。打靶快结束的时候,我和五班副干了一架,我的脸上被他抓了十几道口子,他被我打的一对熊猫眼,我以前说过,我当兵前就喜欢打架啊,我俩都被指导员(现在是上校)喊到了连部,指导员一看我一脸的血口子,就叫我回去,开始教训五班副了,五班副被训的都不敢抬头,过一时,指导员一看,乖乖,五班副的眼睛开始往外鼓了,发青了,赶快让他去找卫生员。(当时的连长是我们旅的四大土匪,排名第一,特厉害,我们旅参谋长都被他打过,我90年年底被他打的一星期都起不了床!)我们连长最烦的就是新兵和老兵打架了,知道后,到我们班正准备治我的时候,营部通信员跑来了,我们连的雷达车撞了二连的炮车了,营长在发火呢,我们的炮瞄雷达要200多万啊,当时连长的脸都吓白了,他不是怕营长,他怕雷达撞坏了,那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啊,赶紧跑去,一边跑,一边还回头骂我:“小兔崽子,还反了你啊”,结果,我没反,连长自己被旅长训的都多少天都没敢抬头,要不是他老岳父的面子,还不知道怎样呢!就这样我才逃过了一劫啊!

我们班长因为受伤,没去靶场,我们班就去我一个,又不放心我,就叫他老乡炊事班长照顾我,我刚到靶场,棉帽就掉了,我去找炊事班长,他把他的帽子给我带了,我的耳朵一点事都没有,回来后,炊事班长的耳朵冻的象狗啃似的,我特感动,这就是战友情,兄弟情!

附,部队几大怪!

被子不分正反盖,

帽子吹起来晒,

衣服穿起来晒,

蚊帐没门象棺材,

上厕所要拉背包带!还有记不清了。今天就写到这!

这是我自己真实的军营生活!申请原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