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圣传 第一卷 天地无极 第一章 百年封印

wj19881002 收藏 4 42
导读:邪魔圣传 第一卷 天地无极 第一章 百年封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4/


大雪飞扬,漫天白茫茫,树梢上还刮着一条条细细的冰晶。雪依旧在下,地上早已被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唯有几跟斜断在地上的树枝翘起了一头,好象不满自己被冰雪覆盖的命运……

远处群山峻岭,山连山,山外山,远远望去就知道的山中乱石参差,山势险恶。在这漫天大雪,荒山野岭之中,在很远处就能依稀听到山上岩石滚落下的声响,走进一看,山中松树成群,绿殷殷的颜色,似乎给这白芒天地之间增添几分生气……


突然山中传出“格格”的响声,随后又传出几颗碎石滚落悬崖的声音。群山之中一男子正在往一处最高的一个山峰顶上爬。刚才那声响必定就是他不小心脚下失滑而踢落的声音。初看那山峰就是顶没云霄,一般人能爬到山脚处便已经不错了!


而这个男子现在已经到半山腰处,还在用非常快的速度向上“跑”去!是跑!不是爬!只见这男子健步如飞,险峻陡峭的山峰对他来说好象犹如行走在平地一样。轻松无比,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疲惫之意。前脚一落地,就立刻一个借力,厚脚就向上蹬几好几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必定以为这是山中鬼魅,但从这男子口中哈出口口白气,我们才能相信他的确是一个人!


不消片刻,那男子便已经来到山顶,站在山顶的最高处,迎面吹来的阵阵寒风,寒风之中还夹杂着豆大的冰珠。那男子八字灰眉,细眼如丝,一身素衣穿戴。寒风吹过,那男子微微皱眉,额头上条条皱纹显露出来,这是岁月的痕迹!看他这样子根本不能把他跟刚才动作如此敏捷的人联想在一起,他这样子更适合当一名中年文人!寒风刺骨,“呼呼”打在那男子的身上,衣襟都看似被冻住,那男子却依旧闻丝不动,目光望着山下,也不知道他是在看什么。谁也不明白他辛苦的跑上这山难道就是为了尝试一下“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哎……多少年了啊,你们都还好吗?”男子口中突然发出一声感慨。向是在自言自语。话落,那男子脸上表情忽然显得怅惘。似乎回想到了以前某些事情。眼神之中透出无比的幽怨……


“钟柯,看来你还是没变啊?哈哈……”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山中传出。虽有冷风吹过,可声音却清晰的传入人的耳朵。


那男子听到声音似乎没有感到什么意外,依旧看着山下,只是嘴角微微动了动。


突然山下一阵劲风吹过,‘呼呼’作响。只见一道青色身影从山下掠过。所到之处,树木摇晃,纷纷白雪从树上落下。


那男子深深吸了口冷气,顿时脸上有了一丝神采,淡淡道:“句拮,你也别来无恙啊!”说完转身微微一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男子身后不远处站了一个人,那人一身青色着装,头上一头白发让人知道这人的年岁。但脸上却是一点也没有老迈的气象,迷着眼,微笑着打量着前方,听到对方转过身来,微笑道:“哪里啊,老咯,过一年算一年了!”话虽然这么说,但谁都能看出来这人依旧是健朗的很。


句拮走到钟柯身边,望向山下,淡淡道:“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你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了。”


钟柯也望向山下,心不在焉道:“他们几个呢?”


句拮听到这话,哼了哼,一张老脸顿时红了几分,“那几个老家伙一天到晚逍遥快活,哪还会来管我这个老头子?”


钟柯知道他这话只是玩笑之话,也没在意,淡淡道:“我想他们也比你好不到哪去,现在可能也都守在那里呢。所以才没时间来看你吧!”


句拮刚才那话也只是一时气话,叹了口气道:“这我当然知道,只是一个人呆在这深山老林中闷都会闷出病来的,要不是每年你会来这转转,能见到一个熟人,我都快于世隔绝了!你知道吗?上次一个小子来这游玩,可能是迷路了,转了一下午都没找到出路,我心里看着急啊,你要知道一到晚上这里的天气是恶劣的很啊,我好心上去指路,谁知道那小子居然看到我就跑,嘴里还在大叫‘野人’。你说我气不气?我这样子难道像个野人?”说完挺了挺胸,微微整理了一下头上的白发!脸上尽是郁闷之色!


钟柯听到这里也不由的一笑,心情顿时开朗了几分,对着句拮笑道:“说你野人已经不错了,没把你说成猿人就很好了,要不是我每年都能见你一次,我都要把你当人野人了!”


句拮整张脸涨的通红,哼声道:“要不是我得在这看着封印……”说到这里立刻收住声音,神情变的紧张起来!左右观望,似乎害怕别人听到这话一样!


而钟柯也一样左右张望起来,看到四周没有异常动静后,才转向句拮,严肃道:“你个老家伙怎么口风一点也不紧?这事万一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


句拮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但四周没有异常动静后,一张老脸有些歉意道:“这深山老林的,有谁会听到?再说了难道不是么?”说到最后已经是从嘴里嘟嘟出来的。细不可闻了!


钟柯知道这些年来句拮一个人在这里看守封印,不免有些烦躁,叹了口气,“你也别埋怨了,走,到你那坐坐!”


句拮听到这话一时来了精神,笑道:“走,让你看看我这些年来的珍藏!”说完一阵轻风吹过,一道青色身影急速向山下掠去。


钟柯知道句拮所说的珍藏无非就是用深山里野兽的鞭来酿制的酒而已,记的去年来这里,句拮居然拿来一潭子用迷鼠的鞭酿的酒给自己喝!要知道迷鼠可是生活在深山之中,平时都是很难见到,而且小到只有手指大小,即使肉眼都很难发现!要用迷鼠的鞭来酿酒就知道有多难了,不知道这次又是拿什么来酿的酒了!想到这里不免宪尔一笑,身影一闪,消失在山顶!


寒风吹过,山中再次显得死静,只有偶尔从山上滚下的雪球发出的声音!两人走后片刻,原本站的山顶处冒出一阵让人很难察觉的绿色光芒,但一闪而逝!


深山腰之中一处隐暗之处,发出微弱的烛光。透过密林,烛光处既然有个山洞!不管是从山上还是山下也都很难发现这里。山中密林罗步,把这点微弱的烛光隐藏的恰到好处!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会有这么一个山洞!


而山洞中隐隐传出两人的笑谈之声,但声音传到洞口,便被吹啸而过的寒风吹散!


山洞之中,摆布十分简陋,除了一张不知道用什么编制出来的床外,就只有一张十分陈旧的木桌。桌子上除了一盏油灯之外,便是各式酒潭子!桌子两侧,一个身穿青衣的白发老者正在指着桌上的酒潭侃侃而谈。满脸的得意之色!而另一侧,一身素衣的中年男子,正看着对面的白发老者说着桌上的酒潭,脸上不时的出现惊讶之色!


山洞外寒风禀禀,冷风刺骨。可山洞却是舒适宜人。因为山洞外的迷林挡住了寒风,所以山洞中温度适中,就是平常人也不会感到寒冷。也许是山洞正处山腰之处的缘故吧!


“哈哈?怎么样?这个酒没喝过吧!这可是我花了5年才找到材料的!”说话的是坐在桌子边的白发老者句拮,他双手捧着一个小小的酒潭子左右的晃悠。生怕不小子把酒潭子打翻一样的!


而做在他对面的自然就是钟柯,看满脸羡慕的看着句拮手中拿着的酒,道:“你个老家伙,这东西你也能搞到手?快来让我尝尝!”说完已经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抢了!


句拮一把缩回手,把酒潭子死死的拦在怀里,看着钟柯一脸的笑意,道:“你抢什么,抢什么。被你抢了,我自己还喝什么。要知道这东西可是我花了5年才弄到的!”


钟柯无奈收回了手,感慨道:“你个老家伙这些年没事就把心思花在这上面了。别把正事忘了!你要知道,这事非同小可!”说到最后变的严肃起来!


句拮也收起了玩笑之意,正色道:“放心吧。那里我每天都会去看!不过……”突然脸上有些忧郁!


钟柯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急道:“不过什么?”


句拮看到钟柯那么大的反映吓了一跳,知道误会了自己的意思,马上缓手道:“你激动,我说的只是,这几年里,我总觉的封印那有些不对劲。特别是今年,每到月圆之夜,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算了,也许是我杞人忧天了,来!尝尝我这珍藏吧!”说完给钟柯倒了一杯!


钟柯却被句拮那几句话陷入了沉思,连句拮给自己倒的酒自己也不知!而句拮见他沉思也没打扰,独自倒了一杯准备品尝了!


突然钟柯站了起来,面色宁重道:“不好,快带我去看看!”


句拮被钟柯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中的酒也打翻了,幸好他及时抓住了,连呼道:“好险,好险,要不可真罪过了,南无阿弥陀佛啊!”


钟柯看到他现在还在在意着手中的酒,脸上怒气一闪,‘啪’的一声打翻了句拮的酒,怒骂道:“你个老糊涂,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在乎你的酒!”


句拮突然被打翻酒,脸上怒气一出,正要发作,但听到后面的话,却又平静了下来,一脸迷惘的看着钟柯,喃喃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钟柯正色道:“你知道现在离封印的时候已经多少年了吗?”


句拮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但还是掐指算了算,然后答道:“还未到百年啊!”


钟柯喝道:“糊涂!”然后解释道:“天干为甲, 乙, 丙, 丁, 戊, 己, 庚, 辛, 壬, 癸。地支又分为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十二年一轮回,当日封印离现正好百年!”


“什么”句拮也惊呼出来,然后在掐指重新算了算了,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僵硬起来!忧心重重的看向钟柯,“难道……?”


钟柯宁重的点了点头!‘劈啪’一声,句拮瘫痪在地,桌上的酒潭子散了一地!只见他神色恍保谥朽溃骸巴魑叶缴⒄嬉簧硇詈笕椿故腔儆谖沂职。≌馊梦以趺炊缘钠鹚堑脑谔熘涣榘。彼低昃尤槐吠纯奁鹄矗侠嶙莺幔?


钟柯看到句拮的样子,冷笑一声,道:“现在后悔有什么用,还不带我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补救!”


句拮听到这话,抬了头来,脸上虽还有泪痕,但脸上出其的宁重起来,仿佛看破生死一般。使人不敢正视!站起身来,道:“我拼掉性命不要,也不会让他们得逞的!”说完一甩青衣,“跟我来!”身影一闪,便来到山洞内侧的一面墙壁前!


钟柯紧随其后,他知道句拮为了保守起见把自己的安踏之所就选在封印不远!可谁知道这个老家伙整天过日子居然过的迷糊了,连无及封印的百年之约也忘记了!但事已至此,也无能为力,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希望不要如自己预想的那样!


句拮走到墙壁前,双手合十,口中默念数声,只见身边突然出现青色光芒,光芒围绕在身边围绕旋转,突然句拮大喝一声,双手付在墙壁上喝道:“天之封!”只见句拮身边的青色光芒都集中在两手之中,向墙壁射去!


只见句拮双手所放的墙壁处,慢慢出现了裂痕!句拮知道现在才是关键之处,丝毫不敢怠慢,双手处的青光更加咄人,而句拮额头上微微渗出了汗水。


片刻之后,墙壁上的裂痕处已经渐渐扩大,眼看就要炸裂开来,句拮眼中闪过一道锋芒,大喝道:“天之封,开!”


“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陨石巨裂,乱石纷飞,尘土飞扬!句拮和身后的钟柯都不由的后退一步!


尘土消散,只见句拮身前的墙壁已经消失不见,墙壁之内居然空无一片,洞外寒风呼啸,白雪风飞,走近一看,洞边下深不见底!谁也没想到,墙壁之后居然便是悬崖,看来这个山洞是在山腰正中,而那面墙壁也就是另一面山壁了!


句拮和钟柯对望一眼,同时朝着洞口走去。如果当时有人在场一定会认为他们两人是白痴,明知道前面就是悬崖却还要向前走,根本就是在找死么?


但接下来让人异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句拮和钟柯走出山洞时,山洞周围只是白光一闪,两人便消失不见!也没听到任何异物掉下悬崖的声音!


洞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看向山洞的时候只觉的多了一面镜子一般。而洞外,山仍是山,树仍是树!依旧是寒风呼啸,雪花飘落。跟天地相成一体!但唯一使人感到奇怪的就是山洞内温度依旧,舒适宜人,好象山洞根本不和外界相连,风刮不进,雪飘不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