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 我 一

小波之走狗 收藏 2 4
导读:沦陷 我 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6/


渐渐的,我开始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他们都叫我狼,因为我收账的时候心狠手辣。我喜欢这个称呼,甚至会把它当作我的名字,不是因为他们所说的原因,只是因为狼是寂寞而坚强的动物,这一点很像我。

在这个城市里,我舔血而生。没错,我只是一个毒贩,最底层的毒贩,我要吃饭。11岁那年来到这个城市,寻找据说在这里打工的父母,只想告诉他们爷爷已经死了大半年了。一个所谓的老乡把我送出了火车站,骗去了我身上最后的十块钱,从此我发现自己真的一无所有。

流浪、捡拾垃圾、吃别人丢弃的食物、挨骂挨打、哭泣,直到有一天有个穿黑色皮夹克的男人收留了我,从那一天起,我没有了眼泪,只有恨。

这个男人是个毒贩,他叫我们管他叫黑皮。“记着!出了门,我们谁也不认识,只要被抓就得自己扛,这是规矩!”我是他收留的第三个男孩,年纪也是最小的一个,那天把我领进门时,黑皮就盯着我的眼睛狠狠地说。“管饭吗?”我很麻木地看着他,没有丝毫的慌张和畏惧。很多年后,一个跟过他混过的家伙对我说,当年黑皮之所以收留我就是因为看重我的面无表情,很适合帮他运货。很好,至少他可以欣慰了,因为我杀死他的那天,当他的目光还迷离在人世的时候,看到的同样也是这种麻木的眼神。

做毒贩,没有义,只有道。

我喜欢看那些瘾君子们在缺失毒品情况下那一张张因极度痛苦而扭曲的脸,他们没有廉耻得让我觉得异常可爱,我喜欢他们祈求的语言和神情,因为在那一刻,我会觉得自己是神,享受。

“如果今天不把钱还给我,我就吊死你,然后说你是自杀的!”每次催欠账的时候我总是这么说,眼神麻木而呆滞,有人说那是来自地狱的眼神。

没错,在我眼里,人间即是地狱。

这个城市中有太多像我这样的人存在,我们都活在人间的边缘,我们没有家,没有爱,没有情,我想我们也不配有爱情。

黑皮的脾气很大,动不动就打,而且给我们的待遇很差,包括我在内的三个男孩一开始都很苦。我们像蚂蚁一样的从这个城市的一个角落到另一个角落,身上都带着不会超过3克的海洛因,带得少不是因为黑皮怕我们被抓时会被判重刑,而是怕我们卷了货跑路。那时候年纪小,经常发生吸毒者欺负我们年纪小不给我们钱的情况,要么拼命,要么回去被黑皮赶出门去挨饿,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我入行晚,只能先替他白干半年,另两个大点的孩子已经可以拿提成了,而那点提成也实在是少得可怜。“他妈的!迟早老子剁了这个狗日的!”大兵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忘了说了,那两个大点的孩子一个叫大兵一个叫小兵,跟我一样,流浪的狗。大兵来自北方的农村,说话的时候经常发生口齿不清的现象,于是小兵便会对他的口齿不清加以耻笑和嘲讽,打架是不可避免的,在他们看来每天的斗嘴几乎是唯一的乐趣了。小兵人非常瘦小单薄,显得弱不禁风,但是这小子的出手相当毒辣。有一次一个妓女赖账,而且还纠集了她的两个常客殴打我们三个,这两个三十几岁的成年人把我们逼在角落里,拳脚如雨点般地下落,我们苦苦招架。大兵的性子很愣,他仗着身量板厚实死死照着小兵和我,咬着牙和那两个家伙拼拳头。突然间,一个光头的家伙一拳将大兵撂倒,正当他准备一脚揣向大兵的小腹的时候,小兵突然“呀!”的一嗓子就扑了上去,手里不知攥着一个什么东西就刺进了光头的肚子里。那光头惨叫一声便倒地不起,身体在地上痛苦的抽搐扭曲,双手紧紧地捂住腹部,血流如注。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只见一把水果刀的整个刀身已经深深地刺入他体内,只把短短的刀把留在外面。

“啊!杀人啦!”那个原本还是笑着看我们挨打的婊子突然歇斯底里地喊起来。

“跑!”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脚踢到面前的那个还在发呆的男人,带着大兵和小兵冲出了巷子,撒腿如飞。

那一天,S城开始进入冬天,天空阴霾,我们三个站在城外古城墙的废墟上对着无限苍茫的夜空放声大笑。

“我们结拜成兄弟吧!将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大兵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因为过分激动,脸涨的通红。

“好!大兵哥!”小兵一脸欢喜的表情,丝毫没有留下大事发生之后紧张的神情。

我没有说什么,当然也没有反对。

那一年,我11岁,小兵13岁,大兵15岁,我们是兄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