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决战长城—促膝长谈

前进的导火线 收藏 0 10
导读:[长城原创]决战长城—促膝长谈

决战长城—促膝长谈


淋浴之后只觉精神大振,换上一套古装。对着铜镜照了照,头一次发现自己原来穿古装也是那么帅。在张良的精心安排下已经准备了一顿丰盛的食品。

好久没接触过这对生命最有直接意义的东西了,一时狼吞虎咽起来,全然不顾边上相陪的两人。

“秦兄别急,这里还有喝的呢?”

一手接过,一饮而下。只感到一股热流流过全身,接下来的是全身的舒畅。这又是什么东西呢?不会是武侠小说里的那种什么可以提升功力的良药吧。

“果然豪爽,我这家传密酿一般人若是这样喝一杯非得立马倒下不可,秦兄居然脸色不变分毫,让小弟开眼见了!“

没想到这就是古时的酒啊。其实说来惭愧,若不是小时候在家偷偷地喝一点家里的父亲的米酒,若不是大学里时不时的要应酬,我说不定现在就倒下了。借着酒,我这才细细打量这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王者之师。

在我的印象中张良应该就是电视里边诸葛亮的那样子吧,摇着羽毛扇,遇人微微一笑点个头。每一个动作都让曾经的我们好生羡慕。那一笑间的潇洒,仿佛世界早已尽在掌握之中了。

但这位好角有点不同,感觉皮肤白白的,脸上一点胡须都没有。在这个时代,以这个形象与豪杰联系恐怕有点怪吧。怎么秀气得象个女人啊,难道这就是那个在博浪沙狙击秦始皇的张良吗?但转过来一想:人不可貌相,孙权不是也因为以貌取人而错失庞统吗。

对了,如果我真是回到了历史,那我是在什么时候呢?

“敢问张兄,今年是什么时候呢?”

“今年是秦王政30年,没想到秦国到他手里会如此强大。我这仇算是没得报了。”

“那去年在博浪沙狙击秦王那事恐怕就是兄弟下的手吧?“

“想我祖上五世相韩,韩王室于我张家有恩,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最后国灭家破,不报此仇,我张良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世上。上次误中副车让他逃过此既劫,不知道此生是否还有机会。“言罢不禁黯然。

我大笑道:“以张兄这才又何愁不报此仇呢?方今天下初定,赢氏理应广施恩德于天下以收臣民之心,休养生息以待后世之功。但赢政暴戾骄屠,自以为五帝三王所不如已,不宽松以待物,竟收甲兵堕名城,以为天下已定。实不知道得人心者得天下这个道理。方今天下大乱已久,民心思安,故百姓能忍一时之苦。但赢氏若一味横征暴敛,奴役百姓,那么民思旧主,乱象必生。秦始或可以其灭六国之于余威震慑天下,然一旦山陵崩,则鹿死谁手未为可知也。方今之计乃翘首以待其时也。“

“秦兄之见甚妙!某愿与君结为昆仲,共逐其鹿不知兄意下如何?“

“好,那今日就以陈先生为证,我俩结为兄弟。不为同生,但不同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当即两人击掌盟誓。良为兄,风扬为弟。

从此,就在这一掌之间两人的关系不可分割了。世界也因此而有了新的改变。


“陈叔如何得知道秦兄会来此?”

“老朽亦不知,乃夜观天象,见一新星出现于下坯上空。想是有什么异人至此,故而出去走一遭,不巧正遇此人。我观此人气质见识都不同于人,想来就是公子所托之人。“

“恩,近日不断揣摩《太公兵法》,觉得已经能大概掌握其中的意思了。希望真如风扬所言,到时我一定能替韩国报仇,以雪祖上之耻!“

“恩。现今秦王搜捕我们有所放松,我们是不是叫上高力士一起进行下一部计划?“

“先等些时日,上次打草惊蛇了。以后要直接行刺恐怕有难度。我们相机而动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