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天堂生活 [1] 苦水

百合浪子 收藏 2 17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天堂生活 [1] 苦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干杯!”冒着泡沫的啤酒杯乒乓地撞在一起,酒水四溅,在耀眼的水晶吊顶灯下闪闪发光。

一百多号身着国际混编特种部队常服的军人们一起举杯畅饮,大厅里满是“咕咚”的吞咽声。

“猎狗!”一人举着空杯高喊。

“嗷呜——”众人举杯附和。

士兵们四散开,寻找伙伴,品尝点心。

杨锐走到吧台,又要了一杯,然后坐在酒吧椅上,吃着奶油面包沾鱼子酱。周围的人在欢闹,他却怎么也融不进那种氛围中去。战斗已经过去一周了,他却一直迷陷在杀戮的阴影中。

抬头看看那些玩乐的同伴,他不由地觉得自己还是不太适应这种生活。刚下战场时,队里普遍都是情绪低落。昨天,他们刚刚到达洛山玑的艾克军营驻扎,今天上面就为他们准备这场酒会,为的就是让他们尽早地走出初战损失巨大的阴影。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们当然不会浪费这次机会,尽情地在这里发泄自己压抑的情绪,不为别的,只为快活地过好每一天。而杨锐却一直提不起兴趣,可能是真实的战争对他触动太大了,即使是在和平的地下,他也忘不掉地上那纷飞的炮火和遍地的死尸。

人群中,日本人又吸引了杨锐的注意。是大田,他被簇拥着,其他人围在周围高举双手,用日语喊着:“万岁!”连喊三遍。虽然不懂日语,可那两个字跟中文差不多,杨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因为俘虏了124师副师长及参谋长,进而对整个战局起了决定作用;并且击毙了残留在阵地上的一个地上人狙击手,挽救了杨锐的生命,大田被授予银质橄榄枝勋章。这对那些日本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荣誉,大田现在成了他们的英雄。而旁边的中村以及其他两个日本籍士兵也因战斗中有出色表现被授予铜质橄榄枝勋章。瞥到了杨锐,大田只是漠漠地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而池上却投来了挑衅的目光。小人得志,杨锐用轻蔑的眼神回敬,同时故意的摸了摸胸前佩带的银质橄榄枝勋章;什么勋章也没得到的池上悻悻地收回目光。

“噢,我们的英雄在这了!”杰弗逊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小个子和霍克。

“怎么样?打爆坦克的感觉很过瘾吧?”想必是看不惯日本人的嚣张,杰弗逊故意大声喊着。

“侥幸罢了,否则我也坐不到这里。”杨锐淡淡一笑。

四个人在吧台附近找了个小桌坐下。默菲还真是不客气,为猎狗大肆搜刮来了很多勋章。除了霍克,三个人胸前都别着闪动的橄榄枝勋章。由于领导小分队成功偷袭敌阵地侧翼,小个子挂上了银质橄榄枝勋章;在战斗中,表现英勇,连续两次接住了敌人投来的手榴弹,并回投给敌人,挽救了附近四、五个士兵的生命,杰弗逊被授予了铜质橄榄枝勋章;而杨锐则是因为在偷袭过程中打掉了敌人的火力点,并在防守作战时只身用步枪消灭了一辆地上人坦克。只有霍克没有什么勋章,仅得到了一枚每个人都有的“猎狗首战纪念章”。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霍克在战斗中也是异常出色,只是他不看中这些荣誉,在写报告时,他把功劳全都让给了班里的其他弟兄。

“霍克在妒忌,哈哈。”杰弗逊看到霍克在摆弄那印有猎狗队徽的蓝色纪念章,开玩笑说。

“滚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霍克笑着说。

“嘿,明天开始可是五天的假期,想怎么过啊?”杰弗逊问道。

霍克耸肩,“还没想好,你们呢?”

“我也不知道,你不回家么?家有贤妻,独守空房啊。”杨锐说。

“不想回去了,路太远,等打到华盛顿再说吧。”

“你不会有什么生理问题吧?哈哈。”杰弗逊不怀好意地奸笑着。

“再不闭上你的乌鸦嘴,我就割掉你的舌头!”霍克恶狠狠地说。

“好了,好了,我错了!”杰弗逊摊开双手说。“小个子,你呢?”

“我?”小个子一直没说话,自己低头喝着酒,听到杰弗逊的问话才抬起头。“我打算回家一趟。”

“你家里还有人?”杨锐问。

“我去西蒙家。”小个子又喝了口酒,说。

“是该去一下。”霍克点上根烟。

四个人沉默了,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但失去朋友的伤痛,依然像一根带刺的藤蔓一样,缠绕在他们的心上。

“我想明天去逛逛,顺便把个妞,舒缓一下我的神经。有谁跟我一起么?”良久,杰弗逊打破了沉寂。

“后者就免了吧。我听说唐人街的中国饭馆不错,我请你们。”杨锐也想尽快地摆脱刚才的尴尬。

“知道你还是处男,呵呵。那就算我自己的自由活动了,吃中国菜我肯定去,那可是天堂的美食,有你带着我就更放心了。”

“不错的主意。”霍克点头道。“小个子你呢?”

“你们去吧,我想明天早上就走,不好意思了,小孩。”小个子看着杨锐说。

“没关系,以后有机会。”

喝掉最后一点酒,小个子抹抹嘴,站了起来。“我先回去了,收拾一下。你们慢慢玩,过得开心些。”

“你也一样!”看着小个子离开了大厅,杰弗逊转过头。“西蒙死后他就变了,变得我都有些不适应。”

“他变了两次。西蒙死后是一次,安迪尔自杀后又是一次。”杨锐自己喝了口酒。

“这你都看得出来?”

“那天我值勤,我能感觉出来。”

劲爆的音乐响了起来,许多人都向大厅外的舞池跑去。

“噢,冷蛇的人也到了!”杰弗逊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舞池里,几个身穿混特常服的女兵吸引了他的注意。

冷蛇独立特战队跟猎狗和“袭击”西塞德的秃鹫一样,也是国际混特部队十支独立特战队的一员,其它的几支是啸狮、黑豹、夜鹰、雪狐、毒蝎、白鲨和巨鲸。这十支部队可以说是国际混特部队的十张王牌,它们的组建时间差不多,编制相似,都是加强连,都是由混特总部直接指挥;但它们的各自特点不同,因而战斗职能也不一样。冷蛇一般是执行敌后情报搜集、暗杀重要人物的任务,也是十支独立特战队中唯一有女性成员的部队。所以,冷蛇在混特部队里很是枪眼,很多人都想能跟那些美女蛇们搭上讪——能当上间谍、特工的女人还能丑得了吗?

看着那些在音乐中扭动身体,展示丰满曲线的女兵们,杰弗逊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了。

“赶快给我滚过去,不是要把妞么?别在这光流口水。”霍克说。

“哦,对!看来我的计划可以提前了!哈哈!”杰弗逊猛然醒悟,正了正贝雷帽,哧溜跑了过去。

“这家伙动作还真快!”杨锐看到杰弗逊一进舞池就在一个大胸脯的女兵跟前扭了起来,看样子那波霸对杰弗逊也蛮有好感,不停地抛媚眼。

“你不去?”

“不喜欢。”杨锐耸肩,这是实话,他对那些迪舞向来不感冒。

“那你慢慢待着吧,我去透口气,这里太吵。”霍克起身,出了大厅。

桌上就剩杨锐一个人了,他也觉得无趣,喝掉杯里的酒,又到吧台拿了一杯,便在大厅里找着伙伴。此时,大厅很是热闹,冷蛇的很多人都来了,其中也不乏有几个美女。但杨锐没向杰弗逊那样主动,中国人的矜持在他身上还是根深蒂固的。

看到泰戈尔和纳帕伊不言不语地坐在一个小桌边,杨锐走了过去。

“怎么了?不说话?”杨锐坐下。

“没什么,只是觉得老天真能作弄人。”泰戈尔说。

“怎么这么说?”

“以前我们讨厌美国人,可当有两个美国人成为我们的朋友的时候,他们却离开了。”泰戈尔低沉地说。

一直没说话的纳帕伊突然拿起杯,咚咚灌了好几口酒。

“我失去了西蒙,邦查失去了马丁。老天简直在开玩笑,让我们从仇人到朋友,从在一个战壕里共处变成阴阳两隔……”泰戈尔说不下去了,开始灌自己酒。

“这就是战争,是么?”杨锐无奈地说。

“小孩。”纳帕伊开口了。“答应我们,别离开我们,好么?”

看着两个伤心人恳求的眼神,杨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沉默了一会,杨锐点点头。“我答应。”

三个杯子碰到一起,印证着那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敢保证的誓言。冰凉的啤酒流进杨锐的嘴里,苦涩的味道让他麻醉,他一口口把它们咽下,仿佛在无声地咽着那些说不出的苦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