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9/


第八章 后汉的任贤齐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晓峰见到面前的两个美女不搭理自己,大感没趣于是自己靠在一边哼哼起歌来,他在上高中的时候任贤齐的一曲《心太软》打动了多少男男女女的心,那首歌一炮走红唱遍大江南北,任贤齐这个名字似乎也在一夜之中便家喻户晓了。


晓峰是他的歌迷,当时还只有录音磁带的时候,他就一盘不落的全部买下来,每一首都百听不厌张口就来,此时在这么放松的情况下,他又不自主的唱起那首歌曲来。


当时汉末的音乐并不发达,除了钟鼓琴萧瑟之外很少有其他的乐器,像是晓峰口中的流行歌曲,更是这些古人闻所未闻的,并且他的嗓子不错,把任贤齐的歌曲学的是惟妙惟肖,这秀儿雁儿本来就只听过民间歌谣小调,哪里听过如此优美流畅意味深长的歌曲呢?


“你唱的是什么歌?我怎么没有听过呢?”秀儿终究比较大胆,这次还是她先开口询问的,既然这个人长相上品言而有信,昨夜对自己又是规规矩矩,那么自己对于这样的青年又有什么害怕的呢?并且看样子他的权利还不小,要不然怎么能坐上这么奢华的马车?只要自己以后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那么恐怕今后都有漂亮衣服穿了,想到“伺候”二字这个娇美的少女脸颊又蒙上一层红晕。


晓峰听到秀儿的话停了下来,这可是她第二次和自己说话了,为什么她的脸红扑扑的呢?应该不会这样就对自己有意思吧?晓峰和古代人接触的还少,特别是古代的女人,虽然她们嫁人之后大多三贞九烈,但是少女未嫁之时都是崇拜强者的,毕竟现在战乱纷纷,如果可以找到一位有势力的男人托付终生,那么自己今后就会少了很多苦难,特别是这些穷人家的女孩子,她们深深知道无权无势的日子将会有多么艰苦。


“哦。”晓峰发现这两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女孩子都抬头看着自己,突然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虽然自己今年实际年龄只有二十四岁,现代人看起来刚刚是成家立业的好时候,可是放在汉朝这个时代里,这个年龄可就不算小了,并且对方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这和与初中女生交往没什么两样嘛,不过古时的女孩子发育更好些罢了,虽然长相还比较幼稚但是身体已经和高中生没什么两样了。


“其实这是我的家乡的歌曲,唱得不好让你们见笑了。”晓峰微微冲她们笑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这个笑容对这些没有地位的女子们的冲击力有多么大,秀儿和雁儿深深陶醉在他这个甜美的笑容之中,看来一笑倾国的不仅是美女,有时候就算是帅哥也可以做得到,当时有权势的人是不会微笑的,他们要不然就是爽朗的大笑,要不然就是谦卑的赔笑,要不然就是谄媚的干笑,要不然就是奸诈的阴笑,反正没有男人闲着没事对人微笑的,就算是好友之间也很少微笑,因为古代的男人是很正经的,像是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的笑容很少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更何况对方是女人呢,这些女人在他们心中或者只是一种发泄的工具吧,像周瑜周公瑾这样的男人还是非常少的。


“莫非大人刚才所唱的是西凉的小调?没想到那里地广人稀民风彪炳竟有如此优美的歌曲,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这次说话的是雁儿,此时她也放下了心中的芥蒂开口说起话来。


原来这个有些婴儿肥的可爱少女说起话来这么好听啊,晓峰心中一阵高兴,没想到面前这两个美女终于肯搭理自己了,这样的话或许今后有那么一天,自己真的可以坐拥二美怀抱双娇,一想到这里晓峰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虽然自己被送到汉末,但是据说现在可以娶很多老婆的,古代比现代强的这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虽然这只是对于男人而言。


“哦,不是的,我的家乡并不在西凉而是更远的地方,我也是昨天才到这里的。”晓峰虽然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嘴上一点都没有闲着:“我现在已经回不去那里了,所以唱唱家乡的歌曲缓解一下心里面的思乡之情罢了。”


“你骗人,我听我爹说西凉已经是我们大汉最远的地方了,再说看你有钱有势的,想回到家乡一句话的事情有什么难办的?”秀儿接嘴说道,看着她有些不信的神态,晓峰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的家乡在一千多年后的地方,我是从那个时候来到你们现在这个时代的,你们懂不懂?”


秀儿和雁儿听完之后露出不相信的表情,雁儿娇声说道:“一千多年后是什么样子的?你要是真的象你所说的,那岂不成了神仙?看你的样子和说话都很古怪,难道你真的是神仙?”


晓峰知道如果这样说的话,是不能给这两个女孩子讲清楚的,既然这样就不要吓坏小孩子了,他笑了笑说(烈火:你一个大老爷们没事老笑什么笑啊?知不知道这样容易带坏小孩子?):“刚才确实是我的玩笑话,其实我是前将军凉州刺史董卓的弟弟,我叫董旻字叔……那个字晓峰,你们以后就管我叫晓峰就好了,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这下晓峰说的谎话被这两个美女接受了,她们心想怪不得这个人有这样的地位,原来是董卓的弟弟啊,虽然自己为亲人惨遭屠戮心存怨恨,可是面对着这个外表俊美待人和气的男人,她们却感到无从恨起,如果这人昨夜强行要了自己,那么可能心中会存有一丝恨意,可是偏偏此人循规蹈矩彬彬有礼,对待自己还如此好,这让她们怎么能不动心呢?在这种乱世里,没有谁比像晓峰这样有权有势,优雅守礼的男人更值得依靠了,如果晓峰是真的有权有势的话。


“民女秀儿,刚才听晓峰……所唱的小曲好像另有含义,不知道能否给我姐妹二人指点一二呢?”秀儿一番话说得耳根发红,那“晓峰”二字更加微不可闻,她知道自己的心里已经被这个男人打动了,只要这个人愿意自己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当然包括献出她最宝贵的东西。


女儿心是最难猜透的,虽然晓峰并没有领会秀儿说话的含义,可是坐在她旁边的雁儿又何尝不是这番心意呢?她红着脸偷偷的看了看羞中带臊的秀儿,然后又看看和蔼亲切的晓峰,最后她好像下了决心一般小声说到:“民女名叫雁儿,我对刚才那首歌曲韵意也不太明白,还请……晓峰多多指点。”


秀儿听了雁儿的话微微一怔,然后偷偷的把手伸到身后,与雁儿的小手拉在一起,本来她们的衣服就很宽松,再加上她们两个将手完全缩在长袖里面,所以坐在一边的晓峰并没有发现她们这个意味深长的动作。


“这个歌曲讲的是一名女子,对待她心爱的人痴心不悔,虽然那个男人对她不理不睬不管不顾,但是这个女子却一直等待那个负心人可以回到她的怀抱。”晓峰大概解释了一遍歌词的大意,突然有感而发的感叹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大约记得这是李清照的诗,幸亏当初他为了泡妞写情书的时候用过这两句,并且还不知道对不对,这可是晓峰记得为数不多的几句诗歌了,谁让他是个理科生,那些高难的诗词在大学期间都就饭吃了。


不过这两句诗配合在这个歌曲的意境达到了完美的效果,尽管这两个女孩子出生在贫苦家庭,但是这两句浅白的诗歌还是能听懂的,看着她们唏嘘感叹的样子,晓峰心中不禁黯然。这两个女孩子刚刚长成就被董卓这群虎狼之师抓到这里,或许她们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吧,自己竟然不合时宜的唱这种歌曲,那真的是教坏小孩子了。


“这首歌曲太悲哀了,我换首高兴点的啊。”晓峰在两位美女面前表现出特别的好心情,这个时代都是女人为男人演奏唱歌,而男人极少在女人面前做这些事情的,幸好现在马车里面坐着的一个是不知道古代礼仪的现代人,而另外两个则是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山野村姑,所以一场小型演唱会就此拉开帷幕。


“春天花会开,鸟儿自由自在,我还是在等待,等待我的爱,你快回来……”晓峰两只手比划成吉他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唱起来,开始他还有一些不好意思,可是到了后来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唱的越来越进入状态,声音也越来越大,尽管此时已经是六七月份,与他唱的“春天花会开”有些违背,可是此时不但车中的两位美女听得兴高采烈,就是那些马车周围的骑兵们也随着晓峰的歌声不由自主地打着拍子。


古代人从来有没有听过这种“古怪”的歌曲,虽然开始觉得有些不妥,但是这欢快的歌声竟让人有一种振奋的感觉,一种生命的律动驱使他们也摇头晃脑的欣赏着这种相隔十几个世纪的音乐,这些人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晓峰在汉末的第一批歌迷。


在晓峰所乘坐的马车后面不远处,一个文士打扮的人骑在马上跟随着队伍缓缓前行,他听着从车厢内传来的歌声,手中也暗自打着节拍,看着前面渐渐变大的群山,这个人向身边的士兵询问了一下他们所处的方位,那个士兵抬头望了一眼然后恭敬的回答道:“回禀贾大人,前面就是北邙山了,等过了这里不远处就是首都洛阳。”


原来已经离洛阳城这么近了,贾诩看着前面的连绵山脉想着,终于可以见识一下天下最繁华的地方,究竟与别处有什么不同了,也可以见见当地的文士,看看这些精英们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


突然间前军一阵骚乱,贾诩心里转了几圈实在想不出周围有什么势力可以危害到主公大军,难道是……想到这里贾诩不由得暗自倒抽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