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二十一章 狼狈逃窜 第二十一章 第二节

潮吧 收藏 0 0
导读:虎狼行 第二十一章 狼狈逃窜 第二十一章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回到劈柴院卫澄海住处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彭福倚在门后长吁了一口气:“他娘的,这一路好险啊。”

卫澄海冲送他们来的那个穿城防衣服的干瘪汉子摆了摆手:“长利,你回吧。”

长利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澄海,不管你干了什么,以后办事儿长点眼生,别丢了命。”

卫澄海走过去,伸出双手按了按他的肩膀:“没事儿,放心走你的吧。”

彭福打开门,冲卫澄海一呲牙:“老大,我也该回去了,家里有人等我做饭呢。”

卫澄海蹬了他一脚:“赶紧回家把人放了,不然阉了你!”


长利和彭福一走,卫澄海嘭地躺到了床上,瞪着屋顶一言不发。郑沂走过去将他的枪从腰后拽出来丢到桌子上,抓起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打开盖,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抹着嘴巴笑:“我跟你说说那天的事情啊……我去了曹操这个老混蛋那里,他正跟几个小青年在天井里比划武艺。我站在门口咳嗽了一声,这小子跟我拿架子,看都不看,一镖打过来,我接住,甩手给他插在门上的一个福字中间……不瞒卫哥说,玩这个我比彭福溜道,无非是我不会一甩手丢出去那么多罢了。这个老混蛋一愣,冲徒儿们一使眼色,呼啦一下扑过来六七个人,我没等他们亮开架势,就地一个扫堂腿,全他妈撂倒了。我刚站起来,曹操的腿就到了,直扫我的面门。我没跟他罗嗦,一偏脑袋,直接给他来了个后鞭腿,他倒退几步蹿上了天井中间的石头台子。你还别说,老曹操有些能耐,一般人是扛不住我这一脚的。我没给他喘息的机会,跳起来给他来个连环腿……”


“哈哈,你们这是在打擂台?”卫澄海摇了摇手,“这些就别说了,最后呢?”

“最后他躺在地上了,真快啊,他躺下的时候,他的徒弟们才刚爬到一半呢。”

“我不是说这个最后。”

“哦,”郑沂将那瓶酒一口气干了,提着空瓶子猛地一挥,“我不饶他!我必须让他彻底服气!我就……”

“你喝多了,”卫澄海坐了起来,“别叨叨了,走,跟我出去喝点儿。”


坐在一家小酒馆里,郑沂继续说:“我没等这个老混蛋爬起来,一只脚直接踩住了他的脖子。这个老混蛋硬挺了不到三秒钟就告了饶,说,兄弟,直接说话。哈,这样我说话可就硬戕了……我跟他说了我的来历。他说,卫老大是我敬佩的人,他需要枪,我应该提供,直接答应了咱们的条件。”“我琢磨着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卫澄海边点菜边说,“这家伙闯荡江湖不是三年五载了,肚子里面有牙啊……你看他的表情,没什么异常吧?”郑沂搓着脑门想了想:“我没看出来有什么不正常……我只是看出来他害怕,怕咱哥儿俩跟他过不去。”卫澄海用一根指头点了点郑沂的手背:“先这样吧,到时候我亲自接触他。”


“卫哥,你真的打算拉自己的‘秆子’?”郑沂满满地给自己筛了一大碗酒。

“有这个打算,”卫澄海给自己倒了半碗酒,一碰郑沂的碗,“干了。”

“人呢?就咱俩?”郑沂干了酒,瞪着血红的眼睛问。

“我还没想好,肯定不是光咱们俩。”

“那天曹操问我你们要这么多枪干什么,我说,这还不够,按人数算,应该比这个多十倍。”

“应该这么说,”卫澄海递给郑沂一条烤羊腿,“我想先拿这些枪当进见礼,送给董传德。”

“明白了。卫哥,现在老巴手下有几十个兄弟,咱们完全可以全给他拉过来啊。”

“不能做那样的事情,”卫澄海横了他一眼,“那么做就坏了江湖规矩。我只需要他那几个猛一些的兄弟,比如……”

“比如华中,”郑沂的脸红得像鸡冠子,一下一下地扳手指头,“彭福,庞德璋,邓世哲,黄八,刘……”

“别数了,”卫澄海打断他道,“我只需要三个人,华中,彭福,大马褂。”


郑沂抓过眼前的一大盘牛肉,稀里哗啦填进了肚子,又让小二上了一大摞煎饼,风卷残云般吃了个溜光,站起来拍了两下肚子:“我吃饱了。走,去找来百川。”卫澄海啜口茶水,拿起礼帽戴上,沉声道:“你别去,有失风度。”“啥意思?”郑沂不解,“我没有风度?不就是去见一个泥土里打滚的老混子嘛,讲究什么风度?”卫澄海边跟老板结帐边说:“不是这个意思,跟这样的人接触,我习惯一个人。”“明白了,”郑沂横身就走,“那我去老巴那里等你,好几个月没见着他了,这次回来不见他不好呢。”卫澄海拉住了他:“别告诉他咱们的想法。另外,说话当心点儿……你喝了不少酒。”郑沂没有回头:“有数。”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郑沂摇晃着沿德山路往大窑沟方向走。眼前的景物在他的眼里不停地变幻着,黑栩栩的楼房在他的眼里变成了雾气中的山峦,跟他家门前那些起伏的山岭一样;街道也在变化,像家乡村南边的那条小河,河水在黑夜里静静地往东流淌……黑夜里的河面上应该没有船啊?郑沂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方才觉察到那些忽忽悠悠飘着的不是船,是一辆电车和几辆分辨不出颜色的军车,不时还有呱嗒呱嗒的马车经过。他奶奶的,我这是咋了,想家了?我不是刚从家里回来嘛。前方有零星的几个行人鬼魂似的飘着,这些人影在慢慢拉长,像一根根线,忽高忽低,渐渐扯成跳跃着的火苗那样,火苗跳着跳着就变成了一团团的黑球,像觅食的小鸟一样。打鸟吧,郑沂这样想着,就来摸自己的后腰……枪,我的枪呢?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操,我喝多了……抖擞精神,跳上了马路牙子。打什么鸟?应该留着子弹打鬼子,郑沂闷闷地想。


“和尚,和尚——”有人在电车上探出脑袋喊。郑沂回了一下头,彭福在车上冲他挥舞干巴巴的手臂:“你要去哪里?我正要找你去呢!你等着,我马上下去!”郑沂站住了,眯着眼睛看那辆车,那辆车上吹下了一个帽子,骨碌骨碌滚到了路边的一个垃圾箱旁边,帽子忽忽悠悠地站了起来:“妈的,又失手了。和尚……哎哟!”彭福冲这边一招手,影子又不见了,垃圾箱里传出一声鸭子似的叫唤:“天杀的和尚啊……”郑沂一愣神,快步赶过去,连拉带拽地将他拖了出来:“兄弟你什么时候参加了马戏团?我操,臭啊……”彭福一把扯下褂子,随手丢进垃圾箱里:“见笑见笑,太慌张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想去见见巴老大。”郑沂打一个酒嗝,身子有些摇晃。

“不急不急,先帮我拿个主意……我日,你喝了多少啊?”

“没多少,”郑沂极力挺住身子,“拿什么主意?”


“操,没法跟你说,”彭福拉着他往僻静处走了两步,“你喝那么多酒干啥?在哪儿喝的……咳,我还是别问了吧。卫老大呢?”郑沂似乎想不起来卫澄海去哪里了,一个劲地摇头:“不知道,不知道……你找我拿什么主意?快说,不然老子不伺候了。”彭福皱着眉头绕着他转了几圈:“你娘个逼的,这还是你嘛……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是陪你见老巴去吧。”


郑沂上了牛脾气,当胸推了彭福一把:“少来这套!我估计你找我肯定是关于谢小姐的事情,说,怎么了你们?”

彭福拽不动铁塔般的郑沂,一拍大腿蹲下了:“还能怎么了?拉倒啦!我日滕风华他奶奶的,老子根本就没捞着……”

郑沂笑眯眯地坐到了他的对面:“我没估计错吧?当初你还跟我吹牛,这次拉倒了吧?”

彭福悻悻地别了一下脑袋:“拉倒了倒没什么,伙计们都反对这事儿,窝囊的是这次我连干妹妹都结拜不成啦。”


“不会吧?连干兄妹都没得做了?你不是说谢小姐识字断文的,讲究人情理道儿,三什么四德……”

“三他妈鸡巴德!这下子完蛋了,他被滕风华弄走了,连个屁我都见不着了哇!”

“滕风华弄走她了?他不是回浙江老家了嘛。”

“又回来啦,跟了董传德这个土匪红胡子。唉,这下子完蛋了,割了我的心头肉啊——我操他妈的,好逼都让狗日了!”

“我糊涂了……”郑沂摸着树干站了起来,“跟我走吧,去找张铁嘴,他心眼子多,让他帮你拿个主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