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二十三节 离庙

柳梢青青1 收藏 1 1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二十三节 离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在一九二二年大年初二的早晨,爷爷象回家似的精神振奋……

当工作一夜的星星眨着疲惫的眼睛就要跺到幽幽白云层里休息的时候,那颗闪烁在东方天际的启明星,无论飞云怎样遮盖,启明星仍然“岿然不动”地闪烁着无暇的银光与白云比美,此时此刻,它就象是镶嵌在碧空如洗的彩云万朵间的一块白玉,点缀着多姿多彩的黎明前的天空境界,迎接着旭日东升,霞光万道七彩斑斓的世界;也好象是在尽到自己一点微薄之力,去为爷爷三口人映照出路途上的一点亮光......

爷爷先把吃剩下的东西都放在筐子里,又跪在“老佛爷”的面前磕着头说:“老佛爷,俺已经在这里陪您年里到年外整六天的时间了,今天是大年初二,俺一家老小就不陪您了,去太刚县看看能找到活儿干,孩子们能讨个活命,俺就不再去远的地方了,我的闺女还留在她婶子家里,我天天夜里做恶梦,梦见俺闺女丢了,每次都是在梦里呼喊着俺闺女的名字哭着醒来,老佛爷,您发发慈悲吧,保佑俺在家的女儿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叫她好好地生活,等着俺们回来一家人团圆,保佑俺到太刚能找到干活安身的地方吧,等俺们啥时间回家的时候,再拐到这里给您磕头。”

这时侯,天已经是大亮了,当穿着大红袍的太阳公公正缓步在东山脚下,冉冉出山的时候,满身的红光已经映红了半个天空,真可谓是朝霞漫天枫林晚,迎春冰雪觉无寒的一丝惬意。

太阳公公好象是早已知道爷爷一家老小三口人做了六天的和尚,在今天就要离庙似的,它急匆匆地翻过山颠,穿云破雾地攀升着,眨眼的时间就站在了天半腰,以光芒四射晨晖暖,晴空万里艳阳天的祝福,为爷爷三口人送行,希望爷爷一家人能找到生存的天地,能平安的讨过饥荒,能早日回到日思夜盼的家乡......

爷爷独自站在寺院里,暖意融融的阳光撒在爷爷那受骨嶙峋的身躯上,就象是一颗黑梧桐树沐浴在春光里,焕发出强劲的生命活力,刚强坚韧,挺拔不屈……

这时的爷爷趁着太阳那耀眼的光辉,低着头看了看自己全身穿的能划着火柴的,不挡风寒的“棉衣”,自己不禁地哑然失笑道:“嘿嘿,我刘星泰不配降临到这人世间来做这不象“人”的人,只能配脱生个牛去耕地,脱生个马去拉车拉磨,唉,没有办法再更改了,等下一辈子,我说啥也得给“阎王爷”上供品,投生个猪,羊也行,不食人间烟火,不再来到这不公平的人世间来受这份洋罪!

嘿嘿,没有阳光的时候,我这身兰破棉衣服还象是黑的,也显不出来这一层厚厚的黑“袈裟”,今个对着太阳光一照,嘿,透过这破棉衣上黑灰结成的硬块一看,影绰绰地露出一点一点的兰色,这强烈的光线刺在我的棉衣上面,一闪一闪的,黑明黑明,唉,可真照孩子的娘经常说的,棉衣穿的象四寸剃头刀子黑皮布似的,油光发亮,能点着火柴,她一到天堂里去,俺们一家老小可真是混到这等份子上了,我和这寺院里的梧桐树站在一起,有谁能看得出我是一个大男人站在树下呢?人家只能说是寺院里又生长出来一棵黑梧桐!!”

爷爷的眼圈红红的,长叹了一声:“唉,黑梧桐就黑梧桐吧,只要我的孩子结结实实,平平安安的,就算是烧高香了……

老天爷呀,我们要饭 出门来这两个月来就没有看见过你的笑脸,老是阴沉沉的,不是刮风就是下雪,可刚过了年的第二天,你一出来可就暖洋洋的,怪不得自古以来人们把过年叫做春节哩,也真是又快到春天了,老天爷你真是有眼啊,就知道俺们一家人今天要上路,赶快让太阳公公出来送俺一程哩。”

爷爷又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古庙的全貌,独站凝思:“唉。俺爹娘在世的时候就常给我们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今天才明白这句千古流传的话语的意思,在腊月二十六日这个风雪交加的晚上,俺老少三口人要饭到这里,饥寒交迫,没有地方藏身,是“老佛爷”在黑夜中把寺庙的身影呈现给俺,才使俺一家人有了藏身的地方,现在马上就要离开这避风遮雨的“家”,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是啊,俗话说:“一日避雨茅屋棚,十年眷恋寄深情。”更何况爷爷一家人又是在这座古庙里停留了六天六夜呢?所以,爷爷此时的心里是伤感,是留恋?泪水无声地流出了眼眶,与天地诉说着人生的艰难......!

爷爷擦擦眼泪,走进庙屋里轻轻地唤醒熟睡的伯父和父亲说:“看看,日头晒住你哥俩的屁股了,真是出日头了暖和,很睡哩,快起来,揉揉迷瞪的眼睛,咱们路过村子再要热饭吃。趁着晴天赶紧赶路。”

伯父赶忙把铺盖卷起来用绳子捆住放在筐子里,爷爷仍然把父亲包得严严实实的抱在怀里说:“小宝元,你已经是四岁的大孩子了,还叫爹抱着?快快长大,儿子,爹再难也要把你送到私塾里读书,考头名状元,咱们一家都过好日子行不行?”父亲好象是还没睡醒似的,趴在爷爷怀里眯缝着眼睛不说话。

这时,伯父正要挑起筐子的时候问爷爷说:“爹,你摔的伤好些了没有?腰还疼不疼了?要不我还背着弟弟吧?”爷爷很惊讶地看看伯父说:“你们都长大了,知道心疼爹了,我感觉没有事了,你挑着筐子,咱们赶紧走,要不,就赶不上村里的早饭了。”

爷爷说着就先让伯父挑着筐子出了庙院,爷爷抱着父亲站在泥佛面前默念了一阵子就关上了庙门,一步一回头地望着破庙那历经沧桑的残驱,为了忘却的纪念,爷爷回望着与伯父走上了憧憬与希望的路上------太刚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