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十二节 独立

秦时竹 收藏 8 0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十二节 独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第十二节独立

另一头的李春福拿了公文,率领骑兵浩浩荡荡朝锦州奔去,虽然他动身稍晚、速度也没有火车快,但由于路程短,还是几乎同时间赶到了目的地。交接了公文,守城的张海鹏将信将疑,嘴里嘟囔着要打电话找赵大人问清楚怎么回事?李春福一看不好,大喊:“张海鹏,你敢违抗命令,给我捆起来!”

左右士兵一拥而上要捆他,跟随张海鹏的卫兵见势不妙,纷纷准备动手对抗,气势异常紧张。李春福掏出驳壳枪,大叫:“有人造反了,弟兄们动手啊!”说完,“啪啪”两枪先把还在一旁乱挣扎的张海鹏给打死了。骑一旅的战士听到旅长说动手,全部掏出了家伙,毕竟有备而来,速度要快一点,张海鹏的兵手忙脚乱也想掏枪,却已经发现被包围了。

“所有的人都给我听好了,张海鹏违抗军令,已经就地正法,你们再要反抗,和他一样的下场!”

那边的兵稍微一愣,手里的枪就被缴走了,只能乖乖投降。李春福擦了把汗,好险呐!要不是当机立断打死了张海鹏,这局面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军营里其他的人听到枪声,乱成一团,听到管带已死的消息后,连最后负隅顽抗的勇气也没有了,混战几分钟后,就挑了白旗投降了。即使是这样,李春福这边也有一人在混战中牺牲,两人负伤。

枪响后,城里立即骚动,一般老百姓不知道发生什么事都紧闭门窗,衙门里的大小官员吓得一个个躲起来,幸好来之前李春福派人先把城门附近的卫兵都解决了,才没有酿成更大的动乱。他松了口气,指挥部队冲进了衙门,搜出了躲起来的知府,只见他吓得跟一个蜷缩起来的虾米一样,嘴里只会叫:“莫杀我,莫杀我……”

等到控制了全城的治安,和当地的“人民之友”成员接上了头,已经是天黑后一个小时的事了。


远在奉天的秦时竹收到了陆尚荣成功抢关的消息后,大喜过望,说:“回电:闻抢关成功,甚慰,望不辞辛苦,就地展开,坚守阵地。”

都督府里聚集的军政府骨干成员听到消息后,也是一片欢腾,相互庆贺。秦时竹接受完大家的祝贺后,又问:“锦州方面怎么样?”

王云山摇摇头,说:“还没有消息。”

秦时竹坐不住了,直接拉上葛洪义到机要室去。又过了一个小时,其他电报、消息收了一堆,但还是没有任何有关锦州的消息,他在机要室里不停的踱步,嘴里骂:“这个李春福怎么搞得?天都黑了快一个小时,怎么还没消息?”

“大哥,你不要性急,也许路上耽搁了也说不定。”葛洪义隐隐也有些不安,但还是宽慰他。

“传我的命令,南门的第四师和马占山的骑二旅做好出发准备,再等十分钟,还没有消息就立即出发增援锦州,一定要在夜里给我把锦州夺下来。”

分钟又滴滴嗒嗒走了九分多,“不能再等了,云山,马上命令部队出发。”

“是!”王云山刚转身想走。“报,都督……”秘书长左雨农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锦州,锦州拿下来了……”

“哦!”秦时竹马上改口,“云山,回来!刚才的命令取消。”然后才问左雨农,“你怎么知道的?”

“李……李旅长刚刚打电话来,说锦州已经拿下了,现在他的部队已经控制了全城。”

“这个混蛋怎么这么慢?”秦时竹没好气地大骂。

“是,是因为守城的张海鹏反抗,李旅长费了一番力气才弹压下去,所以耽搁了。”左雨农的语气稍微平和了些,“可能还死了人。”

“部队还有伤亡?严不严重?”秦时竹一边朝都督府办公室走去,一边问。

“这个我不太清楚,电话是吴议长接的,一听到消息我马上跑来汇报了。”

走到门口,只见吴景濂刚刚放下电话,看见秦时竹进来,说:“复生,锦州城拿下来了,张海鹏顽抗当场被击毙,他的手下现在已经全部被缴械、俘虏,李旅长的部队牺牲一人,轻伤两人,我让他坚守城池,巩固治安。”

听到伤亡的消息不像自己相象的那么严重,秦时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总算是成功了,云山,传我的命令,在南门火车站集结的部队马上出发,北上吉林。同时通报给吴俊升。”……

“看来都督要大干一场啊,不知打下吉林让何人担任都督?”

“都督我看就让第四师师长周羽担任吧,民政方面,那边由林伯渠、刘哲等人负责,我比较放心。”

“我在吉林呆过一段时间,情况比较熟悉,要不我去那边帮忙吧。”司法部长徐镜心自告奋勇。

“这样好倒是好,就是你在政府里的位子由谁顶替呢?”

“复生,我看让张根仁接替吧!”张榕提议。

“好,我没意见,谘议局方面呢?”秦时竹问吴景濂。

“行,我们也同意,事情急迫,就先这么定好了。”

“洁珊兄,我看这谘议局要改名了,改成省临时议会如何,现在你们不是谘议了,而是掌握实权了嘛!”秦时竹对袁金铠说,“另外,我想这个独立檄文由你们起草比较好,你回去多辛苦一下,费点脑筋把这个早日搞出来,等正式公布的时候要用。”

“行,都督,谘议局也好,临时议会也好,咱们都是在您的领导下运作的,您是最高首脑。”袁金铠认真的说,“檄文我已经写好了,就等你过目,然后再在会上通过,您要不先同意,不能提交大会讨论。”

“对、对,我们要坚决捍卫秦都督的领袖地位,全东北的父老乡亲都看着都督呢。”下面的人一片附和。

“诸位的心思我明白,我不会辜负大家期望的,我有什么错误也请大家毫不留情地指出来。”秦时竹停了一下,“另外再起草一个恭请清帝退位、实行共和的通电,到时候一并发给北京,告诉他们只要自动退位,革命军政府可以既往不咎,宽大为怀。毕竟都是中国人,打来打去流的都是中国人的血,能少动干戈最好少动。”

“就怕清廷没有这么心甘情愿。”

“要是他们不自动退位,我就带军队打到京城去,把皇帝小儿从皇位上揪下来,誓死革命到底。”

“好!革命到底!!”大家一起欢呼。

“差点忘了,黑龙江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我的想法,都督由吴俊升担任,民政方面的主要由瞿文选、秦广礼、宋云他们帮衬。”秦时竹再次提议。

“复生,这个都督能不能换个人啊,吴大舌头是个粗人,平时也不懂革命,他要当了都督,我怕他会乱来。”吴景濂不太赞同。

“吴大舌头是个粗人不假,但这个人讲义气,打仗也是好手,黑龙江乃边陲大省,地广人稀,没有得力的人驻守,我怕会乱得不可收拾。再说,他这个都督跟咱们的不同,只管军事,不干涉民政,那些事宜全部由瞿文选他们负责。”

“复生的考虑的确有道理,俄国人虎视眈眈,现在又在蒙古搞小动作,没有吴大舌头这种粗人去应付,我怕一般人还压不住阵脚。”

“实话告诉你们,据可靠情报,俄国趁咱们革命,马上要煽动蒙古那些王公独立了,而且会混水摸鱼到黑龙江来捞一把。我让吴大舌头去压阵,就是看中他对当地情况熟悉这个优势,万一开战,也能支撑。”秦时竹对那段历史很熟悉。

“复生深谋远虑,我等不及。看来这都督还非得吴大舌头去不行。不过,能不和俄国人打最好不要打。”听到有可能要和老毛子开战的消息,吴景濂有点慌了手脚。

“俄国人的胃口大着呢,庚子那年还不是把咱们东北全境都占了?还把江东六十四屯又硬霸占了去,让他们住手,无异于与虎谋皮,只有狠狠地还击,让他知道痛了,才有可能罢手!”

“这个也是烦心的事,还不知道日本方面什么态度?”

“明天我就和葛部长去找日本领事交涉,希望他们保持中立,尽快承认我们新政府。”秦时竹环顾四周,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日本人也不是善男信女,一定会趁火打劫的,我们可能要做出一定的牺牲和让步。”

众人不语,这是事实,好半天张榕才说:“希望复生交涉时能尽最大努力,能少让步就少让步,一切都拜托了。”

“复生,议会方面安排在夜里九点开会,正式通过独立声明,并公布政府名单。”袁金铠提醒他,“你赶紧把我写的草案看看。”

“好吧,看来今天要没得睡喽!”……


就在刚才秦时竹为没有锦州的消息而急得团团转时,在滦州附近的孟恩远也开始急了,按照计划,上午十点军火装运完毕,天黑前应该能够到达,可是天已经黑了大半个小时了,还不见军列的到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统制,要不发个电报给奉天方面,问问怎么回事?”参谋在一旁宽慰他,“兴许装运的时候耽搁了也说不定。”

“马上发电报。”孟恩远焦急的说,“没有军火,没有大炮,对面的蓝天蔚是打不下来的,袁总理下了死命令,今天夜里,最迟明天中午,一定要全部歼灭敌人。完不成任务,是要掉脑袋的。”

“报,最新电报!”秦时竹刚刚看完宣言,王云山进来了。

秦时竹粗粗看了一眼,大笑:“孟恩远这个笨蛋还在问我军火列车怎么还没到?”

众人哄堂大笑,“就这么个糊涂蛋还能当统制?”

“大哥,既然他来问了,咱们还得回覆他。”葛洪义想了想,“就说,列车锅炉出了毛病,在车站又修了三个小时,下午一点才走,预计最快晚上八时能到。要骗,就再多骗他一会。”

“这样也好,可以给尚荣多争取些备战时间。给关上发报,通知他们做好准备,晚上可能有敌人来进攻。”

“报,关上来电!”

“张景惠企图逃跑,当场予以击毙,顺便探知该人素来贪污军饷,至少积聚家财40万,请予查抄,以充军费!”

“秉三,你的好日子来了。”秦时竹笑着把电报转交给大伙看,“这晚上还真是热闹,看来我是一步也走不开。”

“都督,40万数目虽然不少,不过真要是打打仗,恐怕这还只是毛毛雨,还得想办法啊。”

“这样吧,派柳大年总管抄家事宜,把已经毙命的张海鹏、马龙潭也一并抄了来。”秦时竹断然说:“所有反动分子,只要他们反对革命,一律抄没家产以充军资!”

“报,锦州来电,锦州有人隐密出城,被守城卫兵发觉,鸣枪警告无效后予以当场击毙,经查,此人名张宗昌,系冯麟阁部下军需官。”

“张宗昌?”葛洪义附在秦时竹的耳朵上悄悄地问:“是不是历史上那个狗头将军。”

秦时竹点点头,突然间心情变得极好,“这下发啦,秉三你又有福了!!”

“咦,此话怎讲?”熊希龄问他。

“张宗昌当年在日俄战争中为俄人效力,组织了一支所谓的‘义兵队’人数不下数万,后来俄军失败,该队伍亦勒令解散,俄国方面曾发派遣费和军饷若干,结果这家伙只发了军饷,侵吞了所有的派遣费,大大捞了一票。后来又巧取豪夺的,听说成了大富翁,再后来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想不到居然在冯麟阁手下。”

“以这个家伙的脾气,做了军需官恐怕侵吞的也不少吧。”葛洪义进而推断,“估计冯麟阁本人也逃脱不了这层干系。”

“冯麟阁暂时不动,其余的几个家伙让柳大年好好查抄,注意,给他们的家属保留一点,他们的家人无罪,不要搞株连!”

“复生宽厚仁慈,有利于民心归附!”

“洁珊兄,你的草案我看了,似乎有些模仿了美利坚的独立宣言和法兰西的人权宣言,写的不错。”

“都督果然火眼金睛,洞察一切。”袁金铠由衷的敬佩,想不到这个都督对宪政还有研究。

“不过有一条你疏忽了,那就是人民主权,要在宣言里好好强调一下。”秦时竹说,“中国与美、法两国情况不同,天赋人权不讲也没什么关系,但如果再不强调人民主权,那么我们起义就名不正言不顺。须知,我们起义、革命,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使四万万同胞能推翻专制王权,进而过上好日子……”

“对,对,都督说的有理,确实是我疏漏了。”袁金铠有精英政治的情结,绝非说疏漏这么简单。

“洁珊兄,刚才我讲的东西很重要,要明白,我们是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人民大众是我们真正的支持者和拥护者,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他们。”秦时竹想了想,“你再合计合计吧,我们其他人去看望一下部队!”

秦时竹领着一干人等先到各个城门慰问,在军政府成员的瞩目下,守城的革命军士兵都剪下了辫子,秦时竹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弟兄们、同志们:

你们辛苦了,首先,让我们热烈地庆祝革命成功!(掌声)

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没有你们的英勇机智,革命不可能以这么小的代价获得胜利,因此,你们是革命最大的功臣,我代表全奉天的人民感谢你们!(深深地一鞠躬,热烈的掌声)。

目前,革命成功的消息还没有公布,这主要是为了迷惑敌人而故意这样的,这也说明了我们所面临的革命任务的艰巨。外部的敌人一定不会甘心他们的失败,一定会很快反扑过来,城里也还潜伏着反对革命的坏分子,在明里暗里地破坏我们革命的既有成果。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要做好应战的准备。但是,我相信,在英勇的革命军战士的守卫下,在你们高度警惕的目光的注意下,敌人一切的破坏企图都是徒劳的,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长时间的掌声)

最后,我向大家保证,敌人一天不投降,我们一天不松劲,一定会坚决和他们斗到底,绝不投降、绝不动摇、绝不妥协,直到实现最终胜利!如果清廷敢顽抗,我带大家打到京城去、解放全中国!(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秦时竹接着又到了中军营,所有的俘虏都关押在那里,按照指示,已经把全部的军官甄别出来,关押在特别的房间里,除了他们,看守部队已经将俘虏们聚集起来,赶到了操场上,听秦时竹讲话:

巡防营的弟兄们:

很抱歉,让你们受委屈了!

把你们关在这里,我心里很不好受,大家都是骨肉同胞,我本人也是巡防营统领出身,这种滋味就更难过。

但是,我也不得不这么做,这是奉天的革命形势所迫。你们原来的统领马龙潭极力反对革命、企图镇压人民,还妄图利用你们来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想把你们引到邪路上去。

你们有没有想过,到了那个时候,你们的枪口就要指着无辜的百姓,奉天就有可能血流成河,而且很有可能你们自己的兄弟姐妹、父母叔伯也在里面,你们能这么做吗?(台下不语,个个耷拉着脑袋)

马龙潭自己反对革命,一条道走到黑,已经为清王朝殉葬,死得连条狗都不如,你们难道也要跟随他陪葬吗?我秦时竹以前和你们一样,也为朝廷卖过命,可我们得到了什么,税一年年地重,老百姓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再看看你们,一年到头累死累活、流血流汗,仅有的一点军饷却还要被克扣。

你们可以看看,我的部队用的什么枪,你们用的什么枪?马龙潭不是没有得到好枪,但你们手里还是有这么多旧枪、破枪。有些人可能知道,但大多数人也许不知道,那些好枪、新枪全部给他卖给土匪、胡子了,因为一杆好枪可以换成四杆旧枪,这中间的差额,都让他一个人吞了,所以,他家盖得起深宅大院,养得起成群妻妾。

再看看你们的军饷,和我的部队比比,你们可以去问,我部下每月7块大洋,从来只有多没有少的,从来只有按时发放,没有拖欠克扣的;有时候官府的款项没有如数到位,我就自己掏腰包填窟窿,这些你们都可以去问。

你们当中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穷苦人出身,出来当兵无非是混口饭吃,谁没有在家受过欺压,谁没有遭过白眼,你们一定心里恨得要死。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是谁在欺负你们,是谁在压迫你们?没错,是地主恶霸、是官府老爷,可是他们又是受谁的支使呢?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骑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的狗皇帝。别的不说,你们脑后面的那根辫子,咱们汉人祖上本来是没有的,可是清朝皇帝偏要你们留,说什么‘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我们已经当了两百多年奴隶了,难道还要再当下去吗?

不,不能再当了,不仅我们不能当,你们也不能再当了!

我给大家指条出路,愿意参加革命的,等会站到旗杆那边,只要你们剪了辫子,宣誓效忠革命军,我们就是同志,就是兄弟了,我们对你们一视同仁,有我们吃肉,绝不给你们喝粥,大家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你们要是立了功,同样受嘉奖;不愿意参加革命的,留在原地不动,革命军发给路费,每人两个大洋,明天一早放你们回家,只要你们老老实实,一样可以做个安分守己的好老百姓。

但是,谁要是三心二意,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破坏革命,我绝不放过他,马龙潭的下场就是榜样。

现在,我数三,你们可以自由决定去留,革命军绝不食言。


秦时竹的话音刚落,就有两三个士兵站到了旗杆附近,这些都是刚刚招募没几天的;紧接着,站过去的人愈来愈多,十分钟后,旗杆处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了,秦时竹看了一下,本来近3000的俘虏,现在只有两成还留在原地,其余都愿意效忠革命,他不禁喜上眉梢。

他把郭松龄叫到跟前,“等会把各营一分为二,原有的副职一律提升为正职,将这些愿意投诚的,一一编入部队,加紧训练,尽快融入进去。他们里面的军官我已经全部剔除了,估计能少一点麻烦。你要告诫下面无论新旧都要一视同仁。”

“是,都督,您放心吧,我一定将部队管好。不过我想警卫营还是暂时不要吸收他们吧!”

“嗯,你考虑的很周到,警卫营暂时不吸收,但也要一分为二,轮流站岗,新编营的营长就让彭家珍担任,迅速接替突击队的看守任务。我琢磨着马上就要打仗,突击队还有作战任务。”


看看时针快到九点了,张榕赶紧催促他往议会大楼走(原谘议局大楼的改称),路上,秘书长左雨农大发感慨,“都督,真有你的,短短一下子又多了不少部队。”

会场里,议员们已经坐好了,吴景濂、袁金铠他们已经端坐在主席台上,等待秦时竹的到来。看到秦时竹等人的进来,所有议员自发鼓掌表示欢迎,秦时竹笑着挥手致意。

等政府主要成员落座后,主持人吴景濂宣布,“奉天临时议会第一次会议现在开始!”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

“首先,我提议,为表示对秦时竹都督、陆尚荣师长等人为奉天革命所做的贡献,全体议员起立鼓掌表示致谢!”

所有议员听到这里,齐刷刷地起立,热烈的掌声仿佛要将屋顶掀翻似的。

秦时竹连连挥手,示意大家坐下,掌声才开始消退。

“下面,有请秦都督致开幕词!”(掌声)

“诸位议员,很高兴能参加今天这个会,今天是不同寻常的一天,标志着我们奉天真正摆脱了专制王权,走上了宪政革命的道路,诸位的理想可以说开始实现了。”台下热烈的掌声使得秦时竹不得不暂时中断讲话。

“刚才,吴议长说感谢我、陆尚荣等人为革命所做的贡献,我受之有愧,我们只不过做了件早就应该做的事,没有多少可以骄傲的。”(热烈的掌声再次打断了讲话)

“革命的成功,来之不易,我们不仅要十分珍惜,而且要努力巩固。怎么巩固呢?就是要按照坚持革命精神,实行宪政治理,所以说,诸位肩上的担子还很重!可以说,真正的革命,才刚刚开始!但是,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革命是一定能取得最后胜利的!!”秦时竹结束了简短的讲话。(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下面,是今天会议的第一项议程。提议将原谘议局改为奉天临时议会,今天召开第一次会议,原有议员自动成为临时议会成员!”吴景濂环顾四周,“如果没有意见,请鼓掌予以通过!”(掌声通过)

“第二项议程:提议,建立中华民国东北人民政府奉天省军政府,暂定蓝底五星旗为临时政府旗帜。”(掌声中一致通过)

“第三项议程:追认秦时竹担任中华民国东北人民政府大都督、奉天省军政府都督兼东北兵马大元帅,授予一切军政全权。”(掌声中一致通过)

“第四项议程:表决通过军政府组成人员名单。”吴景濂一一宣读完毕后,全部通过。

“第五项议程:由袁金铠宣读奉天独立通电草案,请予表决通过。”袁金铠宣读完毕后,以绝对多数票通过。

“第六项议程:表决通过《实行共和、恭请清帝退位电》草案。”再次通过。

“第七项议程……”……

“第八项议程……”……

……

好不容易表决完这些议程,已经10点多了,秦时竹再次笑容可掬地发言,“告诉大家两个好消息,第一,到现在为止,锦州、宁远、辽阳、复州、新民、洮南、庄河等地全部都建立了革命政权,基本都很顺利,没有造成流血冲突;第二,北伐的先头部队已经到了长春,包围了当地驻军,主力还在朝吉林府开进,估计今天夜里,最迟明天早上,吉林、长春这两处地方也可以光复……”

下面掌声响成一片,很多人热泪盈眶,早上还在为奉天的局势而担忧,仅仅一天,不仅奉天顺利独立,就连吉林的光复都近在眼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