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二十六节 飞机

秦时竹 收藏 16 51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二十六节 飞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今年的战略会议笼罩在一阵压抑的气氛中:

“弟兄们,现在形势很不好,我们大都要夹着尾巴做人。”秦时竹理智地说,“这并不代表我们害怕清廷,而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一定要挺过去,从现在算起,距离辛亥革命只有一年半了。不要看现在他们有多嚣张,将来一定要百倍的还给他们。大黑你首先说说军备情况。”

“兵力上为了保持低调,各营规模保持不变,但是训练一直抓的很紧;武器方面,制造局现在生产的枪支优先配给了新军,除了马占山打蒙匪时获得的那批枪支外,我们基本没有捞到油水;飞艇部队拥有了2艘小飞天,6艘中飞天,4艘大飞天,编成两个舰队,特种兵部队也相应分为两个突击大队,各辖160人;炮营目前已自造30门60MM口径迫击炮,我安排在遇罗山进行训练,极为保密,有部分后备营参加。”

“制造局方面,去年造成步枪3600杆,基本都拨给了新军;以制造步枪和火炮为借口,机枪我故意少造了;火炮主要是仿克虏伯式37MM和57MM山炮,分别造成16门和12门,也全部给新军捞了去;今年安排现有兵器的扩大生产,暂时不打算再新开工造先进设备了,免得到时候为他人做嫁衣裳。至于私下里,我打算多造些飞艇用的航空炸弹,特别要开发50公斤的,到时候要他们好看。”

“好,就这么安排,顺便给我们每路多生产100万发枪弹。”秦时竹想了想,“太平镇上重点要生产手榴弹和地雷。”

“据腾龙社报告,东北三省革命党人都还比较安宁,不过,”葛洪义顿了顿说,“下个月,汪精卫就要刺杀摄政王载沣了,到时候奉天也会掀起一场风波,而商震由于涉嫌刺杀载涛,被清廷通缉,被迫逃到河南老家躲起来。”

“商震?就是奉天讲武堂的那个教官吗?很有才华,好像后来也挺出名,洪义到时候你把他秘密抓起来。只是汪精卫那个狗东西,真想把他抓来一刀喀嚓了,谋刺摄政王,沽名钓誉,后来又被袁世凯收买,天生一个叛徒的料。”

“大哥,你不会吧?”葛洪义以为自己听错了,“汪精卫咱们现在不用管他,这商震放他一马还来不及,你还抓他,真想做鹰犬啊?”

“我有这么傻吗?你别管那么多,到时候立刻秘密抓起来,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我自有安排。”秦时竹笑着说,“这么个人材,咱们自己不用太浪费了。”

“我说说铁路的事吧。”夏海燕打岔道,“新民到阜新的铁路修了一半,今年可以完工;辽阳公司与南满铁路之间相连的支线已经完工;吉长路修了四成,到明年年中估计能全线贯通;新洮路现在也已过了彰武,修到有四分之一的样子了,全线贯通恐怕还要三年时间。我们去年修铁路一共花了2215654元,再加股份公司中认购了150万,葫芦岛港口建设出资100万,可谓是大出大进啊。”

“好一个‘大出大进’!说说看,财政状况如何?”

“前年总余额是5123349元,今年太平镇上由于生产了轮胎式自行车,又形成了垄断局面,利润上升到1654434元,三电公司被你捐了5万后,剩余利润467785元,文明公司除去补贴报社的以外有利润40983元,最丰厚的当然是辽阳公司,总利润7340977元;出的方面同样可观,刚才已经提到投资方面4715654元,军费开支1087762元,飞艇和军火私造共1334765元,还有你的打点180000元,我们各家的消费37765元,目前总结余6271582元。”

“这么多啊?”秦时竹他们个个都瞪大了眼睛,“都赶上奉天一年财政收入的三成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海燕有些不屑,“从德国来的投资累计到现在已经有1.5亿马克了,辽阳公司每年上缴的税收占到了奉天财政的四分之一强,要没这么多我才奇怪呢?再说今年铁路和港口还要再各安排100多万,开支也是只增不减,没有这么多日子很难过的。”

“哈哈哈,老何,你干的漂亮!”秦时竹仿佛看见了大堆的钱,“今年经济活动怎么安排?”

“投资方面,再引进5000万马克,其中大部分是和西门子合作生产电气设备,一部分用来扩充阜新煤矿的采矿设备,再帮助三电公司引进最新式的5KW火花式无线电报机数台和8500门容量的电话交换机。生产方面,太平镇维持现有规模,三电公司扩大经营群体,主要就是辽阳方面:去年柴油机和汽油机都已经研制成功,飞艇用的就是自己生产的汽油机,也尝试生产了10多台拖拉机,卖的是一干二净,这是今年的重点;钢铁方面,去年二期建设完以后,钢的年产量达到5万吨,已经和汉阳铁厂并驾齐驱了,现在我们垄断了东北的市场,占领了黄河以北60%和江南地区30%的份额;肥皂、水泥及化工产品完全拥有市场主导权,已经取代了本地区的进口货;榨油设备畅销北方5个省份,纺织机械禹子谟刚刚去了江南一趟,签订了近400万的合同。在进出口贸易方面,大量出口大豆制品到日本,同时从日本进口纺织品以货易货,现在日货在东北市场上的份额也已经超过了英美的总和,达到了六成左右;还有就是从美国大量进口石油产品,如汽油、柴油、润滑油等。如果今年经济形势良好的话,总利润会突破1000万元。”

“能不能再搞点高精尖的东西?”周羽说,“比如光学瞄准镜什么的,我训练狙击手也方便一些。”

“有,自然在这个时代还是德国货最好,无论是蔡司还是莱卡都是世界一流的,这样吧,我就以生产照相机为借口生产光学设备。”何峰接着说,“要不再安排一下钟表生产,在中国这是畅销货,而且可以培养生产精密仪器的工人。”

“生产的事就全权委托给老何了,财政方面,海燕你也不能光把钱都存在银行里,我的意思最好逐步兑换成现实中的银元,这样时局动荡,100万的硬通货绝对超过1000万的纸面财富,当然每次兑换时数量可以少一点,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做到。只是这钱堆哪里呢??”海燕提出了很现实的问题。

“还记得当年我们打那个李风成的恶霸吧?他家就有一个地窖,我看放个几吨银子都没问题,关键是保密。这件事小羽去做吧,你人比较细心,你们夫妻俩钱交割也方便。”秦时竹又说,“刚才我们自己的形势看来还很不错,但总的大环境在不断恶化,首先就是锡良不信任我们,这一点洪义还有老何应该也有感触吧。”

“是!去年10月,锡良这个笨蛋和美国驻奉天总领事达成协定,由美国和英国资本承办修筑锦州瑷珲铁路,11月和12月,塔夫特政府的国务卿诺克斯又分别向列强提出“满洲铁路中立计划”,大意是东三省所有的铁路都让各国共同投资和管理,遭到日、俄强烈反对,满铁总裁后藤新平极不满意,连连质问是不是我们插手的。我当然回答锡良不会派我们啦,这样日本对我们印象极好。美国由于放了空炮,在国际上是颜面扫地,锡良也是狼狈不堪,日、俄两国为了反击,又逐步走向了勾结。不过听说这件事有陈宦参我们的因素。”

“陈宦马上就要被派到德国考察军事了,我们不用理他。帝国主义争夺东北的总趋势是改不了的,对我们来说,比较现实的还是和日本合作,因为它一向比较赤裸裸,不象美国那样有很多的欺骗性,到时候改弦易辙也比较好办。锡良想打压我们,但是已经晚了,东北现在的经济形势离不开我们的参与,我们打个喷嚏,他们就得感冒。”大家哈哈大笑。

“今年,我们不仅要增加在经济上增加控制力,在政治上也要主动出击了,年初国会请愿活动失败后,立宪派着手准备设立请愿同志会,同时在各省设分会。我们在谘议局议员里已经有很大影响了,我的意思是将组织成立起来,为将来建立政党作准备。”秦时竹提出了建议。

“那为什么不和同盟会合作呢?立宪派都是保守者,都是反动分子。”夏海强深受革命精神教育。

“不错,立宪派是比较保守,但绝不反动。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显,左派的革命党激进但不懂得斗争策略,本身又四分五裂;中派的立宪分子和维新派推动立宪同时对清廷又有幻想,但他们都是社会的头面人物,影响大,跟我们交情也好,别的不说,生意往来就不少嘛;右派是顽固分子,主要是当权的官僚,人数很少,但掌握主要政权,他们是我们的斗争对象。现在,跟左派合作,风险太大,有被剿灭的危险,中派势力庞大,立宪活动又得到清廷许可,可以团结;等时机一到,坚决肃清右派。”

“可是立宪派主张君主立宪,对清廷还抱有希望,也不利于我们革命啊?”

“不错,立宪派还不愿采取革命行动,但清政府会逼他们这么做的。去年已经以‘国民知识不齐,遽开议院,反致纷扰’和‘财政困难’为由先后两次拒绝了立宪派的请愿。这使立宪派们大为恼火,梁启超在报纸上激烈抨击清政府,言道如果再不开国会,设责任内阁,‘不及三年,国必大乱,以至于亡,而宣统八年召集国会,为将来历史上所必无之事’。等明年皇族内阁和铁路干线国有政策一出台,立宪派就要彻底觉悟了。”

“哼,什么宣统八年?”夏海强豪气万丈地说,“老子让他宣统三年都过不完!”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我让禹子谟去发动、召集,我和洪义秘密参加就可以了,名字就叫‘人民之友’,一定要把宪政派全部团结过来。”

“凭老大的政治能力,应该一出马就搞定。”何峰要调侃他。

“也不能掉以轻心,万一锡良狗急跳墙,我们提前动手。”秦时竹笑容满面,“我最后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啥消息,老大快说,别卖关子!”夏海强迫不及待。

“人称东方莱特的冯如已经被我请来啦,下个月会到我们这里。”秦时竹笑着说,“去年9月21日,他在美国奥克兰试飞成功,第三天《旧金山观察者报》就以头版报道了他的事迹,10月份,我让禹子谟给他在美国耶鲁大学念书的儿子禹奋进写了封信,无论如何得把冯如请过来,前两天禹子谟收到回信,说已经谈妥,冯如大概下个月能到。”

“哎呀,那不是有空军啦,什么时候弄海军啊,好让我这个陆战队的也有用武之地。”夏海强还是在嘟囔。

“别贪心了,海军以后再说!海强,你作监工,先在公司腹地浇筑水泥跑道,建立厂房,准备迎接冯如。”


冯如风尘仆仆地来了,一路上,他不断地回想自己艰难的成功之路:两年前,他和黄杞、张南、潭耀能四人筹集美金1000元,创办了制造工厂,后来又有朱竹泉、朱兆槐、司徒壁如等参加。由于资金不足,无法购买必需的机械设备,很多飞机部件只能用简单的工具和手工操作来制造,困难极大。试飞又多次失败,连工厂都一度被火焚毁,坚持不懈才终于有了试飞的成功。本来抱着“壮国体、挽利权”的宗旨,在美国集资创办“广东制造机器公司”打算大干一场的,但突然接到了国内辽阳公司的邀请,在大伙讨论后,由于爱国心切,一致同意回国。他变卖了所有家产,带着大伙将工厂设备和试飞成功的飞机运回了国。虽然他对这个辽阳公司很不了解,但既然有希望就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到了,到了,我亲爱的祖国!”冯如在心底呼喊,虽然奉天不是他的家乡,但看见了中国的国土还是让他激动万分,与他同行的伙伴也是个个兴奋不已。

终于到了辽阳,秦时竹和冯如一行见面了:

“冯先生,我来介绍一下。”禹子谟说,“这位是秦时竹先生,我们辽阳公司董事长沈麒昌的女婿,奉天巡防营前路统领,就是他邀请你回国的。”

“你好,你好!”秦时竹赶紧上前握住冯如的手,然后又和其他成员一一熟悉了。还没吃完秦时竹为他们准备的接风酒宴,冯如已经开始发问:“什么时候安排飞行表演给秦统领看?”他很想证明自己。

“不急,不急,冯先生,你们一路辛苦了,明天我陪你们去公司转转,等熟悉后再飞行也不迟。”秦时竹顿了顿,“以后大家称呼我秦先生就可以了,免得见外。”

冯如一时不明白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也只好客随主便,等明天参观公司。

第二天一大早,冯如等一行人就跟着去参观各大工厂,他们起先不以为然,想这个辽阳公司大概也就是纺纺纱、造点小五金、小机械什么的。谁知道第一站就到了与奔驰公司合资的发动机厂,工人们正在紧张的装配拖拉机。冯如他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秦先生,这些都是公司的产业吗?”

“是的,我们和德国奔驰公司合作的产业,现在可以生产汽油机、柴油机还有拖拉机等。”

他们一行人又来到了铁厂,高耸的烟囱、巨大的炼钢炉实实在在地震住了他们,“这一年能产多少钢啊?”其中有个人小心地问。

“现在年产10万吨生铁,5万吨钢,明年可能还要扩充。”禹子谟替秦时竹回答了,大家吐了吐舌头,全部是一片赞叹声。

接着又参观了机械厂、榨油厂、化工厂等,每个人都被深深地震撼了,“这么多工厂,禹先生怎么管理得过来?”“哈哈,我是辽阳公司的总经理,每个厂还有经理管理的,技术也各有工程师负责,我其实比较轻松。”禹子谟笑着说:“今年还打算再开工建设电气设备公司、照相机厂和钟表厂,部门会越来越多的。”

“这些都是咱们中国人办的吗?我看见有不少外国人啊。”

“全部的管理人员,主要的技术人员都是中国人,外国人技师充当帮助作用,为了培养合格的中国技师,我们特地设立了学堂,工人也经常接受培训。整个公司目前有工人近7万,但外国人只有200多人。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中国公司。”说着说着,大家来到一块水泥地上。

“秦先生,这里打算兴建什么工厂呢?”冯如问了,他觉得这块场地很奇怪,中间一大块水泥地,四面还有同样用水泥浇的放射性道路。

“冯先生,这是给你的飞机准备的,到时候,这里就是你们的飞机场。”秦时竹指着不远处的一排房子说,“那是机库,可以用来安放飞机,附近所有的地面和树木我都让人清理干净了,保证没有可以妨碍飞行的地方。”

冯如心里涌起一阵阵的激动,刚才的参观已经让他深有感触,觉得即使今天什么也谈不成,光是看看就已经不虚此行了,贫穷、落后的祖国居然有这么一个庞大的公司,简直是不可思议。等到听到秦时竹给他介绍飞机场及附属设施时,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有点哽咽地说:“这……这些都是给我们准备的吗?”

“是啊!如果你觉得场地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安排扩充,我已经预先留出了大块空地,准备扩建时用的。”

“不是,不是,秦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刚才太激动了。这里的条件已经比我们当初在美国的条件好一百倍了,我做梦都不敢想有这么好的条件。”

“冯先生,你不用客气,你需要什么,只管和禹经理说一下,他一定会满足你的。”

“可是,可是,我的飞机还很原始,在最近的时间里还不能创造利润的。”冯如很诚实,他怕别人期望太高。

“冯先生,利润的事先不用管。只要你开口,保证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设备有设备的。我们都是一个目的――救国,你是航空救国,我是实业救国。”秦时竹接着说,“只有祖国强大了,才有我们的好日子,才能不受别人的欺负。”

“对,一定要振兴中华!”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


几乎与此同时,秦时竹抢在军谘府之前,将在日本学习航空技术的刘佐成、李宝焌弄回了国,他们在参观完辽阳公司后,马上答应效力于飞机制造,特别是后者,还发表了中国第一篇航空论文《研究飞行机报告》,提出了喷气推进理论的预见。冯如也推荐了他在美国的好友兼同乡潭根,他刚刚毕业于美国系敦飞机试验学校,获得了该校第10号文凭和国际航空联合会第131号驾驶员执照和美国加州飞行协会第15号执照,本来在历史上他是设计水上飞机的,被请来后,改变了历史轨迹,转而研究陆基飞机了。

在众多人才的共同努力下,再加上辽阳公司提供的200多个工人和大量设备、资金,飞机厂很快步入正规,尤其是那个呈放射性布局的跑道系统,很是方便,可以根据不同的风向安排不同跑道试飞。一个月后,成功制造出3架新飞机,而且用的是自己制造的40匹马力发动机。经试飞后,飞行高度达到30多米,航程近4公里,远远超过了冯如在美国试飞时取得的高度4.6米、航程805米的成绩。所有的人都欢欣鼓舞,准备向更高、更快、更远的目标发展,何峰也不失时机地给他们送去法国高德隆式教练机图纸。

这个时候的飞机,虽然是双翼、木制机构的,还很落后,但预示着更美好的前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