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二十三节 商议

秦时竹 收藏 12 80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二十三节 商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中日关于新洮、吉长路的协约徐世昌上报后,朝廷是照准了,并授权给他便宜行事的特权,但是他的烦心事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多了。1908年11月14日,光绪皇帝去世,爱新觉罗溥仪即位,年号宣统,其生父醇亲王载沣监国,为摄政王。次日,中国近代史上最有名的女性――慈禧太后也去世,清朝的中枢政权掌握在了满洲年青亲贵手里。得知消息的那一天,袁世凯就吓得魂不附体,匆匆忙忙逃往天津避灾。堂堂一个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顷刻间就有了性命之忧,根子还是出在袁世凯自己――1898的戊戌变法,他出卖了维新派,进而造成了光绪的被囚和冤死。终于,光绪帝的亲弟弟载沣上台掌权了,他头一件事情就是想替哥哥报仇,除掉袁世凯。

远在奉天的徐世昌当然也很快收到了消息,虽然眼下还没有任何不利于他的企图,但作为和袁世凯关系密切的多年老友,他已经预感到了风暴的到来。雪上加霜的是,在此多事之秋,连蒙匪也来捣乱。

日俄战争中失利的俄国并不甘心,从未放弃染指我蒙古、东三省的企图,步步为营、节节蚕食。利用地缘接近的便利,不断唆使示蒙匪陶克陶胡、白音大来两股匪帮,不时向洮南、辽源一带进犯。蒙匪攻城掠地、烧杀奸淫,无恶不作。近年愈演愈烈,竟而到了动摇东北边陲的地步。朝廷震怒,严饬徐世昌限期将蒙匪消灭。

然而,徐世昌派遣出去征讨的军队,无一不是大败而回。当然,他还有驻防在长春南岭黑嘴子一带的北洋第三镇可以用。这第三镇是北洋系中最精锐的部队,统制也是袁世凯的心腹――曹锟,徐世昌参加过小站练兵,指挥老朋友的旧部本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时下袁世凯朝不保夕,他是舍不得把老朋友已经为数不多的本钱拿出去挥霍的,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要靠这支部队保命。剿匪也不能不卖力气,不然朝廷马上就有借口对付自己了,老狐狸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最终还是想到秦时竹,自从把孙烈臣划归他名下后,后者的驻地也是巡防营前路的地盘了,派他出去征讨也是顺理成章,虽然他老狐狸自己还是没有太大的信心。

“大人招呼小人前来不知有何吩咐?”秦时竹恭恭敬敬地问徐世昌。

“复生啊,这些日子你辛苦了。与日交涉,是个苦差事,你不辱使命,难能可贵啊。”

“那全是两位大人筹划有方,卑职不过是略尽本份罢了。”

“本份?”徐世昌苦笑一声,“你本是武官,这原不是你份内之事,只是实在无人可用,才委屈你前往。话说回来,你做这个前路统领也许久了吧。以你的能力,做个奉天布政司(相当于常务副省长)又有何不可?”

“谢大人抬举。”秦时竹遗憾地说,“只可惜卑职没有功名,按朝廷规矩,当不得如此重任的。”

“唉,祖宗家法也该改改啦。”徐世昌还是有维新头脑的,“此次辽阳实业公司亦出力甚多,有何要求啊?”

“禹先生希望能承筑新民到阜新的铁路,此路虽不到百里但却方便阜新煤之外运,望大人恩准。另外,希望将来新洮路修筑时材料能从辽阳公司购买,运费也乞略有折扣。”秦时竹一口气将要求说了。

“筑路一事,倒是好办,就在计划中算成新洮路支线,朝廷赋我便宜行事之权,明日你让他们上个公文,我照准了就是。至于材料、运费一节,直接与铁路公司相干,官府不便插手,让辽阳公司径与铁路公司交涉即可。”

“那多谢大人!”秦时竹望着徐世昌那张苦脸,“大人似乎有些烦恼,不知卑职能否帮忙解忧?”

“复生啊,你果然聪明,你看看这个吧。”徐世昌就把朝廷责令其限期将蒙匪消灭的公文递了过来。

“大人的意思莫非是让……”秦时竹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没有往下说。

“我想来想去,这是在你的辖区,你有守土之责,不派你去又派谁去呢?”徐世昌叹了口气,“我亦知蒙匪势大,背后又有俄国人撑腰,剿灭不易,但也只好派你试试。”

“大人吩咐,卑职理当从命。只是……”秦时竹有难言之隐。

“复生有何要求,但说无妨?”一听秦时竹不推辞,徐世昌很高兴。

“蒙匪均是骑兵,其来去如风,非得骑兵克制不可,只是前路只有骑兵两营,倘不得协助,兵力有单薄之感,望有得力人襄助,此其一也;其二,我部军械良莠不齐,军械分配又向来成人之美,望大人能照顾一二。”

“军械的事好办,我马上给何峰写个条子,你要什么只要制造局有的都可以拿来用,到时候造个清单就行,而且他本是你保荐的,必然会全力配合;只是这得力人襄助,恐怕有些难办,官兵屡屡败于蒙匪,将无战心,兵无斗志,派谁好呢?你可有中意人选?”

“别人不敢劳驾,我素闻后路吴统领骁勇善战,手下骑兵甚多,敢请大人恩准,与我一起配合作战。”

“若这吴俊升推却呢?”

“我自想办法说服,无论他肯与不肯,两个月后,秦某必然会遵命前去剿灭蒙匪。”

“好,事成之后,我重重有赏。”


剿匪是件大事,赶紧找弟兄们商量:

“这剿匪派谁去好呢,蒙匪都是骑兵,大黑你们几个都不擅长骑兵,现在也没有坦克,这仗有些难打啊。”秦时竹告诉了他们实情。

“是啊,这骑兵都是历史文物了,我们都不行。”陆尚荣说,“要不派李春福和孙烈臣去,他们两个也许可以。”

“我看,干脆叫马占山去得了。”葛洪义说,“他在历史上不是挺有名嘛,是英雄是狗熊拉出来试试不就行了?”

“对,我也赞同让他去,也该让他长长脸了。”周羽笑着说,“老大你该不会不知道下面对他有多少意见吧?”

“意见?”秦时竹摇摇头,“没什么听说,这小伙子不错啊!”

“老大你脱离群众太久啦。”周羽苦笑一声,“马占山年仅23岁就当了管带,不服气的人很多啊!”

“啊!还有这事,这和年龄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能力,郭宝不也是这个时候当管带的嘛!怎么就没人对他有意见。”秦时竹有些惊讶。

“老大你平时挺英明的,今儿个怎么糊涂了?”周羽又苦笑了一下,“郭宝是最早跟着咱们的,咱们还在遇罗山的时候,七、八个人,十几条枪的时候他就是帮手了,资格老着呢;另外,他爹郭田仁是随营教师,教大家文化,心怀感激的人也不少;他妹子郭静嫁给了老何,跟咱们沾亲带故的,这层关系在他们看来要铁很多。而马占山就不同了,你想啊,那年招兵的时候,李春福已经是队长了,他还不过是个新兵,现在李春福和他同为马营的管带,你不觉得提得太快了吗?”

“这样啊,平时怎么就没人和我来说?”秦时竹更加惊讶了。

“谁来和你说啊?”葛洪义笑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最宠两个人,一个是马占山,另一个是郭松龄,一进来就是警卫连的军官,不服气就埋在心里了,何苦和你过不去。这话也是有次我不小心听到的。”

“这么说你也知道了?”秦时竹有些生气,“你们怎么不和我来说?”

“有什么好说的,我们都明白这两个人的历史地位,也知道你宠他们是因为什么,换了我,我也这么做。”

“老大,我看这样不行。”夏海燕插话了,“部队不能光顾着扩张,要好好整风了。”

“整风是不必了,部队的凝聚力还是很强的,我们几个的威望也是可以的。”陆尚荣说,“关键还是看他们自己,只要他们干出成绩,自然就能服众!”

“那这么说还非让马占山去不可了?可惜郭松龄去北京的陆军大学堂学习了,要三年后才毕业,不然就让他也去。”秦时竹下定了决心。

“郭松龄的事情又不一样,他是科班出身,做个管带估计也没有反对意见,关键还是马占山要赶紧树立威望。”葛洪义说,“最好老大你亲自和他谈一谈,把其中事理的考虑和他点透就行。”

“好,就这么办。看来以后我也要注意了,用人方面不能光考虑历史层面,还要兼顾现实社会。”秦时竹说,“这次我还和徐世昌谈了条件,一是让吴俊升协助我们;二是制造局內的东西我们可以任意选用;三是两个月后再开拔。”

“制造局没问题,我看关键是多配些麦特森轻机枪,我把其他产品缓一缓,抓紧造200挺给你送过来,加上你原有的100挺,火力应该是充足了。另外去年气冷式的马克沁也造出了20挺,干脆也趁这个机会捞了去吧。”何峰高兴地说,“这个优惠政策好呀。”

“要不要把飞艇也配给他们使用?”陆尚荣谨慎地说,“现在已经有两艘大飞天了,每艘可载重7000斤,干脆让特种兵配合他们作战算了。”

“配合是要配合的,不过还是要以骑兵为主。”秦时竹想了想,“现在天气不好,飞艇作战恐怕有难度,而且刚训练好了不久,再等等吧。”

“那可以让他们给骑兵运输后勤物资。”夏海强也发话了,“蒙匪横行的地带大多荒无人烟,后勤保障是个问题,有飞艇帮忙要好一些。”

“嗯,就这样好了,飞艇还是要注意保密。吴俊升那我会搞定的,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帮忙的。”

“他要不来,以前的政治工作岂非白做了?”何峰的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样吧,趁大家都在,今天把战略会议开掉算了。因为很多事情很紧急。”秦时竹严肃地看着大家,“光绪和慈禧都死了,载沣监国,袁世凯开缺回籍,徐世昌马上也要内调了。到时候东北的总督就是蒙古人锡良,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我们。”

“按照常理来讲,他会带自己的心腹来并尽量安插的。”葛洪义分析到,“只要我们小心谨慎,应该没有大问题,可能会没有以前风光。”

“风光不风光没有关系,现在离辛亥革命还有些日子,我们一定要挺住。当然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就是朝廷发现了我们的动静,准备对我们下手,到时只能提前起义。这就要求我们一要低调,二要做好作战准备。”

“那我就在制造局安排火炮生产吧,反正也该到了生产这个的时候了。”

“这是一个方面,我想另外可以在辽阳公司找一块秘密场地生产迫击炮,这东西占地不大,技术也不是太难,公司有现成原料和机器,万一追查起来你就说因为钢铁取之于辽阳公司,所以在那里试验,老何你看怎样?”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制造局现在由我牢牢地掌握着,我就挑从太平镇上出来的工人,再多加小心一点就是了。”

“新洮路和吉长路的事算是定下来了,过完年就开工,总共借款1000万日元(一日元基本等于一银元),25年归还。由禹子谟出面,分别和两家股份公司签订了协议,所有材料都从我们这儿购买,修成后,运费九折优惠。另外徐世昌也同意我修筑新民到阜新的支线,到时候咱们煤矿的煤外运就更方便了,可以继续提高产量。”秦时竹有些自责,“和满铁的这个协议,是我签订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弱国无外交’了。”

葛洪义拍了拍他的肩,“你也不要太内疚了!毕竟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条款已经算不错了,而且以后还要同日本人打交道,不平等的日子还多着呢。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把咱们自己的实力提上去。”

“洪义说得有道理。我看了报纸上有关报道,大家对这个协议的反应还是不错的,连柳亚子等都觉得可以忍受,士绅对修路基本是持赞同态度。”海燕主管着文明公司,了解的情况比较清楚。

“辽阳公司和满铁也达成了协议,主要是以后每年以市场价九折的价格向满铁出售生铁4万吨,豆油500吨,豆饼5万吨,水泥3万吨;满铁同意我们的运费以九折优惠,辽阳公司可以修筑支线与南满铁路相连。表面上看好像他们得利更多些,其实我们的产品有了稳定的市场,也算是件好事。更重要的是,和满铁建立了良好关系,可以方便后续的运作,革命也罢、经济也罢,如果日本反对,难度都会大很多。”

“所以不得不与狼共舞啊。”秦时竹叹了一口气,“德国方面怎么样?”

“今年安排5000万马克的贷款,主要是和奔驰公司合作生产各种发动机、拖拉机,本来克虏伯也想和我们合作,我没敢答应,私造军火可不是闹着玩的。另外也安排给机械厂一些,特别是购买金属切削机床和发电设备,去年仿制的气冷式榨油机销路很好,今年准备扩大生产再加仿制棉纺织机械,这也是目前的热门产业。另外,自行车的仿制者越来越多,我们的产品销路不那么好了,干脆借生产拖拉机的东风,弄成轮胎式的。铁厂的二期马上就要投产了,到时候年生产能力为生铁十万吨,钢五万吨,供应铁路、满铁和德国方面都没有问题。”

“周家兄弟干得还好吧?”

“他们干得不错,不过,懂经营和管理的人才还是太少,禹子谟有些忙不过来。”

“这事我也考虑了,我又搜刮出不少人才。”秦时竹递给大家一张纸,“蒉延芳(1883-1957),现任北票煤矿驻沪经理,我打算让他负责阜新煤矿;周宗良(1875-1957),现任德商谦信洋行跑楼,我打算让他负责肥皂和水泥的销售;龙璋(1854-1918),现在经营湖南内河航线,我打算让他参与新洮、新阜路的经营和管理;邬挺生(1876-1935),现为英美烟公司华人‘大写’,善于推销,我打算让他负责机械产品和自行车的全国销售;项松茂(1880~1932),现为上海中英药房汉口分店经理,我打算让他负责化工产品的经营。”

“真是够多的,要是全部请过来就好了。”海燕接过来看了一下,“上面还有马叙伦、邵飘萍和张澜的名字,这是给报社安排的吗?”

“是,也不是。马叙伦、邵飘萍我打算安排他们去报社协助柳亚子,张澜我打算安排去奉天新学堂做黄炎培的搭档。”

“老大想的真周到。”海燕由衷地赞叹。

“那是,要不然怎么做我们的老大呢。”海强的马屁功又有长进。

“好了,好了,海燕你赶紧把财政状况说一下吧。”

“今天的会是提前开的,具体的数字我一下子说不上来。大致上太平镇那边利润和去年差不多,主要是煤的利润多了,自行车的利润少了,总体还是不变;三电公司大概近20万两的盈余,文明公司大概有3万两盈余,主要是电影院和照相馆的,报社是亏本的;辽阳公司那边形势很好,大概有近250万两的利润。开支也比较大,军费突破了七十万两,等于吃掉了除辽阳公司外其他所有产业的利润。造飞艇用了30万两,再加上打点啦,家庭消费啦等等,又是近十万两,总共今年的盈余是210万,加上去年的140多万,共有350多万。今年还要安排两条支线铁路的开工,那是近100万两,新洮路我们还要入股100万两,明年的家底可能还不如今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先就这么定吧。明年你把货币计量单位换作银元(一银元约等于0.72关两),方便与日本之间的结算。”秦时竹想了想,“我差点忘了,我还打算再开个医院,以西医为主,人选也有了,颜福庆(1882~1970),他是耶鲁大学的博士,水平绝对可以。”

“医院?唉,我这医科大学生也被你改造成财政员了。”海燕想起了往事,“要是当时不通过机器转移到这个时空里来,我大概在哪所医院当军医吧。”……


“大人,秦统领信上面说了些什么呀?”奉天巡防营后路帮办叶玉标正在问吴俊升。

“主要就是让我……我们协助他消灭蒙匪。”吴大舌头嘴巴不好使,说出来的话大多要打结,有时候一个还不够。

“这可非同小可,我们真的要出兵啊?我可是听说徐世昌大人把任务派给前路了,没我们什么事。”

“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然,义气上说……说不过去。”

“前些日子新军前去围剿都落得个灰头土脸,这蒙匪厉害着呢,干脆咱们不要趟这趟混水了,免得吃力不讨好。”

“新军?新军算什么……什么东西?不就是仗着练……练了几年洋操,装备比咱……咱们好一点嘛!”

“洋操不洋操好处我倒没看出来,只是这装备是要比咱们好,你看清一色的套筒枪,还有重机枪、山炮,他们可是各种货色都有啊?他们都不行,我怕我们也要吃亏。”

“瞧……瞧你这志气,新军我……从来都没放在眼里,全奉天我最服的就……就是秦时竹了,无论手段也好,谋略也好,他……他要是称老二,没……没人敢做大哥。”

“他不也和我们一样是个统领嘛!论官职和大人您一样,论资历,还比不上大人您,他见了你还不是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大哥?”

“你……你懂个屁!叫我大哥那是因为我年纪比他大,他……他跟我客气呢!想当初,一起在奉天陆军学堂里读书的时候,马……马龙潭和冯麟阁两个人闹腾了半天,也没把那个蒋百里哄走,结果后来没过几天就让秦时竹给撵走了,你……你可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啊,我当时也在,我以为是马、冯两个人闹的呢?”

“这你……你就不知道了吧。”吴大舌头嘿嘿一笑,“那时候还是赵尔巽做盛京将军,他……他把秦时竹叫去一问,秦时竹一句‘资历不够,还要再加历练’就让赵……赵大人把那个姓蒋的派到德国去了。”

“对啊,后来张总办张锡銮做了头,莫非跟这个也有关系?”

“这其中的关系,我说不上来。但你看啊,秦时竹和他拜把兄弟陆尚荣都各占一路,肯……肯定是张大人出力的。后来,秦……秦时竹还保荐何峰做了制造局的总办,葛……葛洪义做了警务总办,现在混……混的都不错吧。”

“这倒是,不然何峰也不会造了枪先给秦统领送去,为了这事,在总督大人那都吵翻了天。”

“吵翻了天?徐大人后来连个责备秦时竹和何峰的话也没有,只说其余四家每家平……平均分配。哼,马龙潭和冯麟阁闹腾了半天,还不……不如我呢?”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枪还没分之前先给咱们送了200杆,后来每家明明是100杆的,但我每次去领的时候,何总办总是多给咱们十几杆的,子弹也多几箱,当时我以为您和他有交情,就闷声不响地收下了,现在想来,肯定是秦时竹授意的,不然这何总办对咱们也没这么好?”

“这就对……对喽!这秦时竹是你敬他一尺,他……他敬你一丈的人,所以我从来不……不去闹,不也过得很滋润,要枪有枪,要钱有钱的。去年过……过年,他送……送了你多大的红包啊?”

“整整五千两,大人应该比我多吧?”

“这……这回你总算聪明了,他送了我一万两,可……据我所知,那马龙潭和冯麟阁是一两也没……没捞到。”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我们都拿了好处,不给他办事也不行了,不然今年过年的红包就没了。这秦时竹,真是会烧香拜佛!”

“会……会烧香拜佛是不错,可……可你知道为……为什么从前的赵尔巽、增韫、张锡銮到后来的徐世昌、唐绍仪这些大人们都这么器重他呢,这就不……不光是拜佛的本事了。就连日本人那里他……他都说得上话。”

“日本人?不会吧?不过听说这次交涉铁路的事就是和日本人谈的,小日本还挺给他面子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吴大舌头诡秘的一笑,“当……当年南满铁路军火大……劫案你……知不知道啊?”

“知道啊,日本人派了个小分队把铁路扒了,把军火劫了,自己连根毫毛也没少。”

“什么日本人?那……那是秦时竹带人干的,这……这事,全奉天也没……没几个人知道。”

“啊,是他做的呀?!难怪小日本这么客气,原来是有交情呢!”

“还不光是这个好处,你……你说咱……咱们算是有炮兵吗?”

“算,也不算。说算是因为咱们手里有那么几门小炮,说不算是因为没几个人懂的,威力也不大,跟没有差不多。”

“可秦时竹的炮兵是日本人帮着训练的,手下的炮一堆呢,全部是从老毛子那里抢过来的,虽……虽然没有新军的多,但比起咱们巡防营来,可……可就是堂堂的炮营啦!”

“那我更弄不懂了,他为什么还要我们帮忙,他都比咱们强啊!”

“这……倒也不是,起码他的骑兵不如我……我们的,他还真有眼力,上来就挑中骑兵了。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那信中说我们能有多少好处?”

“好……好处他没明说,只说以后战利品按功劳分配,绝不亏……亏待我们,钱啊什么的都好说,先送我们10挺重机枪,400杆步枪,子弹一批。”

“这买卖值了,咱们现在一共也就12挺重机枪,还没打呢就送10挺,我同意出兵协助。”

“这次我……我自己带队去,也让他见……见识我……我吴俊升的本事,让……让他知道我……我不是光拿钱……不干事的主……”吴大舌头一激动,这舌头打结越是厉害。


1909年1月2日,载沣以宣统皇帝的名义下诏,“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袁世凯,夙承先朝屡加擢用,朕御极后复予懋赏,正以其才可用,俾效驱驰,不意袁世凯现患足疾,步履维艰,难胜职位。袁世凯着回籍养疴,以示体恤之意。”袁世凯算是到地府门口走了一趟,在取得英国公司朱尔典担保他生命安全的诺言下,才敢从天津回北京谢恩。随后,他的党羽唐绍仪、赵秉钧也相继受到贬斥。只有徐世昌最为老奸巨猾,勾结上了庆亲王奕劻,不仅没有罢官,反而内调担任了邮务部尚书。同年二月,原任云贵总督的蒙古人锡良接任东三省总督,此时的奉天巡抚换成了陈德全。徐世昌是看不见剿匪的胜利了,不过匪还是要剿……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