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54.首次南行.

7821144 收藏 11 118
导读:重生奋斗史 四.准备,从现在开始. 54.首次南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急急忙忙,将情报局成立起来,临时分为对内与对外两个分局,对齐先生比较熟悉,就任命他暂代情报局局长,先把机构框架构建起来,情报员培训搞起来.本来,我对情报工作只有道听途说,加上看过一些描述有特工生活工作手段的网络小说,还想去显显本事,哪知刚吹了三分钟,就给齐先生一顿嘲笑.

古往今来的情报手段,抛除后世的高科技因素外,没什么不同.帝皇密卫虽以防御为主,却决不缺少任何手段,只是要按我的要求,一贯态势从防御改为攻防兼备.

好好好,您各位都是大行家,正好不用俺操心.于是,我跟五家族在皇宫内的十个核心弟子密谋了几天后,随他们去了.只布置下任务.第一,留两个高手随身保护载淳,外围情报收集工作,自然会兼顾保卫皇上.第二,严密监视慈禧,弈沂,胜保等人,如果他们铁了心要勾结列强侵略军,妄图颠覆现有保皇政权,让他们人间蒸发.慈禧,你要是太不要脸,那我只好要你的命.第三,给情报局一年时间,最多在1863年春节前,调查清楚M国内战形势,我好见机行事.

十二月十一号,收拾好行装,其实就一套书法拙劣得手抄书,没办法啊,我不会叫任何人帮忙抄书.再就是一把代表身份的皇家专用宝刀.准备就绪,明早就出发去安庆见曾国藩.走前,召集了载垣端华肃顺,告诉他们,我将离开京城两个月,春节前回来.三人关心一阵监国王万岁的安危,说是召曾国藩进京为好,我自然不同意,他们也知道不能如此.见我坚持要去,不多说什么了.为了以防万一,是连威胁带恐吓,谁敢动我训练的军队,谁敢动我任命的人,回来后,不死不休.三大臣跪地上连声保证.

接着到上书房见着载淳,将前话一说,载淳着急,说我走了他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叮嘱他,上朝时装泥菩萨,多听多想少说话,实在要开口,先问问翁同龢,载淳犹豫着答应.

晚上,召见了翁同龢.一个多月前,从欧洲走私过来地机械设备和一批技师技工到了宁波,翁同龢这段时间正按我此前的安排张罗这事,还要兼顾与列强搞好关系,一直没和我见面,竟不知道我要去安庆.一听要离开两个月,大惊失色,极力劝阻.

"皇上年幼无知,列强虎视眈眈,朝臣后宫争权夺利,监国王万岁,京城只有您能镇守地住,您不能离开啊!"

"翁师傅,我的职责是监国,不能光镇守着京城,您知道的,我不想离开,可只能暂离.安庆之行,太有必要,非我亲去不可."

"没有其他办法么?"

"没有,我一定要见曾国藩,没他手下的精兵强将不行."

"那微臣该干什么?"

"跟载淳一样,多看多想少说话,呵呵,翁师傅,您无需我来教吧!保住自身安全即可,载淳于朝堂上请教您,谨慎应对众人反应,大事已有安排,小麻烦难免,翻天应当不会."

"监国王万岁何时起驾?"

"明日凌晨,孤身前往."

"孤身前往?这太......"

"翁师傅放心,能不利于我的人,八十年内不会有."嘿嘿,原子弹是八十年后出现吧?

"就算如此,来去至少行走月余,万一有什么事,该如何是好!"

"一个月,来去几个时辰足够了."我哪会浪费时间,到安庆就找曾国藩.不论是翁是曾,哪个人都会很快知道我从京城去安庆,当天走当天到,瞒也无用.咱是打死不说原因,神秘感要狠狠留着.

"监国王万岁,微臣极想知道后世是怎样一个世界."翁同龢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话.但我并没吃惊,相处两年多,翁同龢还没猜出点什么,那就不是翁同龢了.

"翁师傅看出什么来了?"

"监国王万岁绝不该是这时代之人,但微臣怎么也想不明白,还请监国王为微臣解惑."

"等从安庆回来,定与翁师傅做一夕长谈,不过我的话只会半真半假,全靠翁师傅自己分辨真伪了,哈哈......"我不可能全说出自己的来历,也不会死死隐瞒翁同龢这明白人,一通忽悠是肯定的.

"那----微臣告退."

"两月后见,翁师傅."

别过翁同龢,想想还有什么忘记安排地事务呢?想不出来,睡觉.

凌晨三点多醒来,不慌不忙洗漱完,四点左右,赶走身边服务人员,遥控飞艇降落近旁,抱着书和刀钻进舱内,夜长梦多,先升空再说.关舱门坐好,按下磁浮动力开关,飞艇稳稳当当轻轻巧巧升到千米高空.

朝向南方,先是手动操纵飞行一阵过瘾.这飞艇开起来特简单,两根操纵杆,一边管前后左右,一边管上下快慢,控制台上两排按纽,管什么都有中文标识,比汽车好开多了.

上下翻飞玩儿了半个钟头,不知飞到哪儿了.把两根操纵杆中置,飞艇进入自动控制状态.我调出世界地图到宽大得触摸屏上,点击清国部分,屏幕上就成了东亚地图,点击安徽,点击安庆,OK.飞艇自动调整方位,再将无级变速调一下,定为时速500公里,爽啊,这小飞艇最高时速竟达到八千,最底是零.听外星老大说,用最高速航行,能连续飞两年,中速飞行,适当使用,那要照一百年说.哎,真他妈牛啊.

俺孤身一人么,一路无话,大慨在七点钟,天已放亮,前方,一条大江在奔流,江对面,一座古城出现,安徽巡抚驻衙地安庆到了.俺原来那时代,安徽省会是合肥,在清朝时,还是安庆.安徽省名,就由来自安庆与徽州两府.清朝与太平天国的争斗,就在安庆打地热火朝天.今年到现在,安庆军械所这第一个近代兵工厂应该已经开始有产出了吧?明年,忠王陈玉成就阵亡于安庆,但我不会让这位名将凋零.

打开隐形装置,将飞艇下降到江中水上十米高度,等不远处一艘晨起地帆船驶过后,慢慢扎进江水中,只卷起一个挺大得旋涡,先进,太先进了,只要俺命够长,这飞艇的科技够骄傲到三十世纪了.

从水下航行到江边浮起,嗯,没人,驾飞艇上岸停好出来,将书和刀包好,连在防护衣上的遥控器一阵乱按,飞艇再次下水,到江心水底等俺去了.吕洞宾,亏你是神仙,远没外星老大气派,看人家给地好东西.

背着累赘得包袱,找上官道,朝安庆城而去.兵工厂啊,俺看你来了,曾国藩啊,俺靠你来了.游击队,交给了左宗棠,特种部队,暂时交给了李鸿章,但真正得野战军,还是你曾大帅有本钱,安庆,怎能不来!

幻想着美好未来,慢慢溜哒到安庆北城门,俺一个小孩子,要进城本不会有任何阻拦,可我背着把刀啊!这里三天两头儿打仗,守门军士哪个不是经验丰富,[啪啦]一声,两杆缨枪十字一架栏住我:"小孩儿,干什么的?还带把刀."

"呵呵,我找曾国藩,大哥别耽搁时间."我裂嘴笑着实话实说.

"大胆,曾大帅的名字是你个小崽子乱叫地么!"

"你敢骂我,等着瞧."我接头笑着威胁那俩军士.

"嘿,你个小孩儿怎么那么大胆子."守门军士看我太小,没动手动脚,反倒好奇起来.正在这时,军士被一个急匆匆赶来的军官推开,军官旁边,正是一个大内侍卫.

"主子,您怎么一个人来啦!您这不是让奴才们等着人头落地么."侍卫吓坏了,从凌晨开始,从京城来地侍卫与禁军兵卒就在曾国藩派出大批人协助下,散守到安庆四门周围了.这侍卫正与那军官在城门边闲谈,一转头望见我与两个守门军士纠缠,当时吓地冷汗直流,眼望着我嘴哆嗦着竟说不出话动不了脚.那军官看出不对,也知道监国王万岁正是个八九岁孩子模样,于是立刻冲了上来.

"多谢军官大哥,请问高姓大名."我先向那军官道谢.

那军官想跪下叩头,我一把拉住他,看看四周,的确不合适,不在做势,只是深深施礼:"不敢,末将周盛传."

嗯,周盛传,名人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