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二十一节 飞艇

秦时竹 收藏 10 29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二十一节 飞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8月,德意志第二帝国首都,柏林,提尔皮茨秘密接见了他安插在远东的格尔夫。

“将军阁下,这是最新的情报。”

“嗯,本年度英国海军军费分配表和无敌号战列巡洋舰的图纸。”提尔皮茨粗略地看了一下,“狡猾的英国佬,主炮果然是305MM口径的,还一直宣传只有210MM口径,幸好我们有神秘的情报来源。”

“可是,我们自己正开工建造的重巡洋舰E号(布吕歇尔号)已经计划采用210MM口径的,现在再更改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吧。”

“我当时就有种预感,感觉英国佬在欺骗我们,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的机会,现在这个情报证明了我当初的担心是对的。”提尔皮茨说,“所以海军又安排了新舰(冯•德•坦恩号战列巡洋舰)的建造,只是它的上面也只安排了280MM口径的舰炮,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将军,这个您不要过于担心,”格尔夫宽慰他说:“对方在移交情报时特意告诉我,别看英国人的军舰火力和速度都优于我方,但舰体实在过于单薄了,比不上我们军舰的生命力顽强。这就好比两个拳击手比赛,你打我三拳不碍事,我打你一拳你却受不了。另外,速度快也不是绝对的,只要我方能把握机会击中敌舰,他们脆弱的防护力必然承受不了,战斗中速度的下降是必然的。”

“所以,这需要帝国海军提高训练,强调第一次齐射的命中率。”提尔皮茨很自然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但是,”格尔夫有些迟疑,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对方也说,上面这种情况只适合光是巡洋舰队彼此交战的前提,如果有主力舰队的无畏舰参加,战斗进程会大不一样。他们说您是伟大的战略家,一定能想出合理的战术。”

听到这里,提尔皮茨笑了:“格尔夫,这最后一句话不会是你加上去的吧。说吧,他们有什么要求?”

“没别的要求,一个字‘钱’。要求提供情报费100万马克,同时安排3000万马克的贷款,条件同以前一样,贷款总额的80%以设备交货,这是他们详细的采购清单。”格尔夫把何峰的要求全部递给了提尔皮茨。

“他们的胃口是越来越大了。”提尔皮茨苦笑一声,“现在我成了是最受实业界欢迎的人物,源源不断的设备发往中国,这个订单估计又有不少人要眼红了。看在情报的份上,我也只好同意他们的要求。你回去后,抓紧和他们联系以便获得更多情报,同时向他们提出要求,将他们生产的物资以相对低价卖给我们,充当利息。”

“遵命,将军阁下!我三天后便启程回中国。”格尔夫敬礼后走了。


两个月后的奉天,制造局里(徐世昌给改的名字),生产热火朝天地展开,趁着休息时间,两个工人抽空在聊天。

“听说,何总办的第二个千金何雪琴前天满月了,大伙都在琢磨送什么礼呢?你送不送啊?”

“送,当然要送,何总办对大伙这么好,咱们要是不送,那良心可真是给狗吃了。你想啊,自从何总办掌权以来,我们的工钱都准时发放、从不克扣,还给大伙都加了工钱,虽然有多有少,但也是论功行赏,大伙心明眼亮,个个都很服气。”

“是啊,听说上回多发的赏钱其实是何总办自己的,总督大人因为他造枪有功,赏了他2000两银子,他可是一分没要,都分给大伙,还说以后要是再有仍然是这么办。我干了这么多年,见过的总办大人也有不少,他们不克扣工钱我们已经谢天谢地了,哪有何总办对大伙这么贴心的。”

“就是,所以咱们一定要好好干,给咱们大人长脸。”

“不过,听说最近大人遇见了烦心事,这两天也难得笑几回。”

“这是乍啦?”

“还不是咱们上回造的那500杆步枪,何总办都给秦统领的事。”

“这有什么,我听说何总办本来就是秦统领保荐的,造出了步枪,先给人家送去用用也是人之常情,投桃报李你懂不懂?况且,这些枪的工料、工钱都是秦统领自己出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事不知道怎么就传到马龙潭和冯麟阁耳朵里,他们两个也跑过来大吵大闹,非要何总办给他们也每家发500杆,而且要白拿,这事听说还闹到总督大人那去了。”

“真是不要脸,凭什么白拿,换了我,就是你给钱我也不卖给你!”


在另一处地方,秦时竹几个兄弟正在开会,周羽和夏海燕又生了个儿子(周文韬),海燕在家坐月子,自然不能来开会了。

“老大,这就是你的政治啊?”何峰一脸苦笑,“你知不知道马龙潭和冯麟阁这两个家伙这些日子为了枪的事天天来闹,非要白拿500杆。”

“我知道,这是我故意的,消息也是我走漏出去的。”秦时竹不慌不忙地说:“你们知道还有200杆去哪里了吗?”

“老大,你不会吧,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你是不是嫌事还不够多啊?”海强有些不满。

“少废话,听老大说完。”周羽瞪着海强。

“我猜准是送给吴俊升了。”葛洪义笑眯眯地说,“老大的分化计不错嘛,不然来闹的人还会有他。”

“还是洪义最明白我的心思。”秦时竹得意地说,“咱们就是要把吴俊升拉过来,让他明白,只要跟我们走,有他的甜头。本来打算把枪全部给他的,后来你多给了我200杆,我干脆给孙烈臣也装备装备。”

“嗯,老大的招不错,孙烈臣现在已经很服帖了,让干啥就干啥,整天笑呵呵地合不拢嘴,上次遣送部队他一点反对意见和不满情绪都没有,还主动帮我们做工作,说服那些不肯走的。”陆尚荣说,“看来以后吴俊升也会朝这个方向发展的。”

“那马龙潭和冯麟阁这两个烦心鬼怎么办,总不成白送他们500杆吧?”何峰还是有些不满,但比起刚才来,已经好多了。

“哈哈,你不用操心了,徐世昌那我已经帮你搞定了。”秦时竹笑着说,“徐世昌是个明白人,这是我自己出钱买的,不算什么大事,何况我表态,以后制造局生产的先给其余四家分配,等日后要有了其他新装备,再让我用也不迟。他还一个劲地夸我高风亮节呢。”

“所以当时我要造毛瑟1898式你偏不让,原来早就想好有今天啦。”何峰恍然大悟,“看来我的政治确实还不行。”

大家哄的一声笑了,秦时竹也忍不住想笑,“老何呀老何,我政治再行也变不出步枪来,你打算接下来生产什么?”

“当时立的军令状里有‘两年出机枪’的话,接下来准备生产轻机枪。”

“轻机枪?捷克造还是小日本的歪把子?”

“都不是,这两个以目前的技术力量恐怕还有些难度,还是先从简单的开始,打算生产丹麦的麦特森轻机枪,这是这个时代比较优秀的货色了。”

“行,积累经验后再生产别的,你再说说经济情况吧。”

“经过一年零两个月的建设,前几天弓长岭方面出铁了,估计三个月试产期的产量能达到三千吨,等完全正常后,年产量为生铁2万吨,钢1万吨;不过由于建设时已经考虑了扩充需要,打算明年搞个二期。”

“那你问德国人新贷的3000万马克打算怎么花?”

“大豆加工产业:制造和加工豆油、其他植物油和油饼、豆饼等,已购置豆饼压榨机(冷气式的)、干燥机、粉碎机,还需要建设仓库、油柜,作为储存场所;起始规模大豆100万斤,能出豆饼18000片,油50吨。需要在一切交通线上,遍设采购站,通过‘农民――当地粮栈――集散地粮栈――加工厂’这样一个系统运作,东北很适宜种大豆,原料绝对不是问题。

水泥产业:辽阳地区也有制造水泥的丰富原料石灰石和粘土,打算建设水泥厂,占地40万平方米,其中原料地28万平方米,其余为建筑用地,初期用两台Φ2×30米回转窑,设计能力年产量3万吨,三年后视情况扩建,可以增加一台Φ3/2.5×60米的回转窑,这样生产能力将达13.6万吨,主要产品为普通水泥和极细旱强水泥。

机械产业:全面设立机械厂,要分装配、旋盘、磨光、锻压、铸造、模型等各个部门,需要起重机、车床、钻床、镗床等各种设备,发电机和锅炉自然也是不可缺少的,可以考虑在整个工业区设立中心电站,统一调配;炼钢厂要添设电炉、汽锤、轧机等设备,增设炉材、刀具、热处理等部门,重点生产高速钢、轴承钢、不锈钢、合金铁等产品,这些都是军火的必要物资。

煤炭产业:继续开发阜新煤矿,增加设备,争取年产量达到50万吨,上次说的那些专家大都已经过来了,以后开发煤化工也不用太费心。

化工产业:肥皂作为日用品,在东北每年的消费量是300万两,需要填补的缺口为180万两。有一项1916年的硬化油专利,可以将大豆油运用于工业,原理是豆油以镍为催化剂再与氢作用后制造出固体脂肪代替动物脂肪。日本现在还是用鱼油在生产的,成本高多了。可以利用催化剂从水煤气反应中得到氢气,可以进一步用伍德法(二十年代专利)制造合成氨,到时候就有硝酸、硫酸、硝铵、硫胺等化工产品了。”何峰一口气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堆,听得大家都迷糊了。

“等等,老何,你说刚才可以得到氢气?”秦时竹有些兴趣。

“可以利用催化剂从水煤气反应中得到氢气,怎么啦?这个不难的。”

“好,太好了,飞艇有着落了。”

“原来如此,不过你也不能都让我搞啊,我忙不过来啊!”何峰大叫苦经。

“没事,这个时代中国人有人已经在研究了,我去看看资料,找到了告诉你,咱们把他请来不就结了。”秦时竹问葛洪义,“你的地盘怎么样了?听说徐世昌这个老狐狸很器重你。”

“不错,刚让我当了奉天警务总办,其实是让我主管三省警备,老狐狸原先是巡警部尚书出身,这个看得很重。他让我编练三省警察共4800人,警务学堂也要办好,更难得的是,我提议让黄炎培主持奉天新学堂的事也准了,大力发展新学。”

“4800人?胃口不小嘛,我们掌握的兵权看来会更多了。”

“老大,还不止这些,老狐狸交代了我一项秘密任务,要我打探三省大小官员,弄一个贪官名册给他,他要整顿吏治,烧第二把火了,还秘密拨了1万两经费。我打算这事让腾龙社去干,咱们也正好趁这个机会将情报网遍布整个东北。”

“这事你要小心,别弄的太多,毕竟现在的官场贪污受贿是普遍现象,四面树敌要不得,重点还是放在扩大咱们自己的情报势力上。”秦时竹交代葛洪义,“不然就是引火烧身。”

“我会注意的,警察嘛还是从大黑和你的两路当中挑。”

“你我的两路我基本整顿完毕了,按你的意思,孙烈臣为前路帮统,兼一个营的管带,海强做右路的帮统,小羽是营务参赞。”陆尚荣最近忙着改编部队,“孙烈臣本来的3000多号人已经精简了1000多了,剩余的两千等考核后打算再精简500,他们的战术素养还是可以的,只是文化和纪律上还要再强调一下,起码要好好学学《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现在每路10个营,额编是1万人,但目前人员已经超过1.1万了,我看咱们也不在乎钱,干脆每个营600,扩大到12000人算了。那样的话,除掉转业成警察的那部分,新兵会达到3成。抓紧训练的话,一年以后可以形成战斗力。”

“这样挺好,注意保密就行。”秦时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郭松龄已经从陆军学堂毕业了,我准备安排在警卫队里当排长,马占山可以考虑安排他做个马营管带,警卫队我让别人负责就行。”


第二天,秦时竹找到何峰,“老何,昨天我好好看了电脑的资料,先给你介绍两个人才――周文富和周文贵,这两兄弟可是大有能耐,后来大名鼎鼎的大连顺兴铁工厂就是他们的杰作。周文富有技术,懂钳工,周文贵会管理,现在这两人正在大连开铁匠铺,修配马车零配件呢,三年后他们就从手工作坊发展为工厂,并且仿制出日本最新式的榨油设备,绝对是机器制造的好手,趁现在还是个体户,赶紧收编过来,我们提供一切必要的条件,这两人肯定乐意,你的机械产业就有人打理啦!”

“那造飞艇的事有着落没?”

“也有,而且也是两个。谢瓒安(1892-1937),字圣安,他1899年就设计了中国最早的飞艇图纸,还有一项‘蔽日胄’新式帽的发明;另一个是余焜和,字植卿,今年他试制小型飞艇成功,但不为清政府所用。你看,理论家和实干家都有了,再加上我们的设备和财力,再造不出飞艇那真是天理不容了。”

“行,那就这么办。你也在家好好呆几天,听说嫂子快要生了。”何峰扮了个鬼脸,“你这个经常自诩为好丈夫、好父亲的还不赶紧守着?”

半个月后,沈蓉产下了一个女婴,秦时竹疼爱得不得了,按照夫妻俩以前的商定,就取名为秦芷颖――“芷若朝华,颖是明慧”……


谢、余二人接到造飞艇的邀请,都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英雄有用武之地;忧的是这位秦大人是不是三分钟热度,万一新鲜劲过了就不再支持怎么办?毕竟这些年两人为了这件事,没少遭受白眼和冷落。

等到这两人参观完弓长岭的产业后,稳稳地吃了个定心丸――财力和物资都不是问题。更绝的是,何峰还给了两人一堆图纸,说是从外国弄来的,只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制造,现在有了你们两个,就不用闲置啦。两人心里一股被重视、被赏识的感觉油然而生,都表示要好好干,早日造出成品。等仔细看过图纸后,两人大叹构思之巧妙、结构之合理,比他们以前设想的要先进不少,感觉自己的领悟力突飞猛进。秦、何两人只能暗自发笑,因为给他们的图纸是德国最优秀的齐柏林式飞艇式样,是飞艇领域的巅峰之作,这两人看了当然要大加赞叹了。何峰比较谨慎,让他们按这个图纸,缩小比例,先造个小的,积累经验以后再造全尺寸的也不迟,说得这二人是连连点头。

一个月后,第一艘小型试验飞艇已经造好了,秦时竹、何峰、陆尚荣一干人等前往观看,只见飞艇纺锤型的外壳、灰色的蒙皮,下面的吊篮部分有两台发动机驱动螺旋桨飞行,当然发动机是进口的。在谢、余二人的操作下,沙袋从吊篮中抛落了下来,飞艇缓缓地升空,紧接着螺旋桨开始了旋转,飞艇晃悠悠地向东南方向飞去,很快在人们的视野里成为一个愈来愈远的小黑点。等飞艇转了个弯飞回来时,黑点才越来越大,硕大的身躯在底下的人看来,更象是一截飘在空中的雪茄。这种体积在一般人看来已经够大了,当然秦时竹他们作为未来人知道这不过是小儿科。

地上旁观和担任警务的是陆尚荣的特种兵(为了掩人耳目,对外宣称是陆统领的卫队),这些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心想自己今天算是开了眼,居然看到人能够造出会飞的怪物,要不是接受了不少新思想的熏陶,大部分人肯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在当时的中国,懂得这个的恐怕一百万个人里都没有一个。

飞艇在释放掉一些气体后缓缓地降落了,大伙心头自然都是成功的喜悦。谢、余二人从里面出来后,一脸的兴奋,不过也没忘了正事,“这是小型飞艇,总载重量600斤,可以乘坐4个人,速度一个时辰大概可以飞200里。今天的试验看来很成功,我想,再造个大一些的也没问题,只是需要更多的银子。”

“钱的问题你不要担心,我会尽量满足的。”秦时竹言犹未尽地问,“下次你打算造多大的?”

“下次造个中型的吧,把软式气囊改成硬式,总载重量打算在2000斤左右,当然体积也会更加庞大。”余焜和说,“何总办给我的那个图纸是大型的,要四台发动机,我的意思还是稳妥起见,一步步来。”

“行,就按你的意思办,一口吃不成胖子。”何峰表示同意,“工人全部从厂里调拨好了,一切由你们两人指挥,只需要提前和禹子谟先生打个招呼,他会全力配合你们的。”

“好,我们一定尽快完成任务。不过这飞艇是造出来了,还请秦统领给取个名字。”谢瓒安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就叫飞天吧。”秦时竹沉思了一下,取了这个名字,“以后的飞艇一律以飞天命名,视型号大小冠以小、中、大之分,如小飞天、中飞天等。”

“我看这次要造就造两艘吧,我手下卫队正好分两拨训练。”陆尚荣提议,旁边是跃跃欲试的钟移动和刘翼两人。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和众多工人的协助,接下来的两个月就造了两艘“中飞天”,谢、余二人紧接着去研究“大飞天”了,而特种兵就利用这三艘飞艇开始了训练。

训练的科目主要是三个:一是在飞行过程中的射击打靶,具体又分为静止状态、低速状态、全速状态,再细分为机枪和步枪;二是投弹,同样也是在三个状态下,炸弹又分集束手榴弹和航空炸弹(五公斤、十公斤和二十公斤三种,制造局自制的);三是空降,在静止状态下,飞艇悬停在空中二十米,特种兵顺着绳子往下落,一舱十五个人,除三人留守外,其余都要飞速从空中降落到地面,这也是三个科目中最难的。

至于那艘“小飞天”就成了钟移动和刘翼两人的指挥艇,特别是在空降的时候,不断高呼“快!快!”,在他们严格督促和相互比武的推动下,手下的特种兵已经完全掌握了飞行要领,射击和投弹的命中率越来越高,空降的时间也越来越快,以现代的观点来看初步具备了快速反应能力,可以实施大范围转移作战了。美中不足的是,“中飞天”可载人数还是太少,大家都热切渴望着“大飞天”的早日降临。

为了遮人耳目和扩大生产场地,禹子谟在何峰、秦时竹两人的授意和徐世昌的批准后,将弓长岭公司的范围同时向西南方和北方两个方向扩大,前者的界限到了樱桃园、王家堡子、关门山一带(已经属于鞍山矿脉了),后者到了辽阳正东四十公里的地方。仅仅以5万多两银子的代价,就又获得了4万多亩土地(很多官地是不要钱的),督办费则提前上升到了一万两一年。

对禹子谟个人来说,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产业体系的日益完整,使得他愈发确信“实业救国”这条路是对的,虽然他只是个经理,但同样受益非浅,无论是在人格上还是谋略上,他都深深服膺于何峰、秦时竹他们,在他们身上,他仿佛看见了中国未来的希望。年底的时候,借着奉天巡防唐绍仪访美的机会,秦时竹帮他疏通关节,促成了他儿子禹奋进去美国留学。再早些时候,侄儿禹清明已经被何峰安排去德国留学了,他们都已经18岁了,是该出去见见世面了。陈若愚还小,不到出国的年龄,只能去奉天新学堂读书。小家伙虽然起先吵吵闹闹不乐意,但读了几天后就喜欢上了那里,还一口一个黄先生(黄炎培)怎么说,由于天资聪颖、基础扎实,直接就读了中学堂二年级,同学都要比他大个两三岁。子女们的纷纷离家,使得禹子谟有时不免感觉一丝寂寞,但更多的时候体会到了一种为理想而奋斗的充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