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九节 产业

秦时竹 收藏 9 32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九节 产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何总监回来啦!”秦时竹他们正在开会,突然接到何峰归来的消息,一个个起身迎接。

“老何,这一个多月可想死我了。”海强嬉皮笑脸地说。

“老何,这一个多月外国面包吃不惯吧,人都瘦了一圈。”海燕关心地说,“我让他们好好安排一桌,晚上给你接风洗尘。”

“谢谢大家关心!”跟洋鬼子周旋了一个多月后终于听到熟悉的声音,何峰也是满脸激动,“你们都好吧?”

“我们都好,你要不要先回去看看老婆孩子啊?”

离家一个多月了,也确实挺想郭静和女儿何雪宜的,何峰狠了狠心,“等会回去看她们吧,我先把要紧的事和大家说说。”

“看老何笑容满面的样子,事儿八成办妥了,怎么样?我的货色德国人满意吗?”葛洪义准备了那些情报。

“不错,事情很顺利,甚至比想像的要顺利。”何峰掏出了一堆合同书,“这是我和德国德华银行方面的贷款协议,贷款总数一千万马克,其中手续费百分之一,就是九九折,全部以工业设备交付;前十五年只付利息不还本,利率百分之五,后十五年既还本又付息,年利率百分之八;我方可以提前还款,但本息合计的总额不能改变,也就是我方总共必须支付1950万马克;贷款以机器设备做抵押,如若逾期的话,每逾期一年,利率上升一个百分点……”

“这条件不算苛刻,更重要的是,我压根就没想过还。”秦时竹很得意。

“老大,我还额外问提尔皮茨要了50万马克现款算是情报费,支票在这里。”何峰掏出了支票给大家看,“只是你这不打算还是什么意思,这些可都是用机器抵押的,总不能我们最后为他人做嫁衣裳吧?”

“我说老何,你还真是老实,这次谈判看来是难为你了。”秦时竹笑着说,“历史上在一战后,德国由于无法支付赔款,引发了鲁尔危机,货币是急剧贬值,1923年马克对美元的汇率从上年的1000:1下跌到42000亿:1,等于是废纸一张,买盒火柴都要一麻袋的钞票,咱们就那个时候还款好了。”

大家听了起先是目瞪口呆,转眼又笑成一团,“哎呀,这回真是大大地发了呀!!”海强吐着舌头:“咱们就拼了命地贷,每人都贷成一个亿万富翁。”

“这是好事,老何,你立大功了。”海燕接着话茬,“以后你就贷新债还利息吧,能贷多少全靠你的能耐了。”

“早知如此就不必和银行多废口舌了,”何峰做懊悔状,“对了,洪义,你的间谍名单我也帮你卖了个好价钱,每人十万马克,外加一笔2000万马克的贷款,不过要等到设备到了才能开始这次交易。”

“老何,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葛洪义的话令人不知真假。

“老大,那在弓长岭圈地的事怎么样了?采矿还有冶炼设备从德国本土运来,大概两个月后到,奉天机器局做弹药的机器从山东运来,大概是半个月,随同而来的还有一批德国工程师。我正好利用这其中的时间差去看看场地,然后回奉天主持机器局去。”

“圈地的事,都是禹子谟在办,听说很顺利,具体情况我明天陪你去看看就知道了。”秦时竹充满人情味地说:“要紧的事都说完了,你也赶紧回家看老婆孩子吧!!”


在弓长岭的地方,禹子谟正指挥一大批农民工(请原谅我用这个词,这些人昨天还是农民,现在已经是弓长岭公司的工人了)在干活呢,看见何峰来了,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何总监,你总算回来了,设备都有着落了吗?”

“都订好了,大概两个月以后到,你这圈地的事怎么样了,看样子热火朝天啊。”

“还算比较顺利吧,”禹子谟指着地图说,“你看,从北到南,弓长岭、矿石岭、兴隆寺、大小砾子、黄泥岗、南山坡等,都是公司的地盘,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有八千多亩地。”

“这么多啊,那要多少银子?”

“还好,不算很贵,其中只有六成算是私地,其余是官地,既然是官督商办,那么官地就不用出钱了。在私地中又只有不到四成是耕地或住宅,其余不是荒山就是荒地,所以总共才花了两万多两银子。”

“他们都情愿卖吗?农民怎么安置的?”

“一般小老百姓听说是官府出面买地,都比较顺从,再加我们出的价也是很公平所以没费什么周折。倒是有几个地主哼哼哈哈不太肯,想漫天要价,秦统领带领卫队到他们那喝了壶茶就都老实了。”

何峰哭笑不得,把目光投向秦时竹,秦时竹一脸无辜样――别看我,我什么也没做。

禹子谟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眼神,光顾自说了下去:“失地的农民我都安排进公司做工人了,好歹给他们一个养家糊口的地方,由于工资比别处高一些,又答应他们可以帮他们盖房,他们倒都是感恩戴德的。”

“你看,那里我打算弄成住宅区,”禹子谟指着一处很多人在干活的地方,“到时候所有的工人都住那里好了,再有个把月就都能完工。”

“你这么办万一以后德国专家来了说不合适怎么办?”何峰有些不放心。

“不碍事,洪义给了我一张地图,说是老毛子以前打算怎么开发的布局图,我就按图筹划,保证错不了。”

什么老毛子的布局图??何峰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是葛洪义把电脑里现成的厂矿图糊弄给禹子谟了,不能说实话就只好骗他说是老毛子的,反正禹子谟也不会找人应证。

“那在太平镇上的几个德国技师来看过没有,他们对矿产分布有什么想法?”

“看过啦,评价都很好。”禹子谟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别看上面这一层都是贫矿,可是往下5米就都是富矿了,平均品位在69%以上的有四五百万吨呢。”

“不过也不全是好消息,我知道这里的铁矿石含硅量偏高,有6%吧,一般的冶炼方法可能效果不好。所以我特意聘请了一个德国技师团,打算采用预备精练炉与平炉合并法冶炼”何峰早就看过后世的生产可行性报告了。

“何先生还真是料事如神。”禹子谟一脸佩服样:“那些德国技师也是这个建议,正打算找你商量怎么办呢,没想到你已经把问题解决了。”

“那这里就拜托你了,我马上就要回机器局去了,那里还有一大堆事呢。”

“行,你忙你的吧,这里我还能应付。”禹子谟又加了句,“实业救国看来不是梦啊!”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好事是接连不断的发生:

七月下旬,何峰接收了制造弹药的设备,开始在奉天城郊北大营的地方试制起来;

八月中旬,陆尚荣和徐志萍夫妇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为陆国威。同月,秦时竹的右路,以及陆尚荣的前路各扩编一个营;

九月上旬,盼望已久的工业设备运到了弓长岭,随同前来的还有一个近30人的工程师队伍,其中有一个格尔夫,是海军部安排的线报,持外交签证,公开身份是领事馆的三秘,何峰极其慎重的将间谍名单交给了他;

十月,葛洪义正式被任命为奉天警务局长,赵尔巽赞他“试办数月,城乡内外昼夜有人梭巡,凡宵小之徒,皆为敛迹,廛市一清,商民翕就安之。”官职相当于五品候补道,下设总务、行政、司法、卫生四科,加紧在各地设立分局,同时准备筹划警备学堂、普查户口、修建新式监狱,腾龙社也趁着这个机会将触角伸到奉天各地;

十一月下旬,自称“包办婚姻好”的夏海强也结婚了,娶了当地一个绅商陈茂德的女儿陈月英为妻,虽然是包办,但小两口婚后感情很好,又添了四个小舅子(陈明义、陈明礼、陈明孝、陈明忠)做帮手,套用他的话来说是“先结婚再恋爱”;

十二月,何峰将制造弹药成功的消息向赵尔巽做了禀报,其实他早就能成功生产了,但他还是悄悄地先为秦时竹、陆尚荣两路人马生产了100万发才上报。将军大喜过望,正式将奉天机器局改名为奉天兵工厂,委任他为总办,官职相当于五品,同时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又额外加拨了13万两银子作为经费,布置的新任务是“一年成步枪,两年成机枪,三年出火炮”,希望用六年时间赶上汉阳兵工厂的水平;

1907年一月,提尔皮茨根据格尔夫获得的名单一共在海军系统里揪出七个间谍,同时顺藤摸瓜,在德国总参谋部、陆军系统等要害机构又抓出十一个各国间谍,德国媒体大肆渲染间谍危机,德外交部奉命频频向英、法、俄三国抗议,一时间仿佛海军成为了德国唯一有效的反谍机构,提尔皮茨好好地奚落了其他部门一通,为争取军费获得了有利的条件。于是,何峰除了两百万马克的情报费以外,又获得了一笔2000万马克的贷款;

二月,葛洪义和禹芳夫妇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为葛春晖,与此同时,奉天全省警察扩充到1800人,由于办事公正、处置有力,连日、俄驻奉天总领事都不得不表示称赞,葛洪义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挂满了各地送来的锦旗,他自然借花献佛,让底下折腾了不少歌功颂德的匾额给赵尔巽,大大满足了将军的虚荣心,连远在京城的民政部尚书徐世昌也来公函褒奖。

大过年的,秦时竹他们召开战略会议,因为有大事要发生了。

“下个月,东北就要开省,设立督抚制度,总督是徐世昌,奉天巡防唐绍仪、署吉林巡抚朱家宝、段芝贵赏给布政使衔署黑龙江巡抚。这些人都由袁世凯保荐,尤其段芝贵是袁的私人,后来有干殿下的称呼,差不多等于差官了。”秦时竹很严肃地对大家说,“除了人员,军队也要开进来,张勋的八营北洋巡防队去年已经到奉天了,这还没完,今年曹锟的第三镇、卢永祥的第五协、王汝贤的第二协,还有孟恩远、倪嗣冲等都要跟着过来,将来还有新军第二十镇。”

“看来这徐世昌铁了心要把整个东北变成北洋的势力范围了,我们形势吃紧啊,老大要不要我们也投靠北洋系?”周羽也被吓着了。

“投靠是必须的,不然我们就混不下去,但又不能走得太近,因为徐世昌呆到1909年又要回去,如果跟他捆在一起我们就要倒霉。”秦时竹想了想,“何况明年慈禧和光绪都要死了,到时候摄政王载沣监国,头一个要拿袁世凯开刀。我们要是和北洋靠得太近,他不敢拿袁世凯怎么样,对付我们可是绰绰有余。”

“哎呀,这可难办了,不投靠不行,投靠得太近也不行,乖乖,老大你可要拿定主意啊。”夏海强给自己壮胆,“只要跟着英明的老大,我们一定能从胜利走向胜利!”

大伙扑哧一声笑了,这海强绝对是个活宝,不做个笑星真是浪费人才了。

“老大,我有好主意。”葛洪义一向以鬼点子多出名,“第一,按历史上张作霖的既定方针办;第二,加速发展洋务,让奉天的局面没有我们不行;第三,韬光养晦,暗地扩张,实在不行铤而走险,提前发动革命。”

“张作霖的经验要吸取,洋务要大发展,革命现在还不行,绝对是下下策。”秦时竹问何峰:“老何,你的兵工厂弄得怎么样了?”

“兵工厂那边弹药供应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已经按你的要求开始试制M1888式步枪,就是所谓的‘老套筒’,估计不出数月就能成功,进而大规模生产,只是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不仿制现在最新的毛瑟1898式?那个也不费多少力气呀,这1888式还不如我们手里的三线步枪先进呢。”

“老何啊,搞技术你是专家,搞政治你还不行。”秦时竹诡秘地一笑,“我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你只需提前生产300杆然后送过来就可以。”

“老大你怎么这么神秘兮兮?”何峰不满地嘀咕了两句,又开始介绍下去:“产业分成三块,太平镇方面,一切维持生产,煤矿、铁厂稳中有升,自行车已经开始销往关内,这是我们的大宗利润来源;弓长岭方面,设备安装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厂区铁路和供水系统都已建设完毕,目前开始安装高炉和安排矿山试采,不过试生产起码还要再过四个月;新获得的贷款我是这样分配的,300万马克用于阜新煤矿的设备扩充,预计产量近期能达到13万吨一年,远期可上升为20万吨一年,600万马克用于修筑厂区到铁路线的简便铁路,包括机车和车厢,安排1000万马克从德国购买发电机、电话交换机、发报机等设备,作为在省城成立电报、电话、电灯公司(简称三电公司)的骨干设备,第一次的50万马克情报费已经作为利息支付了,剩余的300万(包括200万情报费)我准备用来做流动资金。”

“这样安排是可以的,只是人才怎么办,不能处处都依赖德国人吧。”

“从汉阳铁厂方面挖来了吴坚伟、李维忠,这两人都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冶金专业,是矿治专业的行家里手,要不是他们两人面临商业受贿案的困扰,这个墙角是决计挖不动的,另外象邝荣光、吴仰曾、黄耀昌、唐安国等著名矿业工程师,罗国瑞、黄仲良等对煤矿和铁石深有研究的专家都在陆续挖角之中,他们是中国近代矿业的先驱,等他们到齐,我准备开一个矿业学堂,好好培养人才,地点就设立在弓长岭,方便实习。”

“光有专家不行,还得有熟练工人,这个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主要是禹子谟在操心,总的说来,一部分是在太平镇上培养的,一部分是在詹天佑的铁路局那里培训过的,还有一部分干脆就是从各省机器局挖人,目前总人数已经达到3000多了,应付生产肯定是够了。”

“光有这些还不够,以后我们会有更大宗的产业要经营,还要大力发展人才,现在奉天有两级小学堂、中学堂和师范简易科传习所,我的意思是合并起来统一设置一个新学堂,下设文、理、工、农、医等各科。”

“这样好是好,可是谁来主持呢?还有徐世昌会不会同意?”葛洪义有些疑虑。

“人员我已经想好了,非黄炎培先生莫属,徐世昌应该会同意的,不过由你来提这个建议比较妥当,毕竟你现在兼警备学堂总监嘛,功能相近。”秦时竹接着说,“唯一令我感到担心的,是我们的财政能不能支撑如此快速的发展。”

“老大,这个你不要担心。”夏海燕掏出了财政报告,有根有据的念了起来:“前年结余219127两,去年由于开发了自行车,加上煤矿、铁厂等的净收益,一共为368784两,除掉部队开支(内含腾龙社和特种兵大队)232034两,提前上交的督办费15000两,你用来官场打点费用21000两,我们各家开支7978两,弹药制造费用13119两,购买弓长岭私地的21008两,今年共结余81764两,财政总结余300891两,考虑到老何手里还有300万马克的流动资金,可以说是十分充裕。”

“等今年弓长岭正式投产以后,那钱财收入还要多。”秦时竹兴奋地说,“大黑,咱们再把部队扩充一下,上头说可以再增加一个营,咱们营的总数是不能更改的,可以在每营的人数上做手脚,扩张成每营 600人吧。”

“那好极了,这样我们手里能达到近9000人,加上后备营的1400人,葛洪义手里的警察部队1800人,兵力总和已经超过12000,相当于北洋一个镇了。”陆尚荣言犹未尽地说:“真想多扩点,但速度过快实在难以保证战斗力。”

“那给腾龙社也多拨一点把,我想在全奉天建立情报网。”

“好,就请海燕每月给你加拨费用2500两,尚荣的特种兵再加拨500两。”秦时竹提醒大家,“钱我是给你们了,但一定要小心、低调,千万不能弄出麻烦来。”

“再请洪义想想办法,搞点情报卖给提尔皮茨,多弄点贷款花花。”尝到了甜头的何峰一发不可收拾……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