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八节 交易

秦时竹 收藏 8 14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八节 交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啊,亲爱的何先生,很高兴再次遇见你,不知这次来需要我帮些什么忙。”看见何峰的来访,德国驻青岛领事一脸的笑容。

看着他的笑容,何峰心里有点好笑:这家伙八成又指望我给他送钱了。为了购买顺利和招募技术人员,何峰每次购买设备都会送给领事一千、两千马克(一海关两可兑换3.055马克)的,当然严格说来这不算行贿,只是对他中间牵线搭桥的报酬,而领事也是个识趣的人,经他介绍的无论是设备还是技师都是比较优秀的,从这一点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守信的商人。

“沃恩斯先生,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您猜的不错,这次我又有买卖要做。”

“来来来,亲爱的何,请坐!”领事听到“买卖”两字,高兴得两眼放光,仿佛又看见几千马克在向他招手。“给何先生来杯咖啡。”

“是这样的,我已经被盛京将军任命为机器局总监,想再次采购一些机器设备,想必阁下乐意帮忙吧。”

“当然,当然,首先恭喜何先生升迁,我们以后的合作自然会更加密切,只是不知道你这次需要采购些什么。”

“这次的货比较重要,需要去德国一趟,而且要跟随领事先生一起去。”何峰故做神秘:“如果这次事办成了,我将提供一万马克的酬金以示感谢。”

“哦?看来这次的买卖不小,需要我提供什么样的帮助?”一万马克啊,足足是以前的好几倍,可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我想会见贵国外交部或海军发展部的高级官员,只要您带我和他们见上一面就可以。”

“海军发展部恐怕不行,我认识的朋友级别都不够,最高是个少校;还是外交部吧,我正好要回国述职,可以带你去见远东司的道恩先生,他是我的上司,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只是我不明白你要做什么,你是个工业总监,应该会见诸如工商、实业界的人士才对啊。”

“这个不急,等我办好了这件事,自然会去会见他们的,阁下只需帮我这个忙就可以。”

“我越来越不懂你们中国人了,不过看在钱的份上,我还是帮你一把,你可不能反悔哦!”

“放心吧,只要您说的那个道恩先生能接见我,你的酬劳是少不了的。”

……


十天后,何峰跟随沃恩斯领事坐上了前往德国的海轮,面对一望无垠的大海,他心潮澎湃,想到此行的使命,暗暗给自己鼓劲:“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柏林,德意志第二帝国首都,在外交部里,沃恩斯在向他的老上级和老朋友道恩汇报山东的情况,听到了青岛市政建设深入发展和教案的减少,尤其是德国商业的全面扩张,道恩很高兴,拍拍他的肩:“你干得很好,我要提请部长嘉奖你。我们好像也好久没见了,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客!我那还有两瓶名贵的葡萄酒,你有口福了!!”

“谢谢阁下的盛情!我此次来,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有一个私人朋友,是中国人,他想见见您!”沃恩斯很紧张地望着道恩,心里直念叨:一定要答应啊,那可是一万马克呢!!!

“中国人?”道恩皱起了眉头:“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不妨就见一见吧,不过我可不希望和你共进晚餐的时候还有中国人在旁边。”

“那是,那是,他现在就在外面的咖啡馆,如果您同意的话,就去那里见一下好了。”


“何先生,这就是远东司的道恩先生。”沃恩斯当起了介绍人。

“您好,很高兴见到您!”何峰满脸堆笑。

“你的德语说得很不错嘛!”听到何峰一口流利的德语,道恩本来比较不屑的神情消失了一半。

“您过奖了。”何峰招呼了侍应生过来:“给这两位先生每人来杯咖啡,要最好的!”

“听沃恩斯说你想见我,有什么事吗?”看到何峰大方的表现,道恩对他稍许有了点好感。

“阁下,我是中国奉天机器局的总监,到德国来采购一些设备,还有……”

“可是我是外交部的官员,你是不是找错人了?”道恩不等何峰说完,就打断了他。

“是这样的,我本来想见海军发展部的官员的,但是沃恩斯先生说他不认识高级官员,向我推荐了您。我相信阁下一定认识帝国海军发展部的高级将领。”何峰打开随身携带的包,拿出了几张图,“希望您能够把这个呈给提尔皮茨将军。”

“恩,这好像是一艘军舰的图纸。”道恩虽然不懂海军,但还是看出来了,“你设计这个有什么用呢,我们德意志帝国有世界上最优秀的设计师,比中国人强一百倍,不不,强一万倍!”

“我承认贵国的优势,但是,希望阁下本着一切为了德国的忠诚,将这个送给提尔皮茨将军过目,我相信,他一定会感兴趣的。”

“你们中国人真怪?!”道恩嘴里嘟囔着,一边不太情愿地将图纸收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帝国海军发展部里,提尔皮茨将军开始了办公,他唤来他的副官,“汉斯,有什么重要文件需要我签字的吗?”

“将军阁下,有很多,我都整理出来放在你的案头了。”汉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外交部远东司的道恩先生给您送来了一些军舰图纸,要不要呈给您看?”

“外交部?远东司?我们平时和他们没有多少来往,还军舰图纸?道恩先生是不是自己昏了头了,连他自己是哪个部都搞不清了?”

“将军。道恩先生声明说这是一个中国人送来的,如果您觉得实在无聊,不妨付之一笑!”

“中国人?不妨付之一笑?既然是不妨付之一笑,汉斯你直接帮我扔掉算了,现在这么忙,不值得为这个不妨付之一笑的东西浪费时间。”

“是!”汉斯敬个礼后转身便欲离去。

“等等,回来。”提尔皮茨突然改变了主意,“拿过来让我看看这个不妨付之一笑的东西,我要留着做证据,告诉国会议员们那些外交部的官员有多蠢,这样明年分配预算时就可以为帝国海军多争取一些。”

“是!”汉斯恭恭敬敬地递了上去。

提尔皮茨展开图纸,刚看了几眼,马上急速地翻看其余部分。“汉斯,快,快请道恩先生到我这儿来,就说我对他的图纸很感兴趣。对了,让他把那个中国人也带来。”

“是!”对将军前后判若两人的态度,汉斯感觉十分奇怪,但他是个优秀的德意志军官,能不折不扣地执行上级命令。


听到提尔皮茨让他前去的消息,何峰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快成功了,跟随道恩进帝国海军发展部的时候,他暗自思忖应该怎么应付等会即将出现的局面。

“将军阁下,道恩先生来了。”汉斯响亮地汇报。

“汉斯,你干的很好,请给这两位客人来点咖啡和点心,然后就没有你的事了。你出去为我站岗吧,记住,我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办,不能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遵命,将军阁下!!”

“很高兴见到两位,道恩先生,你是不是该介绍一下你的朋友?”提尔皮茨微笑着问。

“将军阁下,请允许我自我介绍吧。”看着身着笔挺的将军制服,挂着闪闪发亮的银饰章的提尔皮茨,何峰对这位德国远洋舰队之父产生了由衷的敬佩感,“您可以称呼我为何峰,我来自于遥远的中国东北,目前的身份是一个省机器局的总监。”

“何先生的德语说得很不错嘛。”的确,每个初次见到何峰的德国人都有这个感觉。

“谢谢伯爵先生的夸奖,”何峰笑了一下,“您邀请我来,肯定不是想听我说德语的吧。”

“对,对,我更关心这些图纸,你能告诉我这些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吗?还有,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剩余部分在哪里?”提尔皮茨晃了晃手里的图纸。

“看得出来将军阁下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剩余的部分我当然都有,不知道您需要吗?”

“将军阁下,能否冒昧地问一句?”一旁的道恩插了嘴,“这些图纸究竟是干什么用的,何先生一直对我保密,丝毫没有透露一点消息。”

“哈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英国刚刚下水的‘无畏’号战列舰的图纸。亲爱的何,我说得对吗?”

“将军阁下,您真是好眼力,您说得一点也没错。”

“啊!?”道恩惊讶地张大了嘴,“这不可能,这是英国佬的最高机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会错的,道恩。”提尔皮茨微笑着对何峰说:“能不能让我看看其余的部分?”

“当然可以!”何峰从随身的大皮箱里又取出一大摞。

提尔皮茨一张接着一张看过去,“不错,从船体结构到动力系统,再到火炮系统都齐全了,除了个别地方有些不明显的错误外,很完整。当然这些错误不碍事,我们的设计师会弄明白的。”

还有错误啊?何峰心想:来之前,葛洪义先用相机把电脑里的图片一副副拍下来,然后交给几个女眷和禹家几个子弟画图,当然不能告诉他们实情,只能骗他们说是绘图课练习。十多个人整整弄了十天,反复检查,居然还是让提尔皮茨发现了错误,看来回去还要再敲打敲打他们要仔细、仔细、再仔细。

“让伯爵先生见笑了!”何峰对提尔皮茨的眼力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我所关心的是,这些是你从哪里弄来的。你不会告诉我是你做梦想出来的吧!”

“那当然不是,既然已经知道是英国人的货色,那么是谁的就应该从哪里来。”

“你是说从英国佬那里?”提尔皮茨眉头一扬,“你是怎么弄到的,这种情报,连帝国最精干的间谍都很难成功。”

“这个嘛……”何峰打了个哈哈,“将军阁下就不要太关心了,反正我有自己的情报来源。”

“如果你不说明的话,我会拒绝合作,甚至把你抓起来。”提尔皮茨开始了威胁。

“哦,真的吗?那我只能选择和该死的英国佬合作了,虽然我是多么地讨厌他们。”何峰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有些戏虐地说。

“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这里吗?”

“将军不会说真的吧。”何峰又掏出一张纸递给了提尔皮茨,“您看看这个,再做决定也不迟。”

提尔皮茨接过纸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原来上面是他近期刚修订完毕,准备提交讨论的新的海军造舰计划。“你,你是间谍,说,你究竟为哪个国家服务?”

“将军不必紧张,这些全是英国佬潜伏在帝国海军系统里的间谍所搜集的情报,我在搜集的时候顺便也拿来了看看。”何峰知道这个打中了提尔皮茨的要害,“多么庞大的计划啊,在1914年要达到拥有13艘无畏级战舰、5艘战列巡洋舰、22艘老式战列舰、32艘巡洋舰、114艘驱逐舰和30艘潜艇的规模,要是让可恶的英国佬知道了,他们一定会害怕的。”

“不不不,绝对不能让该死的英国佬知道。请告诉我,海军里究竟哪些人是英国人的间谍?”提尔皮茨急得满头大汗。

“我看将军阁下不必知道了吧。”何峰不紧不慢地说,“反正您也不在乎和我合作,我想我可以去见见瓦尔特*尼科莱上校(德国情报部负责人,隶属总参谋部),估计他会对这些间谍感兴趣的。”

“不不不,何先生,请不要介意我刚才对你的无礼。”提尔皮茨心想:要是这事情捅到尼科莱那里,还不知道被他嘲笑成什么样子,海军里居然出了败类,传出去丢人还是小事,万一总参谋部以此为把柄,在军费分配时压制海军要求那才真是划不来。“中国有句古话,叫‘解铃还需系铃人’,何先生既然知道了间谍,不妨让我们一起来解决。”(1896-1897年提尔皮茨曾任在东亚的德国巡洋舰队最高长官,对中国文化有一定的了解)。

“德意志,德意志,高于一切,高于世间所有万物……”何峰轻轻哼起了德国国歌。其余两人心里一凛,也跟着唱了起来,“…………统一、主权和自由,是我们千秋万代的誓言。为了实现这使命的荣誉,为了德意志祖国永远的繁荣昌盛!”

还没有唱完,这两人已经是激动得热泪盈眶,连一个外国人都能唱德国的国歌,说明了德国的伟大、光荣。这个人不简单,一定要利用好他,解决德意志民族中的某些败类,这是两人的一致看法。

“我对德国怀有诚挚的感情,对帝国的军人和官员有很高的敬意,我也很不愿意看到某些败类给德国抹黑,我很愿意帮助你们。只是没有想到将军阁下是这个态度,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国歌里怎么说的,一切为了德国,难道你们非要把我推向英国佬一边吗?”何峰加大了语言打击力度,心里直想:洪义鬼点子就是多,出发前非让我学德国国歌,看来这个心理战又派上用场了。

“何先生,恐怕您误会了,将军阁下只是表示他的谨慎态度,不希望来路不明的情报干扰他的视线,现在已经证明了你的情报是有价值的,我们可以谈谈怎么合作了。”道恩出来打圆场。

“对对,何先生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出来。”提尔皮茨乐得顺水推舟。

“那么请问将军阁下,那‘无畏’号的图纸有价值吗?”何峰决定一样样来。

“有,有,海军部愿意出30万马克购买这些图纸。”

“30万,太少了。”何峰直摇头,“起码50万!”

“可以,可以。50万就50万!”

“除了这50万以外,我还有一个条件,希望海军部出面帮忙联系贵国的银行提供一笔一千万马克的工业贷款,利息我会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支付的。”

“这个可以帮忙解决,只是你拿什么做担保呢?”

“就以采购的设备好了,反正这些设备都从贵国采购。”何峰想了想,“我知道海军部有长年的合作伙伴,应该可以拿到比较优惠的设备。”

“这个也没问题。”提尔皮茨心里直感叹这个人好厉害,海军部简直没有什么秘密了,“那海军部间谍的事怎么处理呢?”

“这样吧,我提供一个名单给阁下,按人收费,每人10万马克如何?”何峰要开始大敲提尔皮茨的竹杠了。

“不不不,太多了,最多5万马克。”

“阁下不要太小气了,您想想,这些间谍光透露的情报价值就远远超过这个数目,更何况他们目前在海军里任职,每年都享受着高额的年薪,另外,贵国的反谍部门还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对付他们。说实在的,我只是把这三份的钱收了一份,谁让我热爱德意志呢,只好牺牲一下了。”何峰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行!”提尔皮茨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不过这些名单最后要以我们确认的为准。”

“可以,反正我可以通过英国方面了解你们清洗了多少人,而且我相信将军一定会乐意再次与我合作的,不会为了贪图省几十万马克就不顾诚信了。”何峰心想:你想少报几个,没门!!

“那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知道名单?”提尔皮茨已经急得不行了,他仿佛看见每天都有大量的情报流落到英国人手里。

“这个嘛,等这边的设备购买好运回中国的时候自然您就会知道了,我也要仔细核实一下,免得将军阁下说我情报有误。”何峰有意吊他胃口。

“这样啊!我一定促使他们尽快完成所有任务,明天我就安排你和金融界、实业界的人士会面。”

“哦,差点忘了,等将军把名单上的间谍都处理完后,除了支付酬金外,还要再帮忙安排一笔2000万马克的贷款,条件依然不变。”反正已经敲了,就不在乎多敲一点。

“这些都没有问题,关键是,以后再怎么继续合作?”

“阁下,我想海军发展部可以安排人员到山东的领事馆作为情报员与何先生方面保持联系,外交部可以提供这个方便!”道恩讲了他的主意。

“这样可以,不过,我想提醒两位,不要借机刺探我方情报,不然,我们不可能再合作下去。”……


(注:何峰提供的是示意图而非工程图,前者可以让人明白军舰是如何布局,何处有何物,属于提纲性质;后者则是详细的制造图,可以依据图纸制造出相应设备。从篇幅上来说,前者远远少于后者,所以才能用一个皮箱装载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