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七节 问策

秦时竹 收藏 9 51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七节 问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1906年4月赵尔巽完成了奉天的官制改革,将40营巡防营改编成八路,除了秦时竹和陆尚荣两路外,马龙潭、冯麟阁、吴俊升都成为其中的一路统领,特别是冯麟阁得到了张景惠和汤玉麟的投奔,加上原有张海鹏等所谓的“四梁八柱”,俨然可以和秦时竹分庭抗礼。由于巴结上了“快马张”,秦时竹他们两路在赵尔巽那里的印象特别好,再加上蒋方震对秦时竹才能的赞扬,萌发了想见一见的念头。将军大人想要见一个统领,只需一句话的功夫,秦时竹急匆匆地赶往参见。

“卑职秦时竹参见大人。”秦时竹恭恭敬敬地行跪礼。

“免啦,免啦,金坡说得不错,果然是英姿勃发啊!”赵尔巽仔细打量着秦时竹。

“大人过誉了!”秦时竹一边谦虚,一边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听说前段时间武学堂里闹得很凶?”

“回大人,确有此事,主要是新旧军有些摩擦,不过现在已经平息了。”

“平息了!?”赵尔巽苦笑一声:“那马龙潭与蒋方震之间势如水火,只是双方隐忍不发而已,各部俱有不平之心。”

“这,大人德高望重,谅这些人不敢胡来。”

“听说旧军官弁对你倒是挺佩服的,新军这边百里对你也是赞赏有加,能得到两方面的许可,你大有可为啊。”赵尔巽话锋一转谈到了秦时竹。

“卑职惶恐,确实不敢当,那蒋百里是日本士官学校头名状元,名满海内,卑职岂敢与其相提并论。”

“休得过谦,既然百里如此英雄,为何不能服众呢?”

“大人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但说无妨。”

“表面上看,是马龙潭等人目无尊长,犯上作乱。实际上,新旧两军待遇不同,旧军有不平之心,再加百里年纪轻轻就担当如此大任,在资历上难以服众。”

“嗯,说的有理。按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置才好?”

“卑职以为,资历不够可以慢慢磨练,不妨派百里出洋考察军务,多加历练,回来后再担大任就无如此故事。目前去职也可缓和对立情绪,又不至于招致新军不满。”

“如此处理倒确是妥当,马龙潭不服的是百里一人,我看就由你主持学堂事务如何?”赵尔巽笑眯眯地说。

“大人,万万不可,卑职与马统领官爵相当,资历也无过人之处,倘若彼又不服,却不免旧军分裂,与大局不利。”

“金坡赞你有远见、识大体,果然恰当,依你之见,谁来主持较好?”

“以卑职之意,以大人挂名任总监,由张锡銮会办大人担任主持,再让各教官留任,学堂秩序可保无忧,同时,对旧军要多加抚慰,人心可平。”

“任职一事,好办,只是这多加抚慰、人心可平,恐有难度。”

“卑职估计是个‘钱’字吧。”

“如今民生凋敝,百废待兴,财力空虚啊,就连每月按时完饷都有难度。不过我听说,你用自己之财接济部下,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原本军队扰民不少,概其原因,缺饷也。卑职手下,亦有数千人马,也有一家老小需用钱,原本都是团练出身,由地方筹饷,地方不胜其累乎,幸而后来增大人多方争取才食得官饷,但数额偏少,我于心不忍,就接济部下,也算是对他们忠心报国、保境安民的奖励吧。”

“所以你部下纪律是最好的,你的辖区内我素未闻有与民纠纷之事,倘若人人都象你,我岂不省事很多?”赵尔巽感叹道。

“属下不能为大人分忧,真是惭愧啊。”

“听说你家办得大宗新式产业,获利颇丰,此事当真?”

“不瞒大人,产业确是有一些,利润尚可,只是用于接济部下,个人所剩无几。”

“复生勿忧,我非图你钱财。”赵尔巽看穿了秦时竹的心思,赶紧给他吃“定心丸”,“我前来奉天上任,实乃朝廷有付重任。奉天是祖宗龙兴之地,一直奉为祥瑞,不料目前日、俄两国虎视眈眈,如一块肥肉被两只豺狼盯着,我是夙夜难眠啊。”

“卑职以为,振兴之道也并非没有,倘若自强,重振龙威,豺狼何足挂齿。”秦时竹大义凛然地说。

“哦?!有何自强之道,说来听听。”赵尔巽来了兴趣。

“卑职以为,自强之道,一在人心,二在理财,三在练兵,四在治世,倘民智开、财源丰、武备精、世道平,则自强可谓实现。”

“接着往下说。”

“人心之道,一则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我大清仁义道德自然不可轻弃,然西方学说、技艺却也不可简单斥之为奇技淫巧,须‘师夷长技以制夷’;理财之道,重在开源,祖宗龙兴之地,各种宝藏应有尽有,一来可以办洋务,二则可以招募无地农民垦荒,钱粮俱丰才敢言治道;练兵之道,重在一个‘练’字,一来要裁汰冗员,整顿各部,二来要采用新式枪炮,大刀、长矛等已不敷使用;治世之道,全在一个‘稳’字,倘人心安定,市面太平,百姓必安居乐业,如此四方商贾才会远道而来……”秦时竹一口气说了不少。

“果然条条都是良策。”赵尔巽大喜过望:“复生有如此识见,果然不凡,只是不知如何实现?”

“卑职以为,人心之道教育为本,常言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今科举已废,但教育万万不可等闲视之,应多办新学,诸如工学堂、农学堂、师范学堂等,上可应朝廷‘新政’之意,下可孵育万千人才;理财之道,朝廷亦多方下诏鼓励商绅多办实业、兴修铁路,开垦荒地也要抓紧,在有成效之前,切不可横加税赋,以免有杀鸡取卵之憾;练兵之道,大人已整顿完毕,目前最重要的是制造军械、更新装备;治世之道,千头万绪,卑职认为不妨仿效袁世凯大人,先从建立警察入手,以警备绥靖地方、弹压地面,如此,宵小必不敢恣意妄为,又无调兵压镇之弊端……”

“好好好,复生很多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日夜琢磨,无奈分身乏术,人手不足,目前只完成整顿官制这一项,任重道远啊。”赵尔巽来到奉天也是干了很多事的。

“大人不必过虑,倘若大人信得过,有几条就让卑职想办法为大人排忧解难。”秦时竹一看机会来了,岂能放过。

“嗯,有何妙计?不妨一一道来。”

“大人,吾家先前已办得新式产业若干,累积经验,又有商才,倘另行择地开矿建厂自然是轻车熟路,况且可以避免三弊端。”

“哦,有如此好事,说来听听。”

“昔日朝廷严禁士民开矿,无非是怕矿工聚啸山林、造反谋逆,尤其洪、杨(指洪秀全、杨秀清)二逆以此起事,更让朝廷厉行禁止商民自办,但卑职目前掌管一路人马,一有风吹草动必然厉行镇压,决计不会酿成祸根;其二,外人对我矿脉虎视眈眈,彼此争夺不休,倘放任洋人开办,必起纠纷且利权不免流于外人之手,与我毫无裨益;其三,往者多官商合办,但为官者不懂经营,或奢侈浪费或横加勒索,商民每见裹足不前,倘若改成官督商办,官者可坐享其利,商者可妥善经营,皆大欢喜。”

“复生此言皆中我心意,果然弊端全无,只是官督商办,不知官府能有多少收益?”赵尔巽最关心官府收入。

“倘若大人恩准,卑职所办产业除正常纳税外,自建成之日起,每年额外缴纳督办费5000两,五年后递增为10000两,只是要大人许我官府不插手日常经营。”

一听不用费力气就可坐享其成,赵尔巽喜上眉梢,心里盘算,若是有十家产业,一年就是五万两的银子入库,相当丰厚了,但他没有直接表态,只说:“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只要大人首肯,必然畅通无阻。”

“那其余如何着手呢?”

“卑职听说奉天机器局有现成场地、机器、工人,倘若善加改造,购置设备,即可用于制造军械。”

“恩,机器局成立已有数年,目前只能铸造银元,我早有心加以改造,只是不得其人主持耳。”

“卑职有一好友,姓何名峰,是为良匠,可以担此大任。”

“何峰?不曾听得此人,是何来历?”

“大人可知目前奉天城内自行车风靡一时?”

“嗯,多有耳闻,犬子亦爱不释手,前日刚刚购买一辆。”

“早知如此,当时卑职奉送一辆就好了。”秦时竹做惋惜状:“此车原产西洋,极其巧妙,何峰善加模仿,造得此车,卑职想其亦能胜任制造军械。”

“倘若果是人才不妨一试。”

“葛洪义曾留学西洋,精通新学,现任两路联络使一职,卑职以为其足以胜任警备筹划使一职。”

“复生啊,你的眼光我自然不会怀疑,只是你推荐你好友充任各职,不怕他人议论?”

“大人,自古都有‘举贤不避亲’之理,我的条条策策都是为国为民,一片忠心,苍天可鉴,不怕他人议论,而且卑职凡此各举亦是为大人前程考虑。”秦时竹说得很诚恳。

“哦,愿闻其详。”

“地方督抚,朝廷最重者,一是直隶总督、北洋大臣袁世凯,另一是湖广总督、南洋大臣张之洞;大人虽任职祖宗龙兴之地,但声望不及这两位大人,何也?此二人掌管新军和洋务各产业,袁世凯有北洋六镇,张之洞有汉阳铁厂。倘若大人既练得精兵,又有精干洋务,以大人之智,到时入军机拜相有何不可,即便不入,做个东洋大臣也是绰绰有余,到那时,纵不为督抚之首,亦可以和此二人平起平坐。”

“此两位大人都是朝廷股肱之臣,我不敢与之相提并论。”赵尔巽心里得意,嘴上却要推辞:“复生切不可多言,我自有主张。”


一个月后,赵尔巽的思考便有了结果,秦时竹把大家拢在一起商量:

“赵尔巽已经基本同意了我提出的各条意见,不过也有许多难度,大家商量一下怎么办。”

“我面见赵尔巽后,他已经同意我先试任奉天机器局总监,委我全权,不过责任也是一大堆,还要我立了军令状。”何峰喝了口水接着说:“我答应的是三个月出火药,六个月成枪子。这些都没难度,在咱们自己的厂里,这些已经都能顺利制造了,关键是要购买机器,问题在于他不肯增拨一两银子。”

“这老狐狸,早想好来钱的地方了。新办产业,官督商办,每年上交银子五千两,五年后递增至一万两,老何的机器款就从这里开支。”秦时竹回答了老何的疑问。

“可是除了现有设备外,增购机器的款子怎么也不能少于一万五千两,这不是要我们提前预交督办费嘛?”

“这就是他的狡猾之处,在他看来,万一你制造不成,官府也没有什么损失,而且提前预支,绝对旱涝保收。”秦时竹一眼洞察将军的心机。

“老大,问题也不能这么简单的看,他这么一来,是把咱们的新式产业和军工牢牢捆绑在一起,对我们的依赖性就更强。”葛洪义有不同意见,“我觉得我们这次的收获还是很丰富的,蒋方震被他派往德国考察军事去了,又调我任警备筹划使,专门筹建奉天巡警队,为日后成立警察总局作准备。”

“这是很要紧的,洪义你打算怎么办呢?”

“巡警章程我打算照搬袁世凯的那套,人员从咱们两路的老兵中挑选,编制暂定五百名。”

“同意!选拔标准是有文化和一定政治觉悟,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要牢固掌握领导权。另一方面,咱们部队里有些已经入伍5年,都三十多了,这些老兵正好借机调往巡警队去。”陆尚荣考虑到部队的流动性,“以后,超过三十还没有担任军官的,一律复员到后备营执行新兵训练任务或是加入护厂队。”

“对了,老大,既然赵尔巽允许咱们办新式产业,你觉得什么比较好?”

“一是要来钱多,另一是要为军事力量服务,地方倒是可以在奉天境内随便挑。”

“我看还是办钢铁厂怎么样,毕竟销路看好,而且今后的军火制造必定需要大量钢材。从资源上看,奉天的铁、煤还是很丰富的,鞍山、本溪、抚顺后来不是都成为工业和矿业中心了吗。”何峰顺势往下说:“趁这些地方还没有被日本抢先占据,咱们先动手圈地。”

“晚啦!”秦时竹叹了口气:“去年年末,日本和清政府签订了《东三省事宜条约》,大仓组获得了本溪湖一带的煤、铁矿山,抚顺的煤矿原来是俄国人的,也被日本占据了。目前日本虽然不知道鞍山铁矿的具体分布情况,但已经盯上了那里,等今年9月成立关东都督府(由原先的关东总督府改组而成)后,满铁(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简称)将会加紧勘测,恐怕也难以获得。”

“这狗日的,什么好地方都让他给盯上了,也不给爷们剩下点。”夏海强破口大骂。

“大哥,也不是没有好地方,辽阳东南方的弓长岭就是,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个富矿区,60%以上品位的富矿埋藏量超过5000万吨,占整个东北的三分之一以上,虽然总体埋藏量不如东、西鞍山和大孤山那一带,但更有开采价值。”

“好,明天你把详细的分布图画给我,我按照那个去圈地,尽量多一点,一定要利用足官督商办的政策。”秦时竹拍板同意。

“可是,咱们的资金不足,如果继续搞几千吨级的规模,恐怕发展速度太慢。”何峰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钱。

“老何,老大,你们别发愁,我有来钱的好法子,只是让老何辛苦一下去趟德国。”葛洪义笑眯眯的看着大家,仿佛他就是财神爷。

“向德国人借款?”秦时竹摇摇头:“这帮强盗我最了解了,没有实际好处和政治经济条件,是不会借给你的。”

“老大,咱们是守着金饭碗讨饭吃。”葛洪义笑着说:“不错,咱们是缺钱,缺设备。但是,咱们有独特的货真价实的宝贝可以卖出天价,我们可以用他来换钱。”说完在何峰耳边一阵嘀咕。

一语提醒梦中人,何峰马上反应过来:“好好好,这些天你帮我准备一些,十天后我出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