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六节 巴结

秦时竹 收藏 12 32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六节 巴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随着炮兵的练成,秦时竹手里的部队装备远较一般清廷军队要好,战斗力也强得多,一次又一次尝到左右逢源的甜果后,他将视线转向了新上任的、身处奉天的盛京将军赵尔巽。但是,赵的官位显赫,又有文人的固有习性,清高而傲慢――这是一株东北冲天的巨树,要想一时攀上去很难。秦时竹思考再三,决定先退而求其次,他把目光瞄向了将军身边的红人――新任巡防营务处总办张锡銮。

初夏的夜里,天气还是有些凉,三天后,张总办就要来驻地巡视,这是一个可以巴结的机会,一定要抓住,但怎么做才行呢?张锡銮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年近花甲的张总办,南人北相,很有些文韬武略,曾参加甲午战争,取得小胜。文人出生的他有一个武人的嗜好――爱好马。

想到这,他头脑中一亮:投其所好,就送马。至于怎么送、送什么样的马?种种细节,秦时竹虽然不懂,但部队中有懂的人――李春锦。

一个清清亮亮的早晨,秦时竹和陆尚荣陪着张锡銮在演兵场,检阅他的八营官兵。太阳升起来后,张总办登上了离地约两尺高的检阅台,他鹤发童颜,身穿有仙鹤的官服,头戴标有二品顶戴的伞形红缨帽,俨然端坐在台上。秦时竹请示检阅是否开始,张锡銮习惯性地摸摸下颌银须,点点头,示意开始。秦时竹往台前一站,注意着自己的部队。台下,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500人在周羽、夏海强等人的带领下,排成五个整齐的方阵,枪上的刺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十分威风。秦时竹令旗一挥,喝令检阅开始。

部队开始表演列队操。“嚓嚓嚓”脚步齐整、威武雄壮,五个方阵经过检阅台时,象木匠弹的墨线一样,唰地转过头来,向总办大人行了持枪礼。接着又表演了劈刺、对练,表现得相当训练有素。“嗯!”总办大人眯缝着一双山羊眼,频频点头,素常严厉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看得出来,他相当满意。演练完毕,秦时竹将手中指挥旗一挥,部队“哗”地汇拢过来,重新编成五个整整齐齐的方阵。

“收兵!”秦时竹大步上前,在总办大人面前“啪”地扣响马靴,行了一个劈刀礼,挺胸收腹道:“请大人训示!”

“好!”总办大人站起身来,走到台前,面带微笑,拖长声音对台下官兵说:“秦统领带兵有方。看得出来,我这八营,兵是精兵,将是强将。朝廷对尔等期望有加!我特奉将军大人之命,任命秦时竹为奉天右路统领,夏海强为帮统,下辖六营;陆尚荣为前路统领,周羽为帮统,下辖六营,葛洪义为两路联络使,居间调度。”秦时竹毕恭毕敬地从他手上接过了任命文书。

晚上,自然又是酒宴,张锡銮对秦时竹勉慰有加:“复生啊,增韫大人临走时一再向我提起你年轻有为,能办事、会做人,果然名不虚传啊。”

“大人过奖了,您才是真正的骁勇善战呢。只是……”秦时竹没有往下说下去。

“只是什么……”张锡銮有些诧异。

“按理说大人这么多年转战南北,功勋赫赫,不应该没有一匹好马。然而,卑职今天看见大人骑的居然是一匹十分一般的马,部下心中十分不忍。”说到这里,头一低。好像大人没有一匹好马,他难过得要哭了似的。

哎呀!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秦时竹居然对自己有这样的忠心和孝心,张锡銮心中一阵感动:增韫说他会做人果然不是吹的呀!

第二天,秦时竹向大人献马,他率领自己的警卫连,由马占山带队,和兴致勃勃的张锡銮一起来到骑射场。一路上,急不可耐的张总办已经不止一次地问:“你送我的良骥在哪里?”秦时竹却总是笑而不答,卖着关子说:“大人到了就见到了。”及至来到草场下马时,不等他问,只见一匹火红的雄驹,像一束飘然间倏忽而至的熊熊火焰,从远方飞奔而来。很快就看清了,马头如兔,马鬃缤纷,全身火红,飞快地甩着四蹄,如是在腾云驾雾,简直就是关云长胯下赤兔马再生。

就在众人齐声喝彩时,泼剌剌,马从身边箭一般擦身而过时,张锡銮紧跟两步,手一伸,身子一跃腾上马背,手握缰绳,两腿一夹,风驰电掣般地向草原深处掠去,秦时竹赶紧率队跟上。

总办大人得了宝马,心中大喜,晚上又设宴专门宴请秦时竹一人,秦时竹趁机又灌了一堆迷魂汤,简直让他高兴得找不着南北,只一个劲地说:“复生放心,回去后一定向将军大人重重保荐!”

“那多谢大人啦,今后但有吩咐,时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老大的马屁功夫越来越炉火纯青了!”陆尚荣一个劲地打哈哈,引得开会的自家兄弟个个大笑不已。

“乱说什么呢,起码他比增韫好,一匹马就能对付过去。”秦时竹问:“老何,你们的自行车生产得怎么样了,有市场吗?”

“一开始,无人问津,后来禹子谟想了个法子,派了禹清明、禹奋进和陈若愚三兄弟到奉天城里骑车团团转了好些天,惹来一片关注,那些富家子弟纷纷打听到哪里能买到,这才打开了销路。”

“那利润如何?”

“哈哈,简直就是暴利。五十两成本也不到,我们卖200两,还脱销了,从上个月开始到现在总共卖了300多辆,这就是四万多两银子啊!”

“这下发大了,新扩编的部队有钱安置了。”周羽还是关心装备:“老何,那造弹药的事弄得怎么样了,行吗?”

“设备已经全部购置齐全,包括地风箱、碾砂机、钻床、轧床、手搬冲床、磨床等,这些天无烟火药和苦味酸炸药已经研制成功,估计马上就可以制造出合格的子弹,炮弹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不产铜,所有都需用从外面购买,而且一次不能买太多,否则要引起怀疑。”

“一定要绝对保密,只准在晚上生产,这样一夜能产多少子弹?”

“原本顺利的话一昼夜是三万粒,如果只是晚上生产,差不多一万粒没问题的。”

“这样也够用了,先生产出10万粒备用,然后全力开发炮弹。那个存货已经只有三分之一了,再不生产的话,训练几个月以后就要没了。”陆尚荣皱着眉头说:“早知道这样,当初劫军火的时候还要再多拿些,唉,当时良心还是太平啊!”

“这样一来,这段时间靠卖自行车的利润又没这么多了。”何峰说:“我担心的是,过段时间,市面上会出现仿造品,那个时候,恐怕就没这么好的利润了。”

“所以,要抓紧储备用橡胶轮胎的技术,这样等仿造品一出来,咱们赶紧升级换代,就不怕竞争了。”

“现在,大黑和我的部队已经分开了,一个是前路,一个是右路,在地域上来说,我的地盘主要是新民、黑山、彰武(养息牧场新设)、辽中(1906年设县);尚荣的地盘主要是盘山(1906年设厅)、海城、鞍山、辽阳。两路之间要联系还是要通过电台。”

“不仅如此,”陆尚荣接过话头说:“部队也开始分开,小羽、海强不担任管带后,我看我这边是四个步兵营、一个骑兵营再加特种兵队吧,我地盘上还有不少小股土匪,估计特种兵有用武之地;骑兵营就让李春福过去,步兵营原有的是杜金德、齐恩远,再提升胡天彪、王大有为新任管带吧。”

“大黑说的不错,我这边骑兵营由王云山接任好了,警卫连升马占山做连长,步兵营除了焦济世和田伯雄两个老营外,新设张重材、马福安两个营,炮兵营还是由郭宝做管带,关键任务是守住现有地盘。”

“既然地盘扩大了,那我觉得腾龙社的范围也要跟着扩大,希望每月增拨经费1000两。”葛洪义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以,就这么办吧。我们这里主要关注训练新兵,大黑辛苦一点,把那里的土匪打扫干净,至于缴获的战利品,你们那优先使用好了,如果需要配合作战,可以直接发电报过来。我到时候派骑兵或者炮兵过来。”秦时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田中玉和杜立山两股特别庞大,不用去招惹他们,只要他们不攻击我们,尽可以相安无事。”

“为什么?欺软怕硬?”

“不是,根据历史,明年这两人就会自己打起来,而且这两股都是游窜土匪,危害和人数不成比例。而且,养匪可以自重,所有都让我们灭完了,盛京将军就不会让我们扩充队伍的。”

“老大英明!!”夏海强也学起了拍马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