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五节 学堂

秦时竹 收藏 14 5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五节 学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1905年9月,署理盛京将军廷杰下令,扩编新民府秦时竹部为巡防八营,新任命焦济世为六营管带、郭宝为七营(炮营)管带、田伯雄为八营(马营)管带,华鑫生、胡天彪、王大有、张重材、马福安、万邦和、田义庆、徐宏图、李茂全、潘成栋十人分别担任五个步营帮办;朱清云、宋天祥、李春锦、费利栋四人担任两个马营的帮办;徐志乾、王文龙担任炮营帮办;秦时竹直属的警卫连连长由王云山担任,马占山已经升任排长了;陆尚荣手下那支四十个人的特种兵部队也初显雏形,钟移动和刘翼是其中两个佼佼者,武艺高强、机智冷静,分别出任正副队长。葛洪义名义上是营务参赞,其实掌握着一支庞大的特务、情报和通讯队伍,他亲自将其取名为腾龙社,以飞龙在天为标志。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后面的几个机构都是保密的,从不对外公开。


在奉天城内,经历了日俄战争,清朝官吏也痛感整军备武的重要性,开始办起了陆军学堂,学堂总监是刚从日本回国的士官学校毕业的蒋方震,要求各地抽派人员参加学习,秦时竹他们自然也不能例外。与一般巡防营军官不太愿意参加学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时竹对此极为重视,抽调了大批骨干培训,整个学堂半数是他的部下,他和陆尚荣、周羽也去听讲,夏海强和葛洪义留守以应付突发情况。

本来他们三个是作为学员参加的,结果教官讲了没几课后,发现他们三个水平极高,居然让他们来尝试讲课。秦时竹自然讲的是军史,重点分析战役进程中双方决策的成败得失,比那些只知道空洞地宣讲《孙子兵法》中“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要来得吸引人多了,毕竟来学习的中下级军官居多,抽象的战略思想并没有太多的益处,而且光是熟读兵书,空有一腔理论没有实践经验也是不成的。

陆尚荣教习的自然是特种兵知识,不过他只是把武艺方面的擒拿格斗演示了一下,有个别几个巡防营部队的不服气,想比划一下,都被揍得鼻青眼肿、连连讨饶,惹得秦时竹自己部队那些熟知内情的人一顿大笑,威望就在实力的基础上建立起来。

周羽当然也是凭实力说话,尽管他不用自己的专业狙击枪,但无论是快枪还是老套筒还是俄国的三线步枪都能取得远超他人的成绩,连原先的教官都甘拜下风,一下课就有一堆人围着讨教,其中有一个青年学生郭松龄特别勤奋好学,秦时竹见势就劝他毕业后到巡防营任职,他自然十分愿意,而秦时竹则又庆幸搜罗到一个将才。


秦时竹他们的表现很快引起了蒋方震的注意,秦时竹当然希望和他保持良好关系。蒋方震头痛的是,由于他年纪轻轻(26岁),刚从学校毕业,骤然成为督练公所总参议,一步登天主持训练新军的工作,很多人都不服他,再加上新旧军的对立(巡防营属于旧军体制),左路巡防营统领马龙潭三番五次要找他拼命,把他搞得狼狈不堪。在学堂的高级学员中,冯麟阁也是比较出众的(日俄战争后,由于他在战争中参加了日本组织的所谓的东亚义勇军,日本方面强迫清朝招抚,没有办法之下,让其改名冯得麟招安成前路统领),自然也不会轻易信服,但没有公开表示出来,反而总是怂恿马龙潭闹事。后路统领吴俊升算是比较温和,对秦时竹相当佩服,对蒋方震虽然不服,但却也看不惯马、冯两人的作派。他提出,除非秦时竹主持,大家才肯服从,私下里秦时竹向他表示了感谢,但让他不要再宣扬了。

吴俊升来找秦时竹聊天,说着说着又牵扯到练兵的事上了,“贤弟啊,这将军大……大人也不知道着……着了什么魔,居然让个毛头小子来做总监,大……大伙心里都不服啊。”

“吴大舌头”的嘴巴不好使,让秦时竹听了有些发笑。

“人家是士官学校的高材生,听说毕业的时候还是头名呢,也难怪这么红。”秦时竹很坦然,因为他知道蒋方震是什么实力。

“他有水平不假,可这么年纪轻轻,光知道纸上谈兵也成不了气候,哪比得上老弟你……你……身经百战,经验丰……丰富呢?”

“哈哈,兴权兄过誉了,巡防营谁不知你骁勇善战呢?”

“贤弟还要瞒我?我……我都听说了,上次劫军火的事是你干的,真是漂……漂亮啊,连毛都没让老毛子抓住一根。”

“大哥果然消息灵通,小弟好生佩服啊。”

“我看你前途无量,以……以后要是发达了,不……不要忘了你老哥啊。”

后来,秦时竹陆陆续续给吴俊升送去一批急需的枪枝弹药,吴自然也是投桃报李,两人的关系日益密切起来。冯麟阁和马龙潭相互间也逐步靠拢,巡防营最出名的四个人分成了两派。

1905年12月底,铁厂新购设备如期投入正常运转,生铁产量和钢产量都翻了一番,开始源源不断地供应京张铁路建设工程,当然,他们所能供应的只是占工程所用产品的小部分。

日历翻到了1906年,秦时竹他们又要筹划新一年的发展计划:

“铁厂所炼的钢目前全力生产钢轨,产销两旺,一年能出生铁5000吨,钢2500吨;煤矿经过扩建,年生产能力达到4万吨,除一半自用外,其余全部外销。”

“新编部队训练水平逐渐提高,特种兵大队人员扩充到60人,炮兵的训练水平大有提高,中村说再过三个月就可以结束训练,他们就要回去了。”陆尚荣想了想说:“也有不好的消息,子弹消耗很大,库存不足三十万发,按目前的光景只有每人五十发了,炮弹由于训练也只有一半的存货了。”

“更为关键的是,子弹、炮弹由于俄军撤退到北部,难以购得,日军所用的又和我们不一致,一定要想办法解决。”

“这个我有信心解决,上次工人去培训了,这次又有一批去培训,我从北洋机器局也挖了不少工匠过来,干脆咱们自己制造弹药算了。”何峰盘算了一下,“大概需用购置2万两左右的设备。”

“财政全面吃紧,部队扩编后,包括腾龙社和特种兵大队,光正常开支就达到100487两,由于扩编才三个月,下一年这个基本开支将增长到14万两左右。去年由于没有剿匪和煤矿的额外收入,总收入也下降到152398两,再加你用来打点的12000两、我们几家生活开支的6290两,去年的净利润下降为33621,由于老何添置了设备又开支掉68070两,目前结余219127两,少于去年的结余,即使今年铁厂的利润上升,也难以恢复到去年的水平,何况还要再购置造弹药的设备和原料。这样下去要入不敷出的。”

“这倒是个问题,老何,铁厂的生产能力能不能再扩充了?”秦时竹还想在铁厂上打主意。

“从绝对规模上来说,扩充是可以的,但凌源这一带都是贫矿,潜力不大,强行扩充纵然提高了生产能力却会提高单位成本,利润不会增加多少,反而要多冒风险。”

“那还有什么来钱的法子没有,考虑到部队可能还要扩充,一定要解决经济来源。”周羽有些担心。

“我看能不能生产其他钢铁产品,特别是那种高附加值的。”葛洪义脑筋一转,“有啦,可以生产自行车,这是新鲜玩意,国内还没有人生产的,咱们要是做了肯定销路良好。”

“钢铁和技术规格我倒不愁,只是没有轮胎如何是好?”

“老何,你又书呆子了吧,早期的自行车是不用橡胶轮胎的,轮子全部用木头制成,就象《黄飞鸿》电影里看到的那样。”

“对对对,黄飞鸿就是骑那种车的。”夏海强终于找到他能发表意见的话头了。

“不过,我觉得橡胶轮胎还是要进口,从长远看,那个才是主流,更有利于发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