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四节 铁路

秦时竹 收藏 14 62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四节 铁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何峰根据年初确定的方针,全力安排钢轨的试生产,这在当时也不算什么高科技,再加上有现成的电脑资料,因此没费什么劲就造出了合格的钢轨。

在京奉线上一节普通车厢里,何峰带着十多个工人向京师卢沟桥方向奔去,这些都是他挑选出来比较机灵的熟练工人,伴随他们的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段两米长的钢轨,大家对此次南下的目的还是有些怀疑,问:“何总管,你说这京张铁路能不能用咱们的钢轨啊?”

“咱们的钢轨质量都是合格的,而且价格也比汉阳钢铁厂造的要便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我听说,以前咱们修铁路都是让洋人给操办的,万一他们从中作梗怎么办?”

“这次不一样,这京张铁路是咱们中国人自己主持修建的,用的是咱们自己的钱,不关洋人的事。”

“可是那些大小官员是不是还要先打点才行啊?”

“京张铁路总局和工程局成立后,以陈昭常为总办,詹天佑为会办兼总工程师,总办我不清楚,至少詹天佑是个干实事的人,不会象那些贪官污吏一样难对付。”

5月的一天,詹天佑正在办公,忽然有人通报屋外有人指名要见他,而且更奇怪的是还带了一段钢轨。

“我没有约这样的人啊,”詹天佑心里犯了嘀咕,“究竟是谁呢?还是让他进来吧。”

“詹会办,很抱歉打扰您工作了,”何峰一边抱拳,一边指挥四个工人将钢轨抬进来,说:“这是我们的产品,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不知您怎么称呼?是哪个洋行的买办?”詹天佑看见了钢轨有些明白来意了。

“哈哈,在下姓何,我不是洋行的人,我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这钢轨是咱们铁厂自个生产的,听说詹会办要修铁路,特意前来请您过目。”

“哦,这么说这个不是进口而是你们自个生产出来的喽。”詹天佑来了兴趣。

“正是,听说这京张铁路是中国人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我寻思能不能为国出力,铸造国产的钢轨用在这条铁路上,不让洋人看咱们笑话。”

“有志气!”詹天佑走到钢轨旁边,用力敲打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嗯,听上去质量不错,不过,还要再检测一下。来人啊,把这钢轨抬下去检测一下。”

“詹先生严谨的工作作风让人实在佩服!!”何峰由衷地敬佩。

“哪里,哪里,何先生过誉了,詹某承负朝廷重托,不敢大意啊!!只是还不知道先生是何来历,为何能炼出如此好钢,虽然还要检测,但凭我的经验,国内目前只有汉阳铁厂才能出产如此高质量的钢轨。”

“我原本海外华侨,学的电机之学,后来见兴办钢铁有利可图,便筹资办了一个铁厂,当然,规模不能和汉阳铁厂相比。”

……过了近一个小时,两人越说越投机,这时,检测的前来汇报:“报告会办大人,钢轨检测结果完全合格,质量与汉阳产不相上下。”

“好啊!”詹天佑兴奋地说:“只是不知何先生一年能有多少产量。”

“今年大概可以有七八百吨吧。”

“嗯,少是少了点,不过聊胜于无。根据工程估计,汉阳产的只能满足铁路所需量的六成左右,还有四成需要进口,这样也可以减少一点进口吧。”

“我说的是今年七八百吨,我还要去山东采购设备,明年准备扩大到两千五百吨。”

“如此甚好,只是不知道价钱如何?”

“请詹先生放心,价格绝不超过汉阳产的价格。”

“这样吧,我虽然是会办,但具体采购却不是我经手的。只要你们质量过关,价格合理,有多少我都要了,采购方面我会去疏通的。”詹天佑斩钉截铁地说。

“那多谢詹先生了,这还有一点小意思,敬请笑纳!”秦时竹掏出了一袋东北土产,主要是人参、鹿茸等物品。

看到这些,詹天佑脸刷的变了:“何先生,我用你的钢轨是看在纯属国货而且质量又过关上,不是贪图你的孝敬,这些你还是拿回去吧。“

何峰心里不由得赞叹,只好说:“詹先生高风亮节我素有耳闻,这些绝非贿赂之物,而是滋补、营养之品,我想先生将来实地勘测会很辛苦,就拿这个补补身子,也算是为国惜才吧。如果先生认为不妥,可以将这个散发于手下,让他们感受先生恩德。”

“这么说的话我就收下了,来人啊,把这个分下去,以后让大伙补补身子。”

突然间,电灯突然黑了,一个人急匆匆地跑进来:“詹会办,不好了,发电机烧坏了,现在全部停电了。”

“有这等事,那赶紧修啊,不可耽误。”詹天佑有些焦急。

“回大人,懂修理的洋人技师今天进城去了,其余无人会修。”

“詹先生,让在下试一试吧!”一旁的何峰插话了。

“你?”詹天佑有些怀疑,不过确实也没有人手,勉强答应让何峰去试。

烧坏的发电机是1899年出的西门子的货色,在当时自然是先进的,不过在何峰看来,这是上上个世纪的老古董了,结构很原始,修起来相当轻松,线圈一拆、一绕,再把感应头子和电刷检查一下就完事了。一个小时以后,发电机恢复了正常工作,电灯照得大家眼前明晃晃的。

“何先生果然大材啊,”看了何峰的修理,詹天佑心里一动:“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聘何先生几个月,把技术教教几个徒弟,至于报酬嘛,我看就按洋人的工钱付如何?这样以后要是再坏,就不用看洋人的脸色了。”

“实不相瞒,詹先生,我来本来还想偷拳头的”何峰指了指他身后的十多个工人:“我本来把他们带过来是想让他们在您手下多学点技术的,象车工、钳工什么的。”

“哈哈哈,这些我都有中国技师可以教,我看这样好不好,你这些人我都收下让他们学,但何先生自己也要教我们几个徒弟电机方面的技术作为交换。”

“那一言为定,我看我的薪水就不用付了,就当报答詹会办的赏识吧。”何峰顿了顿,又说:“不过,我要先去山东一趟,采购设备,一个月后才能回来,希望詹先生能准假。”

“行!钢轨的事也是要紧的,我先谢谢何先生啦,你的那些工人我明天就安排他们学不同的手艺。”詹天佑很爽快地答应了。


一个月后,何峰采购完设备回到铁路总局后,开始了他的传授过程,原本那个德国技师还根本不相信他,等他用德语叽叽咕咕和那技师侃了一通后,马上就服了,对詹天佑说:“贵国有如此众多的人才,看来这条铁路修筑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詹天佑笑了,但转而又严肃地说:“不是可能性,而是一定要修成。京张铁路如果失败的话,不但是我的不幸,更是中国工程师的不幸,同时会带给中国很大损失,所以一定要竭尽全力胜利完成这个工程。”

詹天佑以惊人的毅力去完成京张路修建的每项工作。塞外经常狂风怒号,灰沙满天。人们随时都有被大风卷入深谷的危险。詹天佑亲自率领工程人员,背着标杆、经纬仪在悬崖峭壁上定点制图。为了寻找一条理想的筑路线路,他常常骑着小毛驴在崎岖的山径上奔波;白天翻山越岭,晚上伏在灯下绘图计算。

何峰通过几个月的工作,也和许多工程人员结成了朋友,大家听说他办了很多新式产业后都很敬佩,特别是他们自铸合格钢轨的事更是获得了很多人的好评,有人悄悄地对他说:“别看汉阳也能产,但每年张之洞投入银子都在几十万两以上,足够办你们的厂了。”何峰自然也是不失时机地邀请这些人以后去他的工厂里任职,搞“实业救国”,詹天佑听到后也很是赞许,至于何峰带来的那些工人,由于原本就是熟练工人,再加虚心好学,五个月下来,长进很快。


在太平镇上,禹子谟指挥着新购设备的安装,虽然何峰不在,但在众多技师和工人的帮忙下,还是很顺利地开始了扩建工程。以中村为首的日军教官组也在开展培训,原本中村很是托大,认为要从最基本的算术开始教起,结果,他惊奇地发现,这些人早已经具备了初步的文化知识,不需费多大力气。沈蓉带着女眷还有禹家的几个孩子包括陈若愚也在课堂上学习,中村一开始相当不满,认为炮兵是军队的事,不能让女人、娃娃介入。但沈蓉据理力争,说明自己水平甚至可以和他讨论抛物线方程,禹芳能用日语(禹子谟和葛洪义都教过她)和他们交涉,声明他们只是参与数学和弹道学习,不去实践开炮,中村才勉强答应。对于盼望着当大将军的陈若愚来说,不能开炮自然是遗憾的,为此不满了半天,但由于年纪实在过小,不满也只能嘟囔两句。

几个月后,秦时竹偶然问起几个日军教官的表现,葛洪义说:“从个人行为上来说,还可以,没有发生扰民的行为,但是我觉得他们经常出去走走看看,对咱们的一切都很感兴趣,似乎在刺探情报,我已经派人去盯梢了。”

“人都是有人性和兽性的,区别在于哪个占压倒地位和理智能不能控制住。日本人也是人,当然也要符合这个规律,实际上没有哪个日本军人生来就是野兽或恶棍,他们所反映出来的,往往是军国主义和武士道教育的结果,所以个人行为上的彬彬有礼和整个国家机器上的残暴不仁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发展到登峰造极的恶果就是南京大屠杀。”秦时竹想了想又说:“他们要刺探就让他们刺探好了,我正想把实力好好告诉日本方面呢,由他们来传递,更容易让情报部门相信,有些方面你去安排一下虚张声势。”

果然,三个月后,中村的第一份报告就送到了小林处长的案头:

1、该支那部队总数约近三千人,步、马、炮、工、辎诸军种合成,拥有独立作战能力,领导权掌握在以秦时竹为首的六七个人手中;

2、部队士气较高,与一般支那部队不一样的是,官兵纪律严明、训练有素、赏罚分明,战斗力甚至可以和袁世凯新编练的新军相提并论;

3、与一般设想不同,士兵普遍具有初步的文化知识,他们原本都是文盲,但部队办有随军学堂,新兵一入伍就需接受学习,有一部分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4、士兵普遍忠于头领,无吃喝嫖赌等支那军队常见陋习,军饷较高、装备良好,与周边百姓关系融洽,乡土意识浓厚,而且通过剿匪等行为获得了广大的支持,民众常自愿提供捐税要求保护,没有听说有勒索行为;

5、秦时竹等领导人具有远大的理想和实干精神,办有各种新式工业,而且拥有大宗地产,在当地颇有声望,他们的妻子子女也接受了西方文化的熏陶,不少会外语、数学、物理、化学,不同于我们所常见的纨绔子弟,更令人吃惊的是,军队较高军饷的来源是那些新式产业的利润,秦时竹个人出资供养着这支军队。


“河野君,你看到了吧,这支部队和我们平时见过的大大不同,支那人普遍贪财忘义,但这个秦时竹居然能把自己的钱财拿出来养兵,野心很大啊!”

“阁下所言极是,但他们毕竟人数不多,不足为虑。”

“你错了,虽然他们只有三千人,我敢说,等他们炮兵练成后能抵过支那的绿营部队三万或湘军、淮军一万。”

“那您为什么还要让中村卖力地为他们训练炮兵呢,这样对皇军岂非更加不利?”河野不解地问。

“他们再厉害也没有皇军的战斗力强,支那部队永远不足为虑。我是希望把他们练成一支精兵,日后为了争夺北满洲,可能再次爆发日俄战争,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得到有力的援助;即使不爆发战争,为了日后攫取满蒙,有这么一支部队作帮手也是好的,而且我敢肯定,他们部队肯定还会得到扩充。”

“所以您极力要求中村他们注意形象,严守军纪?”河野恍然大悟。

“对,要通过训练炮兵,培养他们对帝国的好感,实现日中亲善,绝对不能引起他们的反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