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三节 战局

秦时竹 收藏 11 10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三节 战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自1904年8月日军首次强攻旅顺受挫之后,乃木希典调整部署,增调兵力,改变战术。9月至11月底,日军经过3次强攻,并辅以坑道爆破,终于在12月5日攻克了瞰制旅顺全城和港湾的203高地。在守卫203高地的激战中,俄国守军奋勇防御,把日本第3集团军的攻击部队杀得尸横遍野。这场血战被形容为:“这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战斗,而是人与钢铁、燃烧的石油、炸药与尸臭之间的斗争。”当日军以数万人伤亡为代价攻占了血染的203高地时,阵地上只剩一个活着的俄国人。其中乃木希典向大本营汇报有3800余人战死时,大本营居然还认为下面多报了个零(真实历史上是4000余人,由于秦时竹他们打劫了一部分军火,相应的死亡人数要有所下调)。

203高地的失守使困守旅顺口的俄国第一太平洋舰队只剩下死路一条,1905年1月1日,俄军将领无心再战,主动向日军请降,旅顺遂落入日军之手。旅顺陷落和俄国第一太平洋舰队主力被歼,日军竭尽全力去围歼东北俄军于奉天地区,胜利结束战争。奉天会战是日俄战争最大的一次决战,日军投入五个军约27万人,俄军则集中了约30万人。由于俄军主帅库罗帕特金胸无韬略,分散使用兵力,主要作战方向判断失误,致使损兵折将,于3月9日弃城败逃。此役,俄军损失近12万人,日军伤亡约7万人。持续十四天的奉天会战对列强的震惊是巨大的,重机枪和密集的炮兵火力明显地体现了防御方的优势,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一战战壕战的先声。但遗憾的是,西方各国普遍没有认识到持久战的可能,比如德国就认为,在未来的欧洲战争中象奉天会战这么大规模的战役持续十四天是难以相象的,1905年底,史里芬在谈到日俄战争时声称:“在遥远的满州里那里,双方可以在难以攻克的阵地上对峙数月之久,而在西欧,就不允许如此阔绰地进行战争。需要几百万人来养护的庞大机器不可能长期支持下去……我们应当寻找机会迅速粉碎敌人,消灭敌人。”他把这概括为“速决战”,结果一战一打就是四年。

对于日本方面,也没有认真汲取战争的教训,对于203高地这场争夺还是片面强调士兵的武士道精神而不是加强火力,依然让士兵冒着密集的炮火冲锋,直到二战也没有改变。

在俄国方面,虽然在兵器和技术上占有优势,但指挥无方,士兵士气低落,沙皇专制的弊病暴露得一览无余,原本想利用战争来转移国内人民不满的目的根本没有达到,反而因为失败激化了矛盾,酿成了封建统治的总危机――1905革命,进一步削弱了俄国。


在战争进程中,日军节节胜利,锋芒直指奉天,新民亦在日军的所图。腊月下旬,天冷得刺骨了,增韫躲在太平镇也有些日子了,虽然安全有了保障但感觉比较窝囊,一个堂堂知府居然连衙门都不能呆。跟我们想像的不一样,他虽然贪财,但大事并不糊涂,秦时竹他们大力剿匪他一直很是支持,受伤的官兵也去前往慰问和看望;对于沈麒昌他们办的粥厂也是大为赞许,并且忍痛捐出500两银子,当然,秦时竹后来又把这钱翻了个倍孝敬回去了;对于秦时竹办的新式产业,他也是一片饶有兴致地参观并予以鼓励。所以无论是做人也好,做事也好,在增韫心中秦时竹都是一个出色的人,一直倚为心腹。今天他急匆匆地把秦时竹找来,是因为他得到线报,说日军先头部队最快两天后到达新民境地。

“复生,这如何应对是好?日军残暴我亦有所耳闻,两军交战,所到之处是‘菽黍高粱,均被芟割,以作马料。纵横千里,几同赤地’,大清虽宣布‘局外中立’,倘不免波及,仍是百姓之祸。”

“大人所言极是,不可让日军进入新民地界,此处又无俄军且亦属中立区。”

“只恐彼恃强强行进入,不免遭殃,我等需远走避祸乎?”

“大人,此万万不可,若朝廷得知,必然怪罪大人擅离职守,那时连个说情的人也没有,卑职倒有一计,不妨一试,倘若无济于事那时再图其他。”

“复生快快说来。”

“来人啊,传我命令,火速做大木牌三十块,上书‘新民地界’或‘中立’字样,立于本府境界,再取我营中‘秦’字旗数面,立于日军必经要道。”

“如此可挡日军??”增韫满脸狐疑。

“大人,事已至此,不妨一试。”


满洲驻屯军军情处处长小林正木和新民屯军政署长井户川辰少佐还有河野一郎作为先遣队带领日军北上奉天,行走在道路上,看见了两旁树立的“秦”字旗和“新民府右路巡警营”大旗,小林哈哈大笑,“河野君,你又要和你的老朋友见面了。”

“阁下,我们真的要遵守和他订的条件吗?”

“不错,这是一个厉害人物,还是大有合作潜力的。还记得他劫的军火吗?”

“记得,听到俄军军火被劫、增援部队受阻的消息,我军士气大振,消灭了敌军从西伯利亚来的增援部队,并且乘胜攻克了辽阳。”河野一郎毕恭毕敬地回答。

“嗯,你说的不错,根据从俄军传来的情报,他们劫走了近半个师的军火,其中包括二十多门大炮;更让人吃惊的是,俄军一直以为是我军所为。”小林顿了顿又说:“为了鼓舞士气,我方也一直向士兵宣扬是我军敌后部队所为,除了高级军官还有情报处的人员,知道其中底细的人很少。”

“所以我们的河野君直接就被提升为课长了,运气好得令人嫉妒啊!”井户也不免要开这两人的玩笑:“就是小林君也受益匪浅吧。”

“嗯,我总感觉这个人对我们大有用处,要尽量保持合作,日后帝国经略满洲,这是一颗重要棋子。”

“所以,我军就不进入新民府了??”

“对,我军主要目标是歼灭盘踞在奉天的俄军,进入新民没有太大的必要,而且这里是中立区,也要适当照顾舆论,我看就不进入了,当然要做出样子给对方看,让他领情,只是支那人的面子嘛!!”小林不愧为是中国通。

“那派遣炮兵教官的事?”

“我看等战争结束后派十个人过去就行了,河野君,此事由你全权负责,要尽力使这十个人搜集到有用的情报。我认为要彻底了解秦时竹这个人,我们做的还大大的不够。”

“哈依!”


听到日军过境的消息,增韫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四处踱步,焦急地等待手下给他汇报情况,秦时竹倒是悠闲地坐在一旁喝茶。

“报,大人,日军原地修整后已经北上,未曾进入新民地界,各处安宁。”一个差役飞快地跑了进来。

“快说说怎么回事,昨天还不是报日军朝此处而来,你等打探消息是否可靠?”

“回大人,小人亲眼所见,绝对可靠。日军先头部队确实朝此处而来,但一见秦总巡前日所竖之牌,立刻止步,并且指指点点,然后调头而去。”

“复生,你的计果然妙啊,不费吹灰之力就阻日军于本府之外。”

“哪里,哪里,此计全赖大人洪福才得以成功!!”秦时竹心里也是捏着一把汗,小日本反复无常是出了名的,幸亏这次没有出漏子,他就掉转话头,拍起增韫的马屁来了。

1905年4月,盛京将军增祺回京,新民府知府增韫署理(代理)奉天府尹,由于新任将军还没有到,这个府尹的权力是相当大的(试想在一个省如果省长和省委书记同时不在任,那省府所在地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权力就大了)。临走前,秦时竹除了孝敬增韫一票外,还附送上了万民伞,把增韫捧得是乐不可支。增韫由于慰问官弁、主持救济灾民、保新民一方安宁在上司心目中颇有政声,所以这次才得以署理奉天府尹,当然他心中明白这些都是秦时竹给他弄出来的,就是眼前的万民伞也是秦时竹的“杰作”,他是个识趣的人,临走时告诉说:“复生啊,此次我得以左迁,你功劳最大,等我站稳脚跟,必当报请新任将军重用你。”

“多谢大人裁培,倘有用小人之处,必然全力以赴。”


果然,等增韫安顿好后,立马写了公文呈报:……秦时竹等……匪首次第歼除,地面稍臻安谧,大股从此逃散,全境籍获安全,阙功甚伟。所耗大量弹药、粮食均系以前积蓄,情愿报效……兹有功于朝廷,当大加褒奖……

由于前任将军离任,接任的人员尚未到位,一时难以兑现,增韫好言抚慰,秦时竹当然也投桃报李。

在个人感情方面,由沈蓉撮合,葛洪义娶了禹子谟的侄女、禹子骧18岁的女儿――禹芳(由于葛洪义经常给几个女眷还有禹家几个孩子讲课,逐渐建立了感情),陆尚荣则娶了徐志乾的妹妹徐志萍(19岁,当年被李风成抓去,是陆尚荣等带领人马搭救出来的,从此芳心暗许)。只有夏海强还是光棍一个,极为不爽,好几次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要求秦时竹帮他也物色一个,秦时竹他们总是拿他开心,让他自由恋爱。说到无话可说,夏海强就大叫一声:“包办婚姻好啊!!”,不过他也有好处,整体吃东家窜西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再要不就是借着看望小侄子、侄女的名义到处玩。马瑞风还是担任他的后备营营长,他和沈蓉的丫头红儿也早已私定终身,借着大家操办婚宴的时机一起办掉了,沈蓉的丫头也换成了菱儿。

1905年5月,日俄海军大战于对马海峡。5月27日,长途赶来增援的波罗的海舰队主力到达对马海峡,被日联合舰队截住,爆发对马海战,至28日大部分俄舰被击沉,少数逃跑。俄太平洋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全军覆没,舰队司令罗杰斯特温斯基被俘,战争成就了东乡平八郎的战神神话和鱼雷作战的新模式,但是从中得出的胜利结论却被日军奉为不可动摇的指导思想,却束缚了日本的军事思想,历史是公平的,上次大战的胜利者往往将胜利经验狭隘化、教条化,从而成为下次大战的牺牲品。

7月,日军占领库页岛。1905年9月5日,日俄两国在美国的朴茨茅斯签订了“和约”。根据条约规定,沙俄承认朝鲜为日本的“保护国”,把旅顺、大连的租借权和从长春到旅、大间的铁路让给日本,并将库页岛南部割让给日本。此外,日俄两国还以“保护满洲铁路”为名,在附约中规定,在他们各自霸占的铁路沿线有驻军的权利。

奉天会战结束后不到一个月,河野带领以中村欣五郎炮兵上尉为首的炮兵教官组来到了秦时竹部队的驻地。

“啊,亲爱的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皇军的炮兵教官组的诸君,中村欣五郎……”河野依次介绍了各个成员。

“很高兴认识诸位,首先请允许我祝贺贵军取得的重大胜利!战争即将结束了吧。”

“不错,大日本皇军将取得最终胜利。这些教官都曾参与了这次战争,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理论知识,应该可以很好地完成阁下所交予的使命。”

“很好,河野君,让您费心了,希望我们今后能加强合作。”秦时竹皮笑肉不笑地说。

“秦先生,作为教官,我们都是合格的,但不知道您的士兵是否合格,能够学会那些知识。我知道支那的农民都是没有文化的。”中村挑衅地说。

“中村君,您尽管放心,合格与否你可以先检查一番,如果没有合格的,我会先训练出合格的士兵再让你教导的。”秦时竹强压住心头的怒火。

“不不不,我知道秦先生部队的战斗力。”河野出来充好人,接着说:“中村君他们并不知道南满铁路军火大劫案是阁下所为。”听到这里,中村嚣张的势头才缓和下来。

“中村先生,我知道你们都是日本皇军的精英,而皇军一直都是天皇陛下的骄傲。我希望你们在这里能够维护皇军的尊严,严格约束自己,不要做出令人难堪的事情,要知道,你们不仅仅代表你们自己还代表这整个皇军在中国百姓心目中的形象,你们的良好表现将更有利于中国百姓接受你们。”秦时竹心里大骂日军禽兽不如,但面子上还不得不作些官样文章。

“哈依,我们明白,我们是为日中亲善而来的,要宣扬大日本帝国的王道。”在来之前,小林已经好好训诫了中村等人,要求他们注意搜集情报、注意军纪,所以他才这么老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