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二节 扩大

秦时竹 收藏 11 4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二节 扩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三千两银票的攻势再加身边缺兵少将的形势,使得增韫迫不及待要求给秦时竹增兵,1904年10月,盛京将军增祺的批示下来了,同意将秦时竹的部队扩编为五个营,同时,考虑到日俄交战,民生凋敝,为不加重地方负担,由自筹粮饷改为食官饷,升秦时竹为右路统领(团长),陆尚荣右路统带(副团长),周羽为一营管带、夏海强为二营管带、杜金德为三营管带、齐恩远为四营管带、李春福为五营(马营)管带。

军火由于刚刚捞了一票,还是绰绰有余的。由于一下子增加了两个营,马瑞风的后备营全部收编还是略嫌不足,好在逃难的人口很多,秦时竹就地开始招兵买马。来投军的自然是络绎不绝了,在太平镇附近摆开了场子开展入伍测试。被选中的自然是兴高采烈,落选的却也无话可说,只能恨自己没有福分了。

秦时竹饶有兴致地观看新兵测试,有一个兵引起了他的兴趣,只见他骑在马上上下翻滚,手里的弓箭连连射中靶心,一边又能保持平衡。“好”,围观的人群一片叫好声,秦时竹也忍不住叫好,在他看来,这不象是招收新兵,反而更象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马术。

那小伙子纵身一跃,稳稳当当地立在地上,对后者骑兵主考李春福一抱拳:“大人,您看我这样中吗?”

“好好好,只是你只会弓箭,不会打枪吗?”李春福也挺喜欢这个小伙子。

“这个,我只会射箭,不会打枪,因为以前从来没有摸过枪,不过,大人,我可以学的。我向您保证,一定能把枪法练好!”小伙子自信满满。

“有志气。”秦时竹忍不住插了嘴,一看这小伙子长得浓眉大眼有股英武之气,他就想仔细了解了解:“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以前干什么的,怎么想着来投军啊?”

“在下马占山,今年20了,以前给地主放马,后因丢失一匹马,实在做不下去了,就来投奔官军啦!”

“马占山?!”秦时竹心想:太好了,人才得来全不费功夫。“占山,口气不小啊,想占山为王啊?!”秦时竹半开玩笑地说:“你这个人我要定了,给我做传令兵吧!”

“不,我要跟着李大人做骑兵,我答应他要把枪法练好的,等练好了,再做其他也不迟!”马占山一口回绝了。

“哈哈哈”秦时竹笑出了声来,一旁的李春福赶紧解释,“小伙子,不得无理,这是秦大人,咱们右路巡警营的统领,他要你做传令兵是看得起你,还不赶快谢过大人!”

“真的?”马占山有些将信将疑,问秦时竹:“那你能给我每月象骑兵一样多的饷吗?”

“军饷?你放心,一切都按骑兵一样,绝对不会亏待你。”秦时竹信誓旦旦地说:“只要你三个月后枪法能在新收的人里排前十,我立马升你做班长,军饷翻倍。要是做不到,你说怎么办啊?”

“那我这三个月一个子也不要,什么时候枪法到了那水平,什么时候我才领军饷。”马占山也是一口应承下来。

仅仅过了七天,人就招满了,除了编入新组建的两个营外,还有一部分就编入了直接后备队,由于吃上了官饷,对秦时竹来说在同样的开支下反而可以统帅更多的部队了。

在新编营成立大会上,秦时竹对大家训话:“弟兄们,咱们的队伍又扩大啦,当然,咱们的担子也不清。官府给的军饷虽然比不上以前我们的水平,但请大家放心,我秦某人是讲义气的,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足的部分,由我个人填上。”

听到这里,大家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尤其对许多新入伍的人来说,当兵就是为了吃饷,他们还没有接受部队的教育,银子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动力。秦时竹当然明白人的思想改造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所以他很欣慰以前的老部队经过两年多的教育,已经形成了很强的凝聚力和爱国思想,钱对他们来说没有那么重要了。

“弟兄们,现在日本人和俄国人打得正欢,老百姓本来就眼瞅着活不下去了,又遭此大难,更有些为非作歹之人居然聚众劫掠、占山为匪,欺负咱们老百姓,你们说这些人可不可恨?”

“可恨!!”下面整齐的回答。

“咱们吃的粮,用的饷都是老百姓的捐税,你们说该不该报答?”

“应该!!”

“那要是有人欺负老百姓,咱们要不要给老百姓撑腰,给他们出气?”

“要!!”

“好,现在我命令,周羽和焦济世带领两营老兵,消灭盘踞在新民府境内大大小小的土匪;陆尚荣、夏海强、杜金德等负责新兵的训练,李春福负责各路的接应;三个月后,大家都要完成自己的任务,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1904年12月,沈蓉产下一个男婴,秦时竹夫妻俩视为掌上明珠,按照秦时竹以前的意思,就取名为秦振华。周羽和夏海燕夫妇的儿子周武略已经一岁多了,海燕也已经从产后发胖的体形中恢复过来,重现窈窕倩影,重新掌握部队的财政大权。何峰和郭静夫妻生的女儿何雪宜也已经半岁了,胖嘟嘟的,很是惹人喜欢,大家一片欢喜之情。新民府尤其是太平镇附近,由于有秦时竹的右路巡警营驻扎,基本太平无事,在战火纷飞的乱世里,俨然成了一个桃花源。

1905年一开始,秦时竹又召集大家开会,这次是七个人都在:

“周羽,你先说说这几个月剿匪的情况吧。”

“通过三个月的剿匪,这一带的中小股土匪如徐翰五、候占山、陆永祥、苑四、苑五等均被剿灭,江显珍、江显太等见没有出路也投降了官府,失去了俄国人这个靠山,金寿山也老实多了,现在又摇身一变成扑盗营了。在新民这一带,还有杜立山、田玉本、冯麟阁等几股势力较大的土匪,人数都在千人以上,而且在各州县游窜,比较令人头痛,但我们兵力尚没有优势,要对付他们可能比较吃力。”

“这几股就先放放,具体的战况如何?”

“三个月剿匪,总共歼敌近300,招降400多,负伤和遣送回家的共有500左右,缴获各类枪支近2000,子弹近十万发,种类繁杂,什么样式都有,财物方面缴获也比较多,据估算至少值十万两银子,粮食也有不少。当然,我军付出的代价也不少,总共有37人阵亡,109人负伤,其中重伤42人,但是队伍得到了锻炼,有了实战经验,士气也很旺盛。”

“嗯,你们辛苦了,阵亡的要好好抚恤,受伤的要妥善治疗,战斗中有军功的要予以奖励提拔!这个你全权负责吧。”秦时竹问陆尚荣,“部队的训练还可以吧,马占山表现如何?”

“通过三个月的训练,基本形成了战斗力,当然这不能和老兵相比,士兵的文化和觉悟多少有了提高,改变了一些小农意识。马占山确实是个人才,各项考核都名列前茅,老大我听说你还跟他有个赌!”

“嗯,我当时说只要他三个月枪法能排新兵前十就提升他作班长,怎么样,达到这个要求了吗?”

“到了,第八名,但他在马上射击能拿第一!”夏海强比较熟悉。

“好,等再有机会就让他出去再锻炼锻炼,准备破格提拔。洪义,你的情报怎么样了?”

“现在情报眼线已经遍布新民府,周边的州县也有我们的人,只是每月一千两的经费不够了,我要申请增加。”

“好,就请海燕再给你增加一倍吧。”

“老大,我想应该成立一个特种兵分队了,把部队中特别好的苗子挑出来,由我直接领导。”

“可以,不过要严格把关,无论是能力上还是政治上都要高标准严要求,宁缺毋滥,至于经费,我先拨500两一个月给你,不够还可以再让海燕给你增加拨款。”

“老大,你都光顾给人家增加拨款,也要考虑考虑开源啊。”海燕提出了抗议。

“这是自然,不过,我没有办法,还是让老何想办法。”

“我们总的经济状况是非常良好的,各产业每月能有一万六千两的净利润,具体的数目还是海燕清楚一些。”

“从去年1月到现在平均每月利润16087两,总计193044两,再加上这回剿匪缴获的103658两,总数应该是296702两,除掉团练正常开支60228两,伤亡抚恤开支和情报费用27102两,你用于官场打点和贿赂约10000两,我们各家的生活费用和开支5706两,共结余253576两,这是去年的总财政报告。预计今年由于没有煤矿的超额利润和剿匪收入,总收入将下降到15万两,而开支方面,虽然发放了官饷但由于人数扩编,正常开支要基本不动,伤亡开支和灰色开支(各种贿赂、打点)未知,刚才情报费用和特种兵费用还要再增加18000两,总共年净收益不会多于十万两。”

“听上去蛮多的,不过我想还是多多益善,因为等日俄战争结束我们的部队可能还要扩充,老何,你有什么主意没,要不扩大钢厂的规模?”

“扩大规模在技术上没有难度,如果增加一座十吨的生铁炉和5吨的马丁炉,大概需要再投资7万两左右,每月可以再增加6千两银子的利润,也就是说投资可以在一年内收回。”

“那就动手扩充吧,不要犹豫了。”海燕想趁热打铁。

“扩充简单,但市场接受可能有难度,如果卖不出去,这些利润数字都是空的。”

“哈哈,老何,你这就保守了,我给你找了个大市场。”秦时竹似乎找到了灵丹妙药。

“大市场,现在能有什么大市场,东北又没有值得一提的重工业和军火工业。”何峰有些不信。

“我先问你,现在铁厂的主要产品是什么?”

“主要是铁钉和道钉,还有铁丝和农具。”

“今年詹天佑就要开始建设京张铁路了,你说是不是大市场啊?”

“我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何峰恍然大悟的说:“看来可以大量生产道钉了。不对,干脆直接生产钢轨得了,反正汉阳铁厂也是用马丁炉生产钢轨的,我们应该也可以。”

“这样吧,你还是去山东找德国人买设备,在这个过程中你去找趟詹天佑,把这个事谈一谈,让他可以接受咱们的产品。虽然我们没有官方背景,但如果他同意的话,朝廷的铁路矿务总局应该会接受我们的,当然,前提是产品质量过关和价格便宜。”

“这个没有问题,我一定想办法让他同意,我的意见是,为稳妥起见,先征得他同意然后再去购买设备,力争在年底前完成扩充生产能力的目标。”

“这段时间全力把样品搞出来,过完年你就动身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