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节 战斗

秦时竹 收藏 14 52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十节 战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啪”的一声,在秦时竹望远镜的视野里,只见张作霖从马上一个倒栽葱倒了下去,旁边的人一惊,马上勒住了马,有几个人围在他身边,好像拼命地在叫唤,其中一个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又上马,嘴里还嘟囔着。虽然听不清说什么,但根据口型,可以揣度出似乎是:“他奶奶的,我跟你们拼了,弟兄们,跟我上!”一看就知道是张作相。

后面张景惠和汤玉麟也在场,他们犹豫了一下,守着张作霖没动,好像在交谈什么,但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啪”,周羽的枪又响了,这回倒下的换成了张作相,头等射手的美名果然不是吹的。后面跟着的马队又是一阵骚动,仗还没打已经损失了两个头领,失去了指挥,下面的人都有些胆怯了,几个胆子大的杀红了眼,光顾自杀向前去,十几匹马朝高坡上冲来,已经到了离狙击阵地只有三百米的地方了。

“开火”,高坡上响起了“突突突”的声音,又间杂着“啪啪”的村田式步枪的声音,四五秒钟的功夫,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人全部都滚落下来,不用说,都跟随张作霖他们去了。

秦时竹看不下去了,悄悄对夏海强说:“停火,摆出日本人的样子吓唬吓唬他们就行了,毕竟都是中国人,不要赶尽杀绝!”

焦济世马上挥舞着手里的步枪,日光照耀下的膏药旗分外显眼,夏海强猛地抽出配着的军官指挥刀,在空中一劈,嘴里大喊“杀呀!”,摆足了准备冲锋的架势,但却没有一个人往下冲。

秦时竹的疑兵之计还是很灵的,张景惠一看高坡上那面日本旗,说:“坏了,碰上小日本了,打看来是打不过了。”

汤玉麟也急得没了主见:“二哥,我们怎么办?”

“撤,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没看见刚才那十几个兄弟还没冲上去就全部被打死了吗?咱们要是再不撤,小日本一个冲锋,你我兄弟要全部死在这里了。”

“那大哥和作相他们?”汤玉麟的话语已经哽咽了。

“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张景惠虽然也很悲痛,但没有丧失起码的理智,在他的带领下,大队人马飞快地跑了,张作霖和张作相的尸体也随同被带走了……

“他们跑啦!”阵地上响起响亮的欢呼声。“大家安静,坚守阵地,等会还有老毛子要来,一定要好好地打,打他个有来无回!”夏海强抑制住大家的激动。除了倒在地上那十几骑人马可以看出曾有一次战斗外,高坡上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军火的搬运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刚才战斗的影响一样,陆尚荣不断地催促“快快!”,已经有一节主要装载步枪子弹的车厢被搬空一半了,王云山他们也扛了近十挺重机枪到车上。两个排飞快地押着已装满了军火的二十几辆车向遇罗山奔去。

已经是快下午五点了,太阳渐渐地斜了,不过离天黑还有一点时间,在伏击点附近的人已经减少了不少,很多人都押着装满军火的马车回去了,五列纵队变成了三列,现场的空余运输车也越来越少了,这就意味这即将大功告成了,毕竟一列军车的物资可以达到上千吨,全部搬走无异于天方夜谭,只能挑最需要的。但俄军的马队迟迟不来,让秦时竹有些皱眉头,如果早不来、晚不来,到刚要撤的时候来了就有被缠住的危险。唯一的稳妥办法是坚持到天黑,仗着熟悉地形可以比较安全地撤离。

“大哥,老毛子来了,不过不只有马队,还有步兵,大约有二百多人的样子,距离七百米。”夏海强的话打碎了秦时竹的如意算盘。

“该来的还是要来,听我的命令,其他人先不要开枪,等到五百米的地方让各班的狙击手先开枪,争取打掉军官。”陆尚荣指挥若定,“如果敌人骑兵冲锋,用马克沁对付他们,小羽,你也过过枪瘾吧!”

“好,各狙击手仔细瞄准再开枪!”周羽也提起心爱的狙击枪,寻找一个倒霉的猎物。

“啪”的一声,齐恩远先开了一枪,只见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骑兵从高头大马上一个跟斗载了下来,紧接着其他人也开枪了,大部分人都打中了目标,这些都是各班的枪法好手,平时的苦练和考核终于发挥了作用。周羽自然也没有闲着,不过对于一般目标他是没有兴趣的,倒在他枪口下的,是一个骑在马上大喊大叫指挥着的中尉。

俄军反应迅速,一发现开枪,马上找掩蔽物躲起来,等第二轮枪响的时候,狙击手们的成绩可就差多了,大概只有不到两成的人打中了目标,周羽还是一枪爆头,这次是个少尉,围在他旁边的人都是忙不迭的竖拇指,果然强!!!

俄军这一伏又是十多分钟,阵地上见状干脆就停止了攻击,眼看搬运军火的人又少了一些,海强命令阵地上先撤出两排人帮忙搬运,半月型的狙击线缩小了一点。

俄军伏了半天看没动静,胆子又大了起来,偷摸匍匐前进,阵地上还是一片寂静,仿佛人都撤了一样,眼看没人打枪了,俄军加快了爬行速度,最前面的已经冲到了离阵地只有一百五十米的地方了,个别胆特别大的站了起来,猫着腰往高坡上冲,紧接着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突突突”十多挺马克沁象爆炒豆一样的响了起来,割韭菜似地扫荡着冲击的俄军士兵,手榴弹接二连三的在人群中爆炸,寂静的高坡突然变成了杀戮的现场,夏海强的指挥刀和焦济世的膏药旗显得特别明显,不用说,自然又是秦时竹的疑兵之计。他本人这时倒一直呆在搬运现场指挥,指挥作战不是他的强项。

侥幸没有被子弹和手榴弹点名的俄军连滚带爬地跑了下去,脱离了接触,最初的狙击战使得好几个军官已经报销了,全凭自个理解往上冲。站在最后面,一直用望远镜观察高坡动静的舍若耶夫上尉暗暗叫苦,看来是碰上日本军队了,而且人数还不少,凭自己手里的这点兵力是远远不够的,怎么南线增援的部队还不来,最关键的是,他们手里有火炮,可以压制坡上居高临下的攻击。他不知道的是,南线的叶甫斯基少校也在那里发愁,铁路桥被炸断后,要想增援必须涉河,河水深到胸口,骑兵还好,步兵可就苦了,运输炮简直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如果没有炮队一同增援,是根本起不到作用的。因为他知道军列上就有火炮,敌人肯定会加以利用,两边火力一比照,自己肯定吃大亏,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火炮运过去。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运了三门炮,他不住的叹气。

陆尚荣并不知道敌人在想什么,他只是盼着尽快等来天黑然后把部队撤出去,坡下的俄军又接连发动三次进攻,丢下一些尸体后又逃了回去,自己这边也有三个人受了伤,已经被抬了下去。

太阳越发西沉了,双方就这么对峙着,时不时交次火,俄军的人越来越少,舍若耶夫上尉急得直跳脚,破口大骂叶甫斯基少校,不过他躲得好,周羽也拿他没办法,狙击枪招呼不到他。俄军也不是没有想过迂回包抄,可是无论走那一边,不是闯进了雷区就是被发觉而招来马克沁的“侍候”,损兵折将,从刚开始的两百多人减少到不足80。借着停战的空隙,阵地上又悄悄撤出了不少人补充到了搬运这边,现场已经只有两列搬运队伍了,剩下的空余车辆也已不多。秦时竹很满意这样的场面,最让他担心的俄军两股合兵一处,展开大规模进攻的场景没有出现,象这种零敲碎打的战斗,进攻方又没有重火力,防御这一方是占尽了优势――“零敲牛皮糖,越敲越漂亮”。

夜色终于开始弥漫开来了,夏海强也觉得这种游戏玩够了,悄悄地让人都撤了下去,临走前想想不过瘾,又要每人多背两支步枪跑步走,理由简单地让人发笑:“练了这么久的负重越野跑也该检验检验了!”阵地上只有秦时竹、陆尚荣和夏海强带领警卫排留下见机行事。天黑了,对俄军来说也是一样,不过陆尚荣手里的微光夜视仪,可以有效地观察敌人的动静。

“老大,好像敌人的炮队来了,咱们也撤了吧,不然炮弹可不长眼睛!”

“好,赶快全军撤退,把旗帜继续插在高坡上!”

终于,最后五十个人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离开足有三里地的时候,还听见俄军猛地往坡上开炮,有些击中了军列的服装等,燃起了熊熊大火,照亮了整个伏击点。

“哈哈,一帮蠢货,爷们都走了还死开炮!”

山下,舍若耶夫上尉不停地咒骂着,要不是对方比他军衔高,他一定骂出声来,叶甫斯基少校也是一肚子气没地方出,拼命指挥炮兵朝高坡开炮,尤其是瞄准那面膏药旗,三十分钟的射击造成了大小不一的各个窟窿。

等到他们终于鼓足勇气冲上高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除了遍地的狼藉和还在冒烟的服装外,哪里还有敌人的影子,想要追击又怕再落入圈套,还是叶甫斯基少校更为老奸巨猾,就说是保护军列,收治伤员好了,毕竟消灭敌人不是目的,最重要的关键是守住剩下的物资。检查了劫后余生的军列后,他们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守卫官兵无一幸存,军火物资大量被劫,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大口径火炮,尤其是最新式的野战榴弹炮倒是一门也没少,估计是太重,难以搬运。但为什么不炸毁呢,按理说有足够的时间?两个人在那犯嘀咕,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些日本人被小小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忘记炸毁这些更为要命的火炮。

“沙皇保佑,让我们遇上了一帮很蠢的敌人,我们的元气还在,俄国必胜!!!”

忙到了半夜,终于将全部的军火安放和统计完成,士兵们个个都累的够呛,但都很兴奋:

“哈哈,这次我报销掉两个老毛子,也让他们知道咱们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战士甲参加了伏击。

“真羡慕你啊,我可是搬了一个多时辰的军火啊,不过也挺带劲,看着一箱箱子弹啊、炮弹啊往车上装,那是真开心啊!从来只有老毛子抢我们的份,也该轮到我们抢他们了,对了,我还看见有炮搬回来了。”战士乙也不是太遗憾。

“这是真的,我就亲手抬了三个呢,那玩意太重,一点都不好抗。后来不知谁想了办法,拆开了抗,我抗的是轮子。”战士丙仿佛自言自语道:“听说咱们大当家的能掐会算,他算准了老毛子今儿个有火车装军火经过,所以带领我们去劫的。”

“别扯蛋了,那叫情报!咱们秦大人早就派人把老毛子的门道摸熟了,这才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不然,哪会这么轻松?”……

这边,秦时竹他们几个也聚在一起开会:

“老大,今天发达了,大大捞了一票啊!”周羽眉飞色舞地说:“据初步统计,运回步枪近四千条,子弹五十万余发,重机枪二十三挺,37MM山炮12门,57MM山炮7门,炮弹三千余发;更绝的是,郭宝硬是派了一个班把一门76.2MM的野炮给拉了回来,还附带两百枚炮弹。”

“干得好,哈哈,老大,当初应该再让我们顶一会儿的,撤的时候我看见还有那么多没运走,我都心疼了!”夏海强装出一副遗憾的表情,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见好就收,绝不可恋战,已经够多了,这差不多是俄军半个师的军火了。”秦时竹又问:“部队伤亡怎么样?”

“阵亡的没有,被敌人打伤的有九个,回来时自己扭伤、跌伤倒有17个,不过都不碍事,养几天就好了。”

“嗯,他们也都辛苦了,明天就停止训练一天吧,每人增发半个月薪水,受伤的要好好找大夫治疗。”秦时竹顿了顿,“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安,这么早就把张作霖打死了,会不会造成不良后果?”

“老大,别多心,咱们兄弟团结一心,试看天下谁能敌?!!”陆尚荣豪气万丈。

“老大的考虑也有道理,我看以后咱们不妨将自己摆在张作霖的历史角色上,这样能更有把握一些。”葛洪义提出他自己的建议。

“这样也好,大家在山上好好修整几天,三天后回太平镇去。”

……


注:历史上在日俄战争中张作霖由于倒向俄军曾被日军宪兵队俘虏,后又因及时投靠了日本人,再加上当时的日军参谋部田中义一中佐(后来的首相,有名的“田中奏折”)欣赏其才干,极力为他斡旋,才逃过了一劫。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