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九节 伏击

秦时竹 收藏 11 0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九节 伏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已经是六月中旬了,天气渐渐的热了起来,一般穿单衣就够了。秦时竹、陆尚荣、葛洪义、周羽和夏海强聚在一起讨论战况。郭静刚生完孩子,何峰在家陪着她,海燕也在家里照顾周武略,所以他们俩都没参加会议。

“目前的战况是,日军已经切断了旅顺和大连之间的联系,金州也已经落入其手,乃木希典率领第3集团军在大连湾登陆,接替第2集团军进逼旅顺要塞,第2集团军则原地休整,准备北上进攻辽阳。俄军南满支队(司令为I.I.什塔克利贝格中将)将率领西伯利亚第1军南下救援旅顺,这支部队惨败的命运是必然的,当然现在还没有发生。日军胜利后,紧接着在八月就要开始辽阳会战。”秦时竹的专业知识又派上了用场。

“根据截获的电报来看,随同西伯利亚第1军南下的还有一车军火,由于旅顺防御吃紧再加上没有充足的车皮,是先军火后部队,两者之间大概相隔五个小时。具体说来,军火军列大概在明天下午三点通过景岭堡地段,而部队军列大概在晚上八点左右通过。我已经和尚荣商量过了,决定好好利用这个时间差。”葛洪义详细地掌握了俄军的动向。

“尚荣,说说你的方案。”

“是这样的,景岭堡地段正好是个高坡,相当有利于伏击。根据前段时间的侦察,在这个地段往北二十公里驻扎着俄军一个营的守备力量;往南三十公里有两个营的力量,但由于还要担负其余方向的防御,两者最多能抽出一个到一个半营的力量前来支援;除了俄军外,还有两支中国的护路队,一支是张作霖,另一支是金寿山,兵力各为一个营,但他们是隔天巡逻,到时候就不知道是哪个来支援。我的计划是截两头、打中间。”陆尚荣指着地图,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北边在距离伏击点十五公里的地方有一片树林,南边在距离伏击点二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座铁路桥横跨河上。初步设想是这样:南北协调好时间,等差不多火车到达伏击点的时候,就把铁路炸断,预先在爆炸现场附近埋上地雷,迟滞并破坏俄军增援。由于铁路被破坏和雷区的存在,增援部队只能绕道树林和涉河而过,不能搭乘列车前来,预计北边最快要三个小时才能赶到,南边则要四个小时。伏击点就不用说了,布置七个间隙点的拉雷和炸药包,等火车一到就引爆,这边一爆炸,南北两个也同时炸断铁路。到时候,我们的主力部队动手抢军火就是了。”

“那军车有多少部队押送,解决他们需要多少时间?”

“根据目前的情报,大概是一个连,由于我们是要炸火车的,等车厢翻身他们再爬出来作战相当被动,顺利的话,估计二十分钟能解决战斗。”

“那张作霖或金寿山什么时候到?”

“他们离的比较近,最快五十分钟能到。我安排海强他们营狙击,从人数上来说双方差不多,但我们位子在高坡,居高临下射击比较占优势,他们都没有炮兵应该不足为惧。”

“大黑,你要我打狙击我没意见,可为什么要我们穿小日本的军服,本来大伙听说可能要打老毛子都很开心,但要他们穿小日本的军服很多人想不通。”夏海强憋了一肚子气。

“海强,你别怪我啊,这是老大的主意。”

“海强啊!”秦时竹清了清嗓子,“我知道你们,包括你,都免不了心里难受,我也不舒服,但是你想过没有?一旦我们暴露身份,老毛子肯定要朝廷追究,到时候‘违反中立’这条罪名肯定跑不了。另外,我们装成日本人,老毛子会把气出在小日本身上而不是找我们的麻烦,别看他们打日本打不过,打我们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冒充小日本有利于他们狗咬狗。”

“那小日本就这么傻,知道我们要冒充还把军服给我们?”周羽也有想法。

“哈哈哈,你说的是不错,但是……”秦时竹笑得有些过分,“小日本的本意是让我们装扮成日本部队给俄军造成在他们敌后也有一支日本部队的假象,企图让我们为他们吸引一部分兵力。但他们没有仔细想,俄军千里而来,为的是增援旅顺,收复大连、金州,并不是以歼灭日本有生力量为目标,根本就不可能分兵,反而会觉得这是日本故意搞的迟滞之计,只会加快往南挺进的步伐。”

“难怪小日本这么爽快,把步枪和军服都给了我们,子弹也给了好大一堆,原来是想让我们做炮灰啊!这狗日的,看咱们以后怎么收拾他们!”夏海强忿忿地说。

“老大,我还是有一事不明,既然你不是说这支增援部队都逃脱不了被歼灭的命运,那日本人怎么还希望他们分兵,一网打尽岂不是更好?”周羽爱动脑子。

“你忘了第2集团军在原地休整的事?修整的时间越长,到时候歼灭敌人时自己的牺牲就越小,本来日军已经是用逸待劳了,如果俄军再分兵清剿我们,那俄军就是更劳了,只会死得更快。我这样是在帮俄国人。”

“帮他们?”其他人都没明白,葛洪义率先反应过来了:“我知道了,这是老大强迫他们休息。你们想啊,炸断的铁路我估计最快也要十五个小时才能修好,这段时间对于旅顺的增援来说倒没有那么紧迫,但对于从西伯利亚来增援的部队来说,十五个小时足够他们恢复旅途劳顿了。”

“洪义说的不错。小日本不是谋算让我们做炮灰嘛,我就让老毛子多休息一会儿,养足了力气对付小日本,虽然最后还是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但好歹也要多杀几个日本鬼子吧!”

“老大高明!”海强竖起了大拇指:“那这小日本军服我穿定了,一定要狠狠地打,打得他们狗咬狗。”

“尚荣……”秦时竹还是有一些担忧,“如果俄军增援部队抛弃步兵而单纯用骑兵从正东向我们突击,会不会正好和张作霖或金寿山他们的护路队合兵?”

“这倒是有可能,不过单纯骑兵最多只有一百五十个能够增援,而且到达的时间会是80分钟左右。”

“80分钟?那就意味着海强必须在30分钟内解决掉护路队,至少也要解决大部分,不然合兵一处就麻烦了。”

“大哥,你放心,多配些手榴弹和马克沁给我们,我保证守住阵地直到你们撤退。”海强拍胸脯保证。

“我看各部队集中重机枪到海强的部队,手榴弹每人十个,还有就是各班的狙击手也集中配给海强他们。”陆尚荣想了想,又说:“要不,让李春福的骑兵连充当预备队,万一形势不妙可以尽快增援?”

“好,撤退的路一定要全线准备好,用来拉军火的骡马都备齐了吗?”

“都齐了,特意准备了双马拉的大车驮大炮呢,这些以前都用来装过机器的,结实着呢。”周羽负责这块。

“好,撤退的时候一直撤到遇罗山大本营,在卸完货之前任何人不得休息,要教育部队严守秘密,千万不能把消息传出去。”秦时竹严肃地说:“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明天按原计划分头行动,一切由尚荣指挥。”

“好!”


已经三点了,秦时竹他们的大队人马早就埋伏在高坡的左右两侧,大伙被下午的太阳晒得又热又渴,有些不耐烦起来了。海强带着的那营全部是日本军服,小日本那个可以挡住脖子的帽巾倒是发挥了作用,情况比其他部队要好。终于,伏在铁轨上探听声音的向大家传来好消息“来啦!!”,陆尚荣笑骂道:“如此磨磨蹭蹭,怎能不误大事,难怪要输给小日本,现在又害得我们多等。”

“好了,别抱怨了,叫弟兄们赶紧准备好,还有,铁路上那个,赶紧让他回来!”秦时竹可不想让列车上的人发现而功亏一篑。

“呜!!…………”火车呼啸着向伏击地点驶来,越来越近了,只看见每节车厢不是栓着门就是盖着严实的帆布。“预备,拉!”陆尚荣一声令下,只听“轰隆隆”的连锁爆破声急速响起,一阵烟雾腾起,钢轨扭成了麻花,凭着巨大的惯性向前冲的各节车厢纷纷脱了轨,横七竖八的倒在高坡上,活象一条扭曲的蛇。

“杀呀,先解决掉车上的老毛子!”陆尚荣大喊一声,一千多人的队伍从高坡两边跃起,扑向火车。几乎与此同时,南北两个阻击点在听到伏击点的爆炸声后,也是把铁路“轰隆”掉了,至于地雷,那都是早埋好了的,工兵班班长一挥手,“撤!”,全班就都按事先制定的撤退路线撤走了。

在车上的俄军,除了一小部分直接被炸死了外,大部分不是被震晕了,就是陷在车厢里爬不出来,极个别特别敏捷的刚从车厢里爬出来,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清剿残兵的杜金德他们打死了,只听见“啪啪”的间歇性枪声,肯定是有敢反抗的老毛子被送上西天了。除了死的,还抓获了三十来个活口,杜金德问陆尚荣怎么处理。陆尚荣咬了咬牙,说:“这些老毛子都不是东西,带着又全是累赘,全部干掉吧,注意,手脚麻利点,用刺刀。”陆尚荣的话刚出口,手下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动手了,押着的俄国兵胸前后背纷纷出现一个个大窟窿,惨叫声响成一片。杜金德不放心,又带领人马仔细搜查了一遍各节车厢,果然那个连长最狡猾,躲在木箱后放冷枪,打伤了一个战士,杜金德怒从心头起,一个点射就把最后顽抗的俄军送上了黄泉路,整个过程干净利落,前后不到十分钟。

在列车现场,虽然感觉人多手杂,但每支部队都按照事先的约定,排成长长的五个纵列,从车厢里取出来的军火,通过人与人传递,迅速被装载到队伍末尾早已准备好的车辆上,站在高坡上望下去,宛若五道长龙,枪支、弹药源源不断地从一头转移到另一头,这个方法是葛洪义想出来的,认为这样效率最高,不易造成混乱。王云山带领人马专门负责搬送重机枪,这个有些分量,靠手工传递是不行的。郭宝则带领一个连拼命找火炮和炮弹,他们的目标是小口径火炮,来之前,秦时竹千关照万嘱咐别认错了,要他按照比划的口径搬送,炮弹一定要配套;大口径的火炮太重,就算了,重点是37MM和57MM的速射炮。至于那些军服、罐头、粮食就没有人关心了。

海强的“日本”营担任狙击任务,每个人都紧端手中的步枪,每隔十个人是一挺马克沁重机枪,火力密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整个部队摆成了半月型,他们的任务是狙击,所以不用参加搬运。夏海强本人拿着个望远镜望来望去,身边站着的焦济世模样最搞笑,手里提的步枪上了刺刀,下面还悬挂着一面膏药旗,再加上那身打扮,活象一个尖刀排长。

三十分钟过去了,正东的地段飞扬起一片尘土,焦济世眼尖,马上喊:“全体注意,有情况。”海强马上把望远镜对准了那里,尘头下面是一队人马朝这里奔过来了,领头的几个骑着马,后面跟着四十几个骑马的,原来是护路队到了。“他奶奶的,咱们刚搬了一点,连老毛子都还没来找我们麻烦,你们这帮畜生倒穷积极。”海强大喊一声:“大哥,有人过来了,好像是护路队。”

“哦,这么快,才四十几分钟?”秦时竹不禁有些诧异,举起手中的望远镜一看,“来的居然是张作霖!”

“老大,要把握住机会噢,这种机会错过了,恐怕以后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一旁的葛洪义忙不迭地提醒他。

“好,我们动手。”秦时竹下定决心:“小羽,狙击枪!”

“好嘞!”周羽举起了手中心爱的狙击步枪,秦时竹跟他耳语了几句:“瞄准那个,一定要一击毙命!”

瞄准器里骑着马的张作霖,越来越近了,七百米、六百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