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七节 间谍

秦时竹 收藏 12 19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七节 间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到了正式出炉的那天,所有的人都跑去看热闹了,只见钢水潺潺、钢花四溅,一片热闹景象。十一月的奉天已经有些寒意了,但工作区内由于冶炼的缘故,却是相当的热,工人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忙得满头大汗。

秦时竹边走边问:“现在生产数据如何?”

“一切正常:按照常理,每生产一吨的钢至少需要2.5吨的矿石,而生产一吨焦炭,需要2.3吨煤,所有的生产能力都是按照这个比例配置的,没有大的变动。最近三个月属于试运行,日产量控制在1吨左右,等一切走上正轨后,可望达到2吨。”何峰又补充说,“象配套的铁矿、焦炭的生产能力,我都预留了扩充余地在哪里,打算等时机成熟就再扩建。”

“扩建的事不急,关键要把质量抓好。”秦时竹转过头问禹之谟:“产品销路如何,有人要吗?”

“这个复生不用发愁,我已经和很多掌柜的联络过了;他们说,只要我们质量过关,价格合理,有多少他们要多少。”

“那依你看,我们能有多少利润呢?”

“我们目前的产量还不大,所以单次生产成本相对要高,但由于我们从矿石到焦炭还有石灰石都是自个生产的,相对从别人那购买,成本又要较为低廉,更由于厂矿间路程较近,运输费用大为减缩,故而总的说来,成本要比别人为低。一个月嘛,现在至少能有千两银子入帐,三个月后大概能有三千多到四千吧。”

“目前少赚点问题不大,关键要打开销路,日后就不愁没钱可赚。”禹子谟点点头,表示赞许。正在这个时候,郭宝跑了进来,在他耳边轻轻说:“秦总巡,葛大哥让我告诉你捉了个日本间谍,正在审问呢?”

“有这等事,走,且去看看。”

来到军营里,葛洪义已经在审讯了,“叫什么名字?”

“河野一郎!我再次重申,我是大日本帝国公民,你们没有权利抓我!”

“河野先生,你是日本国人,为什么跑到我们兵营附近来了,如果这样还没有权利抓你,那要怎样才有权利抓你?”葛洪义冷冷的反问。

“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商人,来这里只是为了采购皮毛,由于不熟悉地形所以才误入贵营的,对不起,给您添了麻烦。”河野也是早有准备。

“皮毛商人?哼,皮毛商人用得着这个?”葛洪义抖了抖面前缴获的他绘制的一副地形图,“好,既然你是商人,那你说说各种皮毛间的区别和等级差异?”

河野额上开始见汗,但还是十分嘴硬:“我抗议,你们居然敢搜大日本帝国公民的行李,我要向奉天领事提出抗议,这是对天皇陛下的不恭敬,要出兵把你们都消灭了!!”

“出兵倒是真的,不过不是打我们,而是俄国人吧?”秦时竹插嘴了。

“胡说,大日本帝国皇军要打谁容不得你来指手划脚。”

“胡说?你们军方派你来就是要你收集俄国的情报的,你要是嘴硬,我就不放你,你完不成任务你就自裁向天皇谢罪吧!”

“你……你……你竟然敢扣留日本公民,你有几个脑袋,你们清国的朝廷能饶过你?”河野有些慌乱,但还是色厉内荏的说了这些话。

“朝廷?我当然怕,不过我们想你们领事先生是不会听到一个死人向他提出的抗议的。哈哈!”秦时竹顿了顿又说:“我相信俄国人比我们对你更感兴趣。”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只要你老实说出你的使命和目的就可以了,别看日俄两国现在正在谈判,我看战争马上就要打起来。如果你不说的话,这里没人会放你走,这样到了战争结束,你最多是个失踪人员,连靖国神社也进不了。”秦时竹威胁道。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部队?”

“我们是什么部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比你们更恨俄国人,如果日本和俄国真的爆发战争,我们肯定会站在日本这一边,请你回去转告。另外,你要的情报我都可以收集到,你在这安心呆两天,我会把这些都交给你让你回去交差的。记住,后天我就会放你走,但这两天你必须老老实实呆在我这里,要是想耍什么花招的话,你就是日俄战争阵亡的第一人。你想要这个荣誉吗?”

“想,想,哦,不……不……!”

“好了,把他押下去,好好招待但绝不许他乱说乱动。”

“好勒。”郭宝押着河野就走了,屋里只剩下了秦时竹和葛洪义。

“大哥,你想干什么,想介入日俄战争吗?”

“对,我们应该介入,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最后谁是赢家吧?我们当然不能站错队。”

“那你真要向他提供情报?”

“对,你赶紧参考电脑上的画一张,把我们附近的地形还有俄国小股部队画上去,注意,重要据点尤其是重火力点就不要画了,只要注明这些地方防范太密,难以刺探就可以了。”

“这是为什么呢,如果需要,我可以把整个作战计划和俄国部队部署都端出来。”葛洪义有些不解。

“这就不对了,咱们是站在小日本一边,但没说不让他打啊,要这两条狗自己狗咬狗去吧,我们就在一边看热闹好了。”

“难怪呢,我想老大怎么这么客气帮忙啊,原来要他们自己先耗上啊。而且,如果我们情报说得太详细了,日本方面反而会不相信,有实有虚看来比较符合实际情况。”葛洪义何等聪明,马上就反应过来。

“哈哈,好好招待这个河野两天,咱们今天还有什么事没有?”

“今天是周武略满月的日子,咱们要去小羽家喝满月酒。”葛洪义提醒道。

“对对,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海燕我已经快两个月没看见了,平时都是蓉儿去探望的,一切都好吧?”

“母子平安,一切都好,只是海燕胖了好大一圈。”

“哈哈,她以后一定要忙着减肥了。”秦时竹戏谑地说,“你帮我准备了礼物没有?”

“准备好了,让人给打制了一个纯银的长命锁,刻了小鬼的名字;我托人去买了架相机,这可是最新的时髦货啊,打算给他们照全家福。”

“什么最新的时髦货,都是老古董了,这个时代应该是德国货最好吧,你手里的那个间谍相机恐怕才是最新式吧。”

“老大,”葛洪义为难的说,“我那玩意好是好,可是胶卷数量有限,用完了就不能再用了,我哪里舍得。只有等制造出这种专用胶卷,才能痛痛快快地用啊。我留着准备应付最高机密的。”

吃饭的时候,秦时竹遇到了郭田仁,他笑眯眯地招呼大家入座,看见秦时竹来尤其热情。

“郭先生,你气色不错啊,最近多亏了你还有郭大娘照顾海燕他们娘俩。”

“复生客气啦,应该的,应该的。你们都是我们家的恩人嘛。”

“听说郭宝也要成亲啦?”

“是,是,我给他安排好了人家,打算下月就完婚,到时候一定要赏光来喝喜酒啊。”

“一定,一定!”

见到谢春秋也在,秦时竹走了过去问:“最近煤矿产量如何?”他在考虑即将到来的战争了。

“少东家,最近形势很不错,每天能出80多吨煤,我寻思:这铁厂办起来后,这煤矿场也该扩大生产了吧!”

“嗯,这是自然,还有一个你要记住,从下个月起煤价提价三成,已经订的合同就按原计划办好了。”

谢春秋吓了一跳:“这是为什么?我们平时卖得都比别人要便宜些,所以生意好,要是涨价三成,就会卖不动了。”

“按我说的做,除了铁厂的煤要保证敞开供应外,其他一律提价,同时要加班加点生产,机器绝对不能停,工人轮流上夜班。”

“卖不掉怎么办啊?难道都堆起来?”谢春秋很是担心。

“对,都堆起来,直到堆满为止。”秦时竹拍拍他的肩:“春秋,按我说的去做,出了岔子算我的;不按我说的办就要算你的。工人加夜班要发加班费,这事能办好吗?”

“能,能。您是当家的嘛,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办好了。”谢春秋见话已至此,就不再坚持了。

郭静抱着周武略到处走来回,到了秦时竹面前时,说:“秦大哥,你看这孩子多可爱,白白胖胖的,真好看。”

“郭静啊,你这么喜欢孩子,赶紧和老何生一个啊!”秦时竹有心要开她的玩笑。

郭静马上涨红了脸:“秦大哥老是损人,我不和你说了。”旁边的何峰哈哈大笑,凑到秦时竹耳朵边说:“郭静也有三个月啦,倒是你自己要抓紧喽!”……


回到了总部,河野一郎赶紧回去覆命。

“八嘎,河野君,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情报都收集到了没有?要是在战时,你贻误了军机会有多少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将士要白白牺牲啊!你这个饭桶!”日本满洲驻屯军军情处处长小林正木越说越气。

“嗨,我的办事不力,请给予处分!”河野唯唯诺诺,递上了葛洪义交给他的那份地形图。

看了看,小林脸上的神情有了明显好转,“刚才错怪你了,河野君,你这份图画得很详细,看来是要花这么多时间。”

“不,阁下教训的是,这份图基本不是我画的。”

“不是你画的?怎么回事,河野你要说清楚。”

“嗨!我去侦察的时候,化装成一个皮毛商人,但是没过几天就被清国的军队捉住了。”

“你这个废物,怎么这么的不小心。”

“嗨!我的无能!我当时以为必死无疑,抱定了为天皇陛下尽忠的决心,但奇怪的是,那些支那人不仅不杀我,反而给了我这个。”河野指了指那份图。

“这个可靠吗?不会是支那人和俄国人勾结起来的陷阱?”

“不是的,拿到以后,我仔细对照了一下,除了个别细小的差别,基本都是正确的,耽搁了这么多天,就是我拿图对照实地而耽误的。”

“那上面怎么没有俄国的主要炮兵和火力阵地,还有兵营?”

“支那人说,那些地方防范严密,难以渗入,我后来自己也去看了,果然盘查十分仔细。我怕误事,就没敢继续逗留。”

“这份图也够了,已经比我当初想像的要好多了。那些支那人说了些什么,他们怎么这么容易放你走的?”

“他们说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恨俄国人,如果帝国和俄国交战的话,愿意站在我们一边。”

“混蛋,谁说一定要打仗的,现在两国正在谈判,政治家们能解决就不需要我们军人出面了。”

“我也这么和他们说的,但他们不信,他们的头领叫秦时竹的说,日俄两国必有一战,而且越是谈判越是对日本不利,这是俄国的缓兵之计,他估计战争在半年内肯定要爆发。阁下,你大可以将支那人的话当胡说。”河野毕恭毕敬地讲。

“不,这个支那人说的很有道理,拖下去确实对我们不利,这些该死的政治家每天都在浪费宝贵的时间,真希望天皇快点下进攻的命令。”

“是!誓死效忠天皇陛下!天皇万岁!”听到天皇两字,河野“啪”地一个立正。

“既然他们也恨俄国人,”小林想了想说:“河野君,真要是战争爆发,你要和他们尽快取得联系,他们可以帮我们的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