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二章 纵横捭阖 第二节 新婚

秦时竹 收藏 12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秦时竹在沈麒昌家喝茶:

“复生啊,你最近都很少来我家,是不是很忙啊?”

“刚刚接受了招抚,忙着编组成军,不时又有人来投奔,要个个甄别考察,夜里还要讲课,故而来的少了,还请沈先生恕罪!”

“哈哈,现在正是你大展拳脚的时候,我最近也很忙啊。修路的事,办厂的事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好在现在终于走上正轨,估计年内都全部能开工。不过忙归忙,有件大事还是不能耽误的。”

“是,是,您说的是。我今儿来,就是为了成亲的事来的,还望恩准。”说着秦时竹拿出了一张纸:“小子不才,送诗一首与小姐,忝为聘礼!沈先生,您是知道的,我是穷小子,又是孤儿,没有什么钱财。虽说团练那有点钱,但那是公款,我不能擅自动用,还望沈先生多多海涵!”

沈麒昌接过纸一看,原来是一首《虞美人》:

虞美人 枕上

堆来枕上愁何状,

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总难明,

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

剩有倩人影。

一钩残月向西流,

对此不付真心也无由。

“好好,蓉儿就最喜欢这个了。”沈麒昌笑着说:“多少富豪人家、官宦子弟前来提亲,蓉儿都没答应,唯独看上你的才华。我也不稀罕金银珠宝,只是爱你的为人啊!当然,钱财也是重要的,你看看这个,就算是蓉儿的嫁妆,你可满意?”

秦时竹接过纸一看:“去年以来所有新办产业之股份,自成亲之日起移交沈蓉名下,另白银3万两,珠宝首饰一批等。”

“太多了,我与小姐结为秦晋之好,非为贪图钱财,实是爱慕小姐!”看见这么多,秦时竹也吓了一跳。

“复生啊,你就不必推辞了。我知道你不是爱财之人,不然你也不会散财办团练了。我琢磨着,你志向远大,我帮不了你什么,钱财嘛,还是能出一点的。我老了,膝下又只蓉儿一个,将来所有的产业都会归你的,不过我很放心,你精明能干,这点家业肯定能发扬光大,这样我见了祖宗也能交代!”沈麒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哦,对了,新房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就在我这院子里,所有新家具都备好了。蓉儿虽然出嫁了,但我还是希望能天天看见她,既有个照应,也不感到寂寞;你呢住这里也挺方便,平时生活也有人照料,起码我找你就方便许多了。不过你放心,我这么做绝对不是招赘上门女婿,蓉儿还是要过门的。你看这样成不成,不成的话我还可以另帮你弄个新宅子。”

秦时竹一听,心想:还别说,想得挺周到,也照顾自己面子,这份气度还是挺大的,不愧是开明士绅。“那太谢谢了,有劳沈先生费心了!”

“你方才叫我什么?”沈麒昌故意板起脸,装不高兴。

“是!是!小婿多谢岳父大人!”秦时竹马上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

“哈哈,有你这个好女婿,我心里就踏实了。我问过风水先生了,他说十一月二十六(1902年12月25日)是黄道吉日,我看就那天成亲吧!我就这么个女儿,一定要办得热热闹闹的!”

“好,一切听凭岳父大人吩咐!”……


这个婚礼果然办得热闹非凡,各路亲戚、朋友自然是不必说,镇上的所有住户、巡防营的所有士兵还有那些厂矿里的工人都参加了婚礼,足足摆了三百桌。人多也有好处,那就是贺礼收得也挺多,别的不说,光白银就是两万多两,当然也把秦时竹累的够呛,一晚上喝了不少酒,吐了好几回。临近午夜的时候,闹洞房的人才逐渐散去,秦时竹小两口才终于有机会独处。

“瞧你,喝了这么多,我给你准备了醒酒汤,赶紧喝一点吧!”沈蓉爱怜的说。

秦时竹接过碗,“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望着被红烛映红了脸庞的沈蓉,说:“蓉儿,你今天真漂亮!”

“又来了,又不是头一回见到我!”沈蓉害羞地说。

“哈哈,今天和平日不同嘛!古人都说人生三大喜: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今天就是洞房花烛夜,娘子自然是格外漂亮了。”

“油腔滑调,没一句正经的。”虽然嘴上这么说,沈蓉心里还是挺开心,“不早了,咱们该歇息了。”

过了一会儿,两人就分别钻进了崭新的绣花被,被窝里秦时竹紧紧地搂着沈蓉,沈蓉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一副小鸟依人状。

“蓉儿啊,其实我第一回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记得那时还朝你多看了两眼,你有没有在意啊?”

“记得,那次啊你直勾勾地盯着我看,色迷迷的样子,简直没气着我,我当时就决定一定要让你难堪!”

“所以你让我作诗来考我?”

“对啊,我本想你估计能背诵一首就了不得了,没想到你还真做了一首!”

“那我水平如何呀?”

“还真不错,从那后,我的魂啊就被你勾去了!”

“我有这么大魔力,就咱俩了,蓉儿你可要说真话!”

“也不全是,当时总觉得你和别人不同,欣赏你的才华不假,但当时还没决定嫁给你,送你棉衣也是看天凉了,你穿得很单薄,我不忍心。”

“那究竟是什么时候俘获娘子芳心的呀?”

“那次土匪来打我家,你半夜跑来报信,我当时吓得半死,你安慰我说别怕,还给我擦眼泪,说你会安全回来的。我后来才听说你去院子里和土匪交火了,他们还说土匪就快冲进来了,你‘啪啪啪’打了好几枪,又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马瑞风他们的机枪和手榴弹响了,这才打跑了土匪。要不是你挡了他们这一下子,估计早冲进来了。不过这是我后来才听说的,你走后,我觉得自己的心全在你那里,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事后老是想着,红儿就说我喜欢上你了,我这才下了决心要嫁给你!”

看到怀里羞涩的新娘,秦时竹紧紧抱着她:“蓉儿,以后我永远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嗯,我信。我爹也是这么说的,后来他老念叨着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就好了,还说要我嫁给你,我心里甭提多开心啦!”

“所以才叫郭先生来提亲的吧!”

“就是,你这个死人,也不来和我爹说,害得我爹还要反过来提亲,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当时也是忙呀,不是要接受招安嘛!再说,我一个穷小子,没权没势,怕你看不上!怎么敢让大小姐下嫁给我啊!这不,你看连后来的聘礼也送不起,只送了你一首诗。”

“我总觉得,这世间就数你最怪,哪有送诗做聘礼的呀。幸好我爹不是贪财的人,我也不是那些势利的女子,才让你得逞的。不过你这买卖做得值啊,一首诗就把我骗过门了!”

“蓉儿,你后悔啦,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才不呢?以前每年都有人上门提亲的,都是草包一个,偶尔有个别做的出来,也是平仄不调、韵律不合,哪有你做的好。后来给的那首《虞美人》虽说气魄不如那首《沁园春》豪迈,但也写了真情实意,你是不是真那么想的,还是只是逗我开心啊?”

“哪里,哪里,我经常想蓉儿的,只是事情太多,没空陪你,不过现在好了,有空就可以陪你下棋、读书。”

“男子汉志在四方,你偶尔这么陪陪,我就开心了。要老是在我身边,你不就没出息了啊,还是要以事业为重!”

“是,夫人教训的是!”

沈蓉“扑哧”一声就笑了,“你呀,又拿个鸡毛当令箭!”

“蓉儿,我困了,咱们睡吧,我帮你宽衣好不好?”秦时竹嬉皮笑脸的伸出了手。

“啪”手被打了一下,“我还有三个条件呢,答应后你才能碰我!”沈蓉一脸认真的说。

“蓉儿,你还有约法三章啊,说吧,看我能不能做到!”秦时竹一脸诧异,这丫头还有这么多道道。

“这第一呢,要对我好,要孝敬我爹娘;第二呢,要只喜欢我一个,不许纳妾;第三呢,要准我学那些西洋学问,我听郭静说了,挺有趣的,大事也要告诉我,不过怎么做决定我不会干涉你的。这三个条件如何呀,能不能答应?”

“答应倒是不难,只不过要告诉我原因!”

“这第一个嘛总不用解释了吧,对我好和孝敬岳父母是天经地义的;这第二呢,主要是我偏心,我不许你喜欢别的女人,只许喜欢我一个。你看我爹都没娶妾,都只有我娘一个,就连我娘劝他,他都没答应。”

“这倒怪了,哪有你娘劝,而你爹拒绝的道理,这好像不合常理吧。”

“其实很多人劝过我爹的,主要就是因为我娘只生了我一个,没有儿子。家里又有点产业,我娘怕断了香火,没人继承祖业,就劝我爹再娶一个,我爹怎么也没答应。”

“所以你的婚事就拖到现在,你爹也想找个好的,能把家业发扬光大啊!”

“这倒没错,很多人提亲,一方面是我看不上,另一方面我爹也看不上,他怕这些人是败家子,更怕他们都是纨绔子弟,以后对我不好,所以是左挑右选,始终没个中意的。”

“后来就挑中我了?”秦时竹打趣道。

“嗯,给你捡了个便宜。”沈蓉撅起小嘴说:“不然我这个年纪早出阁了,何必等到现在,这也是天注定要我嫁给你。”

“那是,不然我可要怪月下老人了!”

“不过,如果我也不能生儿子的话,”沈蓉咬了一下嘴唇,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我也同意你纳妾,我娘的那点肚量我还是有的。不过即使一定要再娶,一定要我点头,我会把关的。能做到吗?”

“傻蓉儿,你爹做得到,我当然也做得到。我答应你,无论什么情况,都不纳妾,只喜欢你一个。”

“真的吗?”

“要不要我发誓?”秦时竹举起了手,口里说:“我要是违背誓言,甘愿五雷轰顶,不……”

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沈蓉的小手捂住了:“好啦,我相信你,你也不用发誓!我要是对你连这点信心都没有,我就不会同意嫁给你了。”

“那说说第三个吧!”

“我本来不知道,都是郭静妹妹告诉我的。她跟何大哥学算术、几何、格致还有洋话,我觉得挺新鲜的,特别是她还摆弄那些个圆规、直尺画图,比画画有趣多了,弄得我也心痒痒,也想跟着学,这你得答应我。”

“这是好事啊,我当然不会反对,你有空就跟郭静一起学好了。那些个绘图工具我让老何再给你弄一套。”

“真的?!”沈蓉眼睛放出了闪亮的光芒:“我还听说,她的洋话说得也很不错了,已经能和那几个帮我们干活的洋人说上几句了,你不是也会嘛,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啊,是不是水平不如何大哥啊?”

“这个怎么说呢,洋话分很多种的,我会两门洋话,一门是英吉利语,一门是法兰西语,这前一门和老何懂的是一样的,还有一门不一样,他懂的是德意志语。而这几个洋人只懂德意志语,所以我当然不和他们说啦。不过说到洋话,葛洪义最好,他能说三门。”

“这么多种啊,我还以为洋人说的都一样呢?那我就跟你学吧,学一门就够了,你有空就教我好不好!”

“好,只是我不明白你学这个干什么呢?”

“我看你平时都会教你手下,我猜一定有用,所以要学一点。我隐隐约约有种感觉,你是要做大事的,希望我也能帮你一点忙!”

“蓉儿真是我的好老婆。”秦时竹大为感动,这不是现成的秘书嘛。

“有什么大事我希望你别瞒着我,不过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夫贵才能妻荣嘛!”

“好,我都答应你。”秦时竹向怀里的她吻去,沈蓉羞涩的闭上了双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