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六节 大喜

秦时竹 收藏 13 24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六节 大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消灭了海沙子后,太平团练的威名更为远播,再加上即将接受招安的消息,不断有人前来投诚,总数转眼就扩充到了九百多人。这其中动机不一:有些是贫苦农民想混口饭吃,也有零散土匪想求个清白,更有小股保险队想借机入官府的。由于汲取了上次招人不当的教训,吸收时格外谨慎,这次任何人想来投诚都必须有街坊乡亲出具保证,秦时竹也趁机剔除了一些动机不良的人,从而保证了队伍的质量。

1902年7月20日(农历六月十六),是沈麒昌千挑万选出来的黄道吉日。这一天,何峰夫妇和周羽夫妇举行了婚礼,太平镇上整整摆了168桌,家家户户门口贴着‘喜’字,每个人都是喜洋洋的。“哐哐”,锣鼓齐响,唢呐阵阵,迎亲队伍在前面开道,后面何峰和周羽两个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胸前配着一朵大红花,跟在后面,准备去把自己的新娘子接出来。

路上不断有人指指点点,“哟,你看这两个新郎官多精神哪!”

“可不是嘛!听说他们马上就要接受招安了,眼见就能当官了,这新娘子一过门就是官太太,好福气哪!”

“听说这婚礼都是沈老爷出钱筹办的,他倒真大方,好像说光酒席就有168桌呢,还要请戏班子来唱戏三天呐。”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姓何的新郎官,本事大着呢,听说办了厂还有矿,还请了洋人来帮忙,每个月沈老爷都多进帐几千两银子呢;那姓周的新郎官就更不用说了,枪法好得很,手里又管着兵,上回要不是他们,沈老爷家早就被土匪劫了。所以,操办这么大场面,沈老爷是借着机会表示感谢呢。”

“我家小花也不小了,赶明儿最好也给他在团练里找个好人家。”

“你说他们弄出来的新鲜玩意倒真是不错,上回发什么来着……对,肥皂,比用胰子洗干净多了……”

路边的各种谈话,何峰和周羽自然是没听见,只是感觉这旧式婚礼倒也比较有趣,骑马的感觉绝不亚于坐奔驰宝马的气派,等会儿新娘子还得用八抬大轿抬过去,那就更新鲜了,至少对他们来说是如此。以往老在电视中看演员如此,没想到到了历史时空中,自己居然成为了主角……

“下马!”有人高喊,原来已经到了新娘在的地方。不用说,新娘早就被接到沈家大宅进行梳妆打扮了,两个人都是花枝招展,面如桃花。在她们旁边的沈蓉不停地嚷着:“海燕姐姐,郭静妹妹,你们今天真漂亮!何大哥和周大哥有福了!”

“小丫头,你也动心了?还不早点嫁人,也给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说,看上谁了,姐姐给你做媒!”夏海燕取笑沈蓉,看到沈蓉在旁边笑而不答,做恍然大悟状:“你不会看上秦大哥了吧,你放心,包在姐姐身上!”

“才不是呢,谁愿意嫁给他呀!”沈蓉心中暗喜,口中却说不行。

“你呀,口是心非,我还不了解你,秦大哥的水平可是没的说啊,上回那首诗写得好不好啊?郎才女貌嘛,我看挺般配的。”

沈蓉窘在那里,正好听到门口鞭炮响,灵机一动说:“迎亲的队伍来了,你们赶紧准备好。”说着,拿了大红盖头就给她们俩盖上。

迈过了火盆,俩人各自上了轿,就向新房行去。不用说,新房也是沈麒昌给预备下的,那些工匠们忙乎了两个月,弄得是富丽堂皇、焕然一新,南院住的是何峰夫妇,北院住的是周羽夫妇。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随着司仪的叫声,总算完成了各种仪式,郭静和夏海燕被送入各自的新房。她们要呆到天黑才能见到自己的郎君,而且盖头是不能取下的。

何峰和周羽自然要在外面招呼客人入座,由于有168桌,只有特别重要的客人才在屋內入席,一般都是在屋外。好在天气转热,屋外空气反而还要好些,当然,现在都是弥漫着久久不能散去的硝烟味,全都是鞭炮带来的。估计那个时候,世界上也没有“空气污染”这个词,此乃题外笑言。

团练的队伍以班为单位,一批批地前来贺喜、入席。每班由班长带领敬献贺礼,然后入座,一桌正好12人。由于平时团练发的饷比较丰厚,因此大家送上的贺礼也是相当体面,周羽的部下和何峰厂里的工人送的就更好一些。那几个德国人也来了,东看看西瞅瞅,充满了惊奇和羡慕,在他们心目中,这么隆重的婚礼在德国只有贵族才有可能享受,心里不由感叹:这东方文明果然是博大精深,另有一番风味。

婚宴持续了整整三个钟头,何峰和周羽早就不胜酒力,已经吐了好几回了,要不是有夏海强和郭文、郭宝兄弟这几个做舅佬顶着,恐怕会更难堪。好不容易等最后一拨闹洞房的人走了,两对小夫妻才有见面的机会。

“海燕,等急了吧。”周羽猛地掀起她的盖头:“你今天真漂亮,我都快认不出了。”

“死鬼,又油腔滑调。你倒是在外面吃得欢,我被他们闹洞房的这么一折腾,可是在这儿饿了好一会了。”海燕半真半假的说。

“不会吧,你以为外面好吃呀。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早就吐了两回了,吃的什么已经忘记了,即便记得也已经吐完了。我去看看,有什么糕饼没。”

“好了,好了,我这有点心,你吃一点吧。”

“娘子啊,你看今夜一轮新月多美啊,咱们早些睡吧!”周羽笑嘻嘻的上来,抱住了海燕,顺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你呀,这么猴急!连脸都没洗,脏死了!”

“好老婆,我等不及了……”周羽把她放到床上,转身吹灭了那一对大红烛……

在另一头,沈麒昌喝完了喜酒回去后,沈蓉一看见他就说:“爹,你回来啦!累了吧,我给您沏了茶,放在茶几上呢。你又喝了不少酒,赶紧醒醒酒。”

“蓉儿,爹不累,爹心里高兴呢,这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自从复生他们来了,这日子是越活越滋润,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沈麒昌笑眯眯的看着女儿,“来,坐爹旁边来。”

“嗯!”沈蓉乖巧地坐在茶几的另一边的位子上。

“蓉儿,爹问你,今天场面办得怎么样啊?”

“很壮观啊,我听老辈的人说,上次这么大场面还是咱们这一带出了状元呢,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听说我还没生呢。”

“你想不想办得更隆重一点啊?”

“爹,你又来了,女儿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呢。”

“爹是心急啊,你看那海燕比你大,今儿个成婚了;那郭静比你小,今儿也成婚了;我都听说,咱们镇象你这么大的姑娘既没出阁也没定亲,已经没有啦。”

“我谁也不嫁,我要侍奉爹娘一辈子。”

“傻孩子,难道你永远呆在家里?爹老了,又没有儿子,我和你娘都琢磨着要赶紧给你找个好人家,不然爹这么大一份家业交给谁去?”

“你们老给我找那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女儿死也不嫁。”

“爹错啦,以前都是我不好,不过现在有合适的人选,你看复生如何啊?我看这后生精明能干、胸有大志,又出口成章,配我女儿我看最好不过了。”

“爹,女儿又没说喜欢他!”沈蓉还是要矜持一下。

“不喜欢,那你上次给他做棉衣干嘛?你可从来没给爹做过,你的心思当爹的还不了解啊!”

见被说穿了心思,沈蓉脸上顿时飞过一抹红云,低下了头,小声说:“还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呢?”

“这个包在爹身上。女儿,咱们要抓紧了,复生他们马上就要受抚了,以后就当官了,万一被人捷足先登就麻烦了。好不容易遇上个你中意的,不能再错过了,不然爹娘要抱憾终身的。”

晚上,沈麒昌两夫妻商量的结果就是让郭田仁帮忙说媒去,本来这提亲应该是男方主动的,但现在秦时竹也没有长辈,沈麒昌也顾不了这么多,迅速把大事办妥才是最要紧的。

这两天,何峰成了大家取笑的对象,因为他自从成亲后,起来比以往都要晚,他是老实人,又不知道如何辩解,结果是愈描愈黑。好在郭静贤惠,秦时竹他们几个光棍每天都在他们家蹭饭,因为海燕烧饭的水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连他哥也觉得还是老何家好。吃人家的嘴短,再加上她一付笑眯眯的样子,秦时竹等人总算降低了攻击火力,新婚燕尔嘛,总是难免的。

八月初的一天,一伙人照例又在何峰家蹭饭,他的老丈人――郭田仁来了。看见他来,大家赶紧招呼入座,现在由于嫁了女儿,大家关系就更亲密了。

“复生啊,有喜事告诉你。”郭田仁笑呵呵地说:“招安的事,盛京将军已经基本准了,廖大人的师爷透出信来说,增祺在公文上批示‘便宜相机行事’。下个月,他将派营官李洪亮、督辕差遣委员赵玉厅前来视察,回头根据二人上报情况决定招安与否和如何招安法。我看这无非是个过场,再耽搁些日子罢了,大事指日可成。”

“那倒无所谓,反正这么多天也等了,再等些时日也无妨,还能再招些人马,声势能更壮大一些。”秦时竹没有太多的喜悦,因为他知道历史上招安张作霖的日子确实还要再靠后一些,大概会和他同批受抚吧。“尚荣,你把部队好好练练,特别是那些行军姿势、劈刺等,估计官府还要检阅我们。”

“这个没问题,一切包在我身上,一定锻炼成一支威武之师、雄壮之师!”

“复生啊,你还没有成亲吧?”冷不丁,郭田仁问了这一句。

“没有啊,这个我好像对郭先生讲过。”秦时竹奇怪他为什么明知故问。

“那第二件喜事也有着落啦!”哦,秦时竹心想:我明白了,感情给沈麒昌做媒来的。慢,我先装糊涂,万一不是也有个退路。

“这么多人也不是外人,老夫就直说了吧。沈先生那个女儿还没有定亲,沈先生看得你是一表人才,喜欢的很,所以托我来做媒。复生意下如何?”

“这……”秦时竹略一沉吟,那边郭田仁就急了:“自古以来都是男方下聘书聘礼、上门提亲的,沈先生念你没有亲长,又实在是爱才,怕耽误了你们,故托我前来说媒。这个面子不可谓不大了吧!”

“就是,就是,老大你摆什么谱啊?”夏海强也急了。

“非也,非也。沈先生的好意我当然心领,只是这婚姻大事儿戏不得,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不知沈小姐情愿下嫁否?若只是沈先生的意思,让人好生为难。”

“复生,你平日如此英明果断,怎么一到这个时候就糊涂呢?沈小姐要不钟情于你,怎会送你棉衣?怕不早就芳心暗许喽!”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秦某若再不答应,可真是不识抬举了。请先生转告沈先生,承蒙抬爱,感激不尽,一切婚庆典仪,皆要有劳于他,秦某但听吩咐行事;也请转告小姐,我对她也是仰慕已久,实在有如久旱而望甘露也!”

“复生啊,这才象你说的话。我这就回去告诉沈先生,这婚礼的上座,我是坐定了!”郭田仁完成了使命,笑呵呵的离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