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二节 决策

秦时竹 收藏 9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很快就过了元旦,天是一天冷过一天,不过在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元旦是是不被作为新年庆祝的,唯有春节才是真正的新年。在1902年1月21日(腊月十二),团练在沈麒昌家召开了联席会议,事情千头万绪,来参加的人更多了;除了秦时竹他们七个,还有沈麒昌、郭田仁和郭文,依然是秦时竹主持会议,郭静担任纪录:

“这次向老毛子采购的军火已经全部安全运达,共计步枪600条,(、)马枪200条,这些都是配刺刀的;手枪50把,马克沁重机枪12挺,各类子弹约10万发;另外,象马刀、望远镜、怀表等也购置了一堆。”这是三天前回来的葛洪义在汇报。

“好好好,有了重机枪,我们就有重火力了,作战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秦时竹觉得葛洪义的差事办得不错。

“不仅如此,这次采购回来的步枪是俄国1891年式的三线步枪,7.62MM口径,威力比那些快枪强多了,射程也远。”陆尚荣接着说,“为了适应重机枪,我对部队重新进行了编组。目前团练共有人员702人,我编成两个步兵连,每连180人,下设四排,每排40人,全排有一个6人组的机枪火力组,其余编成三班,每班10人,内含一个枪法好的担任狙击手;连部20人,内含一个重火力支援组和两个狙击组;小羽担任一连长、副连长齐恩远,海强任二连长、副连长焦济世。骑兵连150人,下设四排,每排32人,正副排长各一,其余是连部兵力,连长依然是李春福,骑兵都配马刀,但没有重火力;直属侦察队55人,队长由杜金德担任,郭宝是副队长,单独负责5人组的电台联络;直属警卫排编制45人,由马瑞风带领,主要负责镇中心保卫,拥有两个重机枪火力组,以上这些我已经将新武器派发完毕。望远镜和怀表配给了军官。剩下的人员我编入新兵连,用旧的快枪进行训练,地点还是在遇罗山上,由我带队。目前,一连主要负责保护太平镇北片,二连负责南片,每天派一半人马出去巡逻;骑兵连负责各处接应;新兵连以训练为主,不安排巡逻,但负责坚守遇罗山。”

“要抓紧训练,年前还要安排比武。另外,这次不是买了刺刀回来嘛,那就将拼刺刀也列入比武项目,取代原有的格斗好了。”秦时竹对部队的战斗力非常重视。

“这段日子时不时下雪,老何设计了雪橇,各部队已经在训练了,建议把滑雪也列入比武项目。”陆尚荣觉得这是提高机动力的好法子。

“还有呢,老何还给大伙每人配了顶铁盔,又笨又重,难看死了。就这两样还管我要了好几百两银子。”海燕心疼地说。

“嘿嘿,现在没有好钢,所以就笨重啦。不过我保证,一旦有好钢,一定做一顶漂亮的给海燕妹妹。”何峰嬉皮笑脸地说,“穆勒活干得不错,手榴弹一共做2000多枚,全部用硝铵炸药,威力比以前更大。炸药除供应煤矿外,还额外贮备了300斤。目前正在开发摩擦引信,估计也快成了。地雷已经开发成功,我们拿了头猪做试验,一踩上去就‘轰’地被炸死了,唉,只可惜了那头猪!”

“老何,那些个矿和工厂办得怎样了?”秦时竹好不容易才止住大家的笑。

“矿场上前些日子由于安装设备,耽搁了采煤,日均产量大概在8吨左右,现在已经全部安装好了,估计能日产13吨左右。威廉告诉我如果再采购一些设备,如电动机、发电机什么的,产量可以上升到25吨以上。莱茵哈特搞的面粉厂和榨油厂全部正常运营了,销路很好。特别是面粉厂,用机器磨出来的粉又细又白还便宜,王记米店的面粉就不大卖得动了,王掌柜前两天还向我打听,要我也给他弄套机器,他愿意出高价购买。以上两个厂再加上煤矿中我们的分成,大概每月可以进帐1700多两银子。”何峰很是得意。

“我看这样吧,也不用卖机器给王掌柜了,我们直接算机器入股,一切由王掌柜经营,利润我们按毛利拿一半,其余归王掌柜,工人工资还有别的那些杂费都由他交。”秦时竹对大家说了自己的主意。

“可是,大哥,这样我们的利润就减少了,不划算哪。”海燕对秦时竹这种送钱给别人的想法大惑不解。

“这个不仅要算经济帐,还要算政治帐。王掌柜他们支持我们团练是出了大力的,也不能叫他们吃亏,有钱大家赚嘛。”秦时竹对沈麒昌说:“这事就由沈先生找他们商量好了,那个榨油厂也按这个法子转让给李掌柜,告诉他们以后就是他们独家经营,希望他们的买卖能越来越红火。”

沈麒昌从开会开始就静静地听着,虽然他是正使,但这些事情他都插不上嘴。看着秦时竹井井有条的指派和询问,他觉得用“少年老成”对其加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突然间听到有关于他的事,他心里暗暗称赞:这种让他人得利的方法是很能获得人心的,表面上看损失了一些眼前利益,但从长远看却能获得更多的支持,看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胸怀这么宽广,他日必成大器。而且让自己去向王、李两位掌柜商量,摆明了是送自己一个人情,让自己做好人。“好的,我代他们两位先谢谢你啦!”沈麒昌满脸笑容。

“沈先生,你也帮了很多忙,让何峰说说给你办厂的事吧。”

“矿场的煤一部分可以做成蜂窝煤卖,那玩意简单,没什么成本,销路以及联带的煤炉的利润却是不错的。过两天我让穆勒去采购开设火柴厂和蜡烛厂的设备,尽快为开工做准备。到时候全办好了,也就按同样的法子转让给沈先生。煤矿的设备呢,我的意思是暂时不添加,先好好采几天再说,另外,我让十来个机灵点的工人跟着洋人学爆破技术,万一今后洋人走了,也能继续开采下去。沈先生,这么办你意下如何?”何峰道出了今后几个月的实业计划。

“好好好,多亏了你们,我才能坐享其成。”沈麒昌很满意,毕竟马上又有大把的银子进帐了。

“沈先生别客气,团练的粮饷都是您在张罗着征收、发放,不然靠我们几个恐怕不行。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秦时竹问到了关键问题。

沈麒昌点了下头,他旁边的郭文就翻开账本宣读起来:“……现共有47个村子接受团练保护,每月提供钱粮。虽然镇上一些商家也捐助保险费,但由于团练人数增加了一百多,每月还是有近400两的缺口,上个月是沈老爷补的缺。”

“也不能全让沈先生补缺,以后凡是有缺口,我这边负责一半,直接从煤矿的股利中开支好了。每个月的粮饷一定要按时发放,所有数目汇总把账本交海燕过目就可以了。具体经办还是郭文你辛苦一下吧,尤其每月接济家属的那部分一定要仔细,不要遗漏了。”

“冬衣已经全部发放到位,每人两套,靴子、棉鞋、帽子、手套、雨衣各一套,过冬完全没有问题了。”海燕想了想说,“伙食由专人负责打理,外出巡逻的还有加餐,大家普遍反映良好。”

“这个做得很好,训练和军纪要严格,生活还是要关心的。这方面尚荣再督促一下那些军官,要象对待自己亲兄弟一样对待士兵,绝不能出现打骂行为。万一有人生病也要好好照顾,端水送药是起码要求,官兵一律平等。除了上课外,我们也要多下去转转,听听他们是怎么想的。”秦时竹也对大家提出了要求。

“复生果然是爱兵如子,年轻有为啊!自古都说‘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我看你是‘慈也掌得兵、义也掌得财’啊!”沈麒昌深有感触地说。

“哪里,哪里,沈先生过奖了,全靠大家扶持啊。”秦时竹谦虚了一下,又问:“郭先生,团练教书情况如何?”

“最早的一批已经能识六七百字,新来的参差不齐,估摸着到三月里应当都能把千字文学完。不过据我所知,能继续深学者不过十之一二,依我的意思是,大部分人学会千字文就行了。新学我也不懂,平常有空也常去听听何、葛、夏等几位统领的课,依我看也是挺难的。”郭田仁把大体的情况都说了。

“郭先生说的不错,这七百多号人能再学习新学的总共不到三十个,都是属于特别聪明伶俐的。前两天我已经挑了两个再加郭宝让他们学电台,还有几个让他们跟洋人学机器修理和操作了,又有几个让他们学点外语。”葛洪义深感人才的匮乏。

“你们辛苦了,等他们把千字文学完了,我看大部分人就不用再学了。那三十多个特别聪明的可以让他们多学点,老何、洪义你们也能减轻一下负担。我们团练毕竟不是学堂,一般人能达到识几百字,能写封信就可以了,学不会不用特别勉强。文化考试就从比武中取消吧,不过小羽、海强你们要挑几个好的做做文书、通讯员什么的。”

秦时竹最后说:“我最后说一下比武的事,比武大致定在十二月二十三,比武完以后,团练轮流探亲。每人七天,分为三期,第一拨从二十三到大年三十,第二拨为年初一到年初七,最后一拨是年初八到正月十五。每个连每次自行安排三分之一,节日期间依然要提高警惕,不可放松。告诫士兵探亲要按期归队,在家要注意军纪。另外,过年每人额外再发三两银子,让大伙都开开心心过年。如果没别的什么事,今天会就开到这里吧。”

大伙纷纷散去,但回到秦时竹的住处七个人又聚在一起,按照老大的要求,没有特殊情况,每周召开一次秘密会议:

“大哥,张作霖的消息打听到了,这家伙已经在八角台镇站稳了脚跟。听说,去年年底还劫了盛京将军增祺三姨太的车队,不过后来又将她放了。”葛洪义汇报了重大情报。

“果然和历史记载一模一样,劫三姨太的车队是张作霖故意做的,目的是向增祺通报愿意接受招安的意思,三姨太是增祺最宠的女人,枕边风厉害呀,到了今年11月,他就该接受收编啦。”秦时竹作为未来人享有无与伦比的优势。

“那老大我们怎么办呢?难道也接受招安,我们可没有什么三姨太可劫。”海强充满了幽默。

“对,我们也同样如此,一来接受招安后可以名正言顺地发展、扩大部队;二来我们所办的实业越来越红火,到时候那帮官老爷会犯红眼病的,接受招安有了官衔可以更好地保护我们的产业。没有三姨太可劫不要紧,可以通过沈麒昌出面,他是这的头面人物,由他做保,事情肯定能行。”秦时竹说得很有把握。

“那事不宜迟,大哥就找沈先生帮忙吧,我们没有意见,全听大哥的,这估计也是最好的法子。”陆尚荣也知道这个决策的重要性。

“还有一件事,老何,过了年郭静就十八了,我看那姑娘是真心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对她有意思。我看你就娶了她吧,今天晚上我就去向郭先生提亲,安排你俩正月后结婚。你要是不乐意,我也不勉强,不过你以后再要是想,我可就不负责做媒了。”秦时竹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对何峰说。

“大哥,想我是想的,可是这也太快了吧?”何峰有些为难。

“老何,你也别装了,就成了吧,好让弟兄们也早点喝喜酒。”“对啊,对啊,老何怎么婆婆妈妈的,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就是,就是,这是天赐良缘,老何你赶紧答应了吧。”大伙在旁边起哄。

“哈哈哈,老何你看众意难违吧,我看就这么定了,一旦郭家同意,我就让沈先生给你们好好张罗婚礼。”秦时竹仿佛又想起了什么,“小羽、海燕,你们两个也趁机一起办了吧,大家凑一起多热闹啊。”

周羽,夏海燕含情脉脉的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一下头就都含笑答应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