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一节 爱情

秦时竹 收藏 11 9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一节 爱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郭静一心惦记着何峰,昨天本来想说几句悄悄话的,没想到却被秦时竹坏了好事,只好今天傍晚再来了。

“何大哥,还没吃饭吧,我把在家做好的菜和鸡汤都带来了,你快吃吧。”何峰刚到自己的住处就看见郭静已经等在门口了。

“快请进,小静,你可真贤惠,连我的晚饭都准备好了,我正发愁到哪吃饭去。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饭的?”何峰感动地问。

“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你才回来,我早等半天了,秦大哥他们都已经吃过了。”郭静嗔了他一下。

“嘿嘿,”何峰使劲咽下一口菜说,“今天跑去看办厂的房子了,又和那几个洋人商量了一下午,后来才觉得肚子咕噜咕噜的饿了。”

“何大哥还会说洋话啊?听说昨天你领着他们去采煤了,你怎么这么厉害,什么都会啊?”郭静一脸崇拜的表情。

“哈哈哈,洋话有很多种的,不光是我,你秦大哥会说法国话,你葛大哥会说日本话和俄国话,我说的那个是德国话,另外再加你海燕姐姐我们四个都会英国话。不过昨天采煤倒是那德国人干的,以后他就给我们干活了。”何峰喝了口汤,说,“真鲜!”

“那你也教我说洋话好不好,葛大哥好像在教二哥电台,我也要学点什么,另外还能多照顾你一下。”郭静的小算盘打得很好,这样就有很多机会和何峰在一起了。

“那好啊,我有空就教你吧,有空也可以和那两个洋人说说练练。”何峰仿佛想起了什么,赶紧说,“等一会,我还买了好东西给你。”

看着何峰翻箱倒柜地找出两个小瓶,亮晶晶的,里面好像装着绿颜色的水。“何大哥,这是什么啊,能喝吗?这瓶子倒是很好看。”郭静有些好奇。

“这个是法国香水,抹在身上很香的,不过不能吃。”何峰拧开了盖子,轻轻往空中洒了一点。

“真香!真好闻!想不到洋人有这么多有趣的东西。何大哥,这个一定很贵吧?”

“还好,回来的时候还剩下一点钱就买了这个了。你一瓶,还有你海燕姐姐一瓶,待会儿你辛苦一下拿给她,我现在都找不到她住哪里了。”何峰刚回来对一切还不熟悉。

“这房子是沈老爷家的,他家是大财主嘛,所以房子很多。海燕姐姐和小羽哥哥还有夏大哥、葛大哥住在一个院子里;你和我家还有秦大哥、陆大哥住在这个院子,不过陆大哥还在山上呢,他的屋子一直空着。团练有很多人还住在山上训练,在镇上巡逻的都住在镇北那一带,据说都是沈老爷安排的。”

“我吃完了,真好吃,多谢你啦,小静,要不然我就得饿肚皮。”何峰打了个饱嗝。

“谢什么呀,要不是你们,说不定我都被土匪抢去了。现在多好,我爹教书每月有银子,我二哥做了排长也能赚钱,连我都沾光住这么好的房子。我家以前可是茅草房,有时候连饭也吃不饱。”郭静动情地说,眼里闪动着泪花。

何峰慌了手脚,连忙想去帮她擦眼泪,谁知,郭静身子一软,倒在何峰怀里,哭得倒是更厉害了。

“别哭,别哭,现在不是好了嘛。以后啊,咱们要让所有的人都有房子住,都有饱饭吃。你要相信我,还有秦大哥他们。”何峰嘴拙,不太会安慰人。

“嗯,我信。”郭静这才破涕为笑,发现何峰抱着自己,涨红了脸,连忙挣脱,说:“我把这瓶香水给海燕姐姐送去啦!”

沈蓉的运气可就要差一点了,她来找秦时竹,偏偏人不在,好在贴身丫头红儿机灵,马上打听出他给团练上课去了。沈蓉想了想,说:“红儿,咱们不忙着回去,先去听秦副使讲什么课。”

两个人来到了祠堂,那儿比较宽敞,可以容纳很多人听课,屋子里生了火炉,倒也暖洋洋的。今天晚上是秦时竹的社会课和郭田仁的识字课,秦时竹先上。据说他讲课从来不用板写字,也不用看书,直接就能讲,滔滔不绝,讲到激动处还手舞足蹈,非常投入。虽然主要讲精忠报国、保家爱民的内容,但由于经常讲些趣闻轶事、又讲些外面的世界故事,听课的人一点也不觉得枯燥,反而很爱听他的课。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讲到洋人了。

“弟兄们,你们说洋人怎么样啊?你们见到过没有?”

“洋人太坏了,无论是东洋鬼子还是西洋鬼子,没一家是好的。因为洋人老欺负我们,到处烧杀虏略的,甲午年小日本杀了咱们不少人,去年八国联军进京城,听说把皇宫里的东西都抢了一空;老毛子又占了咱们东北,好多人活不下去了才当了土匪。”有个人的发言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很多人都在点头。

“那洋人就没一个好的吗?”秦时竹又问大家。

大伙全都不吭声,终于有一个站了起来:“我今天出去巡逻的时候碰见洋人了,听说是何统领请来帮沈老爷家采煤的,还有新法子,采矿的兄弟倒省了不少力气。我看,这大概可以算个好人。”

“对对对,你一说,我想起来了,刚才我晚上去巡逻,有个小贩就告诉我今天有洋人在他那买东西了,听说按价给的钱,倒也客客气气的,估计就是那个洋人了。”另一个补充道。

“所以说,洋人也不全是坏的。就象咱们中国人一样,也有好人坏人,不能都一棍子打死。”

“那秦副使,可为什么洋人老欺负我们呢,咱们没惹他呀?”有个小年青的问题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

“那是因为咱们太弱了,打仗老打不赢,东西又落后,所以要被人欺负。这就好比一户人家家道中落,在村里欺负他家的人就多。要想不被人欺负,还是要自强啊。”

“那怎么样才能富强啊?凭咱们泥腿子,行吗?”还是刚才那个小年青问。

“富强首先要团结,这就象咱们团练。以前没有的时候,土匪老是来抢掠,现在就不敢来了吧?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大伙心连心,敢欺负你的人就少。另一个就是要学习洋人的先进东西,不要一看见是洋玩意就说是不好的。你们看,洋人那个采煤的新方法不就比咱们老祖宗的要强?所以要好好学,要把人家好的都学过来。何统领、葛统领还有夏统领不是都教你们知识嘛,只要咱们中国大多数人学会了那些,就不会有人欺负我们了。等学会了那些,你们就不是泥腿子了,而是有学问的人了,我看,每个人都是能学好的。特别好的我还要送他去深造、去留洋!”秦时竹鼓励大伙……

“说得好!”,大伙一致拍起手来,沈蓉也跟着拍手叫好,这下秦时竹才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她,连忙下了课赶了出来。

“沈小姐,你怎么来了,外面多冷啊,去我屋里坐会吧,那里炕烧热了。”秦时竹一边走一边关心地说。

“我来看看你,没想到就听见你给他们讲课了,讲得很好呀!我都给你拍手了,连冷也忘记了。”沈蓉调皮地说。

“哪里,哪里,沈小姐见笑了。”秦时竹将她们俩领进了屋。

“沈小姐专程来找我,有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一来送件棉衣给你,天冷了你要多穿点。二来是想请教一下学问,不过不是读书的学问,而是下棋的学问。”沈蓉转过去说,“红儿,你把那件棉衣给秦副使试试,看合身不合身。”

听到来送棉衣,秦时竹心里挺开心,这个大小姐还是蛮会关心人的;又听说要请教下棋,心里又犯嘀咕,这什么意思,自己虽然以前老玩网络棋类游戏,水平不错,但这也跟学问没什么关系啊?心里虽然犯疑,但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接过了棉衣就开始穿。

“不错,不错,还挺合身的,多谢沈小姐啦。”秦时竹穿上之后觉得刚刚好。

“秦副使,这可是我们家小姐专门为你做的,都做了好几天了,我们家小姐可从来没有给别人做过呀。”一旁的红儿俏皮地说。

“又多嘴。”沈蓉嗔了红儿一下,“合身就好,秦副使不会嫌我手艺差吧?”

“哪里哪里,有劳沈小姐费心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秦时竹心里挺感动。

“那就陪我下盘棋吧,顺便给我讲些外面的故事。”站在旁边的红儿拿出了一副围棋。

看见围棋,秦时竹心里一动,的确是很久没玩了,不过就是不知道这沈小姐水平怎样,她既是来考我的,若是输了可能不大好看;可不陪她玩,说不会那是更糟。望着沈蓉笑眯眯的神情,秦时竹灵机一动,说:“沈小姐,天色不早了,下围棋恐怕时间不够,还是改天再较量吧。不过今天我教你一个新的棋法,简单易上手,不过学好却是不易。怎么样,有兴趣否?”

“哦,那你说说看。”沈蓉眉毛一扬,来了兴趣。

“此新棋法唤作‘五子’又名‘五连珠’,双方各执一色,依次落子,何人先有五子连珠便算取胜。”秦时竹在棋盘上摆了起来,“无论横竖斜,但有一线五子相连便可取胜。”

“听上去蛮新鲜的,先请秦副使赐教一局。”秦时竹就试着演示了一局。沈蓉到底是冰雪聪明,马上就掌握了,两人开始较量起来。

结果当然很明显,虽然每次都让先,沈蓉还是屡屡落败,不过能抵抗的步数越来越多了,长进还是很快。秦时竹心里暗笑:我在边锋、联众上好歹都是3D,短时间要赶上我难度还是挺大的。

“唉,又输了,再来!”沈蓉还是笑眯眯的,虽然输了很多,脾气还是很好。看她这副样子,秦时竹有些于心不忍,但若故意放水又过于明显,说不定会惹佳人更不高兴。于是说:“这连珠先行之利过于明显,还有其他规则限制以使得双方平衡,等下回再告诉沈小姐吧。”说话间故意对一片棋视而不见,留个破绽让沈蓉下。果然沈蓉看见了,连忙落子,嘴里高兴地直喊:“我赢啦!终于赢了一局!”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冷不防有人推门进来,冒出这一句。

“洪义你来啦,我陪沈小姐下棋呢,等会我和你一起去沈先生家,顺便也送沈小姐回去。”秦时竹招呼葛洪义坐下。

“你们找我爹还有正事啊?那我不打扰了。”沈蓉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以后机会多得是,便说:“红儿,不早了,咱们也回去吧。”

来到了沈麒昌家,看见女儿和秦时竹他们一起来的,虽然有些奇怪,但当着面也没问。沈蓉知道他们有事情商量,就带着丫头回自己房间去了,诺大的客厅只有三个人了。

“沈先生,来投奔咱们团练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武器也有些不足,我打算让洪义出马去买些军火。”秦时竹说明了来意。

“我也正琢磨着这事呢,要不向老毛子买吧,我以前的家丁用的快枪也是从他们那里买的,价格还算公道。你们以为如何?”沈麒昌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购军火不比买其他,我们没有路子。沈先生既然以前买过,一定有不少朋友,还要请沈先生帮忙。”葛洪义倒也诚恳。

“哈哈,这事简单,包在我身上。我有个朋友叫倪润堂,常年做买卖的,对这行熟悉得很。这两天刚回来,就让他陪你去吧。此人不但会说俄语而且还会朝鲜话,办事谨慎,你们大可放心。我明天就请他出马,估计后天就能动身去奉天。顺利的话,半个月就能办妥。不知你们打算采购多少?需要我出资多少?”

“行情我们不了解,我想先采购两万两银子的货再说,多了也出不起,毕竟家底还不殷实。”秦时竹报了大概数。

“这样也好,我出一万两吧,毕竟我是正使嘛。等走的时候,我让账房交给葛统领。”沈麒昌比较爽快。

“那多谢沈先生了,还有一万两,就用以前的义军金库就行。等这批军火到了,我们的势力将更为强大。”秦时竹大喜过望,没想到沈麒昌居然肯出这么多。

“复生客气啦,这是我份内的事,还要劳烦你们辛苦呢。先就买这些吧,实在不够再采购也来得及。”

“那我们告辞了,等会合了倪先生我马上动身。”葛洪义说完就和秦时竹一起回去了,沈麒昌很客气地将他们送出大门。

“洪义啊,你去奉天要多加小心,这买军火不比买其他,千万注意低调、保密,我另外再安排几个人陪你去,买好了就叫他们先来报信,我这边安排接应,确保万无一失。”秦时竹叮嘱道。

“老大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快回来。”

“对了,有空的话帮我买点新鲜玩意,我送给沈小姐的,作为她今天送我棉衣的回礼。给郭静和海燕两个女孩子也买一点吧。”

“好勒,我一到就先把这事给办了。”葛洪义满口答应。

在沈府,沈麒昌送走了秦时竹他们就把红儿叫来问话了:“小姐今天去哪里了?”

“小姐去找秦副使,给他送棉衣。秦副使起先在上课,我们就在祠堂门口听了会;后来小姐又让他陪下棋,秦副使教了小姐一种新鲜下法,下得正开心呢,葛统领来了。我们就和他们一起回来了。”红儿大致讲了一下经过。

“难怪我这两天看见蓉儿在做衣服呢,我还以为是给我做,正奇怪她怎么这么乖了,原来是给秦时竹做的,莫非……”沈麒昌心里这么想着,转眼看见红儿还站在那里,一挥手说:“那没你事了,以后多陪着小姐,别让她累着。”

红儿应了一声,转身又回了沈蓉的闺房,只留下沈麒昌一个人在那里沉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