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节 开矿

秦时竹 收藏 8 13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节 开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团练的成立大会开得很成功,沈麒昌唯恐规模不够大,遍发英雄帖,在全镇大摆宴席,晚上还请来了戏班子唱戏,实实在在地把这出戏唱足了,也使得大部分百姓认为这团练是他弄起来的,让他好不得意。秦时竹他们倒不和他计较这个,沈麒昌爱名声是出了名的,说来也怪,还真有不少人买他的帐,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人来接洽,把沈麒昌忙得是不亦乐乎。才几天的功夫,又有十多个村愿意接受保护,这一进帐又是每年八九千两银子,来投奔团练队伍的那就更多了,大部分是附近农民,也有一部分是散匪和以前溃散的兵勇,团练规模如同吹气球一样急剧扩大。团练被分成了三块,一块是新兵,由陆尚荣和几个连、排长带领依然在遇罗山上训练;一块是驻兵,由杜金德带领每天四处巡逻,扛着‘太平团练’的大旗,甭提多威风了;还有一块就是由周羽和夏海强带领的护兵,目标就是营口港那边刚买回来的机器和设备,骑兵连也跟着行动,提供掩护。

12月19日,按约定的时间,接应队伍终于和何峰接上了头:

“老何,可想死我们了。你这一跑就是两个月,现在总算是回来了,不会趁机溜去德国了吧?”夏海强兴奋地叫了起来。

“呵呵,我也惦记着大家呢。”何峰明显瘦了许多,“有些设备青岛没有,我通过洋行订货,等货齐了才回来的,所以耽搁了。真要去德国呀,说不定你们得半年见不到我啦!不过,德国没去,德国人我倒带回来几个。”

“这个是威廉,这位是莱茵哈特,还有一个叫穆勒,他们都是在山东工作的技师;我想,开工厂光有设备不行,还得有人操作啊。”何峰向大家一一介绍了跟在后面的洋人。

“那老何,我们赶紧走吧,大哥他们还等着呢。运输车辆我们都预备下了,这可是在镇上找了四十多个工匠,用七天七夜赶出来的,听老大说花了好几百两银子呢。”周羽可没光顾着寒暄。

于是,浩浩荡荡的一串人流押着机器向太平镇进发,所幸的是,由于押运武力的强大,也没有什么土匪出来骚扰,三天后便顺利回到镇上。到了镇上,已是傍晚时分,刚回到新住处,就看见郭静那小丫头在屋里收拾。

“何大哥,你回来啦!”郭静兴奋得叫出声来,毕竟两个多月没见了,“大哥,你瘦了,这些日子一定很辛苦,呆会我熬鸡汤给你喝。”

“还好,小静,我怎么搬到这里来了,山上不住了吗?”

“对啊,以后你就住这里吧,我都帮你收拾好了。”然后她把打李风成、太平团练等事简要地告诉了何峰。

“真想不到我才出去两个月,咱们发展这么快,我真是高兴啊。”

“老何,走走走,吃饭去。”秦时竹推门进来了,突然发现郭静也在,“郭静啊,今天沈先生给你何大哥接风洗尘,等会我和他一起去吃饭,你呀,就在屋里收拾收拾,等明天他有空了,慢慢和他聊,我保证没人打扰你们。”

“那我明天再来好了,何大哥吃饭去吧。”被看穿了心思,郭静脸一红,就象个受惊的小兔一样跑了。

“哈哈,老何,你可不能再麻木不仁啦!不要辜负小静哦!”秦时竹不怀好意地笑。

“去去去,又来这个。赶紧带我吃饭去,在外面两个月,都没吃顿象样的,今儿个一定要补回来。哦,对了,把那几个德国人也一起带去吧。”

沈麒昌家又是摆了满满一桌,主要就是沈家三口、何峰和三个德国人,秦时竹算是作陪。

“何先生辛苦了,早就仰慕大名,今日方才得见,我先敬你一杯。”沈麒昌心想秦时竹这几个人还真不简单,连洋人都指使得动。

何峰先叽哩咕噜的将话翻译给三德国人听,然后说:“沈先生客气了,办团练一事要不是您出面,现在定无如此气候。我这次请了三个德国技师过来,他们都有一技之长。威廉是煤矿的技师,懂得开矿炼焦炭;莱茵哈特对机械最在行,摆弄那些机器、搞个面粉厂或榨油厂绝对没问题;穆勒学化工出身,我打算让他筹办肥皂厂、火柴厂等。这些都是赚钱的行当,要是办好了,可以大大地发一笔财,只是我们人生地不熟,那些工人、场地尚需沈先生鼎力襄助。”

“何先生客气了,我们是一家人嘛,都是沈某分内之事。再者这些都是发财的大道,我要好好利用啊。”听到能赚大钱,沈麒昌脸上笑开了花。

何峰又把话都翻译给了三个德国人,只见他们也是一阵激动,哇啦哇啦说了一些,“为了合作愉快,干一杯。”何峰在底下悄悄告诉秦时竹,这些人听到每月薪水一百两银子,再加上以后的提成才愿意来的。秦时竹点点头,“你放心去干吧,这点钱我们还付得起,真要成了,利润是很可观的。”

何峰又和大家讲了一路上的许多见闻,听到好笑处,大家都笑作一团,不过这其中不包括秦时竹和沈蓉两个。两个人落座的时候,恰好紧挨着,那边何峰和沈麒昌在讲,他们两个就在私底下悄悄地谈:

“秦大哥,上次多有得罪,不过你的词真是写得好,我后来好好揣摩了三天。”沈蓉说起来还是一番崇拜的模样。

“哪里哪里,沈小姐天生丽质又兼才华璀璨,我仰慕得紧啊。”秦时竹借着机会又好好看了沈小姐,果然气质非凡,今天又精心打扮过了更是美丽袭人。

听到秦时竹的赞美,沈蓉脸上飞过一抹红霞,悄声说:“过两天,我来看秦大哥,顺便请教一下学问。”

“沈先生,附近可有什么煤矿,一般一年能出多少煤?”何峰觉得还是先从采矿开始下手比较好。

“煤矿嘛,我家倒有一个,不过不在近处,而是在此去西北80里,朝阳府的地界。管事的人告诉我一般一天能采两千斤煤,一年也有个五十多万斤吧。”这沈家的产业还真不少。

“朝阳府?”秦时竹赶紧在他耳边说:“就是阜新那一带,要再过几年才改名。”何峰心想那号称煤海,怎么产量才这么点,一年连个三百吨都不到。

看着秦时竹和何峰狐疑的表情,沈麒昌笑了:“两位莫非嫌少,那一带无甚大矿,皆是象我等士绅开的小矿,我的还算大的,除去上缴官府的钱,一年下来也能赚个千把两银子,别人还不如我呢。”

“这样啊,那我明天带这几个洋人过去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多出点。”何峰又告诉了擅长开矿的威廉。

“我明天亲自带你们去吧,也看看这几个洋人的水平。”沈麒昌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第二天一早,一群人就出发了,威廉他们带着从山东采购来的火药跟在后面,80里的地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再加上三个洋人一路东张西望,对什么都好奇,速度就慢了,走了一上午,快到晌午时分才到了沈家煤矿。

“哟,沈老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最近您不是在忙团练的事吗?”管事的谢春秋有些奇怪,这沈麒昌平常很少来这儿的。

“今天来的几个就是团练的副使和统领,还有几个洋人,大家来看咱们采矿的。”沈麒昌把秦时竹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又问,“现在采煤怎么样啊,一天能采多少,采煤的人呢?”

“现在天冷了,煤层越来越硬,产量也一天一天少下来了,这几天勉强能有一千斤上下,我正琢磨着过两天就停工了,放大伙回去算了,等开春了再采,反正每年都如此行事。矿工现在都去吃饭了。”

“你们怎么采的煤啊?”何峰把威廉的问话翻译成中文。

“老法子,拿个铁凿用大锤使劲锤,打下来的煤让一个人背上来。现在天冷地冻,很难锤下来的,所以出煤不多。”谢春秋生怕沈麒昌认为他不卖力。

“哦,上帝!太落后了,这是两百年前的做法,我教你们一点新花样。”威廉得意地说。

“那好,春秋啊,你赶紧让矿工们吃饱饭,等会跟这洋人好好采,干得好的,我重重有赏!”沈麒昌也想见识威廉的本事。

何峰和几个德国人胡乱吃了点饭就钻进坑道去了,除了拿点锹啊凿啊的工具外,主要就是那桶炸药。

看着威廉熟练地在那凿洞,装药,再用导火线把这些全连起来,何峰忍不住问:“威廉,你装这么少会不会威力不够?”“不不不。”威廉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似的,“亲爱的何,已经不少了,这是用硝化甘油和硝化棉制成的胶质代那买特炸药,威力很大的,装多了会把这个坑道炸坍的。”

“可以把那两台大蒸汽机装在这里,一台用于抽水,一台用于带动传送带把煤送上来,这样效率会大大提高。这次运回来还有两台蒸汽机我看可以开个面粉厂和榨油厂,反正这里盛产小麦和大豆,原料是不愁的,磨面粉和榨油的设备反正也买了,如果有场地、工人,十天后就可以开工。不过,亲爱的何,无论如何你答应我们的薪水可不能食言啊。”最后才是莱茵哈特最关心的。

“放心,少不了你们的,你看我都预先支付你们一个半月的薪水了,够诚意的啦。”何峰笑眯眯地说。

“哈哈,有了煤,我就有搞化工的原料了。现在我把硝铵炸药多做一点,代那买特还是比较贵的,我们带的也不多,大规模开矿恐怕不行。”

“好,明天就开始按你们说的去做,相信你们不会辱没了日尔曼人的光辉传统,白花花的银子也在等着你们!”何峰拍洋人的马屁还是很有一套的。

随着威廉布好了导火线,四人又回到了地面。秦时竹等人已经等了好一会了,30几个矿工早就吃完饭等在那里看热闹,只见几个洋人空着手上来。有些就嘀咕开了:“洋人也没什么嘛?下去了这么久,一斤煤都没采上来,还不如咱们呢。”

威廉不动声色把导火线点燃了,何峰急忙叫大伙散开,“轰”的一声闷响过后,坑道口腾起一股烟雾。谢春秋的脸变得惨白:“这是哪门子采法?不会把下面的坑道都炸坍了吧。”

“谢总管,别急,派几个人下去看看就行了,顺便把炸下的煤也背上来。”何峰笑着说。谢春秋不太相信,但还是挥了挥手,示意矿工们下井。

过了十五分钟,最早下去的一个背着煤上来了,兴奋得叫嚷:“煤都被炸下来了,根本就不用锤,弟兄们个个都在往上背呢。”紧接着,一串背煤的人走了上来。

“两千五、两千八,三千、三千四、三千六……一共三千八百四十斤。”随着最后一个矿工把煤过了磅后,谢春秋得出了总数。

“哈哈,一班作业,前后不到两个时辰,却是平日一天的产量。看来这洋人果然厉害啊。”在事实面前,沈麒昌赞叹不已。

“另外,也不用费力地锤,省力多了,看来再冷的天也能采煤了。”谢春秋接着补充。

“这算什么,如果再用上我买来的机器,一天估计能出两三万斤,那时候,沈先生平时一年的量我们半个多月就采完了,到时候可就发大财了。”何峰描绘了前所未有的美妙场景。

“好好好,复生,你看这样好不好,机器还有炸药等就算你们的入股,采矿的毛利我们五五分成,这杂七杂八的其他费用就由我开支好了,洋人的工资也算在我帐上好了。”沈麒昌微笑着提出了建议。

“那您吃亏太多了,这样吧,除掉所有费用,剩下的净利我们五五分帐,我的那份就当充做团练经费吧。”秦时竹虽然很想多要点,但考虑到以后还有合作,就再做了让步。

“这样也行,咱们赶紧把那些个面粉厂、榨油厂办起来,钱多了咱们团练的声势才能更大嘛!”沈麒昌见识了科技的威力后,心态比秦时竹他们还要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