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八节 来信

秦时竹 收藏 8 15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八节 来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李家屯一战的结果是获得了大批的粮食,估计足够义军吃到明年年底。银子方面也大有收获,可确保义军近两年的军饷(按五百人规模记)。开仓赈粮的举动更是获得了当地民众空前的支持,义军声势远播,前来加入的人更多了,再加上原先俘虏的家丁在教育后也纷纷加入了队伍,整个部队现在人数达到了469人。

12月7日,义军召开最高会议,由于何峰还是没有回来,参加人员就是秦时竹他们六个和郭田仁,依旧是郭静担任纪录:

“队伍已经整编完毕,下设两个步兵连、一个骑兵连和一个侦察队,小羽和海强担任副营长,各负责一个步兵连,骑兵连侦察队由我负责。一连150人,连长齐恩远,下设五个排,一排长王大有、二排长华鑫生、三排长胡天彪、四排长万邦和、五排长田义庆;二连150人,连长焦济世,一排长徐志乾、二排长马福安、三排长张重材、四排长王文龙、五排长徐宏图;骑兵连120人,由李春福负责,下设三排,一排长朱清云、二排长宋天祥、三排长费利栋;侦察队49人,队长由杜金德担任,主要负责情报打探,郭宝做他的副手,主要负责19人的警卫班,承担内部保卫和通讯工作。”陆尚荣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忙。

“秦统领,这儿有一封太平镇沈麒昌老爷给您的信。”郭田仁拿出了一封信,恭恭敬敬地递了过来,“这是小儿郭文回家省亲带回来的。”

“哦,郭文可是在那做账房先生?”秦时竹想起了郭先生确实有个儿子在太平镇上。

秦时竹接过信,看了一眼,眉头皱了一下,嘴里说:“此事尚容商议。”

“那是自然,老夫与犬子已多时未见,久欲叙家常,能否先行告退一步?”郭田仁心里明白秦时竹他们要好好讨论,自觉作为外人不便参与,就找了个借口。

“如此也好,我等先商议,等先生回来一起决定好了。”秦时竹看见郭田仁看着郭静,明白他在想什么,又说:“郭静,你也去看看你哥吧,就不用纪录了。”

郭田仁和郭静就走出来了议事厅,大家只听见她问:“爹,我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哥,信上说了什么?要紧吗?”夏海强性急地打听道。

“无非是什么他对我们仰慕已久,希望我能去会见他以便共商大计。”秦时竹简要回答了。

“这人是什么来历,怎么口气这么大,张口就要我们去拜见他?”海燕有些迷惑。

“这个是太平镇上最大的地主,不仅有田万亩,而且是当地的商业领袖,家里开着药铺、当铺、茶叶铺等,是首屈一指的富豪,估计身家不少于二十万,在那些乡绅中极有人望,而且为人正直开明,在普通老百姓当中也有较好的口碑。另外,他家里也有一支家丁队伍,人数好像不少于70个。”葛洪义比较了解情况。

“哦,那依大哥的意思看,这个人是何用意?”陆尚荣也很想知道原因。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由于我们把李风成打了,震动太大。这个人可能会提出由他出面在镇上成立团练,让我们维持当地秩序,历史上当时这种情况非常普遍。”秦时竹想了想又说,“只是不明白他是真心想搞民团,还是只想借此机会吃掉我们?”

“管他真心假心,我们集合队伍杀下山去,谅他那些人马也不是对手,灭了他,他的那些财宝还不是我们的?毛主席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果然不错,那李风成这么嚣张还不是转眼间灰飞烟灭。”海强跃跃欲试。

“你有点脑子好不好?别总是杀呀打呀的。”秦时竹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们是红军啊,要打土豪分田地,专门杀大户。”

“为什么不能学红军呢,我们上次不也这么干了吗,好像群众也挺拥护?”周羽也有些不甘心。

“错了,上次其实是他逼我们干的。”秦时竹觉得有必要统一下思想:“我们现在并不是处于当年红军那种环境,不需要通过土地革命来发展自己。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团练来壮大,走与乡绅结合的道路可以减少很多阻力。再说,刚才洪义也介绍了,这个是开明士绅,老百姓还是相信他的,即使是对红军来说也属于团结对象啊。”

“那把队伍拉出去会不会被他夺了去?”海燕有点不放心。

“这个应该没关系,毕竟他手下人这么少,还轮不到他来夺权,我们的战士和下级军官经过各种教育,思想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尤其是通过这次战斗,对我们是很佩服的,不会轻易动摇。”陆尚荣对自己的部队还是很有信心。

“话虽如此,老大还是要做些准备,以防万一是个鸿门宴。”葛洪义想得挺周到。

“好,就这么定。尚荣和洪义带一个排跟我一起去赴宴,你们几个在山上做好准备,以防不测。等会我写封回信就说我们后天到,信就让郭先生的儿子带回去吧。”秦时竹最后拍了板。


第二天,太平镇上一处大宅子里,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正坐在客厅里看信,此人正是远近闻名的沈麒昌,旁边站着的是他的账房先生――郭文。

“郭文啊,你干得不错,那几个头领人你见到了吗?”中年人问道。

“只见到一个,是女的,专门送回信给我。我当时在自己家找父亲打探情况,没有上山,其余的几个没有见着。”郭文毕恭毕敬地回答。

“女的?”沈麒昌眉毛一扬,来了兴趣:“你父亲还和你说了什么,我要你打听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吗?”

“回老爷,差不多都弄清楚了。我爹告诉我,这些人本来是南洋华侨,听得八国联军进北京,准备进京勤王的。后来那天正好遇到土匪来打劫,他们遇到了我爹,就帮着把土匪消灭了。晚上他们几个一合计,乔装打扮上了山,把那个土匪头子马三爷给活捉了。”

“看来还真有此事,他们那几个人很厉害吗?光凭那些人就能把马三爷活捉,他手下可是有不少人马。”沈麒昌有些不相信。

“确实是他们几个干的,那个女头领打扮成虏来献给马三爷的女子,趁他下来看人的时候,他们几个就动了手,把马三爷劫持住了。”

“那马三爷的手下不反抗吗?”

“反抗了,但是投鼠忌器。于是双方约定比武决定胜负,不过三局马三爷下面的人都输了,所以全被活捉。我父亲告诉我,那些人确实有两下子:一个武功好,一个枪法好,还有一个好像爬墙好。不过,也没有一般老百姓传的那么神乎其神,说什么会飞檐走壁啦,那倒没有。”看来这些消息在老百姓里传的还是挺快的。

“哦,原来这样,听说你父亲也加入了,具体干什么呢?”沈麒昌对郭田仁的角色很感兴趣。

“后来他们就成立了义军,说什么‘保境安民,除暴安良’的,我爹也在那里帮忙,就当为百姓做些好事。据我所知,义军确实对百姓秋毫无犯,而且人人都发粮饷。”

“秋毫无犯?那李风成家怎么回事,听说他家全死了。”

“这个,我爹告诉我说李风成平素为富不仁,民愤极大。那次找了借口把义军里的一个人抓了起来,其实是想霸占他妹妹。义军先礼后兵,派我爹去劝他放人,谁知李风成不识好歹,居然威胁说要把我爹也抓起来。我爹把这情况一说,义军统领就发火了,连夜派了兵去攻打李风成家,那家伙就这样死了,听说后来还开仓赈粮,百姓拍手称快。”郭文一点也不同情李风成。

“李风成家以前有好几股土匪去打过,都没打下来,他们一晚上就灭了他,看来实力很强啊。”沈麒昌似乎有些自言自语。“你去通知王掌柜、李掌柜还有冯先生他们,明天晚上来我家吃饭,有要事相商,另外通知赵管家,明天好好安排一桌。”

“好,我马上去办。”郭文转身走了。


第二天五点左右,沈家已经一切安排妥当,客厅里摆了满满一桌,王记米店的王掌柜、李氏布店的大当家李掌柜,还有一位老国子监生冯先生,已经六十多了。窗外下起洋洋洒洒的大雪,这几个人和沈麒昌一起喝茶聊天。

“沈老板,今天叫我们来不知为的何事?”王掌柜代表大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知诸位有没有听说过遇罗义军这号人马?”沈麒昌笑眯眯的,反问道。

“我也曾有所耳闻,前者活捉马三爷,荡清周边匪患的就是他们,老百姓说他们‘秋毫无犯、除暴安良’,服得不得了;不过这‘秋毫无犯’好像有些过誉,那李风成一家不就是他们杀的嘛,我看顶多是一群吃大户的罢了。”李掌柜有些不以为然。

“你忘了还有‘除暴安良’那一句,那李风成就是因为犯了重怒才招来杀身之祸的。”沈麒昌喝了口茶,继续说,“我还听说好些村子里由几个地主牵头邀请他们保护,听说也相安无事,比土匪猖獗时好过多了。”

“老弟这话也是实情,难不成我们也仿效他们,我们镇上托了贤弟的家丁守护,不也太平无事嘛,何苦再求外人,万一引狼入室就不得了。”老监生说。

“错了!”沈麒昌摇摇头说,“你想,李风成家曾有数股土匪攻打过,但从未得手过,那义军兵强马壮,只一晚上就灭了李家一门。真要是和他们交恶,恐怕我这些家丁远远不是对手,那时候,你我身家性命都无处着落啊。”

“啊,那就按沈老板的意思办吧,我一定跟随。”王掌柜抢先表态。这些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和家产开玩笑,看沈麒昌都这么慎重,自然不能妄动,跟着就是了。万一出事,第一个倒霉的也是沈麒昌。

“对对,就让沈老板做主吧。”其他两个也不傻。

“各位抬爱了,沈某也是为了全镇百姓啊。再等会义军统领就要来了,大家在此等候吧。”沈麒昌要的这是那几句话。


“爹,今天什么贵客来啊,这么隆重?”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沈家大小姐,沈蓉。沈麒昌在商界呼风唤雨,但就是没有儿子,只得一个女儿,夫妻俩都视为掌上明珠。这沈小姐倒也聪慧异常,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兼天生丽质,可谓引人注目。不过,她今年都二十了,仍尚未定亲,这在当时倒不多见。一方面主要是因为沈小姐眼光颇高,前来提亲的人可是踏破了门槛,但她一个也瞧不上;另一方面,沈麒昌比较慎重,毕竟只有一个女儿,要好好找个女婿,将来要继承家业的,也就耽搁了下来,惹得沈夫人天天埋怨他把女儿的终身大事给耽误了。

“蓉儿,今天遇罗义军的统领来和你诸位叔伯商量大事,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宜露面,就在后面陪你娘吃饭吧。”

“义军头领?我听说过,听红儿那小丫头说很厉害的。我早想见识见识了,爹你就让我也看看嘛。”大小姐撒起娇来。

“好好好,不过待会儿你只能听,别插嘴,别使小孩子脾气,不然会让人家笑话的。”沈麒昌不忘叮嘱两句。

“爹,你又来了,我什么时候给你丢过脸啊。等会我一定好好听着,绝不坏你的事。”沈蓉一听可以参加,已是十分开心。

“老爷,义军打前站的人已经到了,他们统领再过一会就到,是郭文的父亲郭田仁陪同而来的。”赵管家上前通报。

“好,他们到了,各位,我们就去门口迎接吧。”沈麒昌带领一干人走向大门口……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