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五节 义军

秦时竹 收藏 15 41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五节 义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这边陆尚荣他们倒没有闲着,先派人回村里报信,就说都平安无事,不过为安全起见,今夜就不回村里了,大家押着匪徒们在山上过夜,明天再把土匪们押回去受审,要郭田仁他们搭个简易的戏台。

魏二麻子倒一个劲地在旁边哀求:“两位爷,我已经都做完了,该把解药给我了吧。”

葛洪义说:“郭宝,先把解药给他一颗,然后要他带着咱们把山上好好清查一遍。”

约一个小时后,郭宝来向大家报告清点结果:银子大约两万两;快枪178条,手枪14把,鸟枪,抬枪等近百杆;各类子弹约4000发;马两百余匹;长矛、梭镖、大刀有好大一堆;粮食可以供两百人吃到明年秋收;还有一堆金银首饰、珠宝玉器、古玩字画什么的,估计是抢劫来的;最后还有两百余两烟土和十几支人参。

陆尚荣一拍大腿说:“好,打到大户了,我们只消耗了一枚枪榴弹,一发狙击枪弹,还有一把飞刀。”看大家不相信的样子,他只好把整个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听得大家是目瞪口呆、连连咋舌。

葛洪义瞥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魏二麻子说:“你可以走了,郭宝你把还有一颗解药给他。记住,你下次要是再为非作歹被我们抓到,就不客气了。”

魏二麻子接过胶丸就立即吞咽下去,边连连说:“是,是,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一溜烟跑走了,生怕再多呆一会葛洪义改变了主意就走不掉了。

郭宝在旁边佩服得五体投地,说:“葛大哥,你的药太厉害了,把他整得服服帖帖,不过就这么放了,以后说不定他还会作土匪的。”

众人听到,都哈哈大笑起来,葛洪义得意地说:“什么毒药,给他吃的全是补药,我骗他的。放了他,我最好他再做土匪,我们这么厉害,他去一宣传,别人肯定不敢来惹我们。”只留郭宝在旁张大了嘴怎么也合不拢……

“郭宝,今天你辛苦一下,带着村里那帮人给我把土匪们看紧了,哦,吃的你一批批分给他们好了。到了夜里,你们要轮流值夜,千万别走了一个,尤其是那个马三爷。我们几个还要商量一下事情。”

“好嘞,您放心吧,他们都恨透那帮土匪了,保证一个也跑不了。”


秦时竹他们也没吃饭,正好边吃边聊,一桌的寿宴正好成全了这帮饿鬼,七个人边吃边聊:

“老大,那个土匪头怎么处理呢?小喽罗们估计你都要收服吧。”陆尚荣问道。

“嗯,土匪们要尽力招降,那个土匪头我看开个公审大会然后就放了吧。”秦时竹轻描淡写的说。

“放了?”海强一听,连忙把嘴里的肉咽下去,说:“不会吧,老大,辛辛苦苦抓的就这么放了,斩草要除根啊!我看杀了算了。”

“是啊,哥哥说的对,这山羊胡子这么坏,对我动手动脚的,干脆审判完了就一枪给崩了。”海燕也发表了看法。

“不行,”秦时竹缓缓地摇摇头,说:“这个人最后毕竟投降了,如果把他杀了,以后就不会有人投降我们而是顽抗到底,如此会加大我们的剿匪难度的。”

“那要是他还是上山为匪,这么做会不会放虎归山?”葛洪义有点被说服了。

“哈哈,那就更好。”秦时竹扫了一下大家:“他现在老本都输光了,再拉起队伍也是很小的,到时候可以轻而易举地剿灭,顺便还能拿些战利品。”听到战利品三字,大家都两眼放光。

“尚荣啊,明天我尽力把土匪收编下来,但要走的,也不勉强,发给路费,再从村里吸收些小伙子。以后,咱们就要开始训练部队了,你要多辛苦了。”

“好,就这么干,我看可以将这个山寨作为我们的根据地,我们也来个占山为王。”陆尚荣一高兴,就干了一杯酒。


第二天一串土匪被押回村的时候,全村轰动,因为从来只有土匪押别人的份,还没有别人押土匪的纪录,所以不用动员,在临时搭起的台前,早已围满了黑压压的村民。按照秦时竹的吩咐,除了那个马三爷被捆着,其它土匪都松了绑,站在台下,周围由陆尚荣他们带领一批人维持秩序,弹压会场。

“乡亲们,静一静,现在开大会了。”秦时竹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想必大家也知道了,昨天夜里,在各位父老乡亲的帮忙下,兄弟们把这些日子来欺负你们的土匪都抓住了,那个被绑的就是土匪头。”他一指马三爷。

“好啊,好啊……”,“看这帮小兔崽子还猖狂!”,“真是大快人心啊!”下面议论纷纷,有人带头拍起手来,很快掌声响成一片。

秦时竹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又说:“今天开这个会,就是要宣布一下怎么处置这些人,乡亲们你们说怎么办啊?”

“杀了他。”“斩草除根”“要报仇雪恨”台下情绪激动,喊声响成一片。土匪们,特别是山羊胡子,一个个都吓得瑟瑟发抖。

“乡亲们,你们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但这些人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再说绝大部分人做土匪也是被逼的,好好的谁愿意做强盗啊,我们还是要指一条生路给他们呀。”秦时竹不慌不忙说出了他的计划。

台下的人听了,有些就沉默不语了。是啊,大部分做强盗都是走投无路被逼的。“秦壮士,人是你们抓的,怎么处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郭田仁看出了秦时竹的意思,下面也随之附和起来。

“我们商量过了,决定拉起一支义军,保境安民、除暴安良,这样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欺负乡亲们了。至于人嘛,谁愿意参加等会都可以到郭先生那报名,而且发饷、发武器,只干好事,不干坏事。”秦时竹扫了台下的那帮土匪们,“你们想参加的话也可以参加,以前其它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要是想走的,我也不阻拦,还发给路费;你们愿意留下的站在台的左边,想走的去右边好了,总之来去自便,你们好好想一想吧。”说完一挥手,几个小伙子就端出了一盘银子。

土匪一阵骚动,原来以为即使不被杀也要被关起来,没想到这么宽大。毕竟土匪中惯匪不多,大多数都是这两年日子过不下去才做的土匪,本性还没有完全变坏。听到留下来有粮有饷,而且不用干坏事受良心折磨,有几个胆大的心思就活了,率先向左边走去。在他们的带动下,土匪们很快分成了两个阵营,选择留下的约有四分之三。秦时竹也不含糊,给其余每人发了三两银子作为路费。

这样剩下只有山羊胡子了,他看到其他都安置好了,就他没有说起,以为要杀一儆百,吓得扑通跪下:“乡亲们饶我一命啊,饶我一命啊。”

“你坏事做了不少,本来是要杀你的,念在你被捉后乖乖投降,没有反抗,秦某就放你一条生路。以后要是再为非作歹、鱼肉乡里,可就没有这么好了。”秦时竹严厉地说。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重新做人!!”


晚饭时分,秦时竹他们拉起队伍,又来到遇罗山上,七个人再加郭田仁在一个小山洞里开会。

“原有土匪留下来的共126个,村里新报名的有95个,劝退老弱病残和不适合当兵的,现在一共还有194个,我们自己不包括在内。各种后勤资料如武器、弹药、粮食、马匹都是够的。”陆尚荣汇报说。

“此股土匪势力乃方圆近百里最强的,其余都势单力薄,最大的也不过近百人,我们在此举义军,有一些估计会弃暗投明、改邪归正的。”郭田仁介绍了周围敌情。

“我看就编成一个营好了,村里和原来的土匪混编。人现在虽然不多,但估计会有越来越多人投奔我们的。明天开始要抓紧训练,迅速提高战斗力。我的意见是,先设两个连,我总负责,老大做个教导员吧,小羽和海强各管一个连。另外,那天和我们比武的那几个人都留下来了,我了解过了,他们水平还不错,平日里也有些威望,就让他们做排长好了,郭宝这小伙子我看挺机灵,也可以做个排长。”陆尚荣安排得头头是道。

“不错,不错,就按你的办好了。训练、抓队伍我是外行,你们三个多出力啊。”秦时竹也觉得可行。

“那老大,我们几个干什么呢?”海燕他们几个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们当然不能闲着,每个人都事干。洪义负责把周围一带的情况摸熟;老何看看有什么我们自己能生产的东西,另外还要给士兵们上课;海燕负责管理后勤,安顿好这两百号人的吃喝拉撒;郭先生也要教他们断文识字啊。”秦时竹笑眯眯地对大家说,原来他早计划好了。

“不知要他们识字有何用意?”郭田仁有些疑惑。

“识字方可明事理、开民智、懂忠义、思报国;才会痛改前非,真正做到保境安民。”秦时竹想了想,还是不告诉郭田仁学文化的真实目的。想了想又说:“还要麻烦先生写篇檄文,告诉周围村子我等拉起义军的主旨,晓谕大小匪帮和有识之士前来投诚,知会各士绅贤达不必惊慌;再就是做大旗两面,一面为‘遇罗义军’字样,另一面‘保境安民、除暴安良’字样,四下宣扬,争取民心。”

郭田仁不由得由衷佩服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做事如此稳健、应对有方,看来他日必成一番大器,只连声应承了下来就去忙了。


七个人继续开会,郭田仁不在也就不必有所顾忌。

“老大啊,我看过了,这什么工业都没有,连台蒸汽机都没看见,生产有难度啊。要是条件具备,不要说手榴弹就是原子弹都没问题,目前只能一步步从头搞起了。”何峰倒是实话实说。

“这个我知道,因地制宜,一定要想办法搞起来,没设备咱们可以去山东向德国人买。”秦时竹也知道困难所在。

“军火也要购买,我看就向俄国人买好了,这样才能加快队伍发展。”陆尚荣附和道。

“这个到时候交给洪义办吧,除了情报外,这些日子抓紧时间再把俄语攻一攻。”秦时竹交代给葛洪义。

“好,一个月以后我就动身去买。”葛洪义满口答应。

“明天我把军纪公布一下,就按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原则改一下口号就行,只是这个饷怎么发?”陆尚荣提出了实际问题。

“军纪是要好好公布,那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可不能说,我们的粮饷还指望着老百姓呢。”秦时竹笑了一下,说,“军饷就参考袁世凯编练新军的标准好了,每人五两银子一个月,这已经很高了,足够养家糊口,军官适当再提高。”

“另外,我们要普及基本文化知识,老何负责自然科学的讲课,大黑负责军事知识,为了方便起见,你们也做一回学生,跟郭先生学点繁体字。我们所有工作的出发点就是要迅速提高部队各方面的水平,为下一步行动打好基础。”

一听还有这么一项任务,众人不由得都愁眉苦脸,除了秦时竹外,他们谁也不会写繁体字。

秦时竹最后缓缓地说:“别哭丧着脸,我还有一项任务要布置。从明天起,每个人都要留长发,以便编辫子,假辫子很容易被识破的。”

这可炸开了锅,大家全都反对,只有海燕在那抿着嘴笑,想看看大家留了是什么样子,反正她是女的不一定要留。

秦时竹无奈地说:“其实我也不想留,但毕竟现在人在清朝,就要按他们的规矩来,要是被人看出来可不是好玩的,会被人当作反贼看待。真要是动用袁世凯的新军来‘剿’我们,我们就完了。大家忍耐一点吧,等过几年就好了。”

散会的时候,除了海燕是幸灾乐祸的神情外,其余都是垂头丧气的……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