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二节 初战

秦时竹 收藏 26 197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二节 初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在下山的路上,彼此就熟悉起来。秦时竹们纷纷介绍了自己,也知道了郭田仁共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叫郭文,23岁,在太平镇上给别人作账房先生,小儿子郭宝19岁,在家务农,女儿郭静17岁,主要帮忙做家务。与一般人家不同的是,由于父亲是塾师,这兄妹仨都略通文墨,思想也较普通农村家庭开明,很愿意了解外面的世面,所以一路上郭宝与郭静兄妹很快就克服了腼腆和害羞,主动与秦时竹他们攀谈起来,主要问些外面世界的事。在他们眼中,这七个人一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自然就以很崇敬的神情听秦时竹他们神侃(其实有些是牵强附会,有些是无中生有,有些是张冠李戴),但兄妹俩愣是没听出破绽,听得津有味。

塾师家的房子也是一间茅草房,如果硬要说比别人强的话就是他们的新一点、宽敞一点。要不是亲眼看见这个生活场景,秦时竹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以前人们就住这种地方,这个屋里唯一比较上档次的就是郭先生那几本书了,还算有些文化气息。郭田仁交代了老婆烧水看茶和准备午饭,就和秦时竹他们“开会研究”,一双儿女倒也乖巧,看大人们在议事就去帮母亲干活了。

秦时竹坐下便问:“这帮强盗有多少人马?使何兵器?是何来历?”

“来本村劫掠的大约二十余骑,领头的一脸大麻子,人称‘魏二麻子’,是土匪的小头目,总头子就是那个马三爷,据说手下一共有近两百号人,人手一支快枪和一把大刀,凡是头目个个还有手枪。土匪窝,在离此十五里地的遇罗崖上,那地方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凡上去的人若不落草为寇,基本没有能活着下来的,具体情况大家都不得而知。今日下午再来的仍是‘魏二麻子’手下这彪人马。”郭田仁顿了顿又说,“原本土匪尚没有如此猖獗。自去年来,俄人入侵,地方不宁,百姓穷苦日盛,上山为匪的日渐增多,听说这马三爷原本也不成气候,这一年来人马多了一多半,现在扰得四方村落不安。”

正说话间,郭夫人上了茶,众人看着缺口的茶杯和粗黄的茶叶,心里一阵酸楚,对村里的贫苦情况有了切身感受。陆尚荣说:“这么说来下午来的强盗大概有二十多个,人倒不多,务必一网打尽,这就需要多动动脑筋啊。”

秦时竹说:“尚荣啊,军事还是你最懂,要不你安排一个方案,我们听你指挥就行。”

郭田仁说:“但凭陆壮士吩咐,倘有用老夫处,必当粉身碎骨,万死不辞。”这个时候读书人的骨气体现出来了。

“办法倒有一个,”陆尚荣顿了一下,说:“关键还是要郭宝帮忙,先生等会可去叫乡亲们暂避山上,避免在交火中受伤。”郭田仁点头称是,叫来了儿子,自己帮老婆准备中饭去了。

陆尚荣先问郭宝:“你怕不怕死?”

郭宝回答说:“我当然怕死。但父亲曾教育我说人固有一死,但有轻于鸿毛和重于泰山之别,你们远道而来为打强盗、保乡亲且不怕死,我也不怕,即使死了也是为乡亲们死的,是重于泰山的。”

陆尚荣拍拍郭宝的肩膀,说:“小伙子不错,有志气。”然后附在他耳边说如此这般,郭宝连连点头称是,转身去准备了。陆尚荣对其他人也交代了任务,大家都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差不多刚布置完,郭静就把中饭端上了,一堆高粱窝头还有几个面粉烙的饼和两盘咸菜,说:“大家吃饭了,吃完好有力气打强盗。”听到这清脆的声音,大家不禁抬眼望去,小姑娘已经把脸洗干净了,长得楚楚动人,穿的衣服虽然打了好几个补丁,但还是整洁朴素,只是脸有菜色,看上去气色不太好。一看大家都盯着自己看,小姑娘害羞,放下中饭转身就跑了。

众人拿起窝头,又是一番感慨,事非亲历不知艰啊!郭田仁怎么也算个知识分子,吃的如此这般,估计一般百姓,吃的还要差。大家拿起窝头,啃了几口,勉强能够下咽,海燕心细,说:“郭宝他们怎么不来吃饭呢?”

大家愣了一下,秦时竹说:“海燕你过去看看,别出什么事。”海燕跑到了柴火间,郭田仁一家蹲在那里吃饭,她在门口仔细看了一下,眼前的景象使她震惊不已,他们的破碗里装的是糠菜与玉米做的窝窝头,还有就是一些野菜。她再也忍不住了,跑进去只说了:“先生,你们怎么……”就觉得鼻子一酸,话语也哽咽起来。郭田仁一看瞒不住,为难地说:“夏姑娘,家里穷,土匪又不时来抢,只能拿那些招待你们了,委屈了你们,我心里不好受啊!”海燕感动地说:“应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们,你给我们吃那么好,自己却……”在外面,秦时竹他们早被惊动了,跑过来一看这个情况,都明白了,纷纷把自己那份塞给两个孩子。海燕心里更是难过,紧紧地把郭静搂在怀里,两个人一起落泪……

吃完了这顿非同寻常的饭,七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对土匪的恨就又深了一层。吃完饭,大家分头行动,郭田仁、秦时竹、陆尚荣、葛洪义、郭宝去劝说村民先躲到山上,顺便了解地形和村子的布局。一听说有人帮他们打土匪,村民中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也想加入这个行列。考虑到是初战,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都让陆尚荣婉言谢绝了,只交代他们帮助维持好躲在山上村民的秩序和安全。夏海强、周羽、何峰去山上的藏身山洞拿了不少弹药回来,海燕则准备好了医药,应付突发情况……


郭宝背了个大包袱,站在村口那个土坡上张望土匪的动向,那包袱看似颇为沉重,其实里面都是棉花什么的,背着并不重。下午三点左右,土匪终于来了,郭宝镇定了自己紧张的情绪,按照陆尚荣事先的吩咐,估摸着土匪们能看到自己就转身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还注意着土匪的动向。

外面的土匪也看见了郭宝,不过没把他放在心上,土匪甲对‘魏二麻子’说:“魏爷,咱们这回一定能干得漂漂亮亮,大捞一把,让马三爷高看一眼。”土匪乙说:“听说这村子里还有几个娘们蛮标致的,挑个好的给三爷送去,其余的魏爷也挑一个,剩下的让兄弟们分了吧。”一帮人一片淫荡的笑声。

“哼,奶奶的熊,要是这帮穷棒子再不识相,不乖乖把钱交出来,今儿个就把这烧成白地。”长得一脸横肉的‘魏二麻子’发了狠话。

一帮人很快到了村口,有几个下了马,踢开几户人家的门,发现一个人也没有,悻悻地对‘魏二麻子’说:“魏爷,人都跑没了,不知道躲哪去了?”土匪甲眼尖,发现了背着包袱跑的郭宝,说:“魏爷,看这背着包袱小子的样子,全村人估计都跑了。”

“跑了?”魏二麻子狠狠一挥马鞭,“追上那小子,看他往哪跑,他肯定知道其他人躲在哪里。”说完催动坐骑,一行二十余人向郭宝追去,眼看快追上了,郭宝躲进了一个大院子,并顺手把大门关上了。二十几个下了马,把门砸开,院子里空荡荡的,除了一棵树,什么人影也没有,几间房子的门倒是关着。这可把魏二麻子气得七窍生烟,“他奶奶的,跑哪去了,给我搜!”几个土匪端起枪就朝厢房走去,土匪乙抬脚就把门踹开。突然间,啪啪两声枪响,土匪乙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胸口就多了两个洞眼,血汩汩地冒了出来。一旁的土匪甲叫了声“不好了,有埋伏”,刚想往回跑,就又被一梭子打翻在地,在院子里的土匪突然遭到这么一下,乱成一团,纷纷趴下,魏二麻子定了定神,看见门后面只有陆尚荣和葛洪义两个,就喊:“弟兄们,他们只有两个人,杀啊!”几个胆大的刚想站起来,树上的枪突突突响了起来,想爬起来的那几个背上多了几个窟窿,趴地上不动了,原来周羽躲在树上,居高临下地射击。魏二麻子一看不是头,赶紧喊“风紧,弟兄们快撤”,连滚带爬向院子大门口跑去。谁知,几个脚快的刚跑到门口,门口又是突突突一片枪声响起,跑得快的这几个纷纷倒在地上。守在门口的正好是夏海强、秦时竹和何峰他们三个,原先他们事先躲在院外旁边的几间小屋里,一听枪响就知道“大黑”他们接上了火,赶紧包抄大门,准备瓮中捉鳖。这时院内院外响起一片“缴枪不杀”的喊声,魏二麻子见大势已去,“哐”的一声,把手里的枪扔了,跪在地上高举双手,其余匪徒也纷纷效仿。

短短一分钟多的时间,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土匪都只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份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六个人的火力这么猛,动作如此迅速,威猛如天降神兵一般。这个时候,郭宝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堆绳子,在海强的帮助下,笑眯眯地把跪在地上的人一个个捆起来,刚才还神气活现的一帮土匪,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堆粽子,被押进了柴房。

一旁的葛洪义直嚷嚷,说:“没想到土匪这么不经打,还没过瘾就结束了!”陆尚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干得不错,可要是真让你过瘾了,这帮人还不都被你打死!另外,也要节约弹药嘛。”大家哈哈大笑,沉浸在初战告捷的喜悦气氛中……

周羽负责清点战果,他说:“一共打死7个,活捉14个,没有一个漏网;缴获快枪21枝,手枪1枝,子弹500余发,马21匹。我方无人伤亡,消耗子弹53发。”

秦时竹点点头,说:“大家辛苦了,我们第一次打得很好。现在,洪义去审一下那个魏二麻子,海强去把乡亲们叫回来,把这里打扫一下干净,把这几具尸体埋一下,小羽和何峰把缴获的枪支弹药和马匹收拾一下放放好,等会马上再开个会,研究一下下一步怎么办。”


山上的村民回来后看到地上的尸体都大吃一惊,他们本来对秦时竹等七人是抱着怀疑态度的,大家都想光这七个人也成不了气候,没想到这些人还真厉害,居然打败了二十多个土匪。大家议论纷纷,满脸崇敬之色,思量着终于能吃个安顿饭了。

秦时竹他们回头又聚在郭田仁家里了,由于打了胜仗,大家都满脸喜色,听郭宝在那讲战斗经过。海强掏出一堆银子,估摸着有七八十两,说这是乡亲们埋尸体的时候搜出来的。秦时竹想大概这些也是土匪们的“战利品”,他们恐怕也没想到为了这些钱把命也搭进去。他把银子都摆在郭田仁面前,说:“先生,这些不义之财恐怕也是歹徒劫掠所得,一时间也找不到被勒索的百姓,还是请先生代为保管。”

郭田仁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一样,说:“不可,不可,此乃壮士们奋战所得,理应归各位所有。”

“先生此言差矣,”秦时竹正色道:“我等兴义兵,为的是保境安民,非为贪图钱财,若杀人而敛财,岂非与土匪无异。不如这样,先生用这些银子替前日被烧的人家盖一新房,剩下的买些米面接济全村,我们兄弟七人的伙食也从这里开支好了,免得先生破费。”陆尚荣他们也纷纷附和。

看到秦时竹他们态度坚决,郭田仁不再推辞,心里的佩服又深了一层,拿过银子就按刚才的吩咐去办理了。他去了村头,把几两银子给了那户,说是秦时竹他们的意思,让这户人家再盖个新房,旁边的人家也纷纷赶来,一时间也聚齐了不少人。大伙听到秦时竹他们把缴获的银子拿出来替村民盖房,又让买粮食接济全村,都十分感激,要不是郭田仁拦着说他们在议事不方便打扰,这么多人肯定要跑过去磕头拜谢。

郭宝协助葛洪义一直在另一间屋子审讯魏二麻子,其余六人还是以聊天为主,郭静则帮助母亲准备晚饭,打了胜仗也有她一份功劳,被陆尚荣一通表扬,开心得不得了。大家正在嘻嘻哈哈,久未露面的葛洪义走了进来,说:“老大、大黑,我有重要情报汇报……”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