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七篇 安南定邦 第一章 南国硝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王一林今天是准时上班,前两天差点把老婆的生日忘了,差点让他吃了了大苦头,所以这几天都老实的下班回家,做个好丈夫,好父亲。

走到总理办公这一层,王一林却停下了脚步,好奇的看到一大群提前半个小时来的秘书都跑到了有电视的会议室去,连另外几个部门的秘书都跑了过来。而小张正在里面张罗着,汪明筌却站在了最外面,想是在给他们把风。

“总理,你怎么来了!”汪明筌大声的说了出来,证实了他的“身份”,但是马上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跑过去,小声的说道,“总理,你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啊,把大家吓着可不好!”

“我把你们吓着了?”王一林左看右看,就是没看到那些小秘书有一个害怕的样子,“不会吧,你们这些小崽子们什么时候怕过我啊?”

“呵呵,总理,你这就把我们抬得太高了,有几个官员不怕你啊?”汪明筌笑了起来,接着转身对那些还在看热闹的小秘书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工作!”

“呵呵,不用急嘛,还有几分钟,我们要充分利用每一分钟时间!”王一林笑着否决了汪明筌的话,然后小声问道,“他们在看什么啊,这么激动?”

“哎,还有什么啊,不就是昨天下午会议上商量的事情吗?难道你忘记了,新闻是今天发布呢!”汪明筌见到王一林想过去看看,就在前面带路。

“总理,你坐。”

“总理,你坐我这。”

“总理,你挨着我坐吧!”

……

还没走近,一群唧唧喳喳的小秘书就叫嚷了起来,几个开放点的女秘书甚至要去把王一林强拉硬拽的拉到自己身边去坐,搞得王一林尴尬不已。

“好了,大家都不要争了,总理,你坐我的位置吧!”小张当机立断,把王一林让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自己蹲在了旁边。

“好好,大家继续看吧,不用在乎我!”王一林尴尬的笑了起来,抽出一根烟来,但是看到那么多人不抽烟,只是衔在了嘴上,并没点上。看到大家都这么激动,总理又对汪明筌说道:“小汪,去给那几个部门说下,今天晚半个小时上班吧,让大家都看完了再去做事。”

“好诶,总理,你太好了!”

“总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总理,你太帅了,刘德华都没你帅啊!”

“总理,你太伟大了,总理万岁……”

……

这下又沸腾了起来,汪明筌摇了摇头,先去给那几个部门打招呼了。

不多时,电视里出现了已经在这段时间内,成为了新闻任务的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明的身影。他因为发布中国政府的战争公告,以及时常爆出一系列爆炸性新闻,已经成了全球指明度最高的人,也许有人不知道何永兴是谁,但是没人不知道章启明。

这时候也不用换台了,几乎全国的电视频道都在转播这次现场新闻发布会,另外全球各大电视台也早得到了消息,中国将在近期有爆炸性新闻,所以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来。

“今天,我谨代表中国人民,中国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郑重的宣布,从今天凌晨两点开始,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而且这次我们将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开始自由提问,请!”

“章先生,请问中国以什么理由发动这次新的战争?”一名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提出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因为在这之前,没人知道中国与越南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真不是好意思,我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章启明的话引来了哄堂大笑,中国记者是笑得开心,外国记者却是笑得尴尬。

“这章启明还有懂得幽默,看来什么时候让他去做中央电视台幸运52的节目主持人,我看还很是合适。”王一林这话不知是褒是贬。

“总理,你也看幸运52啊?李勇肯定没你帅,还是你……”一个女秘书才说了一半,就被人从后面掐了下,再不敢说出来。

王一林只是笑了笑,并没生气,示意大家继续看新闻发布会。

“昨天,准确的说,应该是景天凌晨一点,越南军队越过中越边境线,深入我国境内五公里,枪杀我国居民,并且袭击了一支解放军的巡逻队,打死打伤我军民三十四人。现在越南军队已经在边境线上集结了五十万的军队,明显这是一次蓄意的行为,对于这样的挑衅行为,我们将给予严厉的打击,绝对不再姑息养奸,不能拿我们人民的性命来开玩笑了!请继续!”

“章先生,中国军队是怎么知道这点的,怎么能够这么快就做好军事准备?”一名英国泰吾士报的记者提了个尖锐的,但是很白痴级别的问题。

“我看这名英国记者没有读过《孙子兵法》,我劝你先回去读一下再来问这个问题。但是你已经问出来了,我就回答你。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怠,如果我们连敌人的情况都不了解,那解放军就白养了,对于这么大个敌人,我们能够不监视吗?所以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另外,我也代表中国人民、政府、解放军,警告那些对中国存有狼子野心的国家,早在两千多年前,我们伟大的祖先汉武帝就说过一句话,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必殊!”

“有骨气,早就该说这句话了!”王一林小声的感叹了一声。这次再没人敢于接口了,总理虽然随和,但是威严却不容怀疑。

“请问,这次中国准备将战争进行到什么程度?所谓的一劳永逸指的是什么意思?”一名老挝的记者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他们受到越南的伤害是最深的。虽然这名记者并不出名,但是所有的中国同行都给他投去了支持的目光。

“这个问题很简单。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那场战争,虽然为我们赢得了二十多年的和平,但是现实情况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用无数解放军战士的生命与鲜血换回来的是这次的冲突,是一个更加强大的对手。中国政府绝对是最爱惜他们人民的政府,也是最在乎每一个中国人的政府,所以,当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再容忍。一劳永逸这个词很贴切,如果有谁不明白的,可以去查下新华词典,或者任何一本成语词典,都能够找到相关的定义。我们的意思就是,要在今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内,为所有中国人赢得一个和平生活的环境,一个稳定的南疆!”

“呵呵,还不忘给政府脸上贴金,这章启明也是越来越会说了!”王一林憨厚的笑了起来。旁边的秘书也都笑了起来,他们也是政府的一员,这下都觉得脸上有光了。

“章先生,请问这是针对所有中国邻国的威胁吗?”这是名印度记者,大概他们最害怕这点吧,谁叫他们还占着九万多平方公里中国领土没有归还呢。

“当然不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文明之邦,以礼待人,且礼尚往来。对朋友,我们绝对用最坦诚的态度,最热烈的理解去欢迎他们。而对待敌人,我们绝对不会手软,中国有句话叫着人善人欺,但是现在开始,这绝对不会发生在中国的身上。善良是用来对待朋友的,对待敌人,只有我们的刀枪,我们的钢铁长城,还有全中国人民愤怒的海洋!至于是不是对所有国家的威胁,如果心中没鬼,还怕半夜敲门吗?”

“有道理,威胁又怎么样?”汪明筌已经坐到了王一林旁边,发出了这句感叹,大概就只有他才敢这么说话吧。

“呵呵,小汪,做人不能太露,树绣于林,风必摧之啊!”王一林感叹了一句,站了起来,“你们继续看吧,我先去做事了,关心国家大事是应该的,但是今天的工作任务大家可都要完成,加班不给加班费的哦!”

王一林说完,笑了下,就走了出去。

“啊,怎么能这样啊,我今天晚上与男朋友还有约会呢!”一个女秘书叫了一声。

“小花,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啊?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呢,还害得我独守空闺,等着我的另一半呢!”一个男朋友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正经点,没东没西的!”汪明筌批了他们两人一下,转身追了出去,没他在,总理的工作可玩不转呢。

这时候,越南河内,国家元首府内。

“什么,还不知道?去给我把武三通(政府总理)。黎寂(国防部长),朊惠南(外交部长),霍觉世(相当于三军参谋长一类的军队高级指挥官)给我叫来,让他们在半个小时内必须赶到,真是气死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越南国家元首武文立一起床就听到这个天大的坏消息,差点没有昏倒过去。

开始他也看到了中国政府的宣战声明,这无疑是将国内经济已经趋于崩溃边缘的越南推向了更深的深渊。

越南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惹怒中国,中国在南海的战争行动已经是一个表示,表示现在的中国已经与以前的中国不一样,为了维护国家利益,中国政府甘于走更强硬的路线,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用战争的手段来维护国家的利益,这与以前的中国截然两样。如果在这个时候惹上中国的话,那无疑是惹火烧身,自取灭亡。

因为军方一些强硬将领的态度,以及在南沙群岛附近发现的大型油田的利益诱惑,越南政府在这个时候走了一步后悔莫及的错棋。他们想再试探下中国的态度,希望能够通过强硬的办法来保住他们从中国偷取的那些利益。那集结的几十万军队的战斗力越南国家元首非常清楚,无非是想在人数方面表现得强大一点,但是想与中国比人数,他们又大错特错了一回。

这样的信号,如果在两国沟通良好的时候,只会被当做是一种威胁性的示威,但是在共同不好的时候,这就成了战争的信号。而现在这个时候,中国与越南根本就没有什么沟通,甚至连交流都说不上。而且中国早就有了对付越难的意思,所以当这一信号传过来的时候,不管是威胁还是战争,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越南人倒霉了!

现在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而最让武文立不解的是,政府根本就没有越界攻击的命令,甚至将边境巡逻队减少了一半,全都用上了最精锐的部队,就是要防止擦枪走火的事情发生,免得遭到中国猛烈的报复。现在中国却宣布越南军人在中国境内袭击了中国军民,这也太奇怪了!武文立心里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从一个大国的嘴里说出来,那就肯定有如铁般的证据,不然中国不会用这个借口,随便找南沙群岛的问题,都可以向越南开战了。所以他现在确实需要把有关的官员都叫来,好相互确切的了解下情况。

很快,四位高级官员都已经到了,看他们一个个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们也应该知道这震惊世界的消息了。

“你先出去吧,任何人要来都不见!”武文立把秘书支了出去,这才对三位政府高官说道,“坐吧,都坐吧,不用站着。今天的新闻都看了?”

四人默默的点了下头,都没有敢说话,心里更是忐忑不安,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竟然都不知道,那责任可就大了。

“老霍,你先说说吧,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武文立开始点名。

“我们也才接到了消息,一支小规模巡逻队已经在边境上失踪,但是这次事情是不是他们做的,我也不知道。”霍觉世很是胆怯,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完了。

“什么,你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知道?你这三军指挥官怎么当的?是不是明天兵临城下,你还不知道啊?”武文立手都颤抖了起来,一半因为怕,一半因为气,“算了,你这司令也不用当了,明天就回家去养老吧,现在我亲自指挥!”

霍觉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虽然这个结果已经算是好的了,但是对一名年近七十的老人来说,这种晚节不保的事情,不是惩罚大小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一世清名毁于一旦,任谁都受不了。

很快,外面的勤务员就进来把休克了的霍觉世抬了出去,初步诊断是中风,也就是脑溢血。这么大年纪了,就算救过来,保住一条命,也绝对是瘫痪在床,永远不要想下地走路了。

“好了,黎寂,你来说说战争的情况!”武文立还没有收到前线的战报,心里一面为越南军队这么闭塞的通信而焦虑,另外一面也带着一丝幻想,希望中国人这次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越南的损失不会很大。

“这……这……”黎寂惊恐的擦起了额头上的汗水,心里更是怕得要命,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武文立心里一紧,已经知道了答案,黎寂的样子就说明了一切,现在的局势肯定非常严重。但是再严重,也必须要说清楚,所以喉头一紧,大声说道:“有什么情况,是好是坏,都给我说!”

“我……哎!”黎寂重重的叹息了一下,“今天凌晨两点,中国军队已经对我们发动了全面侵略行动,我们……我们的损失……”

“损失怎么样了,快说啊!”武文立心里更是一紧,全面进攻是什么意思他明白,心中存有的那一丝中国军队仍然同上次一样不会真打的希望几乎要破灭了。

“我们的损失非常严重,陆军的第一道防线已经被突破,而且多处重要物资储存地,指挥设施都早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军队的主体还在,被打散了的部队也分散到了丛林中,准备与侵略者打游击战。空军……空军损失了两百多架战机,前线机场都被摧毁,还有的失去了联系,恐怕……恐怕已经被人占领了。海军……海军……”黎寂颤抖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什么,空军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们的预警系统都失灵了吗?海军……海军到底怎么了?”武文立觉得自己心跳加速,重点发展的空军竟然连敌人还没见到,就被摧毁掉了,剩下个空壳子,这也太让他不敢相信了,而且海军怎么样,他还不知道。

“海军,海军全军覆没!”黎寂说着,已经哭了出来。

“什么!?”武文立惊叫一声,晕了过去。

“元首,主席,你怎么了?”三人手忙脚乱的冲了上来。

“快去叫医生啊!”还是总理武三通反应最快。

“不用了,我没事,我没事!”被人掐了人中,武文立颤悠着坐了起来,定了下神,小声的,虚弱无力的问道,“海军,海军怎么会全军覆没,我们的那支运输舰队,还有那两艘潜艇呢?”

“登陆部队不是投降就是被……”被什么,很明白,不投降就是死,黎寂神色很是沮丧,“那两艘潜艇也一直联系不上,凶多吉少……”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这时候才有消息!”武文立像是在喃喃自语,但是听在谁的耳朵中,都知道这不是简单的事情。

“元首,我对不起你,我……我……”黎寂说不下去了,猛的向外面冲了出去。

“算了,不用管他了,报应,报应啊!”武文立拉住了要去阻止黎寂的武三通,但是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老阮,我们这次怎么没有收到中国的宣战书,他们这是不宣而战啊!”

“元首……”阮惠南犹豫着,没有说下去,而是在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砰……”一声枪响之后,外面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一群卫兵也正向他们这个房间走来,但是脚步声到了门口,就停了下来,大概是被外面的人拦住了。

“怎么,有什么话就说吧!”武文立心中的幻想已经破灭,现在就算再恶劣的事情他也承受得起了。

“我们收到过中国的宣战书,只是是在战争前五分钟收到的,当时……当时……”阮惠南这次为难着没有说下去。

“当时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国家都要垮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吗?”武文立火还不小。

“当时我们的值班人员出了差错,等我拿到这份宣战书的时候,战争已经爆发了四个小时!”阮惠南低下了头,两个小时已经足够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了。

“什么,出了差错?那个人怎么处理的,应该枪毙,应该枪毙,他葬送了我们啊!”武文立已经语无伦次,竟然将一个国家的责任推卸到了一个小政府职员的头上,“对了,你当时怎么不通知我,为什么?”

“元首,你说过不准我们找你的,而且我也找过,但是找不到。”阮惠南越说声音越小。

“哦……”武文立这一声拖了很长,他也记起来,昨天晚上是他与情妇,一个当红的小明星的约会时间,本来认为不会出什么事情,哪晓得就在这关头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当然,他是不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的,不然那个葬送了他们民族的罪人就不是那个职员了,“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些情报交给军部?”

“这……”阮惠南一时语塞,心里直骂这个元首糊涂了,那时候军方早就知道了,但是还是说道,“那时候进攻已经开始,军方已经知道结果了!”

“这……”武三通犹豫了下,还是说道,“主席,现在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再追究没有一点意义,最主要的是要确定怎么做后面的事,不然拖下去,我们将会更麻烦!”

武三通是政府中温和派的代表,当初他就不同意向中国示威,这无疑是把脖子往刀口下伸,所以现在他最关心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而不是怎么去追究失职人员的责任。已经失去了两名高级官员了,如果再损失高级官员,那么政府面子过不去,无法向人民交代,更会给前线的将士以严重的打击,所以武三通是想保住阮惠南。

“好吧,你认为应该怎么做?”武文立还有点清醒。

“主席,我看现在我们应该马上停止这场战争,这仗我们是打不赢的,而且也绝对不能打啊!”武三通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他以往的态度一样。

“不,绝对不行,我们不能容忍侵略者践踏我们的家园,我们不能容忍侵略者杀害我们的人民。中国有什么好怕的,美国那么强大还不是被打回去了,我们越南人民是无敌的,我们有人民战争为基础,我们……咳咳!”武文立激动起来,差点喘不过气来。

“元首!”阮惠南马上在武文立背上抚了几下,让他回过气来。

“你们,你们先回去吧,回去吧,做好自己的工作!”武文立说着,就躺在了椅子上,半死不活的样子。

武三通与阮惠南对视一下,摇了摇头,走了出去,他们都明白,元首已经神志不清了,这国家大事,绝对不能够让一个疯子来掌握,不然整个民族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两人走出元首府的时候,正好一辆军车停在了外面,几名高级将领对他们两人点了点头之后,就匆忙的走了进去,两人同时精神一紧,知道这下事情大了,如果真让军队掌握了国家的权利,那越南就没救了。

“惠南,我送你回去吧!”武三通心情无比沉重,作为越南改革开放之后最年轻的总理,也是最有理想最有抱负的总理,他绝对不想看到这一天。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一句话他非常认可而且清楚,共产党不是代表着贫困,共产党最应该做的就是给人民带来富足的生活,而他做的,正是这点,给全体越南人都带来富足的生活。

“好吧,我们顺路,而且我的车没多少油了,就麻烦总理了!”阮惠南马上明白总理是什么意思了,转身就钻进了总理的车内。

“惠南,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武三通关上了车门,指了下前面的司机与保镖,“放心,他们都是我的人,有什么就说吧!”

“总理,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制止战争,这仗打下去,我们绝对是输的一方。中国人不怕牺牲,也不怕游击战,我们的那套都是他们教的,现在学生打师傅,二十多年前就证明了结果会是什么,我们不能看着自己的人民去送死啊!”阮惠南也是主和派的官员,说起话来,也就没点痼疾。

“我也是这么想啊,但是这事情要怎么做呢,怎么把消息传到中国那边去,怎么来改变国内的形势,这并不简单啊!”武三通年纪虽然算不上打,比阮惠南都小了几岁,但是在政治觉悟,以及对政治的敏感上,却不亚于任何人。

“总理,我们必须要夺权了,不能让国家的权力落到军队手中,不然……不然……”阮惠拿说到后面说不下去了,脸上好象看到了血腥地狱一般。

“哎,只能这样了,这点我想办法,我会想办法的!”武三通有点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他一个政府总理,手上根本就没有兵权,而在这乱世,没兵权就没发言权,要政变,根本就是难如登天,但是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他必须要去冒险。

“好吧,我们现在只能这么做了,可以多联系几个温和派的军官,为我们壮大实力,我主要负责去联络中国方面,希望能够得到中国的支持……”阮惠南说到后面,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向敌人乞和,这无疑是卖国行为。但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即使是被骂做了卖国贼,但是为了那么多同胞,就算背上黑锅,他也不会犹豫。

“好吧,但是这事难啊,我们这一世名誉,是肯定保不住了,是好是坏,还是让历史去评价吧!”武三通也早就想通了这层,他的想法也与阮惠南一样。

两人又详细的商量了一些事情,阮惠南的外交部已经到了,武三通送他下车后,就向自己的总理府开去。而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停车的时候,一辆不起眼的轿车也停在了后面街道的转角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