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篇 南沙群岛 第十一章 美国底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小汪,小汪!”王一林在呼叫器中大声喊了几下,又继续埋头处理眼前的文件。

“总理,有什么事情吗?我这边马上要准备好了!”汪明筌正在外面准备着与美国谈判的资料,听到王一林叫他,赶紧跑了进来。

“哦,那些事情让小张他们去做,我有点事情想同你说一下,坐吧!”王一林头也没抬,继续做着手中的事情。

汪明筌一点都不见怪,这是王一林的习惯,只要忙起来,几乎是同时做几件事情,极大的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他也耐心的坐在办公桌对面,等着总理把手中的事情处理完。

“小汪,我想这次亲自去与美国人谈判,你看怎么样?”王一林是试探性的口吻,仍然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我看这不大好,现在国家正在关键时期,南方的战争已经进入高潮了,虽然你并不是直接指挥军队的将军,后方的安排也有总务处的人负责,但是要协调好全国的经济,而且要做好与军队的配合,稳定住国内的情况,你现在绝对不能离开国家,这里可都靠你撑着的啊!”汪明筌直接否定了总理的想法,说得很直接,也简单分析了下。

“我也是这么想的!”王一林在文件后面草草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把文件递给了汪明筌,又说道,“但是这次与美国的谈判非同小可,外交部长也到了东南亚各国去斡旋,几名有经验的外交官都去了欧洲,俄罗斯以及非洲那些国家,我们还能派谁去与美国人谈呢?”

王一林提出的这个问题很现实,问题确实很大,出了他总理之外,中国政府现在找不到一个可以担当此大任,而且在能力上绝对没问题的人了。气氛也一下沉默了下来,两人都在脑海中极力寻找合适的人。

“总理,我觉得有个人可以担当这个任务,但是……”汪明筌有点犹豫,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什么?有什么问题说出来,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下!”王一林见到汪明筌想到了合适的人选,也振作了起来。

“但是她的地位恐怕不适合做这件事情,能力上并没什么问题!”汪明筌说。

“哦,地位上有问题,你说的是谁?”王一林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但是最主要还是能力,只要能力够,地位马上可以提上去。

“总理,你还记得上次陪妞妞参加学校开学典礼那次事情吗?”汪明筌转了个弯,没直接说是谁。

“这个当然记得,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说的是谁?”王一林对那次事情的印象已经有点模糊,又把话转移到了正题上来。

“那你记得妞妞的那个班主任林娜吗?”汪明筌提示了一下。

“林娜?那个年轻教师,你难道说的是她吗?”王一林有点疑惑了,中国政府再没人,也不会派个教师去做关系到国家命运的谈判代表吧。

“对,就是她,只是她现在已经不是教师了!”汪明筌点明了主题。

“不是教师了,那她是做什么的?”王一林疑惑了起来,初中教师要转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呵呵,总理,你看你这记心,难道你忘记了上次我还告诉过你吗?她现在已经是外交部的一名公务员了,是正规考进来的!”汪明筌笑了起来,他还是近半年前才给王一林说了下,当时王一林也没有注意这件事情,所以现在也忘记了。

“哦,对,我记起来了,但是她有什么能力呢?”王一林终于想了起来。这也不能怪他,做总理的没义务记住政府每一名职员的名字与职位吧,那可是个天文数字呢。

“表现非常好,记得上次与泰国的谈判吗?”汪明筌又开始提示总理。

“知道,结果很不错,让我有点意外!”这件事情王一林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那是中国整备要在南沙群岛问题上动手的时候,必须要征求到几个东盟国家的支持或者沉默。而泰国就是关键中的关键,最后中国在做出少许的让步,就把泰国拉到了自己这方来,让泰国在东盟内部支持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直接抽了那些占据着中国领土国家的冷板,让中国的战争行动受到的阻碍降低到了最小。

“对,林娜就参加了那次谈判,而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听说谈判方针都是她提出来的,非常具有外交谈判的天赋!”汪明筌笑了起来。

“哦,这么快?”王一林疑惑的看着汪明筌。

汪明筌愣了下,知道总理是在问林娜怎么爬得这么快。要在外交部里面混出点名头来,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那些有点名头的外交官员可都是老一辈,很少有人看得起年轻人。而且在半年时间内,就爬上了谈判代表,而且参与以及制订了这么重要的谈判,那这个速度确实有点惊人了,也许火箭都爬不了这么快。

“也不是,其实现在只要有能力,爬快点又有什么问题呢?总理,这可是你提倡的用人制度哦!”汪明筌一句话就把王一林的嘴给堵死了,然后又把林娜升迁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恩,好吧,我看她可以胜任这次任务,但是太年轻了一点。”王一林摇了摇脑袋,不是否认林娜,而是觉得她一个人不够。

“这个好解决,贾老不是在家休息吗?这次让贾老带队,担任主要的事情让林娜去负责,那不就可以了?”汪明筌又出了个好主意。

王一林低着头,没有马上肯定这个提议。这样的大谈判,他确实不能小看,必须要瞻前顾后的仔细想一遍,不然出了问题,谁也担负不起这样的责任。

汪明筌也知道总理正在考虑这个办法,就不再多说,去帮总理重新泡了杯绿茶,又坐了下来,安静的等着总理的决定。

“好吧,我看这样也行!但是我们需要做点安排。”听到总理的话,汪明筌马上准备记录。王一林见他准备好后,继续说道:“首先,我们把这个决定给主席去做决定,应该没什么问题。然后让主席给贾老元首特使的身份,再给林娜全权谈判代表的身份,最后用主席的专机将他们送到美国去,这样面子工作才算做够了,不然谈判不会很顺利。”

“好的,我马上去安排,主席那边应该没问题!”汪明筌知道主席已经把外交事务都交给了总理去管,也就放心了。

“还有,明天将贾老与林娜都叫来,算是我给他送行吧,你先去忙吧!”王一林说完,又开始处理起他手中永远也不会完的公文。

“恩,我知道了。对了,总理,今天可是彭姐的生日,不要忘记了!”汪明筌走到门边停了下来,见到总理惊讶的抬起头来,摇着头笑了笑。

“哎呀,这事情我还忘记了,没买礼物,怎么办?”看到已经快下午五点了,很多礼品店都关了门,王一林一下急了起来。

“呵呵,不用担心,我帮你准备了九十九朵玫瑰,应该够了吧?”汪明筌对总理的习性可是非常的了解,这点他早想到了。

“够了,够了,小汪,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吧,顺便把巩凡也叫上,你们两口子也难得聚一下。买花的钱,我下班给你!”王一林说完,又开批示起了公文。

“好吧,等下我来叫你!”汪明筌知道总理公司分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总理办公室。


东海上空,一架空客的A380正飞行在一万两千米的高空,机身上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正是中国国家元首的专机。旁边还有几架小得多的战斗机在护航。

“中华一号,祝你们一路顺风!”

“好的,谢谢你们了!”

机长回答完,那几架战机已经调转机头,向西方飞了回去,它们的燃油已经不够了。后面的路程,这只庞大的鲲鹏只能孤单的向着地球另外一面的陌生国度飞去。

“贾老,护航战斗机回去了,看来这次的任务不轻啊!”林娜手中还拿着一份谈判资料,皱起的眉头根本就不像一个二十多岁年轻女人应该有的样子。

“是啊,这次美国之行,我们可是肩负着全国人民的希望,成败关系到国家命运啊!”

贾老已经是近七十岁的老人了,也是中国最出名的外交家。当年中国与英国谈判收回香港的事情时,他就是主力谈判代表,为和平回归做出了巨大贡献。本来他以及在家瞻仰天年,但是这次一听到是去美国谈判,而且了解到这是关系到中国为来的命运的重大谈判之后,就再没推脱,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重担。稍微让他有点不满意的是,他们这次只有两名主要的谈判专家,另外的都是秘书。而最不满的是,竟然是派了个年轻的女娃娃做他的护手,而且说白了就是主要谈判代表,总不能叫一个老人去战场般的谈判桌上与别人唇枪舌战吧。

“贾老,这次的谈判虽然重要,但是并不是很难,我们手里有足够的牌,美国人也尝到了苦头,以他们现在的国力,只要我们态度硬点,就必然会让步。”林娜已经详细的研究了一遍谈判资料,说得很有底气。

林娜从小的志向就是做一名成功的外交家,而且对贾老非常佩服。所以她现在说话虽然很强硬,但是语气中带着一种征求意见的味道。林娜非常清楚,在谈判桌上看的是哪一方的筹码多,而筹码的背后就是国家的实力。一句外交官都明白的话,她也非常清楚: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得不到。而现在中国军队做到了,所以美国人并不会有多强硬的态度,这就是她的想法。

“不是那么简单的。”贾老摇了摇头,虽然只有短短一天的接触,但是他已经了解到这个女娃娃不简单,有当年中国女强人吴大姐的风范,但是却缺少点经验,“你认为美国人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美国人早在谈判桌上把他们国家都输掉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现在虽然疲软,但是当他强硬起来的时候,就不是我们现在的实力可以抵挡的了,所以我们也要见好就收!”

林娜点了点头,与贾老相视一笑,两人之间已经建立起了默契,一个黑脸一个红脸,两人准备要在美国的谈判场中唱一出双簧了。


飞机降落在华盛顿,迎接他们这班谈判代表的美国官员并不多,直接表明了美国政府现在的态度,怨恨中国,但是却不得不与中国坐到谈判桌前来解决双方的争端。

林娜跟在贾老后面,顿了顿,慢慢的走下了飞机。站在美国欢迎人群最前面的巴尔舍夫斯基她早就认识了,当年就是这名美国外交界出了名的铁娘子与中国进行的关于入世问题的谈判,非常难以对付的一个对手。看来,这场关系到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与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间的谈判决斗,要在两个女人之间展开了。

“欢迎,欢迎贾特使到来,这位应该是林代表吧,你真漂亮!”巴尔舍夫斯基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了贾老的手,与林娜相互介绍的时候,更加热情。

“谢谢,你也很漂亮啊!”林娜只是礼节上的礼貌,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来说,漂亮已经不是形容外表的词语。

“呵呵,你们是先去休息,还是马上进行谈判呢?”巴尔舍夫斯基很直接的说到了主题,现在他们还没有上汽车呢。

看来美国人也有点急了,毕竟在美国新闻是自由的,政府要想把事情隐瞒多久并不可能,而且那么大艘潜艇,还有两艘护航舰艇沉没了,这绝对不好解释,这是个好兆头!林娜心里笑了起来,现在手中的砝码又多了一份。

“我看我们下午就开始谈判吧!”现在美国时间是上午八点,而这样的问题林娜都看出来了,恝老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所以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只是现在中国也拖不起,对中美双方来说,越快解决好这件事情,对双方都有利,夜长梦多总不是件好事。

“那好吧,现在先送你们回去休息,我们马上安排谈判会场,下午就正式开始谈判!”巴尔舍夫斯基这话不像是两个有矛盾国家谈判代表之间的话,而像是很久没见面的朋友一样。

美国人底气不足,而且他们的会场应该早就安排好了,看来美国政府已经乱了阵脚了。这是林娜的分析,心里的自信更加增长了几份。

下午,谈判会场内,气氛非常紧张。

“林女士,你的条件我们确实无法接受。既然你们需要给自己的人民一个交代,我们也需要给所有美国人一个交代,更需要给我们的盟国交代,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答应!”巴尔舍夫斯基很坚定的,语气也有点愤怒。

“对,我们也需要向我们的盟国交代,所以必须要这么做!”林娜微笑着回击。

这时候,会场里面一下尴尬了起来,双方再没人说话。

开始林娜提出,要美国完全撤出西太平洋地区的要求,显然,这是中国政府狮子大开口,反正谈判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

“我看,我们双方都应该有点诚意吧!”贾老见到林娜的黑脸已经做够了,赶紧出来当红脸,“我们双方都可以让一步,这对我们都有好处。我建议,中国绝对不在美国撤出西太平洋地区的时候抢占实力真空,而美国必须要答应挟制日本的发展,不让日本对中国构成威胁,怎么样?”

“这不行,这只是我们两国之间的协议,我们无法干预日本内政!”巴尔舍夫斯基直接否决了这个提议。

不干涉日本内政?那战后几十年,美国大兵在日本做什么,难道只是帮助日本为成年少女提前享受成人生活吗?林娜心里对这些美国人非常不满,但是嘴上却说道:“既然这样也不行,那我们的谈判无法继续下去了,我提议休会,等到双方能够达成共识的时候,再开始下一轮谈判。”

这无疑是将谈判拖下去,无限期休会的话,当年朝鲜战争时,就因为这么一句,让美国人多打了两年,牺牲了几万名官兵。

“那我们先不谈这件事情吧!”巴尔舍夫斯基急了起来,“我们还是说下现实的问题,关于这次在巴林塘与巴士海峡中发生的关于中美军队冲突的事情。”

双方胡扯了几个小时,这才进入主题,美国人不能不急。

“我看没必要谈这个,这次冲突完全是因为美国一直在西太平地区实行霸权政策,如果美国不想插手到这场战争中来,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而且我们也因此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如果要谈,那先要赔偿我们的损失!”林娜再次提高了谈判门槛。这钱并不多,但是美国真要向中国赔了,那面子就丢大了,今后在中国面前抬起头来做人的资格都没有。

“不行,我们的损失也非常巨大,如果要赔,中国也要赔我们的损失!”另外一名美国谈判代表急了起来,没向巴尔舍夫示意,就急着说了出来。但是被巴尔舍夫斯基一瞪,又灰溜溜的缩了回去,大概回去之后,他要被分到非洲某个国家去做外交官了。

“对,我们就是这个意思。这次冲突,我们双方都有责任,所以大家都不要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缠了!”巴尔舍夫斯基的语气软了一点。

“当然不是这么回事。如果你们这么说的话,我真要怀疑你们美国的教育质量了!”林娜冷笑了起来,不等美国人反驳,就又说道,“你们要是学过地理的话,应该很清楚,发生冲突的地方在哪吧?与美国隔着半个地球,而就在我们的眼皮下面,还能说是责任相等吗?”

“你们……”另外一名美国代表就要冲动起来,但是一想到前面同事的遭遇,又把说到嘴边的话缩了回去。

“你不要激动,我还没说完呢!”林娜见到美国人气一短,更加自信起来,“而且这次是你们向交战国的一方大规模输送武器,这完全是对中国的挑衅行为,出于对中国主权的安全考虑,我们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完全是自卫行为,所以,造成的损失,你们要负完全责任。”

贾老在旁边一直笑着没说话,因为林娜说得已经够了,他还真没小到这个女娃娃竟然这么厉害,一番话,把不是理由的理由也说成是正当的理由了。

“林女士,我认为不能这么说!”巴尔舍夫斯基被林娜的一番反驳说得差点回不过神来,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这次我们虽然向菲律宾输入武器,但是并没有直接与中国交战,而且船只也是在公海上航行。国际法中,并没有一条规定不能向交战地区国家输出武器,所以这责任并不在我们,而且……”

“对不起,巴尔舍夫斯基女士,我有一点要纠正你!”林娜又马上抢白了,“这次是我们两国之间的谈判,并不涉及到国际法,如果你认为国际法有用的话,我们可以将这件事情提交到国际法庭裁决,你认为怎么样?”

美国人都沉默了下来,没人敢去接这个话题,如果能这么做,他们早做了,正是绝对不能把这事交到国际法庭上去,所以才要与中国政府谈判。美国无疑又被将了一军。

“那就好,其实我们也想保持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不希望这次的不愉快影响到我们今后的合作发展,所以,我们才专程从中国赶来,这足以表示出我们的诚意了,是不是?”贾老趁热打铁,安抚了下美国人的心态。

“对,所以我们也不赞同把这件事情交到国际法庭上去,算是给足了美国政府面子。中国有句古话,礼尚往来,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林娜又当起了黑脸,“而且话说回来,你们美国人什么时候把国际法放在了眼里?打阿富汗,占伊拉克,通过了安理会的同意吗?所以不要说什么国际法,这只是我们双方的事情。还有句中国话,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知道你们又明白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呢?”

巴尔舍夫斯基能够代表美国与中国谈判,她当然知道了,而且她还是中国通,这些俗语更是非常了解,这时候,也不得不打消了用这个方法来压迫中国政府的想法。

“那好吧,虽然是我们双方之间的事情,但是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坦诚布公的来谈,不要再多走无益的事情了。”巴尔舍夫斯基认识到对手不简单,特别是那个年轻女谈判代表非常不简单后,终于放弃了徒劳的努力。

“呵呵,那就好,我看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且我们也都累了,还有些事情要请示国内,我们明天再谈怎么样?”贾老这时候,扮了回黑脸。

“这,我看明天我们继续吧。”巴尔舍夫斯基不等回答,生怕对方拒绝一样,又继续说道,“今天晚上我已经为你们安排了招待宴会,到时候还要请中方代表参加。”

“那好吧,晚上见!”林娜并没拒绝,深入到美国高层中,才能够更明确的知道美国政府现在的态度。

一番客气之后,林娜跟着贾老出了谈判场,两步就追了上去,小声的问道:“贾老,这里并不安全啊,我们要请示?”林娜说的是向国内请示的事情,他们是全权代表,所有的事项在国内已经知道了,根本就不需要请示什么,这让林娜很是不解。

“呵呵,开的个玩笑而已,打个电话而已嘛,缓兵之计,明白?”贾老笑了起来。

“那我打电话给国内说什么?”林娜更是不解。

“呵呵,打给你的家人,男朋友什么的,这可是越洋电话,反正政府给钱,你怕什么?”贾老笑了起来,笑得林娜很是尴尬。

林纳还没有男朋友,就只有父母退休在家,总不能没事在美国给他们打电话吧。但是已经到此了,林娜也只有应了下来。回到房间后,跟父母聊了两句后,就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拿起电话之后,林娜想到了一个人,但是手在半空中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把话筒放了下去,她不知道是不是该给那个人打电话,也许太唐突了点。

晚上的宴会是私人主办的,都是圈内的人士参加,林娜并没有多少收获,要冲这些老油条级别的外交家嘴中锹出点有用的东西出来,比登天还难。她早早的就辞别了几次挽留,回到大使馆去准备第二天的谈判事情去了。而贾老只是象征性的出席了下,就早早的回来休息了,年纪大了,哪有那么好的精力参加这些年轻人的活动呢。

第二天的谈判照常惊醒,只是这时林娜他们受到的待遇要好多了,连给他们开车门的侍应生都要客气了几分,那些美国谈判代表的气焰也小了很多。

“林女士,今天我们不要再纠缠于一些无聊的事情,直接进入主题吧!”巴尔舍夫斯基这次不再卖关子了。

“好啊,那我们要谈些什么呢?”林娜装傻,要美国人表态。

“这……”巴尔舍夫斯基尴尬了一下,“这次冲突对中美双放的友好关系影响不小,我们都应该极力减少这些不好的影响,好为中美两国今后的友好合作发展奠定一个更好的基础。”

“呵呵,中美之间的关系很友好吗?那是当然了!”林娜一会软一会硬,让美国人摸不着底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而且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愿意看到。我们的态度很明确,只要今后美国不再封锁中国的事情,就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这……”巴尔舍夫斯基又被将了一军,“我们美国一直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这次因为菲律宾是我们的盟友,所以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理解,当然理解!”贾老拉住了正要反驳的林娜,笑着说道,“但是这样不愉快的事情还是少发生为妙,这对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影响都非常巨大。那么,你们对处理这次事情的态度是什么呢?”

林娜恍然明白了贾老的意思,心里更是佩服了。现在美国代表的态度已经软了下来,如果再施加压力的话,反而会坏了事。而贾老对谈判最重要的一点,把握火候掌握得非常好,这时候进如正题,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我们的意思是,这次事情就这么算了。我们两国发表联合声明,说这是起事故,中国的两艘常规潜艇与我们的护航舰艇发生了碰撞,最后中国军队为了抢救人员,所以扣留了运输船队,怎么样?”巴尔舍夫斯基终于摊牌了。

见到林娜又要站起来,贾老赶紧拉住她,说道:“但是你们的‘弗吉利亚’怎么解释呢?”

“‘弗吉利亚’?”巴尔舍夫斯基惊讶了下,旁边的一名谈判代表赶紧在她耳边解释了一番,然后她才说道,“虽然‘弗吉利亚’号潜艇已经受了重伤,但是我们可以说是自然事故,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哦!”贾老看了一眼林娜,现在林娜也是一脸的惊讶,“好吧,那就这么办,但是我们有另外的条件,不然前面的不成立!”

“另外的条件?”巴尔舍夫斯基愣住了。

“对,我们也可以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但是我们的损失必须要得到赔偿,那几百名解放军官兵是不能白死的!”林娜的话让美国谈判代表一惊,但是她马上又说了下去,“当然,如果让美国政府公开出来赔款,这也是不好的事情,所以,美国可以用贸易补偿的方法来尝付这笔赔款,怎么样?”

“这个,我们需要点时间,你们稍等下!”巴尔舍夫斯基说完,留下几个人后,就赶紧出了会场。

“差不多该好了,虽然结果还不是很好,但是这次的效率很高,而且我们现在就需要一个进入美国的机会,总理知道了肯定很高兴!”贾老用地方方言与林娜交谈了起来,即使那些美国人懂中文,也根本就听不懂。

“也是吧,我们得到的好处也足够了!”林娜笑了起来。

关于要贸易补偿这件事情,是王一林特别交代了的,虽然没有说明用意,但是这个年轻精明的总理几乎就没有什么大的错,所以两人也没多问。而他们这隐型的一刀,到后来给美国造成的伤害,也许比一次战争还要严重。

很快,巴尔舍夫斯基赶了回来,果然,美国政府在这时候,迫于形势,不得不让步,而关于商贸谈判就不是林娜他们的事情了,那要由商贸部的人来谈。

很快,中美双方就这件事情达成了秘密协议,双方并没有签定任何的和约,因为这并不是一次见得光的冲突。而最后中国也获得了足够的好处,至少暂时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行动不会受到美国的干预了。美国在甩掉了这个大包袱之后,也开始全面整顿国内经济,挽回在经济危机中的损失。

这是创造了历史的一次谈判,当几十年后,参与过这次谈判的中国代表回忆起来之后,无不感叹,能够在两天时间内,就奠定了中国崛起的基础,也许是炎黄大帝在上天保佑他的子孙吧!而谈判的主要人员林娜与贾存新也因此载入青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