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篇 南沙群岛 第九章 深海蛟龙

yuertou 收藏 28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周总,周总!”

听到有人叫自己,周国辉一个弹身就坐了起来,看到是董震华站在自己床前,睡眼迷茫的问道:“战局有什么重要变化?我睡了多久了!”

“没,周总,前线进展很顺利,你才睡了四个小时!”董震华的样子很尴尬,毕竟让连续工作了两天的周国辉才睡四个小时就起来,这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他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把一份命令书交到了周国辉手上后,他才说道,“这是上面新传来的命令,我想必须要你来拿决定!”

“去他妈的,这些该死的美国人!”周国辉边蹬上鞋子,边看完了这份命令书,他还很难得的骂出了一句脏话,现在他脸上开始那股疲惫的样子已经不在了,换上的是一股火气冲冲的神情,“去,把肖必烈与蒙蛟两位将军叫来,顺便……顺便也把彭之飞叫来!”周国辉说完,已经向就在休息室外面的作战指挥室走了过去。

“我已经帮你通知了肖、蒙二位了,现在他们正在赶来,马上就能到。”董震华说着,已经帮周国辉推开了小会议室的门,说道,“现在总理正要代表国务院发表对美国的强烈抗议,你先看看吧,我另外就去通知彭将军!”不用周国辉吩咐,董震华就打开了电视,随便调了个频道,现在几乎国内所有大的电视台都在转播总理召开的记者会。

“哎,该来的,还是来了!”周国辉重新看了一次手中由中央与总参联合下达的这条命令,给自己倒好一杯咖啡之后,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电视上,脑袋里面却一直在盘算着到底应该怎么来执行这道命令。虽然有言“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但是这次却直接牵扯到了美国这个不但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还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与综合国力的大国,他不能不全盘考虑这份命令的分量了。

“……我谨此代表国务院,人民政府,以及全体中国人民,发表对美国向交战国家输送先进武器,并且一直阴谋分裂中国的这种强横野蛮的行为。南沙群岛自古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从最早的历史记载中,远在秦朝时期,南沙群岛就在中国中央政府的管辖范围之内,而这场战争,是我们收会自己领土的正义战争,如果美国敢于以武力干涉中国的正义行动,并且怀疑我们收复国土的决心的话,那我在这可以警告美国政府,你们这么做,无疑于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我们中国人有信心,也有决心保卫我们的每一寸领土,为了国家的完整,为了我们所热爱的祖国,每一个中国人都将用自己的所有力量来保卫他们生活的家园。同时,我也要警告那些对中国抱有恶意的国家,如果想在这个时候给我们制造麻烦,那就是在给自己制造麻烦,我们十四亿人民是绝对不会害怕任何一个敌人,也绝对不会放任任何一个敌人胡作非为的……”

“周总,肖上将与蒙将军到了!”董震华推开门,将肖、蒙二人引了进来,再走过去把电视的音量调小了一点。

“好了,你们先坐吧!”周国辉招手让他们都坐下后,把手中的命令书递了过去,“我们先不等彭之飞了,这些东西你们先看看吧!”

“怎么会这样,难道美国人准备与我们打世界大战吗?”肖必烈很快就看完了这份简短的命令书,转手交给了蒙蛟,然后掏出烟来,心情焦急下,也忘记了周国辉不抽烟的,就这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他妈的,美国人是不是疯了,这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不要以为我们中国海军就这么好欺负!”虽然看到开始肖必烈的反应,蒙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完后,却叫得更大声了,那语气,好象他不是南海舰队的司令,而是整个中国海军的司令员一样。他气呼呼的拿过肖必烈丢在桌子上的烟盒,掏出一根也抽了起来。

“好了,现在你们也看了,该怎么做?”周国辉这时候却已经很冷静了,他已经前后考虑了一遍,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还能怎么办,干他美国人的,不要以为是在夏威夷,难道能让他到我们头上来拉屎吗?”蒙蛟的脾气最火,毫不犹豫的就抢着发泄了出来。

“这事情不能草率,虽然上面把怎么做的决定权交到了我们手中,但是命令里面说得很明显,这次要给美国人一个下马威。但是……”肖必烈还是老练了很多,说话更有分寸,也更冷静。

“但是什么?”周国辉笑了起来,正好彭之飞走进了会议室。周国辉招手让他坐到旁边后,把那份命令说递给了他,说道,“彭将军,你先看看这个吧!肖司令,你开始说但是什么?”

“我是说,这次我们的权力虽然大了,但是责任也更大,所以在考虑作战方案的时候,需要考虑的不但是现在的战局,更应该想到今后国家的发展。所以,这次行动的分寸一定要把握好!”

“恩,确实有天头痛,那我们空军应该怎么配合?”彭之飞看完后,也很直截了当,马上就向周国辉要任务了。

“呵呵,你们都不要急,听我说!”看到蒙蛟就要抢着要任务,周国辉赶紧制止了他,接着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这次对美国人的这一步棋,我们一定要走好!不然影响到今后我们的发展,那确实是得不尝失啊!我看,应该隐蔽出击,给美国人展示我们有与他们打一仗的决心,并且让他们也知道我们的军队并不是好欺负的,那就够了。美国人也是欺软怕硬,这一巴掌打过去,肯定能够为我们提高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有很大的帮助,也为我们的外交找到了突破点。所以,这一巴掌要快,要狠,但是不能太猛了,蒙司令,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到周国辉这一番话,蒙蛟这才心服口服,对这个比他还年轻了近十岁的上将没得话说了,当然这个道理他也明白,所以赶紧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周司令员,有什么任务就安排吧,我们海军绝对不会给全国人民丢脸!”

“对,我们空军也不能闲着!”彭之飞马上也把自己加了进去,好象生怕错过这次机会一样。

“好,这次的攻击由潜艇部队去做吧。而最后由特种部队负责控制那些商船,位置嘛,就在这!”周国辉说着,就把手指在了桌面地图上的一点。

蒙蛟、彭之飞两人看到后,都笑了起来,那里确实是潜艇发动攻击的最好地点。

……

“国茂,国茂,快起来!”

苟国茂被外面轻轻的敲门声给吵醒了,看了看床头的时钟,虽然以及睡了六个小时,但是距离潜伏地点还有一段距离吧,怎么这时候就有人来叫自己?

开门出去后,苟国茂才发现站在门外的是满脸兴奋的政委荀虞:“怎么了,到达巡逻地点了吗?”

“没,但是你看了肯定会激动,不要怪我没提醒你,悠着点!”荀虞说着,把手中才从超短波通讯器中收到的命令递给了艇长。

“哦,这次还真撞大彩了!哎哟!”苟国茂一激动,出舱门的时候碰到了头,但是他根本就没去找医疗官帮他看一下,而是直接向作战室走了过去,边走还边问道,“现在我们赶去还来得及吗?”

“放心,我已经‘越权’下了命令,时间完全来得及,只是怕路上碰到美国潜艇,那可能要有所耽搁!”荀虞一点都不担心苟国茂会生气。

“恩,做得好!”苟国茂确实没有生气,现在是能够节约时间就节约时间,哪还顾得上那么多呢。走到作战室的时候,大副,二副都在了,连很多轮班休息的艇员都已经集中到了这,苟国茂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大副,二副以及值班的人留下,别的都给我回去休息!”

“有发现威胁吗?”苟国茂皱着眉头,看着指挥台上的电子航海图。虽然现在接到了命令,但是他的心情却一点都不轻松。

“报告,没有接触!”声纳士官在重新确认了一次之后,才把情况汇报了上来。

“不会的,不会的!”苟国茂在他们潜艇支队中就是以小心谨慎出了名的,这也是一名潜艇指挥官最应该具备的素质,而他又是同行中最为小心细致的一个。

旁边荀虞听到苟国茂小声的嘀咕,知道艇长又在思考重大的决策了,小声的问道:“有什么不对的吗,难道……”迅即荀虞也想到了同一个问题上,眉头也皱了起来。

“怎么会没有接触呢!?现在第七舰队摆在了台湾东面,我们就是这中间,前几天还与美国的‘洛山矶’发生了接触,现在这些美国潜艇都不在了,他们到底去哪了?”苟国茂自语般的说出了自己担心的事情。他确实很担心,这些美国潜艇应该并没有离开,不然他们会有所察觉的,而现在那些美国潜艇应该潜伏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暴露,然后实时的在他们背后捅上一刀。

“航海长,我们现在的位置?”苟国茂终于下定了决心,现在不是与美国潜艇玩“躲猫猫”游戏的时候,必须要尽快的摆脱后面的尾巴。

“这,现在我们是在这个地方!”航海长迅速的在海图上标出了潜艇现在所在方位以及航向航速。

苟国茂他们原本是在台湾岛东面大概一百多公里的深海海域执行战备巡逻,威胁东方的美国舰队,同时戒备台湾的那支小舰队。而现在他们接到了任务之后,就必须要南下,去截击美国的运输船队。但是最让苟国茂担心的就是他们身后那艘美国潜艇。从离开舟山军港后不久,他们就与那艘美国潜艇玩上了,本来这在以往的任务中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潜艇之间的对抗非常频繁,也非常常见,只要出海了,几乎就一直开始明争暗斗,直到回到军港。如果争斗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所在国家也不会公布这些暗中的对抗事件,一般都会以事故来掩盖事实。

“不行,我们不能走这条路了!”苟国茂马上就看出他们是准备沿着经常走的一条海底航路。

“国茂,我们怎么不能走这条路了?”荀虞也马上看了出来,但是仍然很迷惑不解的样子。他们每次出航都是走的这条航路,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够摸过去,熟得不能再熟了,现在难道要换一条航路?

“对,我们要改变航向!美国人这次既然要来插一手,那就肯定做好了准备。而我们这艘潜艇可是他们重点‘照顾’的对象,如果我们还是按照老航线前进的话,必然会被发现,所以我们要改变前进方向!”苟国茂说着,已经走到了航海台的前面,操作着设备,重新标了一条航海线路出来,然后对航海长说道,“放出定位标,确定方位,然后按照最大航速,重新制订航行表!”

“是!”航海长没有由于,马上就按照命令去做了。

很快,潜艇稍微向右方倾斜了一下,然后就如同一条深海中的大鲸一般想着新的航道游了过去。

“国茂,你有信心走这条航路吗?”荀虞开始并没有反对,但是现在却很是担心。这条航路是沿着台东海域的海底大峭壁前进,因为这里经常发生小规模的地震,几乎每一分钟就有次小地震,所以海底峭壁上经常有巨大的岩石块滚落下来,航道是有,但是却非常的危险,几乎没有潜艇会到这个坟墓中来。而现在艇长却决定要走这条航路,难道他脑袋出问题了?

“对,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那次事件吗?”苟国茂坐在艇长的位置上,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咖啡,看来在走完这段航程之前,他是不会去休息了。

“知道,但是……你是说杨老曾经走过这条航线?”荀予马上明白过来,但是张大的嘴却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对,我读过他的航海日志,当年他老人家用一艘常规潜艇都敢闯这鬼门关,为什么我们现在不敢去?”

“艇长,到达A转向点!”航海长的声音有点颤抖,作为负责潜艇航海事务的士官,他是不会不知道这条航路的,所以心里也很是担心,只要稍微出点差错,到时候后悔都没机会了。

“转向二百七十度,保持速度,二百五潜深,开始计时!”苟国茂迅速的下达了命令,然后继续对政委说道,“现在我们有了更先进的装备,就应该有信心,而且这条航路上绝对不会有美国潜艇埋伏,所以相对来说,这里还要安全一点,是不是?”

荀虞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了。虽然和平时期,大国之间表面上是很友好的,但是在暗地下,到底在做什么,他们这些潜艇兵可是有切身的感受。潜艇之间的对抗,就算是最后相互之间发动攻击,都是常见的事情,只要最后政府不撕下面子上的一层皮,失败的一方用事故遮掩过去,不让民众知道,那就没什么了。所以他们等下真要去袭击美国的运输船队的话,那么最要紧的还是摆脱美国潜艇,现在冒险走一趟这处危险的航道,相对来说,也确实是有价值的。

两个小时并不长,但是对苟国茂与荀虞却觉得比过了两年还要久,特别是看到时钟上那跳动着的红色数字,更是让两人觉得这钟比平时要慢了不少。

“艇长,B点十秒倒计时了!十……”

“九……”

“右水柜排空,左水柜满……”苟国茂有条不紊的下达了命令,在他的脑海中,早已经按照前辈的航海日志,以及在航海图上标出的危险都前后参照了很多次了。

潜艇顺利的经过了B点,向着C点继续前进,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了这道海底大峡谷的中间段,要退已经来不及了。很快,半个小时又在大家的紧张神色中度过了。

“艇长,C点十秒倒计时!十……”

“深度二百,速度八节,左舵十度,快!”这次苟国茂都有点紧张了,这已经是最危险的地段,只要经过前面这两个小时航程的危险地段,后面就没有多大的麻烦了。

“砰……”刚航行了不到一小时,突然艇体上传来了一声巨响。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苟国茂的身上,谁都知道,这是峭壁上滑落的岩石砸在了潜艇耐牙壳上时发出的声音,精神一下就都紧张了起来。

“砰…砰…砰……”马上就连续响起了大小各异的碰撞声。

“保持速度,下潜到二百五十米,平舵!”

听到苟国茂的命令,操舵手稍微迟疑了一下,但是仍然按照指令操作了起来,艇长的命令是绝对不容许违抗的。果然,潜艇到达二百五十米的深度时,传来的碰撞声要小多了,也稀疏了不少。

“嘘……”等到外面的碰撞声终于结束之后,苟国茂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看来他开始也没有多少把握不被大石块砸中,这完全是凭运气闯过去的。“检查状况,报告情况!”苟国茂立即又给那些还为平静下来的官兵下达了新的命令。

“轮机舱正常……”

“舵舱正常……”

“鱼雷舱正常……”

很快,各个舱室的负责人都报告了情况,潜艇并无异常,一切都完好,这时候,苟国茂才正的放心了下来。

“政委,大副,你们两人看着吧,下面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到了战区来叫醒我!”苟国茂摸了摸额头,才发觉开始已经流了不少的冷汗,几乎都快要虚脱了。在这鬼门关上走一趟,比打一仗还要辛苦。

……

八个小时后,苟国茂指挥的潜艇已经顺利到达了战区,现在他也已经回到了指挥舱。

“政委,收到新的情报了吗?”苟国茂先帮自己倒好了一杯咖啡,这才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收到了,美国人的运输船队将在五个小时后经过这一海域,我们还有时间准备!”现在是轮到荀虞值班,大副已经回去休息了。

“恩,声纳有接触吗?”苟国茂点了点头,那眼中闪出的神色就如同在发动攻击前的狼一样,谨慎而又小心,绝对不会急着去朴食前面的猎物,而是要先知道周围是不是还有窥探着自己的猎手。

“没有,但是两个小时前有点轻微的反应,电脑分析出来是海底鱼群,我们……”

“等下,先把资料调出来!”苟国茂打住了荀虞的话,就向声纳操作台走了过去,“这是鱼群?现在我们的海域深度!?”

“这,深度是二百五!”荀虞在航海图上指出了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他知道苟国茂发现问题了,开始他也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并不能肯定,现在却不这么认为了。

“不会吧,这根本就不是鱼群,而更像一头大蓝鲸,但是在这一海域却很少出现蓝鲸,蓝鲸也不会到这么深的地方来,除非是一抹香鲸!”苟国茂的眉头皱了起来,马上就下达了新的命令,“速度降到两节,声纳注意后方,右满舵,把那艘美国潜艇给找出来,妈的,真是麻烦,这些美国潜艇还真是阴魂不散!”

荀虞这下就明白过来了,难道美国人把他们最先进的“弗吉利亚”都派过来了吗?这可是美国最新的潜艇啊,美国人自己就只有两艘进入现役,其中还有一艘在海试,他们舍得把这么好的东西用到这来?但是他马上就没有再怀疑了,上次另外一艘093在中太平洋盆地执行任务的时候,就遇到了一艘“弗吉利亚”,还吃了不少的亏,但是也搞到了那艘美国潜艇的声纹,虽然不完全,但是却与他们开始遇到的情况差不多了。

指挥舱里面的所有官兵都紧张了起来,特别是两个声纳员,更是把手压在了耳机上,生怕漏过一丝的可疑声音一样。现在谁都不想在这紧要关头上遇到美国潜艇,不然的话,他们就没有时间去执行最重要的任务了。

“政委,这附近还有我们的潜艇吗?”苟国茂也有点紧张,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作为艇长,他绝对不能在艇员面前表现出软弱与畏惧的一面。

“有,还有三艘‘老K’(他们对基洛级常规潜艇的称呼,因为基洛的俄文开头字母是K)在这执行巡逻任务,他们在这几个地方!”荀虞说着,已经在海图上他们附近不远处的海域上标出了另外三艘潜艇大概所在的位置。

“好,有‘老K’帮忙就好,通讯器定时半小时,让他们三艘潜艇在我们的东北、正东、东南三个方向上高速巡逻,不要害怕被发现,但是要做好逃生准备,我们当他们的保镖,引出那艘美国潜艇来!”

很快,通讯士官已经把一个小的通讯器发射了出去,半个小时后,这个浮在海面上的通讯器将把电报发送回国内的潜艇指挥部,然后再由国内的超短波电台将命令下达给那三艘常规潜艇。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苟国茂已经指挥着自己的潜艇到达了伏击阵位,并且连六个鱼雷管都注满了水,现在就等着那艘美国潜艇露面了。而他们所在的位置在那条美国运输船队所需要经过的航道外十五公里处,正是在最好的伏击阵位上。现在那三艘“老K”也都到了掩护阵位,并且开动着它们的大功率攻击声纳,对着周围的海域一遍遍的扫描着,却一直没有发现那艘美国潜艇。

按照苟国茂的想法,最好是先把那艘美国潜艇引出来,并且干掉他,再对美国的运输船队发动攻击,但是现在的情况看来,那艘美国潜艇却一直没有露面,肯定是那艘潜艇上的美国指挥官也认识到了这是个圈套,一艘“弗吉利亚”的价值可比这三艘常规潜艇贵多了,至少相当于十艘“老K”的价值,美国人爱惜自己的财产,更爱惜自己的生命,能够当上最新潜艇的艇长,肯定不会这么轻易上当了。苟国茂也有点急了起来。但是他还有备用方案,就是先干掉运输船队,然后再找机会与那艘美国潜艇周旋,有三艘常规潜艇在周围掩护自己,可以缠住那艘美国潜艇了。

四个小时后,荀虞已经拿着一份命令走了进来,说道:“国茂,美国人的运输船队马上就要到达了,我们还要等下去吗?”

“上面有命令到了?”苟国茂没有表态。

“给,这是最新的命令!”荀虞把手中的命令交给了苟国茂。

“好吧,现在先攻击美国运输船队,希望那三艘潜艇上的战友能够理解我的决定!”苟国茂看完了手中的命令,很沉重的说道,“给我美国运输船队的数据!”其实这个决定对苟国茂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只要他们攻击了美国的运输船队,那么那艘,或者几艘埋伏在这的美国潜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虽然现在无法攻击他们,但是另外三艘常规潜艇就几乎成为靶子了,希望他们能够做好救生准备吧。

“距离一万八,速度十二节,有两艘护航舰艇,还有反潜直升机,艇长,我们要攻击吗?”声纳兵说完,却问了一句自己不该问的话,说实话,他是有点担心,担心攻击之后他们无法逃脱,但是一看到政委严厉的眼神,赶紧就扭头过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这时候,出了一阵阵轻微的马达运转声外,指挥舱里面一片死寂,谁都不敢乱说话,连出大气的声音都没有。苟国茂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声纳员耳机里传出来的“嗡嗡”声,那是水面船队前进时发出的巨大噪音:“一、二、五、六号鱼雷输入射击参数,三号模式,十秒后射击。三、四号鱼雷管解除引信!”

命令迅速的传到了前面的鱼雷舱,很快就做好了准备。荀虞心里稍微紧了一下,艇长用了最保险的方式,三号射击模式是鱼雷自行驶出鱼雷管,在距离目标五前米之前,都将以二十节的低速航行,最后才会提高到五十五节的攻击速度,这也是最能够保护攻击潜艇位置的攻击方式。而三、四号鱼雷解除引信,则是要随时准备应付危险,如果这时候那艘美国潜艇攻击他们的话,那么就能够发现他了,当然,就必须要马上发动攻击,一点犹豫都不能有。

十秒钟很快就过去了,苟国茂仍然沉没着,现在他并不关心射出的那四枚鱼雷,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按两艘美国的护航舰艇绝对无法逃过他们的打击,一枚鱼雷就足以送一艘大型舰艇下海味鱼了,两枚鱼雷对付一艘普通的护卫舰,那确实是绰绰有余。而现在苟国茂最担心的是那艘美国潜艇,它到底在哪,而且什么时候发动攻击,有没有发现自己呢?

过了大概五分钟,声纳员并没有传来发现主动声纳的报告,这才让苟国茂稍微放心了点,至少他们还没被美国人发现,只要自己不开主动声纳,美国人要攻击他们,就必须要自己开主动声纳,不然是无法攻击的。而开始的那四枚鱼雷也需要大概二十分钟才能够命中目标,他们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准备迎接美国潜艇的攻击。

“潜深三百五十米,主推进器关机,损管员待命!”苟国茂提前下达了命令,现在他已经全力准备与那艘美国潜艇进行周旋了。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所有轮班休息的艇员都充当起了损管人员。正当所有人都很纳闷怎么还没有爆炸声传来的时候,“砰……砰……”两声间隔不到半分钟的沉闷爆炸声传了过来,接着又是两下更加猛烈的爆炸声传了过来,显然,四枚鱼雷都准确的命中了目标。

“好啊!”几个沉不住气的艇员已经叫了起来,显然为成功的干掉了美国舰艇而高兴,这世界上,能够在大海上干掉美国舰艇的国家可不多呢。但是这几个艇员一见到政委那严厉的眼神,赶紧吐了吐舌头,又缩了回去,不敢再乱说话了。

“艇长,那三艘‘老K’出事情了!”声纳员流着冷汗汇报了情况,并且迅速把声纳接受到的信息显示在了控制台前的大屏幕上。

三个亮点正在急速上浮,显然是受到了攻击,而在下面,三个小点的两点正在追逐前面的三个目标,而且距离越来越近了。

“妈的,这些美国人用的什么武器,怎么他没有用主动声纳就发动了攻击,而且我们也没有收到鱼雷的发射声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苟国茂看到之后,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神情无比的激动,“马上打开主动声纳,找出那艘美国潜艇来!”

“等下……”荀虞一把拉住了声纳员,说道,“现在我们不能开主动声纳,那是给美国人当靶子!”这话没错,美国潜艇上都有四个鱼雷发射管,就算是在这只有一艘,那都还有一枚鱼雷是留下来对付他们的,现在他们主动暴露出了自己,那就是送死。

苟国茂也马上明白了过来,颓然的坐了下来,神色非常沮丧。这时候,那三艘“老K”已经有一艘浮上了水面,现在暂时没危险了,但是另外两艘还在急速上浮的过程中,而且情况看起来并不乐观。

“目标消失了……”声纳员说到后面,都快要吐不出话来,目标消失就表示那两艘潜艇已经被击沉了,而里面的艇员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接着,“砰……砰……”两声的巨响传了过来,艇内所有的人员都把头埋下去了,他们都在心中为那些掩护他们而牺牲的战友而默默哀悼,更是诅咒发誓要为他们报仇,这些美国人仗着自己国力强大,武器先进,就能够到处当警察,现在还闹到自己大门边来了,谁心里不气愤?

“艇长,现在我们做什么?”声纳员已经听到了海面上传来的飞机掠过的声音,应该是自己的战机到了。

“把报告发出去吧,我们在这等,我才不行那艘美国潜艇能够沉得住气,看我们的食物谁先吃完!政委,你先指挥一下!”苟国茂说完,就先回自己的舱室去了,现在他的心情很沉重,虽然完成了任务,但是自己这方也被击沉了两艘潜艇,且牺牲了一百多名优秀的官兵,这个代价太大了,大得让苟国茂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