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王一林最后梳理了一下头发,确认穿着外表没有一点破绽之后,才满意的笑了下,转身走了出去。

“总理,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出发吗?”汪明筌帮王一林再检查了一遍,笑着去开了门。虽然王一林平时在工作的时候穿着是很随便的,但是当他正式起来,完全再现当年翩翩公子的形象,只是又老了好几岁了。

“走吧,我们怎么也得比主席他们快几步吧!”王一林也笑了起来,穿上了西装,也跟着走了出去。

今天,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将有一场举世瞩目的新闻发布会,不但王一林要参加,国家元首何永兴、人大委员长耿闽、政协主席风柏杨、国防部长刀紫蕊这些重要的政府官员,以及军方将领周国辉上将、齐隼上将(空军总司令)、龙腾海上将(海军总司令)等少壮派重要军事代表,此外还有黄龙飞、胡永寿、水海波等大陆最大的私人资本家,甚至连香港、澳门、台湾以及世界各的大型华人社团都派了相应的代表前来。光是看这架势,恐怕就不是简单的新闻发布会了。所以当中国一向外公布将召开这次新闻发布会之后,全世界所有大小媒体都被吸引了过来,大点的亲自派了记者过来,小点的就通过各种别的办法搞新闻。

当王一林到达的时候,周国辉与黄龙飞两兄弟都已经等在会场外面了,正在一个角落里面小声的谈论着什么,旁边几个保镖把他们严密的围了起来,让周围的人无法去打搅他们。王一林笑了一笑,移步就走了过去。

“你看,我是说三弟马上就要来了嘛,说曹操,曹操到!”黄龙飞笑着把走近的王一林拉到了身边。周国辉也憨厚的在旁边的笑着,他可是抽空从前线指挥所里赶回来参加这个记者招待会的,现在前线的部署已经完成,就等着他下达最后的进攻命令了。

“怎么?你们是不是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啊?”王一林狐疑的看着两个兄弟,见到黄龙飞一脸坏笑的样子,心里有点发毛。

“没,我们哪敢说总理大人的坏话呢,现在你可是家家户户相家称赞的大好人啊,什么好事都给你拢了去,我们眼红都还来不及,怎么会说你坏话呢?”黄龙飞笑了出来。他说的是王一林用铁碗手段惩治贪污官员,并且整顿国内吏治的事情在民众间得到的赞誉这件事情。

“呵呵,你不要说别人,你现在还不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这次在印尼搞的那些手脚,不但为你赚够了钱,还帮你赚到了名誉,你可是名利双收啊,比我这个公务员可要好多了!”王一林也是嘴上不饶人。他说的是黄龙飞通过这次印尼国内动乱,大肆收购印尼的关键产业,这是中国民间自发组织的第一次对那些不友好国家在经济上的攻击(因为日本金融风暴还是国家最高机密,所以这场由黄龙飞一手策划的大快人心的事情还不为人所知),这让黄龙飞简直成了民众心中的民族英雄了。

“你们两个啊,走到哪都喜欢斗上几句,是不是不说心里就不在舒服呢?”周国辉摇着头,看到两个兄弟那较劲的样子,直觉得无奈。

“大哥,你也不要眼红,今天晚上过后,你的风头可要超过我们俩了,作为新中国至抗美援朝战争之后,第一位带兵出国作战(对越自卫反击战不算,到现在那场战争都还被定为边境冲突,严格的说来,并不算一场正规战争)的将领,只要等到战争一结束,你就是民族英雄了!”黄龙飞满腹自信的样子,好象这场即将爆发的战争肯定是胜定了一样。

“好了,我们快过去吧,今天可不能迟到!”看到主持新闻发布会的工作人员在向他们招手,王一林就拉着周国辉走了过去,而黄龙飞笑着在原地等了一会,才整理了下衣服,向会场走去。

……

杨扬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上的新式作战服不但让他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了一体,而且还有绝热,防激光以及很多特种功效。这样的作战服只装备了杨扬所在的“跃虎”以及相似的特种兵大队,不能普及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成本太贵了,不要小看这么一件作战服,恐怕比一辆主战坦克都便宜不了多少。

先前杨扬他们已经去看了那些集中到一起避难的当地华人,想到那些同胞遭受的苦难,杨扬狠狠的把拳头砸在了地面上。

虽然相对来说,华人在印尼社会中算是很富裕的了,但是社会地位一直不高,这从几次印尼对华人的迫害中就能看得出来。但是别的那些生活在印尼的侨民照样很富有啊,比如日本,日本侨民照样很富有,但是却从没有受到过迫害,这是为什么?其实杨扬也知道其中的原委,只是不愿意去想。从新中国成立之后,大部分中国人生活在了红旗之下,这就把中国划入了“红色”阵营中。而那些西方国家当然不会让这个新生的,拥有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国家强大起来,所以就想尽了一切办法要削弱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与影响力,不惜一切手段的打击中国。这就让那些生活在海外的华人遭受了巨大的苦难,而印尼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从印尼独裁政府上台之后,华人就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随着时间的长久,这就在所有的印尼人心中形成了一个印象:华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是吸食国家财富的蛀虫。但是他们可知道,华人对印尼的发展做出的贡献比其得到的利益要大得多。光是看去年印尼遭受大海啸的袭击后,中国对印尼捐助的那么多救灾物资,能说华人没有对他们起到帮助作用吗?

“杨大队,快打开2频道,精彩节目要上演了!”

当杨扬还在恨恨的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通讯器里面响起了张鹏兴奋的声音。杨扬没有回答,只是迅速的调整了下通讯器,听到里面的声音,他也兴奋了起来。

“……世界各国各民族都知道,我们中华民族从来就是爱好和平,愿意与所有的友好民族国家共同为人类的发展事业做出一份贡献的。而我们中华民族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从来都是以德报怨,对朋友坦诚相待,我们没有要日本的战争赔款,我们没有因为边境冲突而伤害到与印度、越南等近邻的友好关系。但是,这绝对不是代表着我们中国人怕事,害怕战争,害怕用自己已经建设起来的国家,用我们已经富裕起来的人民去维护我们的权利!……”

是主席的声音,很激昂,他在呼唤着全民族所有还有血型的儿女们,为了保卫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民族,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听到这,杨扬也觉得自己热血澎湃,手中的枪握得更紧了。他们作为军人,最明白保卫国家民族的利益是什么,那就是要拿出全民族的勇气来,不畏惧一切艰难,不害怕一切强权,敢于站出来大吼一声“不”!而他们军人,就是为了保卫国家民族的利益而存在的,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么军队要来何用?杨扬仔细观察了下前方的地域,确认目标还没出现后,又认真的听了起来。

“……今天,我代表政府在这向全国所有的行政人员,工人,农民,学生等倡议,现在我们的民族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如果中华民族再不振作,再不自发图强,再不用自己手中的武器来捍卫我们的权利,那么我们将失去更多,将再无生存之地。虽然我们已经在努力的整顿国内吏治,在努力的改善国家的经济状况,更加努力的保护着所有公民的合法权益。但是,我们只能从内部改善我们的生存环境,当外部的威胁降临到我们的头上的时候,请大家不要在吝啬自己的小家,为了我们的祖国,为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大家庭,奉献出我们的一切吧!即使我们不能去前线战斗,我们不能‘渴饮俘血,饥餐俘肉’,但是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劳动,用我们的努力为前线的将士创造更多的武器,生产更多的弹药……”

这是总理的发言。杨扬并没有因为王一林发动的一场整顿吏治的大风暴让自己被打回原形而憎恨总理,他是一个爱憎分明的军人。清楚的知道总理发动的这场吏治改革是顶上了多大的压力,冒着多大的风险在前进,而且成功之后,将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变化。这就如同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要切除病人心脏上的一块肿瘤一样,如果准确,那么将治好病人最严重的伤痪,如果失手,那将导致病人死亡。从心底里,杨扬是很敬佩这个虽然是文职出身,但是作风手腕比很多军人都要强硬的总理。

“……兄弟姐妹们,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富裕了起来,都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这一切都是祖国赐予我们的,现在国家有难,‘国之不保,何以为家?’,作为一名中国人,作为炎黄子孙,作为龙的传人,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为了国家,奉献出我们的一切。也许大家都认为我是个资本家,但是,在这,我谨代表中华工商联合会向在前线的战士,向在为着保卫我们国家的所有铁血男儿们捐献出两千亿,成立‘援军助国基金’。另外,我还将私人拿出五百亿,成立‘军人伤残既烈士家属救助基金’。同胞们,请你们都拿出自己的……”

这人的声音杨扬有点陌生(他很少看关于经济方面的新闻,当然不了解黄龙飞了),但是却被其慷慨大方的态度,振振有辞的话语却让杨扬感受到自己并不是独身,也不是与几个战友在前线战斗,在他们的后方,有十四亿同胞的支持,在他们的后方,有所有炎黄子孙的鼓励。这不但让杨扬觉得压在自己肩上的胆子更重了,同时也让他心头一暖,自己的付出并不是白费,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热爱的祖国,生养自己的民族!

“杨大队,注意听了,高潮到了!”张鹏有点弹道的声音让杨扬收起了自己的感慨,集中了注意力。

“……在这,在今天这庄严的时刻,我代表全军所有的指战员,所有的官兵将士,所有保卫着我们祖国的繁荣安康,保卫着我们祖国的寸寸国土的战士们宣誓,我们将坚决的完成祖国与民族交托给我们的任务。现在,我宣布,‘南沙群岛收复自卫作战’正式开始……”

这人的声音杨扬一听就知道是周国辉上将,他正是指挥这次作战的总司令,同时也是最有机会接替老赵位置,成为下一任三军总参谋的将领。而听到周国辉下达了作战命令后,杨扬已无心再听别的什么发言,关上了2号频道,专心的注视着前方。

他们已经在这潜伏了一天,但是目标一直没有出现,这让杨扬稍微有点急噪了起来。但是他并没有忙于改变袭击阵地,时间还有,应该没问题的。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要在对印尼开战的同时就干掉印尼军政的重要人员,几乎整个“跃虎”大队,以及别的几支兄弟部队都参加了这次行动。中国并没有美国那么多的精确武器,所以很多任务都需要由特种兵来完成。其实就算是美国军队,在这样的任务中,重点仍然要落在特种兵身上。精确制导武器的威力虽然巨大,但是解决一个人,一发子弹就足够了,切人员的移动速度以及辨认难度是非常高的,这根本就不能完全靠高科技装备来解决。

杨扬他们这个五人小组分到了两个目标,出了把王申达留下来照顾那些受苦受难的同胞,并且组织起华人自卫团对付印尼暴徒外,杨扬与另外三名队员组成了两个伏击小组,他与张鹏分到了一起。而他们两人要对付的目标是正在泗水市整顿当地混乱情况的印尼国防部长。虽然杨扬没多少信心能够凭他们两人的力量可以干掉严密保护下的印尼国防部长,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是军人,就算是有再大的困难,再大的危险,拼着命,他也要去完成任务。

对这印尼国防部长,杨扬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别看他是打着来维持地方秩序,整顿社会治安的旗帜,其实当地屠杀发话,针对华人的这么多暴力事件几乎都是他在背后一手控制与操作的。那么的印尼军人私自出来杀害华人,作为印尼国防部长他能够不知道?而且他都到了这来,这里的反华暴动仍然这么猖獗,那是不是太奇怪了?这并不奇怪,因为他就是幕后黑手。虽然不敢肯定是他指使的那些手下去发动的这些暴行,但是就算是他纵容军队干了这么多惨绝人寰的事情,他都该死。为了后面对印尼的作战行动能够更加顺利,他更加该死。

“杨大队,目标出现了!”

张鹏有点紧张的声音传了过来,杨扬马上也发现了那由三辆装甲车保护的一辆防弹轿车。他们在这条通往机场的道路上守侯了一天,就是要等到这条大鱼出现,然后一击致命。张鹏是观察手,隐蔽在杨扬左侧二十米的地方,同时也是副射手,在杨扬失手之后,他将负责补枪。

“不要紧张,等待最好时机!”杨扬并不是个冲动的军人,虽然看到自己守侯了很久的目标终于出现了,但是他并不急于攻击。昨天,中国不宣而战就以及让印尼国内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大批的导弹落在了印尼人的头上,让他们知道中国人并不是好欺负的,但是这更加加重了那些保护同胞的华人自卫团身上的负担,虽然有大批的特种兵渗透进来后,加入到了他们中间,起到了支柱的作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除非印尼政府宣布投降,或者解放军登陆,不然情况很难得到改变。而现在中国政府已经正式宣战,所以印尼国防部长肯定要急着赶回首都雅加达。所以杨扬直接把狙击阵地选择在了这条通往机场的必经之路上。

“张鹏,设计参数!”当车队开到了最狭窄的一段,减速的时候,杨扬坚毅的喊了出来。

“1500,二级北风,35度,75%湿度。”张鹏早已经测量好了数据,听到命令,马上就报了出来。

“我攻击,你补枪,不要恋战!”杨扬说着,已经坚决的扣下了扳机。不到一秒钟,左侧的张鹏也开火了,巨大的枪声,以及地面传来的震动,让杨扬都有点心悸。

因为他们使用的全是大口径狙击步枪,而且是经过特别改造的,主要是为了减轻重量,并且适合他们这些必须要通过潜艇输送的特种兵使用。而改造之后的这种12.7毫米的大口径狙击步枪虽然轻了不少,但是出了没有降低精度与威力外,别的很多方面的性能都大不如前。比如在取消了高效率的枪口制退器后,后坐力大到有点让人无法承受的地步,枪声也更大,枪口焰更是明显。

杨扬对自己的枪法很有信心,当年他在特种大队中还是名普通的士兵时,就是担任的狙击手,虽然很久没有亲自上过前线了,但这并不会降低他的枪法水准。因为没有使用拽光弹,所以杨扬看不到子弹的弹道,但是从那辆防弹轿车发动机上冒出的巨大火光中,杨扬知道自己第一发子弹就命中了目标。在这个距离上,他并不害怕会受到攻击,印尼军队还没有装备射程在一千五百米以上,甚至一千米以上的狙击步枪呢。而张鹏的第一发子弹也命中了发动机,两发穿甲高爆燃烧弹的威力确实惊人,这辆车肯定是跑不起来了。

“你对付人员!”杨扬给张鹏下了命令之后,已经瞄准了已经停下来的轿车的油箱。虽然那个部位应该有装甲防御,但是杨扬对这种大威力的狙击步枪很有信心,防下普通的步枪子弹还可以,但是要想挡住这样的大威力穿甲弹,恐怕装甲车都做不到。

杨扬扣下扳机的时候,左面张鹏也快速的射击了起来。这让杨扬有点惊讶,张鹏这小子到底是用的什么办法,能够持续不停的射击!就算杨扬他自己都无法连续开上三枪,不然整个肩膀都会被巨大的后坐力震垮。

第三发子弹是打向后面的坐舱。现在整辆轿车都燃烧了起来,跑出来的两名保镖也死在了张鹏的枪口之下,没跑出来的人肯定夜活不了。而那些从装甲车上跑下来的印尼士兵在被张鹏干掉了两人之后,就都缩了回去。

“好了,我们撤,不要打了!”确定目标肯定无法生还之后,杨扬迅速的收起了自己的装备,悄悄的爬下了他们隐蔽的这座公园里面的小山顶。当杨扬快速向门外停着的一辆普通轿车走去的时候,张鹏也跟了上来。两人迅速的钻进了轿车,这时候,杨扬才有机会问道:“张鹏,你小子用的什么办法,竟然连着开了八枪。”

“呵呵,杨大队,你可真是厉害啊,还能数到我开了几枪!”张鹏有点得意,但是看到杨扬有点不耐烦的眼神,赶紧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两个肩头件了几层衬布,另外左右射击,就可以了!”

“恩,不错的方法!”杨扬有点惊讶,他虽然会用左手射击,但是在精确度上就要低上不少了。心里也在后悔,以前在后方呆的时间太长,肯定都被这些后起的新锐给超过了,以后有机会肯定要勤加练习。

“小心,前面有军队!”张鹏眼尖,才拐过一个弯道,就看到前面停着的几辆装甲车以及在外面盘查过往车辆的印尼士兵。

杨扬一急,马上踩住刹车,同时换到了倒档,轮胎冒着白烟,轿车已经向后退去,而他还不忘狠狠的骂上一句:“妈的,这些印尼杂碎动作还真快,难道他们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

“我看不向,应该是临时盘查!”张鹏警惕的准备好了自卫用的冲锋枪,把手枪也拔了出来。当他回头看了一眼,就惊讶的叫了起来:“快点,那些杂碎追了上来!”

其实开始那边传来的猛烈的爆炸声已经让附近的印尼军队都知道有袭击发生了,而当那些盘查的印尼军人看到杨扬他们乘坐的轿车倒了回去,马上就开着装甲车追了上来。

“我操!”杨扬说着的时候,后面已经响起了重机枪射击的声音,真搞不懂这些印尼军队,难道他们不怕打着平民吗?而杨扬也没时间考虑这些了,情急之下,一拐方向盘,把车开进了一个小胡同。

“我们走!”杨扬在车门上按了一个诡雷,然后把没用的装备都丢在了车内。而这时候,张鹏已经踢开了一间房屋的后门,掩护着杨扬,两人迅速的冲了进去。

“不要说话!”张鹏用一口流利的印尼语对着房间中一个抱着两个两个孩子的妇女吼了一声,就向前门跑去。

杨扬留在了后门,看到那些印尼军队不到两分钟就追了过来,心里也是一急,转身对那三个印尼平民说道:“你们快找地方躲好,不要跑出来!”那名妇女就赶紧带着两个孩子跑进了厨房内。虽然华人平民受到了屠杀,但是杨扬并不憎恨这些印尼妇女与儿童,毕竟动乱战争只能给他们带来伤害,而他们从动乱战争中得不到一点好处,大家都是受害者。

“杨大队,不好了,前面也有军队,怎么办?”张鹏急着跑了回来,他们俩人谁都没想到印尼军队的行动有这么迅速,这与他们一贯的表现根本就不一样。

杨扬也急了起来,抬头看了眼通往楼上的通道,说道:“上楼!”两人在前后门上都按好了一发诡雷后,就迅速的冲上了楼去。这是一栋单独的二层小楼房,在市区很常见,楼上有一个天台,而周围也都是一样的建筑,两栋楼房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到两米。

当两人刚在下面隐蔽好的时候,下面就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爆炸声。这是那些追踪他们的印尼士兵触发了车上的诡雷。而那是一枚燃烧雷,在烧毁车辆里面的所有遗留物品的同时,也肯定让不少的印尼士兵做了殉葬品。

“妈的,杨大队,你看!”张鹏从窥视孔想下面指了下,原来开始在房间中的那名妇女以及带着两个孩子跑了出去,正在给一名上尉印尼军人又比又画的说着什么。

看到张鹏就要举枪干掉那名出卖他的妇女,杨扬一把抓住他,说道:“不要暴露,现在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房间里面还有炸弹,应该不会急着冲进来,我们想办法逃走!”其实杨扬并不想伤害那名妇女,如果这事情发生在中国,那你能说这名妇女做的事情错了吗?

“恩!”张鹏冷静了下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我们从这上面逃走,只有这条路了!”

杨扬虽然也赞同这个意见,但是却没有急着开口,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掩护,你先撤出去,这是我的……”

“不行!”张鹏看到杨扬把自己口袋中的笔记本掏了出来要交给他,就知道杨扬是准备牺牲自己而掩护他逃走,而且他也知道留下来的一个几乎是有死无生,但是没人掩护,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的话,肯定也逃不出去。张鹏一下急了起来,说道:“杨大队,我掩护,你走吧,兄弟们都等着你回去!”

“不行,我父母都已经去世了,也没有多少牵挂,你还有父母弟妹,你撤!”杨扬硬把自己的笔记本塞进了张鹏的怀中,说道,“这是我的日记,如果我没回来,帮我保管好,另外……帮我把这个月的党费交了!”

“杨大队……我……我……”张鹏支吾了一几下,却哽咽着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来,泪水已经快要决堤而出了,但是他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快走,这是命令!”杨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双手不停的做好了战斗准备。一队有防爆器材的印尼军队已经向他们这边开来,等他们排除了下面的炸弹,那他们俩人一个都跑不掉了。而看到张鹏还不走,杨扬转过身来,猛的一把把他拉到了胸前,说道:“一个人牺牲比两个人都死要好,我是待罪之身,如果能够为国家做贡献的话,那也是我来赎罪。如果你逃回去的话,告诉周上将,我杨扬是一名军人,就不会辜负他的希望!”说完,杨扬就一把把张鹏向后面推了开去。

“杨大队,我不能走,我就算回去了,兄弟们也不会原谅我的!”张鹏仍然愣在那,身子颤抖着,两行男儿的热泪已经滚落了下来。

“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杨扬一下急了起来,猛的拔出了自己腰间的手枪,对准张鹏,说道,“如果你还婆婆妈妈的,不当我的命令是一会事,我现在就甭了你!快给我滚,快滚啊!”杨扬说完,见到张鹏向后退了两步,已经转身拔出一枚手榴弹,朝楼下扔了下去。

“杨大队……”下面以及是枪声大作,张鹏擦了下脸上的泪水,默默的把自己的大部分弹药都留了下来,这才转身跃到了另外一栋房屋的天台上,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去,回去叫人来遇救大队长回去,回去把大队长交代的事情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