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篇 南沙群岛 第五章 血火地狱

yuertou 收藏 26 50
导读:华夏春秋 第六篇 南沙群岛 第五章 血火地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黄龙飞坐立不安的在房间中来回的走动着,烟灰缸里面的烟头已经满得快要掉出来了,而他在每吸一口烟的时候,还不停的抬头向门看去,显然,他是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消息。

不一会,房门被推开了,李明翰几乎是两步并一步的走了过来。但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黄龙飞已经抢先问道:“小李,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情况都问清楚了吗?”

“好了,都已经问到了,泰老那边也问过了,给你,你先看看吧!”李明翰将一个文件夹交给了黄龙飞,这才有机会去给自己倒了杯水,看来他也累坏了。

“妈的,这些印尼人是不是都是疯子,竟然做出这些禽兽不如的事情!”黄龙飞说着,已经把文件肩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这是李明翰从王一林那要来的最新的,关于印尼暴动,华人受到伤害的一些情报。已经两天多了,在这两天多时间中,那个“千岛之国”中生活的华人都在地狱中煎熬了两天,这两天对他们来说,如同两个世纪那么长。短短的两天之中,已经有超过一万人的华人因为屠杀、奸杀、火灾等等原因被杀害。这一幕已经比几年千他们遭受到的那次大屠杀要惨烈得多了。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呈直线上升趋势。华人在印尼的资产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两天之中,华人的的财产损失就已经超过了五十亿。而印尼政府已经失去了对国家的控制能力,或者说根本就不想控制这些暴徒。看来印尼政府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发泄国民对经济危机所产生的悲愤情绪。而这次,印尼的这些暴徒的日子也没有上次那么好过了,华人组织的很多自卫型团体已经开始在发挥作用,至少已经有上千名的暴徒(其实很多就是脱下军装,但是仍然拿着武器的印尼军人)在冲突中死亡。出了华人之外,还有上百名的外国侨民,商人等受到了杀害。而印尼的这一动乱局势已经引起了很多国家的关注。

因为有五十多个荷兰侨民与商人在印尼也遭到了残酷杀害,荷兰政府已经把对印尼的制裁案提交到了联合国,但是因为美国政府在前面的阻挠,荷兰提交的这份制裁案还没有被审理。但是很多国家以及国家组织已经开始单方面对印尼实行制裁行动。欧盟是跟随中国之后,第二过对印尼实行制裁的国家(组织)。而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很多民众自发的组织了游行示威,要求印尼政府马上阻止这样的暴行继续发生。这其中,又以中国的最为猛烈,至少已经有上亿人次的中国人走上街头,要求中国政府马上出面干预印尼的不稳定局势,保护自己的同胞。

虽然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宣布,对印尼进行自卫反击作战,作战目的是要保护在印尼的数百万华人不受到人生以及财产方面的威胁。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动却还没有开始,由南海舰队组建的一支特混舰队正从广州港出发,正式的行动也要等到两天之后了,而再有两天时间的话,将会有更多的华人受到迫害。

当然,印尼政府也强烈谴责中国公然干涉印尼内政,但是,当那些西方记者拍摄的血淋淋的大屠杀的照片发表到世界各大报刊杂志网站上的时候,印尼的声音就显得很渺小了,并没有多少国家站出来声援它,就连大多数的东南亚国家都保持了沉默,当然,不要命的也有,比如越南与菲律宾就已经开始谴责中国了,当然,这也只是口头上的抗议。而最重要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印尼发生的那些流血事件触动了美国、日本等国家的“善良”神经,而是他们的国内经济现在正处于危险时期,他们已经无力干涉中国的行动。而是更愿意看到国内经济照样有问题,却还要对外用兵,并且用自己并不强大的海空军来完成这一任务的中国怎么出丑了。

而在国际社会上,根本就没有多少人看好中国的这次战争行动。现在中国的国内经济正处与危险的转型期,而且治理官场腐败的行动也进行到了关键的时候,中国的海军实力并不强大,印尼再怎么说,也拥有一亿多近两亿的人口,算得上是地区大国,而中国绝对没有当年美国打伊拉克时的实力,所以,中国并不会那么轻松的赢得战争的胜利,甚至能不能赢得这场战争都是个问题。但是他们忘记了一点,自古战争就有正义性,正义的战争必然会获得胜利。而中国军队的行动正是在保护自己的同胞不受到危害,其性质本身就是正义性的。就算是中国政府想通过这次的行动,收归南沙群岛,而南沙群岛本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所以行动也是正义的,那么正义的战争,就必然会取得胜利。而且,中国十四亿人民已经高度的团结了起来,当十四亿龙的传人同时咆哮的时候,其声势绝对是势不可档的!

现在黄龙飞最关心的并不是中国军队会不会打败仗,他没心情去考虑这个问题,那是王一林与周国辉的事情,他关心的是那些同胞的安全,以及泰老他们的安排有没有到位。

“泰老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还能够支持多久?”黄龙飞焦急对李明翰问了起来,同时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泰老他们已经做了安排,但是这次的事件来得太猛烈了,他们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而那些派过去的特工与特种兵已经发了几次紧急求助的信号回来,如果我们的军队还不能马上行动的话,他们肯定没办法坚持下去了。”李明翰的神情很是悲伤,虽然都是些不认识的人,但是那是自己的同胞,血脉相连的同胞。

“恩,这些是军队的事情,应该快了,他们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我们能够帮上忙吗?”黄龙飞狠狠的问道,看来,他是不甘于坐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受到伤害了。

“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药品与武器弹药,我已经通过泰老的门路,向他们提供了一笔资金,准备给那边的华人抵抗组织提供支援,我先前没有来得及请示你……”李明翰并不心虚,跟了黄龙飞这么多年了,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什么事情需要请示,他是非常清楚的。

“好,以后他们要什么援助,马上提供给他们,尽我们的力量帮助他们,都不用请示我了,你自己看着办就好,你先去忙吧!”黄龙飞对李明翰能够果断的决定一些重要事情的这种作风非常满意,这也是为什么能够让李明翰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来指挥自己建立起来的这座商业帝国的主要原因。而看到李明翰正要走出去,黄龙飞突然叫住了他,说道:“对了,帮我留意那些印尼在别的国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找准机会好好的打击他们一下,他们敢乱来,我们也就不要讲面子了!”

李明翰笑着点头后,就赶紧出去办这些事情了。而黄龙飞一边抽着烟,心里一边狠狠的想到:妈的,这些印尼杂碎来狠的,现在我们没办法吞并你,那就让你几十年之内发展不起来,看你以后还怎么狂!

……

当黄龙飞的烟头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房间中一闪一闪的时候,身在爪哇岛西部,泗水市的那些华人的处境却相当的艰难了。

“强哥,我们的人还没到吗?难道又会像上次那样,我们的祖国不再管我们了吗?”头上裹了一层绷带,手里拿着的那把步枪还在微微发抖的一个年轻人对身边一个眼睛中闪烁着如同火光般神色的同伴问道。

而在这个年轻人身边保持着战斗姿态,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中的人,就是上次黄龙飞从周国辉那借调过来的“特种兵”之一王志强。他是以观光者的身份进入印尼的,主要的任务就是组织起这里的华人力量,保护该地区华人的安全。但是现在看来,他虽然已经尽力了,但是还有太多的华人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

“快了,你要对祖国有信心,我已经站到这来了,就表示祖国没有抛弃我们!”王志强泯了下干涸的嘴唇,他自己都对这些话有点怀疑了。已经两天多了,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电台因为干扰太大,根本就收听不到任何的消息,他带来的通讯装置也被打坏了,根本就无法与外界联系。而两天时间已经过去了,却连一个增援者的影子都没看到,王志强都有点气馁了。

“强哥,你说我们还能够活着出去吗?小宾死了,兔子也死了……现在剩下的,也大部分都带了伤,我们能够活着出去吗?”这个青年叫罗爵,虽然在外表上,他还保留这华人的特征,但是他们家已经祖辈十几代人都生活在印尼,已经是个彻底的印尼人了。

在上印尼针对华人的暴乱中,罗俊家的人幸运的逃过了那次劫难,当时他才十来岁,虽然记忆深刻,但是根本就没有理解到死亡,屠杀是什么意义。而当现在这样的遭遇降临到自己的头上的时候,他根本就不能够理解,为什么自己平时那些印尼朋友都对自己举起了屠刀,而且敢狠心的屠杀另外的华人朋友。他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会是这个样子,毕竟,他才十八岁,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他现在还是个孩子。但是当他的家人倒在血泊中,当他的姐姐被数十个印尼人强暴,最后悲惨的死去的时候,他清醒了,认识到自己再也不能相信以前那些人面兽心的朋友,只有拿起武器,才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才能够保护自己亲人的安全。如同大多数的华人家庭一样,罗爵的亲人在这次暴乱中几乎都死得干干净净。现在出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十三岁的妹妹,而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罗爵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华人并不是好欺负的,华人并不只是富裕与懦弱的代表。当王志强带着武器到来的时候,他就义无返顾的加入了华人自卫团,用自己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身体去履行着自己对亲人的承诺,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而开始罗爵所提到的那些人,都是他们这支华人自卫团的战士。他们大多数人都只经过了短暂的训练,在很多人刚学会了怎么用枪的时候,动乱就已经发生了。残酷的战争带走了太多年轻幼小的生命,但是饱尝敌人鲜血的子弹也为他们提供了无限的支持与动力。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弹药已经不多了,现在罗爵身上的两个弹夹还是从牺牲的战友,以及那些负伤不能战斗的战友那收罗过来的。而他们更缺乏的是药品与食物。在他们身后,一个大仓库中,上千名的华人正在那避难,给这些华人提供安全的正是像罗爵这样的战士,但是也只有十多人还能够继续战斗了。而最为严重的是,食物已经消耗光了,虽然不吃东西人可以活几天,但是没有食物的战士,绝对支撑不了半天。那些伤员更需要的是药品,而这些他们几乎没有,特别是最重要的抗生素,这些药品可是用来救命的,但是他们手中一点都没有。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增援部队,也是中国的干预部队还不到的话,那么他们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王志强已经给每个伤员发了一枚手榴弹,并且将志愿军当年誓死不做俘虏的豪迈思想灌输给了他们,这已经是最后一步了,如果再没有看到国内的大军,他们只有玉碎,绝不苟为瓦全。

“小爵,你回去照看大家,去去给他们找点吃的,我们不能在这等下去!”王志强拿起了自己手中的步枪,想了下,留下了一个弹夹给罗爵,说道,“你放心,开始他们已经被我打怕了,暂时不会再进攻的!”

罗爵知道强哥说的那些“他们”是谁,就是那些暴徒杀害了他的亲人,杀害了那么多同胞的暴徒。十分钟前,这些暴徒组织了一次进攻,但是被强哥几发精确的点射就给吓退了。但是罗爵并不想留下来,马上说道:“强哥,我跟你一起去,大家也好有个照应,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王志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点,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一定要撤回来,这里的兄弟可都需要你照顾,明白吗?”

等到罗爵咬着牙点了下头后,王志强才猫着腰带他穿梭在废弃的房舍与到处都燃烧着熊熊烈火的街道之间。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药品与食物,就算再危险,也必须要尽快找到,不然那么多兄弟就都完了。

“小爵,不要动他们了,快走!”刚穿过一条街道,看到罗爵对一具暴徒的尸体踹上了两脚,王志强赶紧阻止了他,把他拉了过来,小声,但是很严厉的说道,“现在不是对这些垃圾发泄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找到食物与药品,这样才能够帮助大家,明白吗?”

“恩,强哥,我知道了,但是我们也缺少弹药啊!”

被罗爵这么一提醒,王志强才想到这点,赶紧说道:“好,现在你负责收集弹药,但是动作要快,我们没多少时间了,如果被那些暴徒发现的话,那后面的兄弟就危险了!”

罗爵抬头向那些暴徒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血海深仇,然后就赶紧把那具尸体上的弹药都卸了下来,揣到了自己身上。这些暴徒大概根本就没有想到需要在前线进行救治,所以身上的弹药是带了不少,但是两一个急救包都没有。

王志强等到罗爵收拾好后,才继续向医院的方向走去,只有在那才有药品。但是当他走着走着的时候,突然发现本来紧跟在他身后的罗爵不见了。吓得他一哆嗦,赶紧转身回去找他。

“罗爵,你怎么了,难道你想把大家都……”看到罗爵仆在一具尸体上,王志强本来很懊恼,带上这个累赘,行动就是不方便。但是当王志强看清楚那是一具身体完全裸露的年轻女性华人的尸体,而罗爵已经是泪流满面,身体在无声的抖动着的时候,王志强马上收住了嘴。

“小爵,她是谁?”这段时间,看到这些被强暴后再被杀害的华人女性尸体已经很多次了,但是罗爵从来没有像现在表现得这么悲伤过,他们的心已经被残酷的事实锻炼成了金石般坚硬,而现在看到罗爵这个样子,王志强心里也不好受,这个已经变成一具冰凉尸体的女孩子肯定与罗爵很熟,而且关系很好。

“强哥,她是小惠。我还以为她跟家人去了新加坡,但是她为什么在这,为什么会被人强暴,为什么会死啊……”罗爵哭着,已经扑到了王志强的怀抱里,但是他的声音很小,很小,如同在诅咒那些该死的暴徒一样。

这下王志强也完全明白了过来,罗爵与这个叫小惠的女孩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而且她就是罗爵的女朋友。每当罗爵在大家面前说起这个女朋友的时候总是很高兴,很兴奋。而且在这之前,罗爵一直认为小惠已经跟着家人去了国外,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在这见到自己心爱女孩的尸体,这个打击,对才只有十八岁的孩子来说,确实是太严重了。

“小爵,不要哭了,现在我们不能哭!”王志强摇了摇罗爵,见他没有反应,一把把他扶了起来,用很严肃的口吻说道,“小爵,现在我们不能哭,小惠已经死了,知道吗,她已经死了。而在我们身后,还有更多的亲人需要我们去保护,还有更多的战友需要我们去帮助。我们不能把自己埋葬在悲伤之中,如果你要痛苦的话,那现在先忍住,等到把所有的暴徒都消灭掉,等到把所有的亲人都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你再哭。明白吗,做得像个男子汉一点,不要给我们炎黄子孙丢脸!”

罗爵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看到王志强真诚的眼神,点了点头,仍然很悲痛的说道:“强哥,我知道了,我……我想把小惠的遗体埋了,现在可以吗?”

王志强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罗爵那恳切的样子,虽然他很想答应他的这个要求,但是,他却无法答应,因为现在他们没时间了,只有严肃的说道:“小爵,现在我们没时间了,你记住这吧,等我们找到食物与药品后,再来安葬小惠!”

罗爵还有点犹豫,但是他也知道王志强的话是正确的,只有点点头,说道:“强哥,我明白,我们走吧!”

战争,在给这个幼小的心灵施加上更多的压力的时候,也让他更早的成熟了。残酷的现实也让罗爵不得不成熟起来,不成熟,他就无法在战斗中生存下来。

等到罗爵做好标记的之后,王志强又带着他继续前进了。很快,他们就到了一所小医院的附近。但是王志强并没有贸然的闯进去。从这两天的战斗中,王志强已经知道那些袭击他们的暴徒并不是由一般的地痞流氓或者黑社会的小混混组成的,可以说完全就是正规军队,脱掉了军装的军人。从他们的战术水平,战斗方法上来看,这些人都应该是印尼的军人。而现在,他们最缺的是药品,急需药品回去救助那些发高烧以及伤口溃烂发脓的战友,那么这些印尼军人肯定也知道这点,所以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他们拿到药品。如果前面这个小医院里面有药品的话,那就肯定有暴徒埋伏在附近,做好了陷阱,等着他们钻进去。

“小爵,呆在这掩护我,如果有很多敌人埋伏在这的话,你一定要赶紧逃跑,回去组织大家准备战斗,不要管我,明白吗?”王志强见到罗爵惊讶的看着自己,并没有回答,赶紧又说道,“这是命令,必须得遵守,我是为了大家的安危,听清楚了吗?”

王志强在教会罗爵怎么使用枪械,怎么战斗的时候,也教会了他作为一名军人,就必须要服从命令这个信条。所以当罗爵听到王志强这么说的时候,罗爵只有默默的点了下头,虽然他心里十万个不愿意服从这个命令,但是当着王志强的面,他不能不同意。

“好了,拿好枪,注意隐蔽自己!”王志强说完,就悄悄的贴着地面爬了出去。

这边的整条街道都已经被战火糟蹋成了一偏废墟,虽然这里曾经是罗爵他们的家园,曾经是成千上万名华人生活的地区。但是现在,这些废墟也掩护了王志强的行动,让他能够更隐蔽,更顺利的前进。

王志强大概花了二十分钟,才在距离罗爵大概五十米的左前方找到了一处新的隐蔽点。借着天上的月色,王志强紧张而又迅速的观察着医院附近的这片废墟,他已经感觉到那边有人存在了,但是,却无法迅速的确认那些暴徒究竟隐藏在什么地方。由于这次行动的准备时间并不长,而且为了能够在战时有更好的补给,王志强并没有带很多先进的战斗装备来,他唯一的一具夜视仪器也在前两天的战斗中损坏了。现在他手里拿的只是一把普通的SIG-550自动步枪,出了原有的机械瞄准具之外,并没有任何的辅助光学瞄准具了。所以,他现在只能用自己的肉眼寻找目标,用这把突击步枪权且充当狙击步枪的作用。

“妈的,这些兔崽子在哪啊!”王志强已经观察了十分钟,眼睛都很疲惫了,但是却仍然没有找到目标。发现已经快要凌晨五点了,如果再不快点找到那些暴徒埋伏的位置,等到天一亮,自己又必须要退回去,那些伤员又要再熬上一天的痛苦,又有很多人将会在这一天内因为疾病的折磨而死去,王志强也急了起来,不由得轻轻的诅咒着,同时又开始紧张的搜索了起来。

罗爵在这边等得更是焦急。从他这个位置上,他能够看到在灰色月光下王志强的身影,但是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王志强却仍然一动不动的爬在那,连一点小动作都没有。如果罗爵不知道王志强的厉害,而且见识过这种狙击战术的话,他肯定以为王志强已经出事了。

“强哥怎么了,难道他真出了什么事情吗,要不要过去看看呢?”当罗爵又等了二十多分钟,发觉王志强仍然一动不动的爬在那,心里正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去看看的时候。突然听到从王志强那边传来三下连续的,清脆的枪声,接着,对面一堆废墟里突然冒起了火光,接着猛烈的,连续射击的枪声也传了过来。

罗爵条件反射般的扶正了自己手中的这把M4卡宾枪,对着冒着火光的那处目标迅速的扫射了起来,但是他并没有发觉危险已经一步步的临近他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