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篇 南沙群岛 第一章 前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泰老,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真是不好意思!”黄龙飞看到泰老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理就赶下来见知己,而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对一个老人来说,被人打搅了休息,肯定不会很高兴。

但是泰老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笑着握住黄龙飞的手,说道:“那里的话,黄先生,你可是贵客,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哪能一夜之间赚这么多钱呢?”

难道这一切都是看在钱的份上吗?黄龙飞心里虽然疑惑,但是嘴上却并没有这么说:“泰老,这都是我们大家的功劳,你出的力也不少啊,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们就算本事再大,也做不了这么多事,是我要感谢你才对啊!”

“哪里的话啊,日本人遭殃,我们都开心,是不是?”泰老习惯了这种应承,应付得是得心应手,笑着问道,“但是这次,是不是搞得太大了点?虽然有的事情我知道不能问,不知道还好点,但是我很想知道,这是不是我们祖国策划的,在有生之年内,能够看到中华民族重新站立起来,我也很高兴啊!”

黄龙飞早就知道泰若升是个疯狂的爱国华侨,疯狂到竟然利用自己的力量来保护世界各地是华人。现在听到泰若升自己亲口说了出来,黄龙飞还是禁不住一阵感到,而这也是黄龙飞来找泰若升帮忙的原因。

“泰老,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是是不是,今后自然会有答案,只要我们有点耐心,对我们的祖国,对我们的民族有信心,能够利用自己的力量来帮助我们的民族多做点事情,那就好了,是不是?”黄龙飞确实不好说,虽然他这番话是暗示了泰老,但是也确实什么都没说。

“恩,我明白,我也理解,只要我们的民族能够再次强大起来,能够恢复汉唐盛世,就算要我献出这副老骨头,我都义无返顾!”泰若升激动了起来,黄龙飞开始那番话他已经听出味道来了,如果真是中国政府在后面指示的话,那么中国崛起之日就指日可待了。

“对,只要是有良心,有点骨血的中国人,都会这么做的!”黄龙飞笑了起来,看来,自己要麻烦泰老的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赶紧趁热打铁的说道,“泰老,现在我急着来找你,还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呵呵,说吧,有什么事情!知道你找上门来,就会有麻烦了!”泰老一点都没觉得意外,在半夜找上门来,没事情才怪。但是他对黄龙飞并没有一点不满的样子,通过这次事情,他已经知道黄龙飞的家底不浅,而且绝对也是个爱国人士。

“泰老,这事情本来我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明天,不…应该是等会,我就要赶回去了,所以,没办法,只有再次来麻烦你了!”面子工作还是要做好,见到泰老示意自己继续说下去后,黄龙飞才又说道,“现在印尼的局势已经很微妙了,上次华人在印尼遭到屠杀的事件,政府不想再看到了,而现在还没到国家出面介入的时机,所以我们应该利用自己的力量,组织起华人自卫的组织,并且将华人妇女,小孩,老人都先带出来,不要到时候才行动就晚了。泰老,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当然明白,政府还不想出面,就叫你来鼓动我们,用我们民间的力量先做点事情,为后面的行动扑平道路?”泰老看到黄龙飞惊讶的样子,笑着说道,“呵呵,放心,这些事情你知,我知够了,我是不会乱说的。印尼的局势我也在注意,你不要忘记,我手下的人可不都是吃素的,虽然比不上你身边的那些保镖,但是也很不错了!”

被泰老这么一提点,黄龙飞才发现自己把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中国要想通过武力崛起,那么就避免不了战争。而解放军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经受过战火的洗礼了。如果现在就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以及日本军队对抗起来,肯定要吃不少的亏。那在这之前,肯定要找到一个练兵的机会。解放台湾,用得最多的将是海军,空军;而战斗方式以登陆作战为主。而印尼就是个很好的选择。而且现在国内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影响,经济还在发展之中,国民的战争意志还没有被调动起来,那更需要一场战争来打醒所有还在做梦的那些同胞,让他们认识到战争的时代已经来临了。而不管是那种需要,印尼都是个好目标。看来中国政府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以正规的名义把自己的部队调出去的机会。以前这样的机会并不少,但是国家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只能忍。而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那就只是少个借口了。马上,这个理由就要自动送上门来了。

“泰老,这些事情,我们还是不说为好,该做什么,我们做好就够了,是不是?”黄龙飞虽然知道泰老不会出卖他们,但是一切还是小心点好,泰老如果知道得太多了,对他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当然,这点轻重我还是知道的,你放心好了!”泰老也是人老成精,明白黄龙飞的话是什么意思,说道,“我马上就安排在印尼的人,组织华人进行疏散,但是效果可能不会怎么好,毕竟很多都是在那生活了几百年的大家族,要他们马上离开,根本就没有多少可能。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够让他们现在就离开。”

“这点是有点困难!”黄龙飞非常明白那些华人是的想法,因为他就是个中国人。家,家乡这些观念在中国人的思想中非常重,而要他们离开世世代代都生活的地方,确实没那么容易。黄龙飞想了下,才说道:“这样吧,先尽量把那些没多少自卫力的华人都想各种办法撤出来,就算他们不愿意,骗也要骗出来,花多少钱无所谓,只要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这些钱我可以出。而在印尼当地,我们可以组织一些地方自卫力量,武器在当地应该很容易搞到。我回去后,看能不能想办法派一些人过来……”

“黄先生,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泰老打断了黄龙飞的话,似乎很生气的样子,说道,“黄先生,钱我会想办法的,帮我们的族人,就算花多少钱都无所谓。金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次也赚够了,我要这么多钱也没有多少用。但是人手方面,我们确实是少了点,如果能够有一些你的保镖那样的人员过来帮忙的话,那就最好了!”

黄龙飞一直就比较佩服这个巨匠的小老头,现在心里更是佩服了,赶紧站起来说道:“泰老,这事情那就拜托你了,我回去后,尽快去找点人手过来。我还要赶飞机,现在就告辞了!”

泰老把黄龙飞送出门后,心情一直不能平静。坐在椅子上思考了一会,泰老给自己的几个儿子打了电话,这件事情牵涉的面太大,光有钱是不行的,主要还要有办法,有人力。他必须要动员起自己的所有力量才能够办好这件事情了。

……

王一林看了看桌子上的闹钟,已经三点多了。今天又忙到三点多,虽然当总理是件很光荣的事情,用北京人的话来说,那是倍有面子的事情,但也同样是一件累死人的事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王一林从来就没有觉得哪一天的时间够花过,出去了必要的休息时间外,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工作上。但是他还是恨不得每天能够有二十五个小时,好多做点事情。

“小汪!”王一林习惯性的叫了一声,才记起来,下午汪明筌已经带着特殊的使命去找黄龙飞他们了,赶紧改口叫道,“小张……小张……”

过了一会,秘书小张才带着惺忪的睡眼推开门走了进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总理,有什么事情吗?”

王一林摇了摇头,这小张年纪大概比自己小了近二十岁,但是怎么熬夜也不行呢。但是想到自己这么晚还把他叫起来,即使他值夜班,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小声的,好象害怕吵醒那些在睡觉的人一样,说道:“小张,帮我倒杯咖啡来,顺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传过来了,这段时间,我们可要高度提高警惕啊!”

“好的,我马上去!”小张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以前陪总理“开夜车”的都是汪明筌,他们是很少有机会陪总理一起熬夜的,所以现在做起来,难免有点受不了。而且年轻人,当然有很多私人的活动,什么谈恋爱,社会交际活动啊都很多,所以现在他也有点受不了了。

看到小张离开的背影,王一林无奈的摇了摇头,咖啡就在办公室里面,他这小子肯定还没睡醒。但是王一林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自己加班是自觉的事情,他不会强迫别人也跟着自己一起加班。笑着,王一林已经自己去倒好了一杯咖啡。

小张拿着一张才打印好的纸进来的时候,看到总理已经自己动手泡好了咖啡,尴尬的笑了笑,就赶紧走了过来,把纸交到王一林手中,说道:“总理,这是日本与印尼才传过来的情报,你先看看吧,我去给你准备点夜宵!”

王一林刚想阻止他,但是当他看到这些情报的内容后,马上就愣住了,准备要叫住小张的手一下就僵在了空中。

“怎么会这样,难道日本人都疯了吗?”王一林皱起了眉头,最不情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关于日本的情报开头只有四个字“军国复活”,这是那些在日本的特工发回来的暗号,表示日本的军国主义已经开始复苏了。而这一来,不但是日本人要遭殃了,恐怕在日本附近的国家没有不遭殃的。

王一林定了定神,才继续看了下去。日本内阁已经大换血,首相,经济大臣两个最重要的人员已经换人了。前内相渡边,这个狂热的军国主义份子极有可能是临时内阁的首相,而经济大臣竟然会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渡边上台王一林是想到了,内相就是日本的副首相。但是王一林怎么也想不到,日本这个经济大国竟然会把经济大权交到一个年轻人的手中。而且是一个根本就没有政治资历的年轻人。

从经济大臣人选上这一点,就能够看出,这次日本人是要走上“魔道”了。在这么一个民主化极高的社会中,一个没有一点政治阅历的人竟然能够坐上这么高的位置,所代表的意义很简单,就是日本政府要开始走独裁的道路了。而独裁的日本政府意味着什么,那很显然,日本人为了解决现在的经济危机,肯定要大力阔军,增加军费开支,同时把国家的经济结构引向军事化道路,最后就是军国主义再次在日本复活,日本将再次给世界带来灾难。

对渡边,王一林还是有所了解的,在王一林担任政府部长的时候,就与渡边有过几次接触。虽然次数不是很多,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极端化的日本人,而且是那种坏方向的极端化。渡边可以说是狂热的军国主义份子,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能超过小泉,成为内阁首相的原因。小泉即使很嚣张,但是也还保留着一张外皮,并没有完全的表现出起本质,这才赢得了大部分日本人的支持。当然,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小泉已经完蛋了,那么渡边上台后的日本政府会是个什么样子,会将日本带到什么方向上,王一林想都不敢想。

最让王一林觉得吃惊的是,日本这个已经高度民主化的国家,难道可以容许这么一个极端政府上台吗?相比来说,美国就绝对不会让一个极端的军事化政府上台,因为他们的民主制度限制着一切极端化的发展。难道日本人就这么不堪吗?一次经济危机就把日本人逼到了绝路上,做出了这么不明智的选择,那日本人现在的战争实力有多强?肯定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简单的想了下后,王一林才稍微放心了点。其实中国与日本之间这巨大的矛盾,迟早要让两个国家走到决斗场上去,而现在这个机会也不错。至少日本的经济已经大伤元气,中国虽然也受到了一点的伤害,但是并没有那么明显,而且身上的伤很容易愈合。而且日本被“妖魔”化之后,肯定只能引来更多国家的敌视,那为中国今后战胜日本也提供了巨大的方便。一个弱小的,疯狂的日本,绝对比一个强大的,理智的日本好对付。上帝不是说过吗,要想让其消亡,必先使起疯狂。现在日本已经疯狂了,那么离其灭亡的路也就不远了。

王一林又继续看了下去,下面的内容虽然不如日本的情报让自己感到震惊,但是却让自己更加紧张了。如果说日本的威胁是遥远的,就算日本实现了军国化,要想完成武装,没有个一两年的时间,那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这个威胁还不是太近。但是后面关于印尼的情报就不那么让人能够有充分的时间来考虑了,因为这件事情是很现实,很迫切的。

日本人是疯了,而印尼人也疯了,而且比日本人还要疯。日本人疯是疯得有组织性,有纪律性,还接受统一的指挥。虽然日本人的威胁更大,但是却不明显,不那么张扬。印尼人却疯是完全的疯了,没有一点组织性,没有一点纪律性,几乎是每个人都已经疯到了骨髓里面。当这个拥有一亿多人口的国家完全处于疯狂状态的时候,那么它就危险了。

印尼人的素质绝对比日本人低多了,所以他们的疯狂,对那些身边的人更具有威胁性。而当这些处于癫狂状态的印尼人开始发疯的时候,那么生活在印尼的那几百万华人就危险了。

上个世纪末,东南亚经济危机的时候,印尼受到的破坏最严重。而当时就有成千上万的华人遭到了残酷的屠杀、强暴,华人的住宅、商店、工厂、学校、医院被焚烧。这段过去记载了太多华人的血泪。而当时的中国出了在表面上做点文章,强烈谴责印尼政府对国内的局势不加控制,并且用了一些外交以及经济的手段来报复印尼外。中国政府并没有做任何的干预,一句话,这是印尼的内政,虽然那些人都是华人,身上流得都是“龙”的血液,但是他们已经是印尼人了,中国不能干预印尼的内政。而现在,当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当十多亿同胞都注视着这一切,当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变得强硬起来的时候,还会让这一切发生,并且不加以制裁吗?不,绝对是不,永远是不!

印尼也是够脆弱的,即使这次的金融危机不是从东南亚地区开始的,但是当震荡到来的时候,印尼那脆弱的经济体系马上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虽然印尼有东南亚地区最丰富的资源,最多的人口,最广阔的国土面积。但是,印尼也东南亚地区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之一。而且其吸引的大部分国外投资都来自于日本,其日本投资所占比例,是整个东南亚地区最多的一个国家。所以当日本的金融风暴发生的时候,印尼遭受到的打击是最严重的。所以,印尼的经济体系,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垮掉了。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印尼土著人为这么憎恨华人。其实道理很简单,《水浒》看过的吧?里面的人都是杀富济贫,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们富,所以要想办法均衡财富。而华人在印尼的遭遇也差不多,可悲的是,这些掌握了大量财富的华人,却并没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在印尼,大概只有三百万左右的华人,很多都是三代以后的华裔了。但是,这三百万的华人,却掌握了印尼超过80%的财富。很多华人都是在明末清初,或者是在一百多年前中国动乱的时候迁居到印尼群岛上去的。通过世世代代的努力,华人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积累起了大量的财富。而在一个落后的,国民素质普遍不高的国家,这些没有多少自卫能力的华人富翁就如同张肥了的猪一样,成为了那些饥饿的“狼”的袭击目标。

印度尼西亚独立之后,几乎每次动乱中,华人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可以说,华人在为自己积累财富的时候,虽然也在帮助着印尼进行发展。印尼的发展离不开华人的帮助,但是,华人在印尼的历史就是一部血与泪的历史。当灾难再次降临的时候,那三百万的同胞的命运会怎么样呢?需要他们自救,但是更需要祖国同胞们的大力支持。

虽然印尼的动乱还没有扩大,但是王一林看完这份情报后,感觉到就好象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南方那个岛国的动乱不但牵扯着那三百多万同胞的安危,更牵扯着祖国亿万同胞的心。而怎么才能够及时的,迅速的,有效的处理好这件事情,才是王一林现在最需要处理的。

王一林心神不定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吓得王一林身体都不由得抖了一下。那是内部电话,而这么晚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找自己。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就过来!”王一林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看了看手中的这份情报,顺手丢几了旁边的文件夹后,就去给自己穿上外套。

这事情主席已经知道了,看来军方已经开始做相应的部署了。而这么晚还把自己叫过去,说是开什么重要的会议,可见这次的事情肯定很严重,难道自己收的情报还不完整吗?

当王一林穿好外套,刚打开门,就看到小张端着一个饭盒,几乎是小跑着向自己走来。

“总理,夜宵做好了,要出去吗?”小张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端着饭盒愣在了那。

王一林摇了摇头,如果是汪明筌在的话,就不会出现这些尴尬的事情了,马上说道:“现在我们马上出去,盒饭带上吧,我们在车上吃,让刘志与聂鸿飞他们两人马上准备出发!”

“哦!”小张有点慌乱的把饭盒放在了旁边的一个小柜子上,赶紧去叫人了。

看到这年轻人匆忙的样子,王一林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他办事不是不刻苦,不用力,但是总是欠缺点什么,不像汪明筌那么什么方面都想得到。笑着,王一林已经自己拿起了饭盒,向外面走去。

……

杨扬心情很烦闷,闷到他好长时间都不能正常作息了。而现在虽然天已经快要亮了,他也已经一夜都没有合眼,但是一点睡意都没有。看到天边的尽头露出了一丝白光。杨扬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训练装备——一件五十公斤负重的战斗服,开始了新一天的训练。

作为一名军人,杨扬不想参与政治,也不想过多的过问政治方面的事情。军人,只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怎么才能把任务完成得最好,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战斗本事更强就好了。但是,杨扬的命运并没有那么好。

作为一名军人,他是非常优秀的。从入伍的那一天开始,杨扬就显得那么的出类拔萃。第一期两年中,杨扬就成功的从一名普通的士兵变成了一名特种兵,肩膀上的徽章变成了所有军人都羡慕的腾龙型(总蚕直设特种兵大队,“腾龙”大队的标志)。随后,三年中,杨扬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了两个学士学位,学会了三门外语,并且精通电子与侦察技术。凭借这这些优点,就算是在群英会集的“腾龙”大队中,都显得那么的优秀。

而八年的部队生涯,出了在杨扬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痕外,还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荣誉。在特种部队中的六年,他执行的任务次数不下一百次,而且没有一次失手过。而凭借着这优越的表现,他已经从一名普通的士兵成为了现在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已经是特种兵所具有的最高军衔——大校了。

而杨扬的好运也走到了这。当他被前国防部长史冷星看中,并且去领导国防部直属特种部队的时候。他并没有犹豫,军人的职责就是忠实的执行上级的命令。而且他也做得很出色,让这支成立得最晚,势力最弱的特种兵大队在三年的时间中,就成为了军种数一数二的特种部队,就算比起他的“母校”——“腾龙”大队来说,都差不到什么地方去了。但是,史冷星提拔了杨扬,最后也害了他。

史冷星逃亡之后,虽然杨扬经受住了考验,表示自己的清白的,出了与史冷星是上下级关系外,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交往,而且对史冷星叛国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虽然杨扬是清白的,但是在讲究出生,讲究政治清白的军队中,杨扬的前途无疑已经完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能力确实是很出众,而且与以前的战友,上级的关系不错的话,他现在能不能还被留在军队中,都还是个严重的问题。

虽然现在他还保持着军人的身份,但是想到黯淡的前景,杨扬根本就高兴不起来,为了让自己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他只能拼命的训练自己,让自己在疲惫中倒下,用身体的痛苦来淹没心理上的痛苦。

“大队长,大队长!”

当杨扬负重跑了快十公里的时候,他的一名部下跑了过来。

“大队长,有消息了,这次有几个大任务,需要人员,你快去想办法活动下吧!”那名少校军人把手中的一张被汗水湿透了的纸交到杨扬手上之后,才给自己擦了下汗水。

杨扬只看了一眼,马上就三下五除二的把身上的那些负重块卸了下来,衣服都不去换了,就向外面跑去,还对那个愣在那的部下说道:“小子,这次如果我能够领到任务,回来请你喝五粮液!”

杨扬确实很兴奋,这次军队需要很多人去执行一些秘密任务,虽然纸上没有写清楚是什么,自己尽管只是个挂牌的特种兵大校,但是只要有任务,杨扬就觉得比什么都满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