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篇 金融风暴 第九章 皇军遗祸

yuertou 收藏 28 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王一林这段时间很高兴,可以说是非常高兴,是他这么多年来,觉得过得最高兴的一段时间。虽然日本的金融危机已经开始向全球蔓延,而作为距离日本最近的一个大国,而且有大量日本投资的国家,中国的金融市场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这并没影响到王一林的心情,因为中国的金融市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封闭的,而且有强力的政府干预,最主要还是日本受到了这么严重的打击,让王一林这个中国政府首脑不会不觉得开心,全国人民都那么开心,他当总理的不开心,肯定要被人骂死了。

而这段时间周国辉也很高兴。虽然他做的事情与金融,甚至经济都没多少关系,但是因为日本金融危机的影响,现在他手下的那几个情报机构却可以更加方便的在日本开展行动了。日本人连饭都快要吃不起了,总不能叫他们饿着肚子说爱国吧。而且这些情报机构的效率也确实不错,几次及时的把日本政府应付金融危机的情报传了回来,一边帮助中国政府提前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一边也让黄龙飞他们那边的行动更加的有效了。

而这时候,两人走到了一前,那愉快的气氛就更加的浓烈了。

“大哥,今天的晚饭还不错吧?”王一林说着,就给自己点上了根烟。他每次吃完饭后都会跑到书房中呆一段时间,而且肯定会利用这个“私人”空间舒服的抽上一根,饭后一根烟,快似活神仙嘛。

“不错,不错,比山喀喀里面的那些军粮还吃多了!”周国辉不抽烟,却喜欢在饭后挑牙,这是当兵多年来留下的一个不好的习惯。

“呵呵,那就好,以后经常来吃,现在国内发展得很快,老百姓都能够吃得很好了,你可不要亏待自己,我可不想国家再多个学习的榜样!”王一林用最隐晦的方法打笑着。

周国辉一下就明白了王一林的意思。在中国要性成为楷模,成为学习的榜样,那都是等那个楷模或者榜样光荣殉职或者牺牲了之后的事情,他可不愿意就这么英年早逝。但是他的表情却有点为难,叹息了一下后,说道:“哎!我倒是想天天来这吃饭,你也知道,你嫂子常年在外工作,很少回北京,一年与我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半个月,想要找到家的感觉,我只能到你这来了。平时还要多谢你们照顾彬彬了!”

“大哥,你跟我说什么谢啊,彬彬也是我的儿子,我不照顾他,谁照顾他!?”王一林笑着拍了周国辉的肩膀一下,他这话并不是那种歪意思,因为王一林是彬彬的三叔,经常住在王一林家,王一林自己又没有儿子,简直就将他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看待。而王一林想了一下,才很认真的对他大哥说道:“大哥,你看要不要我想办法将嫂子调回来,不然你们两夫妻常年不在一起,这对家庭的感情,对子女的教育都不好啊!”

周国辉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说话。周国辉的妻子丁苒是一名“山区”小学教师,但是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那种“山区教师”。丁苒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毕业生,在学校就非常优秀,按理说,她现在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因为还不会存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找不到一份好工作的事情。不要说普通的小学与中学,就算要到一般的大学去任教,也是很受欢迎的,这可是中国第一师范学府。但是丁苒在毕业之后,并没有答应几家北京学校的邀请,留在北京当一名教师,而是忠实的按照她的理想,去太行山区当了一名小学教师。用她的话来说,北京已经有了大量优秀的教师,如果她留在这的话,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是到太行山区去,到这个全国最落后,最贫穷的地方去,她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她能够更好的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也能够为祖国做出更多的帮助。周国辉是在当兵的时候认识自己的妻子的,当他见到了这个坚强的女人后,就知道自己找到了一生的伴侣(但是现在丁苒只是他二十四分之一的人生伴侣,另外的时间,周国辉几乎都是与部队中的那些兵,以及各种军官一起度过的)。而丁苒也被周国辉的气度,高尚的情操,宏伟的理想,一句话说,就是被周国辉身上无时不刻都在散发着的男人的魅力迷住了。两人在认识后的第三年,也就是周国辉第二界兵役期满,顺利的调任北京之前,结婚了。婚姻并没有改变丁苒的理想,也没有让她成位一名合格的妻子,一名合格的母亲。彬彬从小几乎就是周国辉一个人在照顾(其实大部分时间是由王一林夫妇或者黄龙飞在照顾),而周国辉也没有享受到多少作为丈夫应该拥有的权利。但是周国辉并不怪自己的妻子,他不是一个欲望很强的人,而且能够理解妻子的做法与理想。而彬彬还小,从小在兵堆子里混出来,性格也很好强,加上有两个叔父的照顾,他也没有那种没有母亲在身边陪伴的寂寞感。王一林与黄龙飞都很难理解周国辉与丁苒之间的这种夫妻关系,当然周国辉明白,他们之间是靠着一腔对建设祖国的热情,一腔伟大的理想联系在了一起,他们之间不像是夫妻,更像是同志战友。

看到周国辉如同以往一样,被问到这个问题之后就保持沉默,王一林就说道:“大哥,你不用管这件事情,由我来办吧,现在我们政府也正需要一名懂教育的人……”

“三弟……”周国辉见到王一林当真了,赶紧制止了他,说道,“这事情你还是不要管了,我们不应该改变别人的生活,虽然她是我的妻子,但是我尊重她的选择,你也要明白,好不好?”

王一林很自然的笑了笑,周国辉的回答依旧一样,一点都没变,他并不感到惊讶。见到周国辉有点尴尬的样子,王一林马上岔开了话题,问道:“大哥,现在二哥那边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要不要让他先停一停,不然惹上麻烦不怎么好!?”

周国辉刚要回答的时候,桌上的红色电话“叮…叮…”的响了起来。这是政府的内线保密电话,只要它响起,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发生。所以周国辉赶紧收住了嘴。

王一林不好意思的对大哥耸了下肩膀,才走过去拿起了电话。这时候,周国辉也在考虑开始王一林提的那个问题。黄龙飞还真是厉害,政府也没有看错人。黄龙飞的强处就是在商业运做上,他在商场上,就像一名将军在战场上一样,而且是最好的那种将领,总能够带领自己的部队取得胜利。现在黄龙飞在日本金融市场上的动作,可以用一个动作来形容,那就是“打太极拳”。黄龙飞完全是在打太极拳,太极拳虽然看起来软绵绵的,没多少力量,但是总能在敌人最脆弱的地方来上致命的一下,而且最擅长借力打力,现在黄龙飞就完全是在借助日本那些疯狂的小投资者的力量在攻击已经非常脆弱的,简直是一触即溃的金融体系。而王一林说得也很对,现在黄龙飞的动作是大了点,他不是为了要打击日本,而是完全想把日本整垮,要日本在几十年内恢复不了元气,完全是在把日本经济向死里整。这还了得,如果被查了出来,他黄龙飞恐怕在地球上都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了。是应该停了停了,至少不要只盯着日本一家打嘛,全世界还有那么多的敌对国家,如果没有发泄够,换个目标总可以了吧。

等周国辉想清楚,做出了决定的时候,王一林也接完了电话,铁青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周国辉看到三弟那样子,心里就有点忐忑不安,难道开始还在说黄龙飞,现在他就出事了?

“呵呵,不是,当然不是坏消息了!”王一林的脸上风云骤变,马上就笑了起来,看到大哥那莫名其妙的样子,赶紧说道,“开下玩笑嘛,看你一天紧张的样子,轻松下也好。日本首相脑溢血,已经住进了医院,这次应该要挂了!”

“什么!?”周国辉开始还有点不满的神色马上就消失得一干二净,王一林告诉他的那个消息确实是太让他震惊了。

“你的情报部门也应该得到了消息,只是现在还没有找到你!”王一林说着,给自己点起了一根烟,笑了起来,笑得那么恶毒。抽了两口后,他才又说道:“现在日本政府已经封锁了消息,最早也要过两天才发布。而日本股市已经决定在明天全部停盘。看来,我今天晚上又要回去加班了,准备帮日本人民一点小忙,让他们充分享受新闻自由的权利。”

看到王一林站了起来,周国辉也跟着站起来,一边跟着他向外面走去,一面说道:“好吧,我也赶紧回去,让老二马上歇手,并且把这消息告诉他,让他赶快回来吧,现在他在外面不安全!”

王一林点了点头后,就带着周国辉出门了,这个晚上,他们两人是没办法睡个好觉了。

……

在王一林与周国辉都忙着要处理这些“突发”事件的时候,黄龙飞却在几千公里外的一张大床上睡得很香,中间还做了几个美梦。

白天,李明翰并没有去打搅黄龙飞休息,黄龙飞已经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而且也没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没必要叫醒他。

华国强他们那边抛售股票的动作非常顺利,他们几名经济学专家都猜到了日本政府会怎么做。就算日本人再没人性,他们的政府也不会冒着让几万人被逼着自杀的危险而任由股市在一天之内垮掉。而且股票卖得也很顺利,只要他们卖,就有人要。所以黄龙飞他们手中拿的那几百亿的股票,几乎在一个上午就全卖光了。而下午,华国强他们主要的精力都花在了购买期货上,同时,还在监视着日本股市的动向。虽然看起来日本股市还是那么的坚挺,但是只到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在崩溃之前的最后一硬,就如同男人在做最原始的生理运动的时候,最后那一瞬间的坚挺一般。下午的时候,当所有大炒家开始把自己手中的股票都抛售出来的时候,华国强他们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的资金都买了期货,日本股市崩溃,已经不可避免了。

而这时候,李明翰去有点犹豫的站在黄龙飞的卧室门外,最后,他还是轻手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黄总,黄总……”李明翰轻轻的喊了几声,见到没有反应,才摇醒了黄龙飞。

“怎么了,是不是日本人都自杀了?”黄龙飞揉着眼睛坐了起来,看来他开始正在做这样的梦。

“还没有,但是也快了!”李明翰把黄龙飞的衣服抛给了他,又说道,“现在最‘大’的那个日本人与自杀也差不多了!”

“哦,怎么了,难道日本首相气得跳楼了?”黄龙飞一听,赶紧胡乱穿好了衣服,就向外面走去。

“不是跳楼,他要跳,还有那么多保镖拦着他呢!”李明翰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放到了黄龙飞的办公桌前,打开了一封邮件,说道,“先看看吧,这是国内才发过来的消息,以及对我们的指示。”

邮件是用暗语写的,黄龙飞看了一会才明白具体的意思,然后笑着说道:“妈的,怎么没马上把他给气死呢,真是可惜,太可惜了!”

“气死了就不好玩了,呵呵!”李明翰看起来完全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说道,“但是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下后面怎么办了,国内的指示也来了,是不是马上……”

“不…不,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让我想想!”黄龙飞兴奋过后,却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

如果日本首相真要是挂掉了的话,那这下日本国内的情况肯定会变得无法收拾。而新上任的政府为了稳定国内的局势,肯定会全力搜捕黄龙飞他们,不然没办法向国民交代。所以,这时候,黄龙飞还真有点想让那个倒霉的小泉多活几天,帮自己多拖几天,这样才能让自己跑得更远,藏得更深。黄龙飞已经有过一次惨痛的教训,现在,他绝对不想让自己手下的人去冒险,即使是华国强那些周国辉派过来的人,黄龙飞也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但是现在马上就回国,却显得有点唐突,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泰国,黄龙飞并不放心。

想了好久,黄龙飞才抬起头来,说道:“我们不能直接回去,必须在外面转几圈,而且现在小马他们都在泰国。我看,我们先到马来西亚去溜达一圈,然后再去泰国。小李,帮我联系一下泰老,让他在那边帮我们准备一下!”

李明翰点了点头,明白了黄龙飞的意思,然后就赶紧去处理这件事情了。而这时候,黄龙飞打开了自己的电脑,迅速的开启了网络会议软件。

“小马,把国强叫过来,我有事情要跟你们说!”等到小马的头像刚一出现,黄龙飞就迅速的下达了指令。

很快,华国强的头像出现了,一看到黄龙飞有点紧张的样子,就问道:“黄总,是不是我们出了什么错误……”

“不是,你们都做得很好,现在听我说!”黄龙飞打断了华国强的话,说道,“你们在五天之内做好一切的工作,期市上的事情都必须要安排好,如果有危险的话,必须要随时能够撤得出来。我会在五天之后到你们这来……”

“黄总,是不是有什么危险,我们……”小马一下激动了起来。按照计划,整个行动期间,黄龙飞是不会与他们发生任何的接触的,这是为了闭嫌,而且出了问题,黄龙飞也好脱身,而现在黄龙飞竟然要亲自过来,小马一下就感觉到了有问题。

“不是,不是很大的问题,只是日本那边有麻烦了。等我过来后再告诉你们,这五天之内,你们必须要安排好新的身份,并且洗脱与以前的一切关系,我来的时候,会通知你们见面的方式,明白了吗?”黄龙飞想了下,又补充道,“另外,这段时间内,必须要加强安全措施,有什么不对,马上给我逃命,安全第一,明白吗?”

小马与华国强都点头答应了,见到黄龙飞这么认真的样子,他们知道肯定发生大事情了。

黄龙飞再简单的询问了他们一下工作情况后,就关掉了视频,起身向住着那两名保镖的房间走去。虽然黄龙飞无法掩饰自己的身份,作为中国第一富翁,他可是所有国家重点监视的对象,但是他需要给另外的人都安排一个合法的身份,为马来西亚与泰国之行做好安排,而这些事情,都需要那些保镖们来做了。

……

诺大的一个房间中,只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日本内相渡边铭右,一个是日本经济大臣樱木拓野,一个是日本官方长官纲本龙一,一个是日本外相流川风,一个是日本警视厅长官木村上夫,这几个人都是日本内阁的主要成员,也是这界联合政府中最核心的几人,他们掌握着日本绝大部分的权力。而在这几个人之外,还有三个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老人,看他们身上的那一身土黄色的军服,一下就让人想到了几十年前,那些日本侵略军的模样,只是年龄大了不少。

“渡边君,现在的情况我们也了解了,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其中一个老者开口说了一句,就又闭上了眼睛,好象睁眼都很吃力的样子。而开始,渡边已经把现在的局势做了一个大概的介绍。

“现在首相大人已经病倒了,虽然医生说能够保住首相的性命,今后却无法正常的生活了。我建议,马上成立临时内阁,并且开始进行管制,以稳定国内局势。等到局势平稳之后,再进行内阁选举……”渡边说到一边,就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樱木。现在国内的主要问题是经济上的,所以樱木的话更有说服力。

眼前这几个老头才是真正的日本主宰,而且还是强硬的军国主义份子,小泉能够上台,就是因为有这几个秘密掌握着日本大部分军队控制权的老人的支持。而小泉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连年参拜靖国神社,也正是要迎合这几个老头,这点樱木非常清楚。而现在渡边把问题推到了他的头上来,虽然樱木知道自己说的话将产生多大影响,但是他无法回避,只能小声的说道:“现在国内的经济情况已经非常糟糕,从外汇市场上开始的这次金融风暴已经席卷了股市。明天股市一开盘的话,肯定会马上崩溃,我们应该采取点必要的措施,制止发生经济危机,不然我们将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内都无法恢复过来。”

樱木这话说得很含糊,并没有直接支持渡边的提议,因为樱木知道,只要按照渡边的说话迈出了那一步,那么日本无可避免的都将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他是个搞经济的,对战争并不了解,但是他知道,军国主义意味着什么,当战争爆发之后,又将是千百万的日本人变成炮灰,樱木并不想成为谋杀同胞的始做蛹者。

渡边也听出了樱木话中含有余地,但是他并不敢说出来,在这,他说话还要看别人的眼色。

“听说这次的金融风暴是外面的人在捣鬼,木村君,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另外一名老者语气很淡的发言了,他并没有马上考虑渡边的提议。

木村听到自己被点了名,赶紧看了看旁边的纲本,纲本也参与了调查。但是显然,纲本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帮同僚的忙,而是把头埋得低低的,装着不关自己的事情。木村心里暗骂了纲本不讲义气一句后,才颤悠悠的说道:“我们在调查是谁在搞鬼了,虽然已经查到了点线索,但是还没找到真正的幕后主使者。”

那问话的老头眼皮跳了一下,并没有说话。而木村已经吓得一下伏在了地板上,嘴里连声说道:“木村办事不力,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查出是谁在攻击我们大日本帝国,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木村,你起来吧,这事情不能怪你,你也尽力了!”最后一名说话的老者的说得并没错,几乎全日本的警察都快要忙死了,那些特工更是忙得一塌糊涂。而顿了下,他才继续说道:“纲本君,这段时间,支那军队的动向清楚吗?”

纲本还是没能逃过这一戒,赶紧爬在地上回答道:“支那军队并没有什么动向,他们还是那么的落后,我们大日本皇军可以在半个月内消灭他们……”

纲本自己都明白在说大话,几十年前,中国还在最困难的时候,日本人花了几十年时间都没有战胜中国,而且最后还被赶了回来。而现在中国已经变得很强大了,要想战胜中国,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而纲本这么说,也完全是为了迎合这几个“皇军遗祸”的胃口而已。

那个老头得意的笑了笑,好象他的思想还停留在几十年前日本最辉煌,也是最罪恶的时期一样,笑够了,才对最后一名大臣说道:“流川君,现在世界上别的列强的情况怎么样了?”

流川诚惶诚恐的挺直了身体,他并没犯错误,所以心里并不是很担心,只是被眼前这三个老头的气势所威吓住了,定了定神,他才说道:“这次金融危机已经开始向全球蔓延,世界各大列强的经济都已经受到了影响,如果我们能够处理好国内的情况的话,对提高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威信有很大的好处!”

“好,很好!”等流川的话一停,最先说话的那个老头突然笑了起来,好象现在日本不是在发生一次严重的经济危机,而是在蓬勃发展一样,说道,“这正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重新崛起的机会,现在世界列强的国力都已经被削弱了,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次机会的话,将我们的大日本皇军打造成世界上最厉害的军队,就能够让我们大和民族享受到最好的待遇,为我们大和民族争取到更大的生存空间,世界将是我们大和民族的,我们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

听着这老头几乎是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发出的歇斯底里的叫声,樱木只感觉到混身发冷。樱木不敢去看别的大臣是什么表情,紧紧的贴在了地板上,现在他已经彻底的明白了,渡边把他们招集到这来,是要利用他们几个力量,影响到这三个行将就木的老头,而最后……最后的结果樱木不敢想,他非常清楚,日本必然又将走上最后覆灭的死亡通道。

“好了,渡边君,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做吧,希望你不要想小泉那样让我们失望,明白吗?”中间那个老头说完,就又闭上了眼睛。

“嗨!嗨!渡边一定不会让三老失望的!”渡边说着,已经站了起来,看到三老已经“入定”,赶紧退着离开了房间。

当樱木看到渡边嘴角露出的邪恶的笑容后,心里已经不再抱一丝的希望。现在支持着樱木的唯一动力就是解决好这场金融危机,不让更多的日本人过早的死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