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篇 金融风暴 第八章 风云际会

yuertou 收藏 25 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不同的人来说,这一个月代表的意义并不一样。有的人觉得很快,但是有的人却觉得很慢。有的人过得很开心,但是有的人却很烦恼。

黄龙飞就是那种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当然也很开心的人。快乐,快乐,当然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而在这一个月内,黄龙飞手中的钱也如同他的心情一样,飞速的高涨着,

也许大家都听说过滚雪球的道理,特别是在商场上,“雪球”理论是更加的显露无疑。如果你手中有一元钱,按照十倍的利润,也只能变成十元。如果同样的情况下,你手中的钱是一亿元,那就变成了十亿。十亿与十元的差距,那可就是天渊之别了。

为了保证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赚到最多的钱,黄龙飞第一次冒险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期货市场。而恐怕金融世界的历史上,还没有过一次性投入这么多钱到期货市场“博”一把的记录吧。

“小李,我们的期货都估出去了吗?”黄龙飞还有点不放心。

李明翰笑了下,放下手中做的事情,说道:“黄总,你就放心吧,今天早上一开始我们就把所有的期货都抛了出去。投入的两百亿,到现在已经翻番了。”

黄龙飞并不是不想再多赚点钱,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这次赚得已经够多了。而且下一步计划马上就要开始了。

按照最先制订的计划,他们只买了东京股票市场一个月,全买了升。而东经股票交易所的那些大型企业的股票,简直就如同屁股上绑了枚火箭一样,飞快的在向上攀升着。

日本政府已经开始全面支持那些国家重点企业进行反收购,而以索罗斯为首的一大批国际炒家也跟随黄龙飞的步伐,在日本外汇市场上大赚了一笔之后,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日本股票市场。两股相反的力量的最终结果就是,日本所有大公司的股票行情一直看涨,好几家已经涨到停板了。

对这种反常的经济现象,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在警告那些盲目的小投资者,不要被眼前的这片红火形势所迷惑,那些日本公司的股票根本就没有那么高的价值,这一切都已经反常了。但是,已经处于疯狂状态的那些小投资者根本就听不进去这些警告。而以黄龙飞为首的这些大炒作者,也根本不会去听这些劝告,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能力。

在日本外汇市场发生危机的时候,大部分日本投资者都已经破产,或者濒临破产的边缘了。日本人并不想我们常见的中国人一样,有了钱不是存到银行去,而是拿到各中投资市场去进行投资。而所有的投资市场都与股票市场有很大的关系,不管是什么基金啊,或者别的什么,都是建立在股票市场上的,股市永远都是金融市场的核心,也是最吸引投资者的地方。

当日本外汇市场崩溃的时候,脆弱的日本股市也受到了牵连,几乎所有日本公司的股票都在跌。大部分日本公司都是依靠海外市场,而当日圆的汇率涨到了一个极不合理的价位时,没有一家日本公司的业绩会好。而那些手中持有大量股票的日本国民,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却仍然觉得在寒冬中一样。

当黄龙飞这些炒家的炒作与日本政府的干预把日本股市炒上去之后,那些几乎快要绝望的日本人终于看到了希望。在人的性格中,天生就有一种爱好赌博的心理,而当一名输红了眼的赌徒看到有翻本的机会时,那就如同饥饿的狼看到了食物一样,根本就不会去理会危险,不知道那诱人的食物里面会不会有毒药。而现在的日本人,就如同这样一头饥饿的狼,也更像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

当这些在汇市上输红了眼的日本人转身发现股市已经开始好转的时候,一下子精神就来了,就好象一个落水的人见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般,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日本股市上。而这些人为了麻痹自己,还为自己的这疯狂般的举动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说什么这是日本经济走出困境的开始,是日本开始复苏的表现。但是在高度市场化的日本,这些人难道不知道市场经济最简单的,也是最基本的价值规律吗?当一样东西具备了与其价值不相符合的价格后,这合理吗?与其说是日本经济复苏的开始,还不如说这是经济危机的开始。而一些有着各种复杂思想的日本经济学家,甚至宣称这是日本战胜经济危机的一个奇迹,是日本开始完善自己经济体系的开始。他们的用心,没多少人知道,但是稍微有点经济学常识,而且头脑还算清醒的人都知道,这些日本经济学家的话完全是一派胡言。

当东经股市指数回到了金融风暴发生前时,并没有日本人放出自己手中的股票。这再次体现了日本民族这种贪婪的,不知深浅,特别喜欢赌博的性格。这种事在历史上发生了很多次,简直就成了日本人的象征。而在这金融大风暴发生的时候,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了。当这些日本人已经能够把自己的投资都收回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满意,因为他们还想在这里把以前在汇市上损失的那部分也拿回来。而当他们拿回了自己所有的损失时,更没有放弃,因为他们想通过这个机会大发一笔。

黄龙飞正是彻底的掌握了日本人的这种心态,而且也要借助日本人的这种思想,来帮助自己完成计划。虽然他们这些大炒家的资本比任何一个日本投资者的都要雄厚得多。但是黄龙飞并没有忘记最关键的一点,他们不是在与一家,或者几家日本公司做对,而是在与整个日本国做对。他们的敌人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而不是一个小团体。而日本人又是非常喜欢积累财富的民族,大部分的日本人并不像美国人那样大把大把的花钱,更不会今天花明天的钱。所以,日本民间的财富是非常雄厚的。光凭黄龙飞他们这点力量,是远远不能战胜日本。如果不能把握住日本人的这种心态,做出正确的判断,黄龙飞也不敢去赌上这一把。

把燃尽的烟头丢在烟灰港里面后,黄龙飞站起来,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边对李明翰说道:“可以让小马他们那边开始了,把我们手中的股票都抛出起,然后全买日本股票在未来一个月内走跌!我现在去休息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才来叫我。”

李明翰点了点头,迅速的通过网络下达了命令,他的动作一点都没迟疑,这是砍在已经遍体鳞伤的日本金融市场上的最后,也是最狠的一刀了。

……

经过一个月的观察,索罗斯慢慢的明白大洋对面的那个神秘炒作者这步动作的目的了。但是他明白是明白了,却已经无法赶上这一班车。对自己少赚了这么一笔,索罗斯并不是很惋惜,毕竟这一步走得很稳,现在他手中的股票价格已经翻了一倍有余,他已经赚够了。但是索罗斯并不是个容易满足的人。现在他正紧盯着日本金融市场上的变化,一有风吹草动,他就绝对不愿意自己再次错过下次机会。

“老板,老板……”约翰没敲门就冲了进来。

“我不是说过多次了吗?进来的时候要敲门!”索罗斯狠狠的盯了一眼这个不争气的养子,看到约翰笨到要退出去重新敲门后再进来,失望的叫道,“好了,你进来吧,什么事情这么急?”

“老板,东京股市上,已经有人开始大量抛售股票,现在……现在……”约翰结巴了几下,却没有能够说出来。

索罗斯也从电脑上看到了东京股票市场上的变化,几家主要的日本公司的股票价格已经开始下跌了,但是并不很明显(黄龙飞手中的那些股票,相对于整个日本股票来说,只能算是沧海一粟)。索罗斯并没有急着下命令,而是问道:“查到是谁在卖吗?”

索罗斯心中有很多疑惑,他也明白,现在的日本股票市场并不正常,而是非常的反常。就如同一个吃了兴奋剂的人一样,虽然现在劲头很猛,但是持续不了多久,等最后的大崩溃发生的时候,恐怕没人能够救得了他。但是索罗斯并不怕冒险,而喜欢抓住机会,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情,这是所有短期投资家,也就是常说的金融炒家所共有的一种性格。虽然索罗斯也预感到了日本股票市场就要崩溃了,但是他并不是神仙,算不出在哪天崩溃。现在有人抛售股票,并不是件奇怪的事情。这一个月中,日本政府为了个股市降温,也曾经几次大规模的抛售股票,甚至增加股票发行量,来达到让股票的价格稍微降低点的目的。现在索罗斯也这么认为,这又是日本政府的干预举动。因为日本股市上已经是热火朝天了,如果再不干预的话,就很危险了,但是索罗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认识到这是日本股市崩溃的开始。

索罗斯脑袋里转着弯想完之后,看到约翰还站在那,又问道:“还不知道是谁在抛售吗?”

约翰愣了一下,他开始已经说了一遍了,肯定是索罗斯没有听到,现在又在问。约翰也不敢发火,没有打工的给老板发火的事情,而是小心的说道:“老板,应该是那个神秘人物在开始抛售股票了,他们卖的都是……”

“什么,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索罗斯一下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想不到他个六十来岁的老人还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在房间中走了两圈后,索罗斯才焦急的问道:“现在东京那边几点了,离股市关门还有多久?”

“现在东经那边是下午两点,还有三个半小时,股市就要关门了!”约翰很委屈,他开始要说的时候,被索罗斯打断了,而说出来的时候,索罗斯却没有听到。

“还好,还有时间……”索罗斯低声嘀咕了两句,走到约翰面前停了下来,说道,“快去把我们手中的股票都抛掉,一张也不要留。顺便……顺便买日本期市走跌!”

约翰快步的走到门边,愣了一下,开门前回过头来问道:“老板,买多久的期货?”

“笨蛋,先抛股票,期市随时可以买!”索罗斯人老火不小,看到约翰还在发愣,马上吼道,“还不快去,难道你想要我破产吗?”

等到约翰急匆匆的离开后,索罗斯才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现在他最担心的是手中的那么多股票能不能全部抛出去,如果今天抛不完的话,明天肯定要跌停板,到时候……到时候的情况索罗斯想都不敢想,因为在几年前,他就亲手点燃了东南亚金融危机,逼得成千上万的人自杀,这简直是在用一把无形的刀割断别人的喉咙,不见血,不见光,也没有爆炸声,一场没有硝烟,没有士兵的战争!

……

顶着暖春到来前的最后一场寒风,上杉诚信(前面提到过,就是那个自杀的日本人的朋友)拖着寒冷的身躯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才从金融风暴阴影中走出来,满面春风的同胞,他的心情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作为一名交易操盘手,上杉对自己能够在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还能够保住这份工作已经很满意了,虽然收入降低了不少(这与他们的业绩,以及顾主的投资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要养活自己,或者说能够让自己在东京这个世界上消费最昂贵的城市中生活下去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上杉的生活却过得很紧张,因为他并不是一个人。他的父母都还在世,艘已经退休了,虽然能够领到一笔退休金,但是在物价飞速膨胀的现在,那笔微弱的退休金根本就不能保证父母的生活,上杉作为独子,必须要肩负起赡养父母的责任。他还有一名妻子,以前经济好的时候,妻子并没有在外面工作,而是在家安心的料理家务,做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主妇。但是现在金融危机一到,妻子也已经开始在外面找工作,虽然拿着大学文凭,但是对一个已经把所学专业荒废了十多年,而且没多少工作经验,在现在失业人口大增的情况下,根本就不能指望妻子能够赚到多少钱。所以家庭的重担都已经落在了上杉的肩膀上,逼得他必须要找第二份工作,不然连糊口都难。

现在上杉就是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从外汇交易所溜了出来,去做他的第二份工作,帮助几名客户料理他们在股票市场上的投资。像上杉这样的人并不少,这从与他从同一个地点出来,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的人流数量上就能够看得出来。虽然外汇交易与股票交易存在着一点差距,但是并没有隔行,根本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对上杉来说,在业余的时候做点股票交易,并不是件难事。但是看着身边这些迈着急匆匆的步伐,速度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年轻同胞,上杉却并不因为自己能够在人才辈出的地方找到这么一份工作而感到高兴。

从上次同事自杀的事情中,上杉已经感觉到日本经济的寒冬已经快要到了。但是现在他看到的情况却与自己理解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在经历了外汇市场的地震之后,日本经济不但没有马上垮下来,现在还扶摇直上,难道是自己的感觉错了吗?上杉拿不准,但是他并没有如同所有的同胞那样放松自己的神经。金融市场的规律与特点,他了解得非常清楚,做了十多年的操盘手了,上杉完全可以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成为一名资深炒家,而且他还在大学里面学过系统的经济学知识。所以他并不怀疑自己的判断,没有受到盲目鼓动的影响,小心的控制着自己代理的那几支股票。

“上杉,上杉君!”几声呼喊,把上杉从自己的思想中拉了出来。

当上杉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是在股票交易所认识的那名同事川口,赶紧笑着跑了上去:“川口,今天怎么有时间出来透口气啊?”

这川口一看就知道是个勤奋的人,而且很精明,等到上杉走近的时候,就把上杉拉到了一边,小声的说道:“上杉,这次可不要怪我没有给你好消息,想不想知道最近的行情?”

上杉一愣,知道这股市是瞬息万变的,也许一分钟前还在飙红,一分钟后就垮了,赶紧紧张的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吗,这么紧张?”

川口点了点头,看到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们,才帖在上杉的耳朵上说道:“今天上午,已经有人开始大规模的抛售股票了,而现在是政府出面在收购这些股票,哄抬市场,所以外面并没有多少反应!”

“什么,那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上杉的神经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这是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在股票交易所今天下班之后,明天的世界将是另外一副样子了。

看到上杉就要急着走开,川口赶紧一把把他拉了回来,小声说道:“别急,现在里交易所下班还有几个小时,你的那几支股票我已经帮你找到买家了,完全来得及出手!”

上杉感激的拍了下川口的肩膀,这小子够义气,而且这时候他才松了口气,既然政府都出面了,那今天股市应该不会垮。想了一下,上杉才问道:“川口君,你是怎么知道的,怎么……怎么外面没有反应呢?”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关心了,反正我是不会害你的,上次在汇市上,还要多谢你的帮助呢!”川口的样子很得意,看到上杉还是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才又说道:“好了,我告诉你,但是你可千万不能对外人说,知道吗?”

上杉狠狠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川口有点门道,所以上次才会在外汇市场上帮川口一把,让他减少了很多损失,而且自己也才敢把那几支股票交给川口帮他照看。

“我有个表弟在经济省工作,这是他今天早上给我偷偷发来的消息,让我把手中的股票都卖了。千万不要乱说,不然我们都会完蛋的!”川口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旁边的上杉能够听见。

在日本,这么做是严重的犯罪行为,这已经算得上是出卖政府机密了,如果被查出来的话,那肯定是要遭到全民族唾弃的。以前,这样的事情并不多,因为日本市场已经高度透明,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也很少,所以没人会愿意冒险走收买政府官员的这条路。但是当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为这一口饭,大量的日本政府人员开始拿自己知道的情报来换取一点不法收入,这从政府部门的负责人,到普通的办事员几乎都有。一个民族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也是一种悲哀啊。

“好了,那我先进去把那几支股票处理了,晚上我请你吃饭!”上杉了解了情况后,就再没有什么疑惑。在金融危机最猛烈的一次“地震”快要到来的时候,上杉的心情却一下变得非常好了,因为他可以通过这次正确的操作,为自己赚到不少的佣金,暂时缓解了眼前生活的困难。

“好的,你快去吧,下班后我过来叫你。记住,不要给任何人说!”川口还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遍。

“放心吧,我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搞这个,不会给人说的。晚上见!”上杉说完,就快步走进了股票交易所。

上杉是不会将这个情报泄露出去,因为他以前唯一的朋友已经自杀了,而他也没有多少行内的朋友。但是,并不是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日本人都像上杉一样,当半个小时后,上杉把手中代理的几支股票都顺利的出手,带着非常满意的心情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外汇交易所的时候,开始川口告诉他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大部分日本人都知道的秘密了。

……

松森太郎敲了几下门,听到里面没有反应,小心的推开房门,走近时,才发现樱木已经爬在桌子上睡着了。松森知道樱木已经有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从金融危机发生开始,樱木平均每天的休息时间更是不到四个小时,现在这个已经快六十岁的老人也支撑不住了。虽然松森很想让内阁经济大臣再休息一会,但是看了看手中的那份文件,还是摇了摇樱木,等樱木醒来时,才说道:“樱木大人,这个…这个必须要让你知道!”

“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我睡了多久了?”樱木胡乱的在书桌上摸了一会,才找到了自己的眼睛,戴好后,接过了递过来的文件,翻了几下,就焦急的问道,“现在还有多少,我们能够坚持多久?”

“我们已经拿了二十多万亿出来支持那些大企业收购股票,现在政府的紧急预算资金已经快没了,如果还不能够提供更多的资金的话,在今天股票交易所停盘之前一个小时,就会崩溃!”松森的样子很为难。

这并不能怪他,也不能怪任何一个政府职员。日本政府已经开始向所有反收购的日本大企业提供资金。而今天早上一开始,几个大炒家就开始把手中持有的大量日本企业股票抛了出来,虽然这是解决了这些日本企业被不怀好意的人收购的危险,但是这却更加令日本政府头痛了。现在陷在日本股市中的大量资金并不是那些外国炒家的,而是日本国民手中的血汗钱。如果股市一下崩溃的话,恐怕明天就将有成千上万的日本家庭失去亲人。所以日本政府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而是更加痛苦。他们还必须拿出更多的钱来把这些股票从更高的价位上买回来,稳定股市,至少要坚持到今天股市停盘。如果只是要买黄龙飞他们手中的股票,日本政府并不会觉得头痛,但是当那么多的“小道消息”传出去之后,大量的日本投资者也开始抛出手中的股票,这就让日本政府准备的紧急预算捉襟见肘了。所以,这并不能怪日本政府,要怪,只能怪日本民族,或者说是日本民族的那种狭隘性开始发挥作用了吧。

“好吧,我会想办法,我会想办法的!”樱木说着,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顺便还碰翻了桌子上的一叠文件。

松森也看出樱木现在的状态很不好,默默的把掉这地上的文件拣了起来,就站在一边,不再说话了。

樱木可以说是一名优秀的经济学专家,能够坐上日本内阁经济大臣这个位置,就表示着他并不是浪得虚名。但是现在樱木并没有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而是束手无策。从金融危机一开始,樱木就感到自己束手无策,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股市上的风波一开始的时候,樱木就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陷阱,一个巨大而且恐怖的陷阱。通过政府出资来阻止外国投资者收购日本的支柱产业是最迫不得已的办法,樱木知道这中间的厉害关系,这完全就是在拿政府的钱,确切的说,应该是日本国民的钱去做只赔不赚的生意,不管最后是成功还是失败,赔本是绝对无法避免的事情。但是樱木根本就找不到别的办法,而且这也不是他能够决定的。这一下下招,是由那些站在樱木头顶上的日本内阁官员所决定的。在他们眼里看来,大日本帝国是绝对不容许将自己的支柱产业交给别的国家的,就算是赔钱,也要保住大日本帝国的命根子,也不能丢了日本的脸。而樱木作为经济大臣,也只能够听从政府的指挥,他没有选择,就算迈出的这一步下面是深渊,他都只能踩下去。

“好了,松森,我现在到首先府去,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记得随时通知我!”樱木说完,就披好了自己的外衣,强挺着已经疲惫不堪的身躯迈出了房门。

到达小泉的官邸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这时候,距离东京股票交易所关门还有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樱木必须在一个半小时之内搞到足够的资金,不然今天晚上,日本就将崩溃,根本就等不到明天了。

小泉的病已经在半个月前好了,虽然行动还有点不方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用自己的大脑来指挥日本政府运做,指挥这个国家前进。

“首相大人,樱木大臣到了!”侍卫推开房门,就把樱木让了进去。小泉因为身体还没有全好,所以并不经常见客人,而樱木就是那些特殊的,能够随时晋见的人之一。

“樱木大人,有什么好消息吗,是不是要急着来告诉我啊!”小泉看起来就完全是一经济白痴,他上台,也是因为执行的是强硬政策,经济方面的问题都是由樱木在给他出谋划策。而现在他看到日本股市上的一片红火,当然如同白痴一般的高兴了。

樱木借着把衣服挂上衣帽架,想好了该怎么说,转过身来的时候,就对那个看起来有兴奋得有点神经质的首相说道:“首相大人,我这次来,是希望你能够批准更多的资金,我们还要加大对股市的投入力度……”

看到小泉已经满意的在签署命令,樱木就停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小泉迅速的签好了一份行政命令书,递给樱木后,说道:“好说,只要能够让我们大日本帝国度过这次危机,就算花多少钱都行,我们有钱,我们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不怕花钱,是不是?”

要是以前听到这话,樱木会觉得很有道理,但是现在他听起来,却觉得很刺耳,这次金融危机暴露了日本的根底,那就是,日本虽然富裕,但是也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国家。一个建立在外贸上的国家,坚强不到哪儿去。但是当樱木看到了小泉给他那份文件后,就满意了,上面并没有写数字,也就是说樱木需要多少资金都可以直接从国库提取,数字由樱木来填,但是这却是日本首相下达的命令。心里塌实了之后,樱木才说道“另外……另外还有一份文件,我要给首相大人过目!”

樱木说完,就把手中的那份文件递给了小泉。这是松森的一份报告,在车上,樱木已经大概的看了一遍。主要的一点,就是对日本经济的预测,以及对这次日本金融危机中的损失的统计,另外,还有相当重要的一部分,那就是对政府内部有人把政府决策,这样的机密泄露出去的报告。

小泉开始还是笑得如同春天般的脸,在他看完了文件一半的内容后,就僵住了,双手也在微微的抖动了起来。不要手他,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看到了这样的文件,知道国家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之后,也绝对坚持不住,更别说是一个才从病床上爬起来的病人。

当樱木发现小泉的状况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樱木冲上去的时候,只是刚好扶住了已经向地上倒去的日本首相。当他刚要叫出身来的时候,才看到手中拿着的那份小泉刚签了名的文件。犹豫了一下,樱木迅速的把小泉平放到了地毯上,然后快步走到办公桌前,用小泉开始签名的那支笔在那份文件上填好了一串数字。这才大声的叫来了外面的侍卫。

“快,快叫医生!”樱木指挥着侍卫忙碌起来,见到没人再注意他的时候,如同作贼般的溜了出来。

他现在需要马上去把这笔领到的资金兑现,首相的生命很重要,但是挽救日本全国人民的生命更重要。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