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篇 金融风暴 第七章 购买日本

yuertou 收藏 34 69
导读:华夏春秋 第五篇 金融风暴 第七章 购买日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与那五位行长吃过那顿饭之后,黄龙飞就赶着回了新加坡。而有了他的保证,胡永寿很快就用自己的名义从工农建交四大银行(人民银行已经不再进行具体的银行运作,只是一个起到指导性,而且具有领导另外四大银行的一总总行性质的银行了)中获得了两百亿的贷款,还款期限是两个月,利息是一分二。也就是说,两个月之后,黄龙飞把钱还回来的时候,还要给四亿的利息。

当黄龙飞在离开新加坡两天之后再回来的时候,李明翰已经遥控着小马他们开始大规模的“入侵”东京的股票市场,蚕食日本的那些大企业了。

李明翰在黄龙飞走后,选定了几家日本大企业的股票作为重点收购的对象,而选择的条件很简单,就是那些能够最大限度的增强日本战争能力的企业。比如鹿岛重工,川崎造船,丰田汽车(为日本生产坦克),三菱重工这四家。而将手中另外的十多家日本大企业的股票都抛了出去,以求尽快的让资金回笼,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到这四个重点上,以寻求对日本造成最大限度的打击。

李明翰并没有将这个收购计划告诉黄龙飞,他敢保证黄龙飞不会反对,而且与在国内的黄龙飞进行联络并不怎么安全。确实,黄龙飞回来之后,并没有责备李明翰这次的擅做主张,还好好的表扬了他一番。

东经股市上的“战争”到第二天就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而黄龙飞正好回来赶上了这出好戏,同时也为华国强他们带回来了更多的“弹药”。

其实在这之前发生的日本外汇市场大崩盘已经让日本的股市变得异常的脆弱了,只是在这之前,并没因人去碰一下这个脆弱的股票市场,大多数的炒家都选择了观望。因为他们都知道日本的经济实力并不是吹出来的,而且日本政府有足够多的多的资金来进行干预。如果贸然向日本政府挑衅的话,那不会有什么好处。如同汇市上的情况一样,这些手中拿着大笔资金,采取观望态度的国际大炒家需要的是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第一个战出来挑战日本政府的人。如果发生了汇市上那样的事情的话,肯定也将蜂拥而至。趁火打劫的事情,是这些金融大鳄们的共同爱好,也是他们的长处。

因为受到日圆汇率猛增的影响,日本所有大公司的业绩都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股票的价格更是像高台跳水般的直落而下,而且还没有个底。汇率的增高,对与加工出口的国家来说,只能是一次灾难,一次巨大的灾难。特别是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国内市场狭小,生存的空间是在国际上,这简单的,直接的一拳是让日本逼无可逼,而且被打得喘不过气来了。

当黄龙飞他们清光手中所有的日圆时,投入到汇市的两百亿美金出来时就增加到了近三百亿。这一笔赚得并不多,也不狠,因为这还是前戏,真正的压轴大戏还在后面呢。

清理掉了手中那些“垃圾”股票后,叫到华国强他们手中的流动资金已经超过了四百亿,虽然现在在股市上小小的亏了一笔(主要是让那些没用的股票脱手而赔了点钱),但是如果让这四百亿的流动资金对准目标,狠砸下去的话,如果日本政府不能迅速的做出反应,恐怕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了。而且现在黄龙飞又带了两百亿回来,更是大大增强了这次攻击的力度。一场惨烈的经济战,已经快要进入高潮了。

“黄总,看到你回来可真高兴啊,这几天李哥可威风了,让我们这些小弟都要累死了,黄总,看到你,我们才安心啊,你可是我们的保护神,黄总……”小马在网络的那端尽情的表演着,而且很夸张。

“好了,好了,我们先说正事吧!”黄龙飞无奈的摇了摇头,向李明翰看了一眼之后,才继续对小马问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给我简单的介绍一下!”

“好,但是我看还是让华哥来给你介绍吧,我说不清楚!”小马还有点自知之名,说着就让开了位置。

“国强,尽量精简点,不要浪费时间!”李明翰在他的电脑上对有点兴奋的华国强说道。这人的脾气他很了解,只要一说开了,那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好的,李哥!”华国强笑着对黄龙飞说道,“黄总,我们现在的主要目标是针对那五家日本大企业,你知道是哪五家吗?”

黄龙飞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并且示意华国强继续说下去,然后就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那就好,我们就简短点说吧!”听到华国强这么说,黄龙飞还真有点苦笑不得了,而华国强又继续说道,“现在我们最主要的目标是鹿岛重工,这是日本主要的军工企业之一,主要为日本军队生产陆军装备,有坦克,装甲车,火炮,还有自动步枪。另外也为日本空军生产装备,最主要的是防空系统,还有海军的……”

“国强,说重点,鹿岛做什么的,黄总很清楚!”李明翰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打断了华国强的话。

黄龙飞笑了笑,示意华国强继续。鹿岛做的东西他非常清楚。可能大部分中国人连这家日本企业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但是鹿岛在日本重工业界的地位却是非常重的,光是看它生产的那些军火,就知道了。日本军队超过一半的地面装备是由鹿岛生产出来的,而且空军的,海军的装备鹿岛都有份。

华国强吐了下舌头,肯定小马也在后面拍了他一下,然后赶紧正经八百的说道:“我们是在鹿岛的股票跌入最低点的时候开始进行收购的,当时每股的价格大概只有十五美金。现在已经涨到了每股二十二美金,而我们已经用一百亿收购了大概35%的股票,现在已经是鹿岛的第一大股东,但是并没有取得支配性的地位。”

“很好,另外的呢!?”黄龙飞很兴奋,如果真把鹿岛给拿下来的话,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里面的所有机器全丢到大海里去,让日本人没办法再生产武器了。那时候,日本人可真要欲哭无泪了。

“川崎造船主要是为日本海军生产舰艇,我就不多介绍了!”华国强终于学乖了一点,得意的笑了下,继续说道,“我们已经花了一百二十亿的资金购买了川崎造船30%的股票,虽然已经成为了第一大股东,但是仍然离支配地位差了那么一点点!”

这下黄龙飞更兴奋了,扬了下手,示意华国强继续。最让中国人痛恨的,也是现在能够对中国构成最大威胁的就是日本海军。日本也最重视他们的海军建设,曾有日本人扬言,他们的“八八舰队”能够在三个小时内把中国海军全部送到海底去当“潜水”海军。这让中国从老百姓到高层领导都对日本海军恨之入骨。如果现在能够把川崎造船给买过来的话,黄龙飞想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全部拿去生产邮轮,或者干脆运到中国来,让日本人尝尝用他们的设备生产的中国舰艇的味道。

“而日本军队最大的重型化坦克的生产厂家丰田汽车,我们也已经用八十多亿购买了超过40%的股票……”

华国强后面的话,黄龙飞并没有听清楚,心里虽然高兴,但是却隐约的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但是一下又说不出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黄总,你怎么了,还要继续吗?”华国强惊讶的看着黄龙飞,得到了黄龙飞继续的示意后,才说道,“最后的三菱重工我们也收购了35%的股份,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活流动资金了。要想取得支配性地位,就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

“等等……”黄龙飞一下明白了问题在什么地方,赶紧打住了华国强的话,问道,“日本政府没有一点动静吗?那些国际大炒家呢?”

“日本政府已经有反应了,但是那些大企业的大规模反收购行动还没开始,只是在慢慢与我们抬价。而那些大炒家大部分在观望,只有一些小资本在跟进……”

“够了,我明白了!”黄龙飞惊讶的叫了一声,看到小李疑惑的盯着自己,歉意的笑了下,赶紧对华国强说道,“现在马上放慢收购步伐,多做一些炒做,把股票的价格抬上去,但是不要再继续投钱进去了。”

华国强有点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黄龙飞的意思,他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好了,你们先去做事吧,有什么新的情况再通知我,以后联系!”黄龙飞说着,就关掉了网络会议软件,夹着烟,站到了后面的窗户边上。

李明翰也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走到黄龙飞身边,焦虑的问道:“黄总,我们为什么要停下来,现在不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小李啊,难道你也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吗?”黄龙飞深深的吸了两口烟,才又说道,“现在我们做这一步,非常的冒险。你先想想看,我们收购的可都是日本的支柱产业,如果让这些企业落到了我们的手中,日本的下场是什么?恐怕他们的军队要拿着镰刀锄头上战场了吧。而你认为日本政府会对这样的事情置至不理吗?即使这些都是私营企业,但是日本政府肯定会全力保护他们的命根子。而到现在还不反击,那是为什么?只有一个目的,他们要找出我们来,而且想查探我们的实力,明白吗?凭我们现在的能力,与日本政府斗,肯定是只输不赢,现在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危险了,不能不刹车了!”

被黄龙飞这么一点,李明翰一下就醒悟了过来,赶紧说道:“那我们赶快放掉手中的股票,撤出日本……”

“呵呵,小李,你难道是这么怕事的人?”看到黄龙飞盯着自己的那种眼神,好象要将自己彻底看穿一样,李明翰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黄龙飞把脸转向窗外的时候,才说道:“我们不是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吗?这步虽然险,但是我们现在并不用害怕,而且这是我们抽光日本最后一滴血的最好机会。而关键中的关键,就是看那些国际大炒家的态度了。如果他们迅速跟进的话,那日本政府肯定会忍不住要提前出手来保护他们的这些命根子,而顾不上我们,那时候,就是该我们动手了!”

李明翰这下对黄龙飞的佩服是彻底透顶了,这一招驱虎吞象,肯定让日本政府与那些国际大炒家大打出手,最后自己就渔翁得利,确实是太高明了。但是李明翰还有一点不明白,就问道:“但是我们只在股票市场上,是根本赚不了快钱的啊!”

“那是当然,股票市场是适合长期投资的,要想达到我们需要的赚钱速度,根本就不可能!”黄龙飞已经是胸有成竹,说话的底气都足了不少,转过头来,对李明翰问道,“那你知道什么地方赚钱最快吗?”

“期货时常!?”李明翰这下是彻底的明白黄龙飞这次布的一个什么局了。只要再到期货市场上去搞了番,那想不赚钱都是难事。而且这招更狠,简直就是要把日本人往死里整,正如黄龙飞所说的那样,这将抽光日本人最后的一滴血。

“对,非常正确,就是期货市场!”黄龙飞赞赏的看了看李明翰,拍了下他的肩膀后说道,“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再调动了国际大炒家,那么至少可以坚持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我们全买升。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在我们,国际炒家,日本企业以及日本政府四方的联合推动下,日本股票市场绝对会在这一个月内狂飙上去。这时候,我们就赚了第一笔钱!”

黄龙飞说着,已经走过去,给他们两人倒上了两杯葡萄酒,递了一杯给小李后,继续说道:“一个月之后,我们与那些国际大炒家的资金肯定将要见底,到时候,那些大炒家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内把手中的股票都抛出去。如果他们还要坚持的话,那我们就来带这个头。所以,一个月之后,日本股市肯定会大跌,而日本政府为了稳定国内的局势,肯定会全力撑住这个烂局,但是他们再厉害,也绝对撑不了多久,是不是?而且到时候,金融危机波及到全球去了,恐怕日本政府还希望他们的股市跌下去呢。所以将在两个月只后,跌到底点。因此,我们就买两个月之后的跌,这就赚了第二笔。等赚足了这两笔之后,我们也就可以离开已经没有多少油水的日本了!”

“但是……”李明翰摇了摇杯中的红酒,有点犹豫的问道,“但是我们现在哪来的钱去大笔的买期货呢?”

“明翰啊,你是不是忙晕了头啊?我不是带会来了两百亿吗?难道还怕‘买’不死日本人吗?”见到李明翰醒悟了过来,黄龙飞才与他碰杯,“为我们的胜利干杯!”

“为干掉日本人干杯!”李明翰说着,已经仰头一口喝下了那如同鲜血的红酒。他早已经把这当做了日本人的血,他们现在做的事情,也确实是在喝日本人的血。

……

索罗斯红着眼睛中已经充满了血丝,他们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对约翰,他一点都不放心,所以这两天,东京股市上的风云变化,一直是他自己在监视着。

让索罗斯觉得非常奇怪的是,那股神秘的资金在全身从日本汇市上撤了出来之后,又转身杀入了日本的股市。虽然索罗斯搞不明白那个神秘人物为什么只对着那几家日本大企业下手,但是他敏锐的认识到了这一次的商机有多大。可以说,汇市上的波动也只是一次“热身”,真正的压轴好戏还在后面。而现在股市上的波动,就是最大的一道“菜”。

如果索罗斯把握不住这次机会,那他就绝对不是一个金融炒家,更别说是现在这样的“金融大鳄”了。但是索罗斯这次却非常小心,小心得有点过分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亲自守在这,搞得精神疲惫的原因,他根本就不敢把这些事情交给靠不住约翰去处理。

索罗斯并没有跟随那支神秘的力量一起攻击那四支日本大企业的股票,索罗斯有他自己的算盘。索罗斯非常清楚那四家日本大企业的底细,就算是把国际上的所有金融炒家的力量都用上,也绝对不可能把他们的股票买过来,因为日本政府绝对不会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如同美国不会把波音,洛马,通用等等生产军队装备的大公司卖出给别的国家一样。这样的军工企业都是国家的根本,就算是在完全市场化的国家,也绝对不会将这些掌握着国家最多的机密,最多的高科技的企业卖出去。因此,索罗斯不敢去赌这一铺,太危险了。如果最后被日本政府一反扑,他们将血本无归。

索罗斯现在的重点是落在另外几家日本公司的身上,另外几家不那么重要的日本公司,这些公司的主要经营项目是民用的,所以影响比较小,收购也比较容易。当然,索罗斯并不是想转走实业道路,他也是在炒作,反正炒上去之后,全抛出去,他就发财了。

最让索罗斯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个先前一直表现得那么的明智的那股神秘力量,会在这个时候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在汇市崩盘之前,那支发起攻击的神秘力量是最先撤离,所以也是赚得最多的。但是现在看来,这时候的操作与先前在汇市上的操作根本就像是两个人在指挥一样,要么就是那个指挥这次袭击的人脑袋坏掉了,之间的计划差了很多。

索罗斯当然不相信对方是两个人在指挥,更不相信对方是脑袋坏掉了,而是又另外一个巨大的阴谋,而在股市上这一着,也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圈套,更大的一步还在后面。但是索罗斯却想不通对方的下一步是什么。

索罗斯也想到了期市,但是他并不相信对方会走这一着。任何一个有点理智的炒家都不会轻易到期市上去赌,除非手中有十成的把握,不然期市就只是个赌场,赢了就成千万富翁,输了就倾家荡产。期市的回报是巨大的,但是风险更大。这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个投资市场,而是一个赌场。

索罗斯深谙这点,所以他不敢贸然进入期市,也不相信对方会在在个时候进入期市。不管是买跌还是买涨,最后只要出现一丝的差池,那就将前功尽弃了。而现在日本金融市场上是风云变换,谁都不能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那要赚大钱,谁又能预测到更远久之后吗?(期市是买得越久,那么回报也就越大,当然,风险也就越大了)

索罗斯摇晃了下脑袋,驱逐了那些烦人的想法。现在他没心情也没能力去关那么多了。就算那个神秘的人物怎么做,索罗斯对自己的投资是很有信心的,这次在股市上肯定能够赚到更多的钱。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炒家都有索罗斯这样的想法,特别是那些实力并不怎么强的小炒家。他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实力来狙击任何一家公司的股票,所以只能跟随某一股大的潮流,希望能够沾点光。显然,现在黄龙飞他们狙击的那四支股票是最好的目标了。现在那四支股票也是风暴的中心,这个巨大的金融旋涡正在把周围更多的资金吸纳到这个中心来。

……

樱木红着眼睛,他也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股市上的那股神秘的,巨大的力量已经快让樱木精神崩溃了。但是按照计划,他们现在还不能出手干预,更不能做出打草惊蛇的事情来。

从黄龙飞他们全身撤出汇市之后,日本内阁政府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将这次神秘的力量背后的指使者揪出来。而当这支力量出现在股市上的时候,樱木与纲本,木村就联合制订了这个计划,先稳住,一边积蓄自己的力量,一边观察对方的动静,并且摸清对方的底细。

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彻底的摸清对方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当樱木他们查下来的时候,就发现现在在股市上兴风做雨的那股力量已经从金融风暴一开始的时候就潜伏在那了。也就是说,对方在汇市是根本就没有用全力。那现在对方用了全力了吗?如果没有,对方的力量有多强大?这些都必须搞清楚,只有在摸清了对方的实力后,才能够做出最准确的决定。

但是现在樱木的心情并不好,好象对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这方面的举动,在股市上的活动已经由纯粹的投入转入了循环。虽然对方并没有继续投钱进来,但是那些小股的资金已经被吸引了过来,而且那四支股票的价格更是一涨再涨。这让樱木觉得很吃力了,如果这时候还不加以限制的话,那么这四家公司就将从日本人的手中脱离出去,这不但是日本人的巨大损失,更将严重打击国民的士气。这点,樱木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这时候,樱木最难做出决定,因为要怎么处理好这件事情,就非常头痛。鱼与熊掌是不能兼得的。如故要继续查对方的底细,那么就只能观望下去。但是那个“可恶”的神秘人物好象会打太极拳一样,开始把周围游散的资金吸引了过来,并且在增强着自己的冲击力。如果要保住那四家大企业,就必须要马上全面启动政府干预,把新鲜的血液注入到那四家公司去,让他们能够抵挡外界的入侵。

樱木无法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擅自做决定,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对门边的助手说道:“帮我准备汽车,我要去首相府,同时通知另外几位大臣,快!”

那名助手小跑着出了房间,樱木迅速的收拾好了一些必要的资料。心情忐忑的走出了房间,他的心情如同他的脚步一样,沉重无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