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篇 金融风暴 第四章 日本反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东京金融市场动荡发生一天之后,全世界的眼光都落到了这来。而在一天之中,这场金融大风暴已经开始成型了。

黄龙飞他们的攻击重点还是在外汇市场上,虽然外汇市场平时比较平静平静,但是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外汇市场确实最脆弱的一点,几乎恶意的金融袭击都是从这开始的,然后波及到别的金融市场。

当日本被夜色笼罩的时候,纽约却迎来了新的一天。美国政府也在这天一开始,就发布了对日本金融风暴相应的申明,表示会全力支持日本度过难关。早些时候,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也发表了相同的声明。在进入“地球村”时代,特别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候,全球经济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何况还是日本这根“粗壮”的一“发”呢。

虽然现在金融危机还只控制在日本,并没有扩散开去。但是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统一认为,这是全球经济进入新一轮衰退的征兆,日本只是开始,不久,经济危机将扩散到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到时候,受害的就不是日本一个国家了。

作为与日本经济联系最紧密的欧美,在宣布将帮助日本政府度过难关的同时,也启动了自己的金融安全措施,预防,或者说是尽量减少金融危机到达自己国家后,造成的危害。而在这些国家中,一直没有发表任何声明的中国可以说是一个最显扬的国家了。

中国与日本现在紧张的关系,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的冷淡关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从新世纪开始之后,已经好几年,中国与日本的首脑人物没有正式接触过了。先前问题的核心是日本内阁政府一直参拜“靖国神社”,让中国与日本的关系跌入了冰点。而近期的中日争执,加上钓鱼岛上发生的几起纠纷,让所有国家都感觉到中国与日本现在已经是剑拔弩张了。

而中国政府的反应可以说是最迟钝的,也是最低级的。在日本金融危机发生了一天之后(因为中国与日本的时区接近,所以在时间上的算法与美国欧洲不一样),中国政府才由一名普通的发言人召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表明中国将严重关注日本金融市场的走向,并且在必要的时候,会采取相应的措施保护自己的金融市场,而对帮助日本,中国政府连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与其说是记者招待会,还不如说是新闻发布会,那名年轻的发言人发表了中国政府的公告之后,就马上退场了,留下了那些满腹疑问的记者在那“自由发挥”他们的想象力。

而在日本金融危机开始之后一天,风暴仍然在日本的外汇市场是肆虐着。而这天,日本政府也做出了反应,动用国家的储备资金,开始平衡市场,减少损失。

黄龙飞很早就醒来了,看完网上关于中国政府的申明后,才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日本金融市场上。网络最大的好处就是用最简便的方法把全世界联系到了一起,而且能够传输海量的信息,现在黄龙飞就在享受着这样的方便。

那两名周国辉派来的保镖兼网络专家只有一人在黄龙飞对面的桌子边守着那台反监视仪器,而小李正在旁边的沙发上睡着了,他已经忙了一个晚上,是等到黄龙飞起来后,才去休息的。但是为了随时能够起来帮忙,小李只是把两张大沙发拼到了一起,做了一张简易的床。

日本政府干预措施已经启动了,目的很简单,也很明确,就是要把一直走升的日圆价格压下来,回到一个合理的水平,这才能让日本制造的商品卖得更便宜。

黄龙飞迅速的浏览完了东京外汇市场的变化曲线图,嘴角冷笑了一下,抽出了一根烟就给自己点上了。

因为黄龙飞他们的准备非常充分,现在日本政府的干预效果还非常不明显。黄龙飞心里更加在冷笑了,日本政府还真是外强内干,真要在政府的强力方面上来说,日本这个貌似团结的民族的政府远不是中国政府的对手,光是看看他们对金融市场的管理与干预方法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现在日本政府用的是“填补”的办法来减少损失,其实就是拿政府的钱来弥补金融市场上的缺口,并且与黄龙飞他们发动的这股“风暴”相抗衡。可以说这完全就是个无底洞,这是最笨的,但是也是容易见效的一种办法,直接用国家的力量来抗衡破坏力,当然,这要国家的实力够强大,这也算是短期内的一个比较好的办法。

显然,黄龙飞他们是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放弃的,既然日本政府肯拿钱赔进来,那就是在赚日本政府的钱了,这更让黄龙飞来劲了。

具体的事情不是由黄龙飞在负责,是由那些在泰国的年轻经济学专家在负责操作。黄龙飞只在远端观察,并且在必要的时候下达重要的命令。

这时候,电脑上自动弹了一个视频对话窗口,很快,小马的头像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黄总,我们有几件事情想问下你!”小马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他的心情确实不错。

“好,什么事情就快说吧!”黄龙飞说着,已经看到对面的那名保镖最自己做了个一切安全的手势。

“呵呵,还是让华哥来说吧!”小马说完,就把华国强拉了过来。

黄龙飞翻了下白眼,小马这小子这么快就与华国强称兄道弟了,小子的交际能力还不错。

“国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黄龙飞收起了开始那随便的态度。

“黄总……”华国强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脱离汇市了,准备进入股市以及期货市场……”

“等等……”华国强还没说完,黄龙飞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你给我介绍下,虽然我也看到了一些新闻,但是还不是怎么了解。”

小马在后面吐了下舌头,示意华国强尽管说,反正黄龙飞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只要走上正轨,黄龙飞并不会太关心实际的操作步骤。

华国强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日本政府已经开始干预汇市,但是力度并不是很大。今天早上一开始,世界上的那些金融投机分子也开始集中到了东京来。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加入到这场大风暴中来,为自己谋取利益。而这又变相的加强了我们的力量。可以说,我们只是一根导火索,让这个本身就不安分的世界大……”

黄龙飞皱了下眉头,华国强旁边的小马赶紧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说重点的,不要浪费时间!”

华国强点了点头,又说道:“所以,现在我们虽然仍然是最大的一股力量,但是占的份额却小了不少。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这就要黄总做决定了!”

“什么选择,简单点!”黄龙飞点了点头,示意华国强继续说下去。

“第一就是继续在汇市赚取更多的资金,吸引更多的游散资本加入进来,在汇市崩盘前的一刻,我们才撤出来……”华国强舔了下嘴唇,看了一眼旁边的小马,才又说道,“第二种,就是现在提前撤出来,投入到股市与期货市场,把水搅得更浑,给日本造成更大的损失!”

黄龙飞并没有马上做出决定,而是低着头想了起来。显然,继续在汇市上搅风搞雨的话,能够实现利益最大化,能够积累到更多的资本,但是危险性也有,如果被盯上的话,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但是现在就转向的话,能够获取到足够的利益吗?而且这现在撤出来,那前期投进去的那么多资金就要缩水,不但没有好处,还将会遭到巨大的损失。当然,现在去股市与期市的话,确实能够给日本造成更大的打击,并且让自己更安全,让日本那些反金融犯罪的调查者摸不着北了。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可动用的资金,以及现在加入进来的国际资本有多少,给我个详细的数字!”黄龙飞问道,同时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我们能够动用的资金还有一百五十亿左右,如果从汇市上撤出的话,将有二百五十亿左右可以动用的资金。”华国强的样子有点尴尬,也就是说,现在他们还赔了一百亿,一分钱都没赚到。

小马见到华国强的尴尬样子,接过话题,回答黄龙飞道:“现在加入进来的国际资本已经超过了五百亿,而且还在继续增加之中,但是大部分都是游资,且那些主要的国际炒家都还在观望,并没有加入进来。但是短期之内,日本政府的干预还见不到效果。”

黄龙飞点了点头,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显然现在是在赔本,是在向里面砸钱,还没有见到回报。而最主要的是,现在还没有把那几个索罗斯级别的国际大炒家吸引进来,如果这时候从日本汇市上撤出来,那么就没有一支强大的力量去牵制日本政府,就算是转移到股市或者期市上去,也不见得会有任何的好处。

“好吧,我想好了!”黄龙飞顿了下,而那边的两人已经竖着耳朵在听了,“现在汇市上的资金不要撤出来,但是也不要再大规模的投入了,主要是引导那些游散资金。将重点向股市上转移,计划你们去制订,也由你们去做,目的只有一个,不先求钱,而是尽量吸引更多的炒家过来。对了,另外随时注意日本政府的举动,尽量准确的预测崩溃的时间,我们不能在这里亏本,明白了吗?”

小马点了点头,拍了下华国强的肩膀,用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说道:“黄总,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们知道该怎么办了!”

黄龙飞点了点头,就关上了网络会议软件,倒在了椅子上,就不再说话了。而那名保镖迅速的在网络上清除掉痕迹之后,才又安静的摆弄着他的那些电子仪器。

……

小泉又坐不住了,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面已经堆满了烟头,而一瓶打开了的仁丹已经少了一半。一直默默的站在门边的村上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快要透支了,让他根本就想不通的是,首相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怎么精神还这么好,已经两天一夜没有休息了,却一点都不显疲倦,还那么的兴奋。

“怎么樱木那边还没有消息?”小泉嘀咕着向门边走来,对村上说道,“我们去樱木那边吧,你帮我准备好!”

村上点了点头,转身就出去了。不久外面就响起了直升机飞过来的声音。为了避免在路上受到袭击,村上特意把首相的直升机调了过来。

当小泉坐上直升机之后,又服下了一把仁丹。村上有点看不下去了,首相这可是在硬撑,这么下去肯定会把身体拖垮,想阻止首相,但是犹豫着还是没有开口。

从飞行在数百米高空的直升机上向下看东京的感觉与地面上看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现在小泉的心情与昨天晚上乘车出门时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东京已经完全陷入到了混乱之中,金融风暴一到来,连那些路边摆地摊,卖水果的小商贩都受到了波及,没有钱的市民,哪还有心情去买这些“奢侈”品呢!?而本来斯文文雅的日本人,在这场无型的灾难到来之后,已经变得彻底的歇斯底里。小泉心里那个痛啊,一直感到自豪的民族自尊感,恍惚决堤的洪水一般,低落了下去。

直升机降落在财政部外面的草坪上的时候,几名特工已经如临大敌般的冲了过来,还没等直升机的旋翼停下来,就护送着同样焦急冲出来的小泉首相向财政部大楼跑了过去。

“樱木部长呢,带我去他那!”小泉说完,就跟着前面的两名特工向电梯走去。

樱木现在正忙得焦头烂额,连开始助理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头没有听清楚,当他看到小泉站在门外的时候,才恍然明白开始助理是告诉他,首相大人到了。

“樱木君,你忙你的吧,不要管我!”小泉一看到这间大厅中忙碌的那些人,就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看到墙壁上那张大屏幕上的那些跳动着的红色数字的时候,小泉又问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都控制住了吗?”

这里集中的可都是日本经济界中精英中的精英,用他们的话来说,这些人都是天照大神子孙中最有经济头脑的人,但是看他们的样子,情况不容乐观啊。

樱木刚给一名助理下达了一份命令,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才明白首相那句话在问自己,赶紧说道:“情况已经在开始稳定了,但是很糟糕!”

小泉对金融交易并不熟悉,那些数字他认识,但是却不了解里面的含义,所以也不再多问,问了也是白问。

而这时候,在大海另外一边的那座小岛上,黄龙飞正遥控着背后大陆上的那帮人,改变了袭击策略,由强攻变成了游击,这更是搞得樱木摸不着东西了。

现在世界上主要的货币有美圆,欧圆,英镑,日圆,人民币,瑞士法郎等等。虽然黄龙飞他们的袭击是从美圆与日圆汇率开始的,而现在扩大到了所有外汇对日圆的汇率上来,樱木能够做的事情就太多了。主动权永远都在进攻的一方,防御是被动的,而在这种经济战争中同样。黄龙飞可以只找一个点,以发挥最大的攻击力,但是樱木却不能只防御一方,只要有一个漏洞,那么就将留给对手可趁之机。

小泉虽然对金融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明白,但是看到这里这些人的紧张样子,心里也有点底了。强忍住了发火的冲动,小泉冰冷的问道:“我们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现在有多大的损失?”

樱木尴尬了起来,首相这句话正问到关键点,这也是樱木的痛处了。但是樱木还是不敢有所隐瞒,说道:“我们已经投入了五百多亿了,但是现在的效果并不明显,需要我们堵的漏洞太多了。而我们现在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一千亿,这还只是金融市场上的损失,如果算上因为这次金融风暴而影响到的所有行业的话,我们到现在的损失至少超过了五千亿,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之中!”

“什么!?”小泉好象被一把大锤重击了一下,整个人的身体都晃动了一下。脸色铁青着的日本首相过了一会,才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那…那,最终,我们将会有多大的损失?”

“现在估计还太早了点……”樱木确实无法这么快就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见到首相那焦急的脸色,勉强说道,“最坏的话,我们的损失将超过五万亿,就算是最保守的估计,也将会超过两万亿,这还要另外的金融市场不受到攻击,但是…但是现在看来,这并不乐观。”

小泉身体抖动了一下,身体摇晃着,就向后面倒了下去。

站在首相旁边的村上眼疾手快,赶紧一把扶住了小泉首相,而看到另外的人还因为或者一突变而还在发愣的政府官员,马上叫道:“还不快叫救护车,快,快去!”

村上的这一喊,那些还在傻愣着的日本官员才匆匆的行动了起来。想不到,日本的首相也经受不了这么严重的打击。

……

源本明看着眼前的电脑,上面的那些数字,字符让自己觉得脑袋都快要爆炸了一样。源本从键盘上收会了双手,去给自己泡了杯浓咖啡,又坐了回来。

不大的房间内,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电子设备,而最多的还是电脑终端。十多台屏幕在闪烁着,每一台的前面都坐着一个与源本一样身份的人。

他们都是日本防卫厅的秘密反网络战部队的成员,换句话说,他们都是日本最厉害的电脑网络高手,都是一些年纪大概在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不要看他们一个个的还很年轻,但是看他们的军衔与学历,就绝对吓死人了。这里的十多个人都是计算机博士,且至少都是少校级的军官,享受到了最好的待遇。而现在,这些平时走路都要抬着头的精英们却没有一个头不痛的。

金融危机发生后,他们就接到了命令,全面监视金融市场的网络,找到那些在幕后操控的袭击者。但是,当他们在网络上查到了一点点端貌,并准备顺藤摸瓜的查下去的时候,很快就会被对方发现,然后被带到一些早设置好的陷阱之中,最后就是丢失目标。

源本喝下咖啡后十分钟,精神好了一点,就又开始工作了起来。这时候他也感觉到了对手的强大,非常的强大,而且手段十分高明,显然是精通网络的高手。但是源本并没有准备放弃,对他来说,能够与这样的敌人为敌,也算是一件好事,只是现在太累了,他确实需要一点点时间得到休息。

……

岩田放下了望远镜,揉了揉眼睛,才坐下来,端起自己的那碗简易便当吃了起来。而这时候,他的同事,也是搭档正在通过那架高倍数望远镜监视着对面的那栋投资事务所,而房间的另外一头,一名监听专家正在监听仪器前认真的忙碌着,另外一名同伴却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妈的,就会装模做样,现在还有个屁的好监听的啊!”岩田心里骂了一句,嘴上最对那个同事说道:“井上君,过来吃点东西吧,你也忙了一天了!”

那名叫井上的日本人尴尬的笑了下,取下头上的耳机,就走了过来,端起桌子上的便当就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他们四人虽然都是日本情报部门的特工,但是平时并不熟,因为他们分属两个不同的部队。岩田他们两个是属于行动分队的,平时主要的任务就是在第一线执行各种危险任务。而井上与那名睡着了的队员是属于监视队的,他们一般是在后方搞情报工作,很少在第一线参加行动。

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监视对面的那个投资代理公司,这是那家公司在日本的分部,虽然只是个小小的事务所,一共才只有四名工作人员。但是,他们已经查清楚了,就是这家事务所进行了金融危机开始的第一笔大规模投资,所以,是重点监视与怀疑的对象。

岩田吃完了自己的便当,并没有马上去休息,而是拿过了桌子上的那份资料。这是从内务部搞到的关于那家投资代理公司的情报。总公司在泰国,已经成立了两年多了,规模并不大,以前也只是代理一些小额业务,就算在泰国,都并不出名。另外的资料很少,虽然同事们都已经想办法去搞另外的资料了,但是以前对这样的小公司的检测力度并不强,而且这也涉及到商业机密,要搞到完整的资料,确实有点难度。岩田看了好几遍了,但是怎么也想不通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金融公司怎么能够发动这么大一次金融袭击。

岩田敏锐的直觉已经感觉到这家公司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而且这只是个外壳,一个用来麻痹别人的外壳。现在在这监视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因为对方完全是按照正规的交易方法在进行着金融活动,即使是恶意的炒作,但是并不能以此控告别人啊。而真正的幕后主人是谁呢?岩田想不清楚,因为他们获得的资料更少了。

想到这,岩田已经没有了一点的睡意,走到了百叶窗前,拿起望远镜,又观察了起来。事务所的那些工作人员都是拿的泰国护照,出了两个负责打扫卫生以及看门的保安外,就再没有别的日本人了。这时候,里面的那些泰国籍交易员正在电脑前忙碌着,显然,他们都是通过网络在控制交易。

看了好几遍那几名泰国人,岩田却有点奇怪的感觉,脑筋一愣,心里一下就开窍了。拍了下旁边那名同事的肩膀,对他说道:“武野君,你先看着,我回去一下!”

武野看了看岩田,并没说什么,反正现在是自己值勤的时间,岩田只要不跑得太远,就管不着他。这就让岩田离开了。

……

泰国总理府的候客内,日本大使光本蚀一焦急的搓动着双手,额头上的汗水更是大颗大颗的在向下滚着,不时的,还向门口看上几眼。

不一会,门外的过道上向起了皮鞋落在楠木地板上的那清脆的声音,光本马上就站了起来,已经顾不得自己作为大使应该有的礼貌与礼节,小跑着到了门边,一看到还是那名总理府的侍从,脸色一下就又阴了下来。

那名侍从大概也不喜欢眼前这个阿谀奉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日本人,走到门边,就在那一站,然后淡淡的说道:“光本先生,总理因为有事,今天不能见你了,你还是改天再来吧!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通报政府相应的部门,总理会考虑的,现在请回吧!”

“这……”光本一愣,他可在这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为的就是要见上泰国总理,交上他们的外交信。信的内容光本很清楚,是要泰国协助日本政府调查那家投资代理公司的底细,但是现在看来,确实有点麻烦了。而看到对方根本就没有可以通融的余地,光本心里也暗暗的骂了一句:“这是些没礼貌的人,难道就这么打发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外交使节吗?”

那名侍从仍然是那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见到光本还赖在那不走,又礼貌的做了个送客的动作。

这时候,光本旁边的那名助理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房间中的几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到了那名助理的身上。

“恩,好的,我们马上回来!”那名助理走到一边接了电话后,又走会光本身边,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大使,我们现在必须要快点回去,首相大人出事了!”

“什么!”光本一愣,脸色一下变得很复杂,但是马上反应了过来,看了一眼那名侍从,说到,“好吧,我们隔天再来拜访总理阁下,现在先告辞了!”

侍从笑了笑,就把他们“请”了出去。而光本他们的那两部大使馆的轿车在回去的时候,开得飞快,就像是急着回去给接丧一样。

……

泰国总理府的三楼,一名中年男人看到光本他们的车队离开后,才转过身来。这人正是中国驻泰国大使罗开宏。

泰国总理差信见到罗开宏坐了回来,笑着对他说道:“罗先生,这下应该满意了吧,我们可是全力配合你们,当然,我们的那笔……”

“当然,当然,总理阁下,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是悠久的,而我们绝对是说话算数的,是不是?”罗开宏笑着举起了酒杯,作为一名大使,他非常明白,在任何国家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友谊,国家之间的一切交往,都是为了赤裸裸的利益。看到差信满意的点了点头,罗开宏与他碰了下酒杯,说道:“为我们的合作干杯!只要总理阁下能够帮助我们,处处给小日本制造麻烦,那我们的友谊就是天长地久,永远不会改变的!”

“呵呵,大使先生,你可太客气了。就算你们不干,我们也不会与那个小泉政府合作的,看他们每年参拜那个狗屁神社,我们泰国人也不会原谅他!”差信笑着喝下了酒,但是笑得那么的阴险。

罗开宏理解性的笑了下,心里却在想,这还不是个借口,如果不是我们每年给出那么多的帮助,恐怕你也早就投入到日本人的怀抱中了吧!

而罗开宏现在也有点搞不清楚,政府下达的命令是要他通过泰国政府,阻止日本人调查那家小金融公司,难道这家金融公司有什么大秘密吗?现在日本金融市场上的动荡,罗开宏是非常清楚,而这中间的关系,罗开宏根本就不敢去想,那太复杂,太恐怖了,不是他这名大使应该想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