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篇 政海风云 第十三章

yuertou 收藏 35 6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北京市内,中央干部住宅区内,一栋很平凡的房子并不起眼,与周围的那几栋如同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一样。但是,这时候,房子书房里的那几人,却并没有这么平凡的心境。

“孟哥,你到是说句话,现在我们这么耽着也不是个办法啊!老史他跑了,现在我们可只能求你了,你总不能也……”一名少将军衔的军人有点焦急的说道,但是他并没有失去理智,而说出后面那句不应该说的话来。

坐在那名军人旁边椅子上的一名穿着西装的政府官员看了他一眼后,又转向了沉没不语的孟汉清,说道:“叶将军,你不要急啊,孟哥一定会有办法的,他怎么会是史冷星那样的人呢!”

孟汉清声色不动的在内心冷笑了一下,同时加快吞吐着烟雾,将自己完全笼罩在了一层薄薄的青烟之中。这些人还不都是看到自己现在没有倒台,不然的话,恐怕早就如同对待史冷星那样,在政治大风暴到来的时候,马上与自己以前的领导划清了界线。

房间中另外两个人见到孟汉清没有说话,也就不敢发言。

而坐在房间中,出孟汉清外的四个人,原本都是史冷星的部属。两名军人,开始说话那名少将是国防部特别情报科的科长叶剑飞,少将军衔。这一情报机构只是国防部下属的一个小情报机构,与国家三大情报部门比起来,规模是小了很多。当然,由于史冷星在位的时候,一直重点在培养这个部门,所以叶剑飞是史冷星的心腹之一。而另外一名大校军人,是国防部新建的特别行动大队的指挥官杨扬。这是一个专门负责在国内对付恐怖活动的特种大队。但是在军队以及公安部中早就已经有相应的特种机构了,所以说,国防部搞这一手,完全就是想在这个反恐大潮的时候,进来分一羹。而史冷星成立这个部队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用它来做点什么,完全就是想要分到多点经费。而杨扬与史冷星的关系并不怎么好,他在性格上,与史冷星是格格不入的,能叫一名真正的军人与史冷星完全一致吗?所以现在在这讨论起前途的事情的时候,杨扬也表现得有点不冷不热,在他心中,总觉得今天他并没有必要来,史冷星倒霉了,对自己说不定还是件好事。

另外两名是国防部的文职官员。开始说话的那个是国防部的副部长陈冀。可以说,他是史冷星那个小圈子中,最核心的一个之一,与叶剑飞同样,为史冷星最倚重的一个部属了。虽然他开始嘴里说着不急,但是他心里可是要急死了。现在刀紫蕊这个政府第一“泼辣女”上任之后,只要一有动作,他陈冀是第一个遭殃的。而另外一名没有说话的是国防部财务计划处处长齐百恒。这人的性格比较内向,但是工作能力非常强,不强的话,他能够把史冷星那么多侵吞公款的事情隐瞒得滴水不漏吗?但是看他的样子,与史冷星的关系并不怎么好,难道是他良心发现自己做的事情会让自己下地狱吗?

孟汉清抽完了手中的烟,才坐直了身体,然后用右手支着脑袋,看着对面那四个人,问道:“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孟哥,我们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要问你,我们应该怎么办。现在……现在你……”叶剑飞的脾气一点都不像个领导情报部门的军官,而像个特种部队的指挥官一样。他大叫了一声,但是感觉到茶几下的脚被人踩了一下,赶紧就打住了。

旁边的陈冀看了他一眼,才又对脸色变得有点难看的孟汉清说道:“孟哥,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真不知道史冷星竟然是那样的人,丢下兄弟们都不管了。现在我们大伙可都等着你来指挥,只有你才能继续领导我们!”

“不……陈部长,你的话可说错了!”孟汉清冷淡的笑了下,又抽出一根烟来,点上后,才继续说道,“你不是接受我的领导的,国家都应该接受党的领导,而何主席才是党主席,所以,你们应该接受他的领导。另外,史冷星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以前大家也只是偶然有相同的政治目的,所以我们才会有点私人交情。如果我早知道他是那么个人的话,恐怕也不会与他有深交。而我们更不应该在党内搞小团体,所以,我们还是以同志相称吧!”

孟汉清的话刚一落音,叶剑飞就要跳起来了,现在他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上,旁边的陈冀马上一把按住了他。旁边的杨扬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但是仍然继续保持着沉默。而齐百恒好象没看到一样,仍然是那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孟……孟主席,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也不知道史冷星是这么一个人,不然也早就与他划清界线了。而现在,你也看到了,在王总理的领导下,政府已经开始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了,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个考验。孟主席,你可要帮我们一把!”陈冀在他们四人中,还是最老练。他变脸就如同变天那么快,现在一下就把自己与史冷星划清了界线。而他感觉到还不满足,马上又对旁边两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同伴说道:“杨大校,齐处长,你们说是不是啊?”

叶剑飞这时候再笨,一听到陈冀这么一说,也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孟汉清是很不想与他们这些失去了作用的人有任何的关系。很显然,刀紫蕊这个“铁碗”女人绝对不会将那些史冷星残余在国防部内的旧势力留下,所以他们这四人失势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政治就这么简单,没有了价值,就算你再能干,那也没有一点资本。

齐百恒面不动色的,仍然稳如泰山,但是并没有说话。现在他最关心的是怎么才能够保住自己的乌纱,至少不要被除名,能够保证在政府内还有一席之地,那么以后凭自己的能力,就不怕不会被埋没掉,反正还年轻,而且与史冷星的关系并不是太亲密,有时间与机会重新再开始一次。

杨扬考虑得没有齐百恒这么多,做为一名军人,他是很少参与政治决策的,他以前都是在按照史冷星下达的命令办事。而只要他是一名军人,就不怕失业。在他那比较简单的心灵中,一直认为自己站得端,行得正,就不怕大风浪。

见到那两人还不表态,陈冀心中也急了起来。以前他没有认识到这两人的重要性,忽略了他们,只在一心为自己收刮着更多的利益,而现在麻烦一来了,要求别人的时候,他想到了需要帮助,就不觉得一点脸红吗?当然,陈冀也知道齐百恒是个很难缠,而且城府很深的人,所以只有把希望全放在了杨扬的身上,对着杨扬又说道:“杨大校,你说是不是啊?”

“对,史冷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以前没有看清楚,但是现在大家已经知道了,就绝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杨扬的性格其实更梗直,很少做拐弯抹角的事情,开始他只是搞不懂今天被叫到孟汉清这来要做什么。现在才发现自己是被人拉来做说客,或者说是被人当做了一块砝码了。想到这,杨扬心里很不舒服,并不是因为以前没有得到多少利益,而是因为他根本就讨厌这样的政治勾当,在他自己的内心中,他永远只是一名军人,只要全心全意为国家做事就好了。所以,说完开始那句后,杨扬站了起来,同时拿起了自己的军帽戴上后,说道:“我只是名军人,政治方面的事情并不懂,而且也不需要懂。现在史冷星出卖国家民族,他的下场是活该的,我们既然什么都没做,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我下午还有训练,现在我就告辞了!”

杨扬这一举动就像是在这个沉闷的房间中丢下了一枚炸弹一样,所有人的表情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

叶剑飞第一个跳了起来,在杨扬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大声的吼道:“妈的,你一个大校就这么拽,老子以前是看错人了,你认为凭你自己能够坐到现在的位置上来吗?看老子进货怎么整死你!”

“叶将军……叶将军……叶少将!”陈冀喊了两声,见到叶剑飞还没有反应,不由得也加重了语气,然后一下就把他拽到了椅子上坐好。同时对正在冷笑着的孟汉清说道:“孟主席,你看这杨扬的态度,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嘛,对得起你以前对他的提拔吗?我们真是看错了人啊,哎!”

齐百恒看了看看仍然气愤不平的叶剑飞,以及在那装着很正经,也义愤填膺的陈冀,冷笑了下。虽然开始他还在有点摇摆,不知道应不应该现在就脱离这个已经没有任何前途的阵营,现在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反正以前那些事情都是史冷星指示他做的,查起来,什么都不认,最多就是个工作失职,但是这也能全部推到史冷星身上,反正自己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而看到这个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小团体,现在却在最需要团结的时候,因为各自的利益问题而发生了分歧,齐百恒也就不需要再瞻前顾后了,一切都那么明显。

“对不起,我也有点事情要回去出来,现在我也告辞了!”齐百恒如同他冷漠的态度一样,冷冷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这……这……”叶剑飞这一下再也没有脾气发火了,神情尴尬的看了看孟汉清,又把目光落在了陈冀的身上,说道,“怎么齐处长也走了,他们这是……”

“好了,你们也可以走了,我现在要休息了!”孟汉清淡淡的说道。这下他已经完全看清楚了这些史冷星重点培养的手下,几乎个个都是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当大难到头的时候还不是作鸟兽散,有这样的部下,史冷星也难怪那么差劲了。但是唯一让他觉得有点感兴趣的是杨扬的表现,确实是一名正直的军人,站得直的军人。

虽然从杨扬离开的那一刻,陈冀就觉得情况有点不对了,而齐百恒是个什么人,他也非常清楚,但是他万万想不到连孟汉清都在这个时候,也将他们看着“垃圾”一样,恨不得离得远远的。但是陈冀还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用最诚恳,也是最尴尬的语气对孟汉清说道:“孟主席,这……你就不帮我们一把了吗?”

“小陈啊,你这话就又说错了!”孟汉清说着,已经站了起来,扶着陈冀的肩膀一边向外面走去,一边说道,“你们还需要我的帮助吗?如果你们与史冷星的那些叛国罪行没有什么关系的话,还害怕什么呢?而且现在政府是大招人才的时机,你们可都是有能力的高级官员,难道怕被埋没吗?如果……如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话,那就尽快去承认错误吧,我想党对那些肯回头的干部,还是不会不留情面的,是不是?”

当孟汉清说完的时候,已经把陈冀他们两人带到了门边。等陈冀想通孟汉清那番话的时候,书房的门已经被关上了。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就灰头土脸的离开了这里。

“小孟啊,年越来越成熟了,这次处理得不错!”当孟汉清重新做到自己的椅子上的时候,书房后面的一扇暗门被人推开了,姜尚梧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

“老主席,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史冷星这事,将我们都害苦了。那王一林也是心狠手辣,一抓住把柄,就穷追猛打,根本就不给我们喘气的机会,现在我都感觉到自己快要被逼到绝路上了!”孟汉清说着,已经站了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姜尚梧,自己拖了张椅子坐在了对面。

姜商务顿了一下,摸了摸旁边的烟盒,但是忍住没有去抽出来,只是把烟盒拿在手中玩弄着,过了一会才说道:“小孟啊,这事情根本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你恨王一林也没用,他只是颗棋子,幕后有何永兴与老赵的军方在给他撑腰,不然以他一个小小的总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现在看来,这只是开始,仅仅只是开始,暴风雨还没到来。现在你尽快做好准备吧。暴风雨要来了,只有离开风头处,才能够最好的保护自己啊,不要计较那么多得失,史冷星就是个很明显的例子。而且与那些人也不要多接触了,自己清白,难道还怕人摸黑吗?”

孟汉清心里震了下,显然,老主席这是在警告他,不要再做什么小动作了,不然他这条大船在风浪中倾覆的危险性更大。而孟汉清也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老主席,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保守自己的秘密。他不是不想告诉老主席,而是怕最后自己的事情败露了,会牵连自己的恩人。而他这一瞬的善心,确实也挽救了姜尚梧的晚名。

两人再没有说话,房间中的空气好象已经凝固了一样,只有孟汉清嘴里不时吐出的青烟在空中飞舞浮动着。

……

等两名技术兵收好仪器设备,周国辉就让他们先出去。而等周国辉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时,房间中原先的那三个人都在沉思着,一个个的脸色并不好看。

“想不到,想不到啊!”老赵遗憾的叹息着,同时用那带着老茧的大手,在大腿上来回摩挲着。看得出,他的内心很痛苦,为国家出了这些败类而感到痛苦,难道在中华民族崛起的道路上,出了外界的敌对势力外,我们还要随时警惕背后的暗枪吗?

显然,何永兴的内心也不会平静的,但是他那几乎从没有变化过的脸仍然忠实的保守着自己主人内心的秘密。看到老赵那惋惜,痛恨的样子,何永兴说道:“老赵,娘要嫁人,我们是管不住的,现在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尽量把这件事情控制在一个最小的范围内,就最好了。”看得出,何永兴已经起了杀心,说完后,又对着王一林说道:“总理,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支持的,我们都会全力支持你。叶剑飞与陈冀那两个人绝对不能放过,另外两个也要查清楚。孟汉清……他先缓一下!”

王一林点头记下了这些事情,然后又看了看老赵悲伤的样子,嘴唇动了下,又犹豫着没有说出话来。他现在的心情也很不好,想不到在自己下面的政府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小利益团体存在,而且还深入到了国家权力的中心,如果要追查的话,他这个总理也也是实职了。而最让他担心的是,现在自己显然是处在了风浪的尖头,可以说,所有的反动势力的矛头都对准了自己,以后自己以及家人的安全,那可就是大问题了。狗逼急了都要跳墙,那这些实权人物被逼上绝路的时候,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又能预料得到呢!

“好吧,我现在就回去安排,一定把他们都绳之以法!”王一林说着就站了起来,先与何永兴握手道别。

当老赵握到王一林那双温暖厚实强壮的手时,心里也安稳了不少,郑重的对王一林说道:“你自己也要小心了,他们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们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失去一根国之栋梁啊!”

王一林点了点头,同时小心的瞟了一眼何永兴,但是并没看出何永兴对这句话的反应。对这个国家元首,还没人能够看穿他的心思。

“老赵,主席,我也要回去了,就让我送总理一程吧!”周国辉这时候也站了起来。

老赵看了看这两个晚辈,对周国辉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你送下总理,你那边的事情也要抓紧,对那些可以的军官的监视都不能放松。军队是我们党立国的根本,我不想看到有人临阵倒戈的事情发生!”

周国辉点了点头,就陪着王一林离开了房间,坐上了停在老赵这所院子外面的一辆军车,对直向着总理办公的政府大楼开去。

车上,两人都没多少语言,因为开始他们听到的那些话,以及想到说出那些话的人,他们心里都很不平静,脑子里面都在想着各子将要面对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心情交谈。

到了政府办公大楼,在陪着王一林走下汽车,周国辉准备要送王一林进去的时候,王一林拦住了他,同时对他说道:“大哥,你就不要送了,快去忙你的事情吧,彬彬有彭静看着,你就不用操心了!”

被王一林这一句话,周国辉就感动得快要忍不住了,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后,周国辉才握着王一林的手说道:“三弟,这次的事情太大了,我对你有信心,但是你也要注意身体,多回去陪陪妞妞她们,不要累坏了!”

王一林点了点头,就快速转身走进了大楼。周国辉等到王一林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后,才转身钻进了汽车。

刚一坐下,已经做到后坐的董震华就对周国辉说道:“周总,要不要我安排几个人来保护总理的安全。放心,这只是在暗中保护!”

“这……”周国辉犹豫着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作为一名军人,还没有得到这样的命令,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就是擅自发号施令了,而且这事也不是由他管的。

“周总,就不要犹豫了,虽然这事情不在我们的职权范围之内,可总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想不但我们,全国人民也不愿意看到吧,我们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护国家的安全,而总理是……”董震华快速的说道,但是还没说完,就被制止了。

周国辉也想通了,不管怎么说,这么做并没什么坏处,就对董震华说道:“好吧,让两支特种小队来保护总理的安全,在暗中保护就好了。对上面……就说是他们在接受训练!”

董震华点了点头,这才放心了。而这时候,军车正在向着北京市外开去。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虽然在阳春三月中显得那么的明媚温暖,但是一场冷酷的,残忍的,暴风雪般的政治大“地震”就要袭来了,而这正是这场席卷全国“地震”的震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